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他抬手,白色的亵衣滑落,他的动作异常的顺滑,顺滑的让时清一下子就知道了这绝对不是自己的身体。
      小说他也不是没有看过,自然是知道一些特殊的类似于穿书一类的情况,他之前得病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活动来娱乐,就只好做一些不太需要动的活动,录入看书。
      而穿书,快穿一类的书,他自然是看过的,所以现在时清除了有一些吃惊和难过之外,也就没有了其他的情绪了。
      时清躺平,没有了其他的动作。
      突然,脑海中一阵钝痛传来。
      “唔……”他难受的抬手捂住自己的脑袋,一声痛苦的呻吟从口中溢出来。
      时间在此时过的仿佛缓慢的要死,就在时清意识已经有一些模糊的时候,这阵钝痛才缓慢的减弱,随后消失不见。
      时清没了动作,躺在床上消化刚才脑海中传来的信息。
      他,他,他竟然穿进了一本某棠文学里的渣攻贱受的多男主文里,这还不是让他最毁三观的事情,最让他震惊的是,他竟然穿成了渣攻阵营中的一员。
      没错,时清在原来世界的时候的确是一个gay,但是他一直都不是上边的那一个呀,现在穿越都搞强迫的吗??
      主要是,他可能对着对方的裸/体,也石更不起来呀??
      时清恼火的用手撑住脑袋,他算是知道了,现在穿越的事情是有多么的不靠谱的了。
      他一个下面的,硬生生让他穿成了上面的,这也是没有谁了。
      他认命的叹了一口气,随后随意的将双手垫到脑袋后面,却在脑袋触碰到后脑勺的时候疼的不得不收回手。
      “原主竟然也叫事情,看来也是一个缘分呀。”时清声音清冷,他有一些不适应的轻咳了一声,随后低声的喃喃道。
      “这声音还挺好听的。”可以说,以前看来,这具身体目前所知的情况,异常附和时清的择偶标准。
      可惜了,现在这具身体是他在掌控。
      时清异常遗憾的想到。
      不过令人愉快的是,至少他现在有一具健康的身体了,这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啊。
      时清整理了一下有一些乱的脑子,随后脸色沉思的开口,“看来自己以后有的是需要注意的事情啊。”
      而且根据脑海里的记忆,明天就是沧澜宗的拜师大典了,而主角受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沧澜宗的。
      而且在时清突然出现的那段记忆里,明天主角受会拿到一个非常惹眼的成绩,并且拜入沧澜宗最强长老,也就是他的门下,成为唯一的关门弟子。
      时清琢磨了一下,既然现在“时清”是他,那他就得想办法避开这个结局,以此来避免以后的一系列狗血的剧情。
      大不了就随便找一个弟子收做关门弟子呗,只要不是原来的主角受,他就都可以。
      想到这里,时清突然想到刚才走的那个师弟——越清说的话。
      他的记忆里显示,原身的师兄是修无情剑道的,也就导致了原身师兄清清冷冷的性格,这倒是和事情的性格有一些相似。
      不过时清的清清冷冷只是表面看来而已,但是他大师兄的清冷却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冷,让人忍不住想要逃离他的身边。
      但是令时清意外的是,在他的记忆里,大师兄这么清冷的一个人,却是对原身异常的温柔,有什么好的法器符篆,灵丹妙药什么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原身,这也导致有一段时间宗门里都传言,大师兄是不是和时清有一腿。
      不过后来这些谣言的散播者全部都被他的师弟,也就是沧澜宗的宗主惩罚了一顿之后,这些话也都渐渐沉溺了下来。
      对,沧澜宗的宗主不是他的大师兄,而是他的师弟——越清。
      这也是当时他们大家一起讨论的结果。
      至于原因,各有各的想法罢了,越清当时也是不推脱,满脸笑容的应了这个职务。
      这些年,越清也是将宗门管理的很好,宗门也是扩大了些许,这让时清和大师兄也是觉得当初的那个决定没有做错。
      时清晃了晃脑袋,将脑海中杂乱的想法摒去,随后有一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象。
      屋子里倒是和原身的性格一样清清冷冷的,没有多少家具,就只有一个小桌子和一张藤椅,再就是他身下的这张床了。
      时清略微遗憾的收回了目光,随后他就闭上了眼睛,也没有好奇他现在这具身体究竟长什么样子。
      夜微凉,一阵轻风吹过,院子里的绒花树叶子微微的晃动,飘来一阵阵的清香。
      ……
      一眨眼就到了清晨,床上的男人脸色有一些苍白,倒是让他原本艳丽的面容看起来有一些柔弱感,让人忍不住想要安慰他一番。
      睫毛微动,眼睛微微的睁开,一双湖蓝色的眼眸缓缓的睁开。
      时清缓缓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昨天晚上传来的刺痛感都消失不见了,他略微有一些惊讶的瞪大了一下双眼,随后就醒悟了。
      就连穿书这样的事情都发生在了他的身上,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惊讶的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啦。
      他晃动了一下还有一些迷糊额脑袋,随后缓缓的起身。
      纯白的蚕丝被缓缓的滑落,露出被下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身体。
      时清倒也没有怔愣,毕竟是大陆最强修士,有一副好的躯体自然是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他动作迅速的移动身体,脚掌踩在木梯上,传来微凉的触感,就如同此时时清心里的感觉一样。
      “师,师兄?”时清有一些迟钝的开口,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随后就被一声声惊呼霸屏了。
      这他妈也太帅了吧!
      不过这帅哥虽然很好看,但是这可是大清早的啊,一个活生生的人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你的视野里,试问你怕不怕?
      时清被吓到之后,缓和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周乾和自然也是知道自己吓到对方了,暂时也没有开口,就只是端着手中的茶,轻轻的吹了吹,随后抿了一口。
      “我听越清说你没多大的事情了?”他黑沉沉的眼眸划过,时清的身体一僵,随后他略微有一些迟疑的开口。
      “我不应该好吗?”
      时清开口后,屋内一阵静默。
      就连周乾和喝茶的动作都顿了顿,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自然不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