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各怀心思的佟家人 ...

  •   今日的承乾宫很是热闹,佟佳氏近支的女眷都来了,陪佟贵妃坐在上首的自然是佟国刚的妻子赫鲁克氏和佟国维的妻子赫舍里氏。

      另有佟国刚的长子鄂伦岱的妻子安达拉氏和佟国维的长子叶克书与次子德克新的妻子石佳氏和舒穆录氏。

      其余旁支女眷不必细述。

      赫舍里氏见了女儿,话还没说上三句,就开始老调重弹,劝女儿好好保养身子,生一个自己的阿哥。

      对于这个话题,佟贵妃早已从满心无奈进化到无动于衷了。

      深宫寂寞,难道她就不想有一个自己的骨血?哪怕是个女儿呢,也是这深宫里的一个慰藉。

      可是,皇上不允许,她又能怎么样呢?

      后宫毕竟是皇上的后宫,纵然她代掌凤印,隐隐为后宫之主又能如何?

      代掌毕竟是代掌,满宫嫔妃对她明面上是羡慕妒忌恨,背过身去,谁不拿“名不正言不顺”来嘲笑她?

      她一开始还会期待,还会伤心,慢慢地也就看透了。

      皇上可以给佟佳氏莫大的恩宠,佟佳氏人才众多,在朝中占据的要职也多。这样庞大的势力,皇上是不会允许佟佳氏的女儿诞下皇子的。

      只可惜,阿妈和额娘都看不清楚。偏她虽然有召见命妇的权力,但这种犯忌讳的话,她又哪敢在宫里说?

      “额娘尝尝今年的新茶。”佟贵妃示意宫女给赫舍里氏换茶,顺便打断了她的话头。

      赫舍里氏胸口一闷,但女儿虽然是她的女儿,却也是皇上的贵妃,她总不好当众驳了女儿的面子。

      她皮笑肉不笑地喝了一口新换的茶,礼貌地赞了声“好”。

      坐在她对面的赫鲁克氏暗暗嗤笑了一声,对赫舍里氏的不识趣和不知足十分的看不上眼。

      娘娘是贵妃,整日接触皇上,若是能有自己的亲儿子,娘娘会不生?

      这皇上的心思呀,难琢磨得很,自家的男人还不敢说能猜透呢,这赫舍里氏倒是真把自己当皇上的舅妈了。

      见气氛有些尴尬,赫鲁克氏立刻笑着投贵妃所好,“不是说今日是补给十一阿哥的满月礼吗?怎么臣妇等都来了这么久了,还不见小主子出来?”

      一句“小主子”,立刻就赢得了佟贵妃的欢心。

      安达拉氏立刻跟进自己的婆婆,“正是呢,额娘从三天前就开始挑选给小主子的礼物,今天一大早就催促着我收拾,就等着见小主子呢。娘娘,您可快些让小主子出来吧,若不然,额娘的脖子可都要等长了。”

      一席话又俏皮又爽利,惹得在座众人哈哈大笑。唯有赫舍里氏满脸不快,她的两个儿媳看着婆婆的脸色,憋笑憋得很辛苦。

      赫鲁克氏作势要拧她,“你这张嘴可真是厉害了,连我也敢编排,当心我罚你不许吃果子。”

      “哎哟哟,娘娘,您可要给我做主呀。”安达拉氏赶紧起身朝佟贵妃行了个万福礼,委屈巴巴地说,“臣妇只不过是见额娘想见小主子又不好意思说,这才代她说了出来。一番孝心没领到赏,反而把果子给罚了!”

      佟贵妃笑得肚子疼,一边让翠柳给自己揉肚子,一边吩咐红枫,“快,把这两碟子点心都给鄂伦岱的媳妇儿送过去。伯娘罚了她,我给她找补回来。”

      安达拉氏夸张地谢恩,“那臣妇可就多谢娘娘了。”

      说完,还故意得意地看了一眼赫鲁克氏,“额娘不疼我,自有娘娘疼我。”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王霏就是在这一片欢声笑语里,被刘嬷嬷抱进来的。刘嬷嬷抱着他刚行完礼,佟贵妃便迫不及待地让人把他送过去,自己小心翼翼地抱在了怀里。

      自从养了十一阿哥之后,佟贵妃就把好不容易养长了的无名指和小指的指甲都剪干净了,但凡要见十一阿哥的时候,直接连甲套也不带,就是怕不小心伤到了小阿哥。

      一番慈母之心,王霏微怎么会感觉不到?

      因而,一杯佟贵妃抱进怀里,他急很给面子的“咯咯”笑了起来。佟贵妃拿了腕上的珠串来逗他,他也很是乖巧地盯着珠串看。珠串移到左边,他的眼神就跟到左边;珠串移到右边,他的眼神就跟到右边,保证佟贵妃成就感十足。

      赫鲁克氏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夸赞道:“咱小主子可真机灵,眼神可真清明。”

      “是呢。”安达拉氏也道,“这么小的孩子,少有能看清东西的,咱小主子就是不凡。”

      别人夸赞自己的儿子,让佟贵妃心花怒放,笑眯眯地说:“我也不求他如何不凡,只要他能平安长大,长长久久地在我膝下承欢,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当着所有佟佳氏命妇的面,她再次表明了自己把十一阿哥当亲儿子养的决心。

      赫舍里氏的脸色很不好看,但除了自己的两个儿媳,没人特意去看她的脸色。

      在场的命妇们都忙着讨好贵妃,你一言我一语地夸起了十一阿哥有福气。

      可不就是有福气吗?一介包衣之子,因着被贵妃看重,一跃就成了贵妃养子。若是他还没有福气,谁还有福气呢?

      王霏“啊啊啊嗯嗯”地和贵妃互动了好一会子,又和忍不住来逗他的赫鲁克氏和她带来的礼物玩了一会子你挪我追的游戏,终于把一整套纯金长命锁、金手镯、金脚镯等弄到了手。

      赫鲁克氏道:“金子重,挂在摇车上,给小阿哥压命用正好。”

      和她的一比,赫舍里氏那一套虽然也是金的,但色泽却不怎么鲜亮,让赫鲁克氏又在心里鄙视了赫舍里氏一番。

      ——不管小阿哥的生母是谁,他的阿玛都是皇上,养母更是贵妃,赫舍里氏真是魔怔了!

      玩闹了这么久,王霏属于婴儿的身体终于撑不住了,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佟贵妃立刻就注意到了,催促刘嬷嬷,“快,把小阿哥抱下去,就在我寝宫里休息。”

      又吩咐翠柳和曹佳嬷嬷好生照看。

      今天要见的主角走了,众人的话题就又回到了成人的范畴。赫舍里氏几次三番想旧话重提,大家都没给她机会。

      但凡她要说贵妃的身体,就立刻有人把话题岔开。弄到最后,她憋 一肚子的气。

      这时,乾清宫的太监魏珠来传旨了,“娘娘大喜,阿哥大喜。万岁爷命宗人府大臣们给诸位阿哥重新叙齿,并给四阿哥赐了名。”

      原本的四阿哥是荣嫔马佳氏所出的塞音察浑,已经于康熙十三年殇了。如今重新叙齿,十一阿哥正好排第四。

      魏珠报完了喜之后 ,把一张卷起来的黄卷呈给了贵妃,佟贵妃解开一看,见上面用满汉,蒙三种文字写了四阿哥的名字。

      “胤禛。”佟贵妃轻轻念了一声,跪下谢恩,“臣妾代四阿哥叩谢天恩。”

      贵妃一跪,这些命妇们哪敢坐着?呼啦啦跪了一地。

      魏珠领了赏就回去复命了,一众命妇起身,纷纷向贵妃和四阿哥道喜。

      从今往后,穿越版的四阿哥终于有了属于这辈子的名字——爱新觉罗胤禛。

      叶克书的妻子石佳氏突然道:“四阿哥刚出生不久,万岁爷就重新叙齿,可见是看重咱们娘娘和小阿哥的。”

      赫舍里氏的目光立刻就像刀子一样扎了过去,石佳氏只当没看见,继续奉承贵妃。

      她今日进宫前,可是带着丈夫和自己亲婆婆的命令的,叫她讨好贵妃。

      虽然嫡婆婆赫舍里氏才是贵妃的亲娘,但石佳氏冷眼旁观了许久,赫舍里氏的所作所为,都在踩着贵妃娘娘的底线蹦跶,她才不信贵妃心里没有疙瘩呢。

      石佳氏不是傻子,不会去挑拨人家亲母女的关系,但却并不妨碍借着十一阿哥……哦,如今是四阿哥了,不妨碍她借着四阿哥向娘娘表忠心。

      虽然她的婆婆不是贵妃的亲娘,但她的丈夫却是贵妃的亲哥哥呀。

      最近家里的老爷有意请立世子,虽然赫舍里氏有亲子隆科多和庆元,但这两个年纪都小,叶克书却是侧室所出的长子。

      如果运作得好,叶克书的世子之位就稳了。

      为了世子之位,得罪了嫡婆婆又算得了什么?她亲婆婆可是亲表姑,疼她跟疼女儿似的。

      四阿哥的到来,与赫舍里氏是眼中钉,对叶克书夫妻来说,却是个福星。

      若是没有四阿哥,他们哪有机会越过赫舍里氏,讨好贵妃呢?

      所以,石佳氏从一开始对四阿哥的好感度就是拉满的,夸赞的也是真心实意。

      贵妃在宫中多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自然看得出石佳氏的真心。

      她不由有些欣慰:虽然阿玛和额娘糊涂,叶克书夫妻却是明白人。叶克书又是长子,将来佟佳氏有叶克书领着,她的四阿哥也不至于没有外家帮衬。

      至于乌雅氏,佟贵妃嗤之以鼻的同时,也早就下定了决心,只要她活着一天,乌雅氏就别想沾四阿哥的身。

      至于乌雅氏包衣的那点势力,她也看不上,更不稀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