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病房前的走廊上弥漫着轻微有一些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来来往往的人却是大多没有人有任何的心思来嫌弃,都步履匆匆的走过,带起一阵微凉的轻风。
      与忙碌的众人相比,一直在窗边呆愣的少年就有一些扎眼了。
      少年一身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或许是由于长期的病痛,身材异常的瘦弱,衬得病号服空荡荡的,看起来就让人心疼的厉害。
      黑发微卷,水润的圆眼让他看起来更是乖顺的不可思议,时不时的一声轻咳使得他的眼角微微有一些泛红,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他搂入怀中好好的安慰。
      时清淡定的擦拭掉眼角的泪水,目光亮堂堂的看向楼下追逐打闹的两个小孩。
      两个小男孩儿满脸开心的笑容,活力四射的样子看的时清心头微微的刺痛。
      他掩下眼眸中浓烈的羡慕,动作有一些迟滞的转过身。
      身体上传来的卡顿感无比清楚的提醒着时清,那些日子不过是他在痴心妄想罢了。
      时清自嘲般轻轻嗤笑了一声,掩掉眼中闪烁的泪光,动作迟滞的向自己的病房移动而去。
      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不知道他自己还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不过看样子,他的日子应该是不多了。
      想到这里,时清的心头就微微有一些惆怅。
      想到为了自己的病情跑东跑西的父亲和母亲,时清就觉得自己有一些对不起他们。
      他都还没有好好的尽孝呢,幸好的是自己还有两个哥哥,这样子自己走之后父母至少不会没有人给他们养老。
      时清动作缓慢的朝着病房的方向移动,明明近在咫尺的距离,在他看来确实如同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就在时清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的时候,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而且听着声音,仿佛离他越来越近了。
      他有一些迟钝的扭过头,就看到一个满脸狰狞,手持一把菜刀,胡子拉碴的男人,男人满脸狞像,动作疯狂的朝着四周挥舞自己手中的菜刀。
      时清好死不死的就呆在他正前方。
      他瞳孔骤缩,周围传来了一阵阵尖叫声。
      时清动作缓慢的扭头看向没入自己锁骨的菜刀,一股股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
      “啊!!!”手持菜刀的男人却是嫌弃不够一般,将菜刀硬生生的从他的锁骨中拔出来,又一刀一刀的砍在他的胸膛上。
      时清的感觉异常的迟钝,他堪堪感觉到一丝丝的疼痛感的时候,意识已经异常的模糊了。
      “咚!”
      时清瘦弱的身体摔倒在走廊的地板上,周身溢出来的血迹已经将周围的地板都染红了。
      男人或许是觉得时清没有给出他任何的反应,所以眼中满是嫌弃的朝着其他的地方继续发疯。
      时清在意识消失的前一刻,仿佛听到了周围一阵阵尖叫,还有凌乱的脚步声,以及微微有些刺耳的警笛声。
      他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却是面色僵硬的没有成功。
      他心中冷冽。
      是啊,他快要死了……
      意识逐渐的消失,时清最终还是成功了,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却是在被喷涌的血液染红之后,显得异常的诡异。
      众人却是动作匆匆,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个异样。
      混沌间,时清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受到了什么拉扯一般,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充斥着他的感官。
      秀丽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恍惚间时清仿佛听到了周围一阵慌乱的声音。
      他蝶翼般的睫毛微动,沉重的眼皮缓缓的睁开了。
      入眼的先是一阵微弱的亮光,时清甚至还有一些闲心思的吐槽哪里的条件这么差,竟然连亮一点的灯都买不起。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倏地对上了一双深紫色的眸子。
      “……”时清有一些懵逼,这人谁啊,他怎么好像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啊?
      习惯实话实说的诚实宝宝时清小可爱于是就特别坦荡的开口了。
      “你谁啊?”
      开口的一瞬间,时清几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声音不对啊,他的声音从来都被一众兄弟称作可爱,怎么现在听起来异常的清冷呢?
      察觉到不对劲的时清心思微动,略微有一些后悔刚才开口。
      他也太莽撞了,既然不了解周围的情况,就不应该如此莽撞的开口。
      就在时清呆愣的时候,眼前温润如玉的公子开口了。
      “师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一身月白色衣衫的越清一脸的担忧。
      听着眼前一身奇装异服的公子口中奇奇怪怪的称呼,时清脸色变得空白起来。
      “师,师弟?”时清有一些不确定的开口。
      听到时清有一些迟疑的声音,越清却是没有丝毫的迟钝,温润的眼眸终于弯起了一丝丝的弧度。
      “师兄刚刚醒来,身体可有任何的不适?”越清的声音非常的好听,仿若清泉击石一般,悦耳极了。
      时清脑袋虽然有一些空白,但是现实却是不允许他有任何的轻举妄动,他淡淡地点了点头,随后脑后却是传来一阵钝痛。
      他吸了一口冷气,清冷的眸子微闭。
      越清看着浑身都透露着拒绝交谈的时清,微微有一些难过,不过这情绪确实被他遮掩了起来,没有露出任何的端倪。
      时清也没有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因为他从小就对于情感的感知就迟钝的不行。
      越清收敛好情绪,随后整理了整理衣衫,从座位上起身,随后朝着时清的方向行了一个礼。
      “既然师兄无事,那师弟就先回去了,待到明日再和师兄来探望师兄。”语罢,动作毫不迟钝的走出了时清的屋子,独留下时清一人在这屋里。
      时清脑子有一些懵逼。
      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对方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这,他什么都还没有说呢,总感觉不太礼貌的亚子呀。
      不过时清思来想去,也没有再继续纠结。
      他有一些惆怅的侧过身,却是因为身上各处传来的刺痛不得不停止自己转身的意图。
      他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惆怅。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为啥偏偏被他遇到了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文,喜欢的小伙伴点一下收藏,评论一下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