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养母是佟贵妃 ...

  •   换了芯子的十一阿哥是饿醒的。

      穿越之后他才知道,饥饿与困倦这人类的两大本能,还是饥饿更胜一筹。

      “啊,啊——”

      他喊了两嗓子,刘嬷嬷秒懂,立刻就把他抱了起来,窝进怀里喂奶。

      刚出生的时候,他倒是想有点成年人的骨气,死硬着不吃呢。但对于一个饿着肚子的宝宝来说,奶水实在是太香了,他就忍不住真香了。

      一边吸着奶水,他一边给自己找补:我这都是为了隐藏身份,万一有其他的穿越者呢?

      对,都是为了隐藏身份!

      他很快就说服了自己。

      吃饱喝足之后,被刘嬷嬷拍着后背打了个奶嗝,王霏微心满意足。

      然后,下身一热,又尿了。

      他僵硬了片刻,慢慢就佛了。

      因为这种事情,他跟本就控制不住嘛!

      等刘嬷嬷笑呵呵地再次给他换了尿布,就拿出好几件衣裳和好几顶小帽子,不断地在他身上比划。芳儿和玲儿就在一旁捧哏,这个夸阿哥可爱,那个夸阿哥聪明。

      可爱也就算了,毕竟小孩子只要胖乎乎的都可爱,聪明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王霏正满心疑惑,就听见刘嬷嬷说:“明天去见贵妃的时候,就带着这几套衣裳,以备阿哥替换。”

      昂?见贵妃?又能见到温柔美丽的佟娘娘了吗?

      激动!

      王霏也不傻,很知道自己要过得好,得讨好谁。

      而且,佟贵妃对他是真好,他一个成年人的芯子,对于别人情绪的真假,还是能够分得清的。

      不过,历史上只记载了雍正皇帝的母亲是孝恭仁皇后乌雅氏,对于其被佟贵妃收养的事,没有明确记载,只提了一句在孝懿仁皇后薨逝后,还有大小阿哥在承乾宫居住。

      这其中的大小阿哥,指的就是四阿哥和八阿哥。

      但是他穿过来之后,一直都是住在东四所的,没在承乾宫住过。

      所以他猜测,自己穿的,应该不是……至少不完全是正史。

      不管怎么说,佟贵妃对他是真心实意的,王霏投桃报李,每一次见了她也都十分亲近。

      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让佟贵妃越发觉得他们的母子缘分的天定的,只是小阿哥没有借着她的肚子出生而已。

      吃饱喝足又便便过了,王霏陪着刘嬷嬷和两个小宫女玩了一会“啊啊啊”的游戏,就再次进入了梦乡。

      没办法,婴儿的体质实在是太弱了,光是吃奶就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怪不得有人把“拼尽全力”说成“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呢。

      王霏可以证明:吃奶,是真的很费劲。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他在睡梦中就迷迷糊糊地被刘嬷嬷收拾一新,用万字不到头花色的襁褓包着,离开了屋子。

      “刘妹妹,你也辛苦了,让我抱着阿哥吧。”

      一个颇为刺耳的声音突然响起,把半梦半醒的王霏吓了一大跳,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都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了。除了王佳氏,不做第二人想。

      对于照顾自己不尽心的王佳氏,他当然是不喜欢的了。

      这倒不是说他才一穿越就被封建制度给腐蚀了,在心里认可起了主子奴才那一套。

      在他看来,不管是刘嬷嬷还是王佳氏,都是拿了他这辈子的爹娘发的工资,来做育儿保姆的。

      光拿钱不干活的员工,谁喜欢?

      这要是换上辈子她家里,肯定会给结了工资请她走人的。

      于是,在王佳氏强行把他从刘嬷嬷手里夺过去之后,王霏就用小孩子唯一能用的抗议方式,激烈反抗。

      这反抗具体一点就是……

      “哇——哇哇哇——哇——”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王佳氏一下子就慌了,一边手忙脚乱地哄他,一边斥责刘嬷嬷,“你是怎么照顾阿哥的,让他哭成这样?”

      这甩锅的动作,真是熟练得令人心惊。

      王霏哭得更惨烈了,认她怎么哄,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不但是因为看不上王佳氏的做派,更是因为被她抱着一点都不舒服。

      只要想想兢兢业业的刘嬷嬷每天努力工作,大领导视察的时候,却被一个上班划水的给摘了果子,他心里就有气。

      眼看着小阿哥的脸都憋红了,刘嬷嬷心疼不已,忍着怒气对王佳氏道:“王佳姐姐,娘娘那边还等着呢。若是误了时辰,咱们这些伺候的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王佳氏十分不甘,但当今圣上没有皇后,佟贵妃就是有实无名的后宫之主,她不敢惹贵妃不快,只能依依不舍地把小阿哥放到了刘嬷嬷手里。

      “快走吧,别让娘娘等急了。”

      嘿,她自己耽误了时间,这会子反倒是催促起别人来了。

      刘嬷嬷只顾着哄阿哥,没工夫和她计较。今天跟着出门的玲儿撇了撇嘴,一点都不客气地说:“若不是您非要抱小阿哥,咱们早就走到承乾宫了。”

      被一个小宫女三番四次的讥讽顶撞,王佳氏恼羞成怒,“你这丫头……”

      “好了,好了,阿哥总算是不哭了。玲儿,你去打点温水,给阿哥洗洗脸。”

      她怜惜地给小阿哥擦脸上的泪痕,阿哥皮子嫩,这满脸的泪痕,若是吹了风,是要干裂的。

      “诶,奴婢这就去。”玲儿响亮地应了一声,得意地看了眼王佳氏,欢快地去打水了。

      又是一番折腾之后,一行人十几个人终于重新上路了。小太监张保和陈福在前面开路,除了在御花园遇见大着肚子散步的通嫔,并没有遇上不长眼的。

      等离了御花园之后,王佳氏带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看似感慨地说:“说起来,这通嫔娘娘也是可怜,眼见这一胎就要生了,偏万黼阿哥年后又殇了。她一病半个月,瘦得只剩个肚子,肚子里的这个,还不知道怎样呢。”

      刘嬷嬷都要被她的口无遮拦给吓死了,赶紧拦住了,“王佳姐姐,小主娘娘们的事,不是咱们可以议论的。”

      “怕什么?”王佳氏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这里又没有外人。难不成,你们敢把这些话传出去不成?”

      刘嬷嬷被她噎得不轻。

      幸好此时承乾宫已经近在眼前了,刘嬷嬷笑眯眯地把王霏微送到她面前,“王佳姐姐要不要抱抱小阿哥?”

      看着近在咫尺的承乾宫大门,王佳氏欣然应允。

      刘嬷嬷就把不能自理的王霏微递到了王佳氏手中。

      王霏一懵,不明白刘嬷嬷明知道自己每一次被王佳氏抱了都会哭,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给她抱?

      直到贵妃娘娘身边的章佳嬷嬷代贵妃迎了出来,他瞥见了刘嬷嬷略带焦急的眼神,才恍然大悟。

      ——刘嬷嬷就是知道他会哭,所以才挑这个时候让王佳氏抱他的。

      怪不得她今天出门,不带稳重的芳儿,而是带着心直口快的玲儿呢。

      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当即急扯着嗓子,哇哇大哭起来。

      眼见章佳嬷嬷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王佳氏脸上的得意一下子就僵住了,一边向章佳嬷嬷请罪,一边手忙脚乱地去哄阿哥。

      这时候,玲儿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

      她气急地说:“王佳嬷嬷,你还是快把阿哥给刘嬷嬷哄吧。小阿哥人虽小,却也认生呢。”

      章佳嬷嬷浑浊的双眼闪出一道精光,沉声道:“娘娘急着见小阿哥呢。”

      这就是明显得催促了。

      王佳氏总有不甘,却也不敢再耽误,只能不情不愿地把王霏微还给了刘嬷嬷。

      刘嬷嬷动作娴熟地察看了小阿哥的尿布,见没有湿,就抱着一边轻轻摇晃,一边柔声拍哄。

      小阿哥很快就止住了哭声,但脸颊上还挂着泪珠,小鼻一抽一抽的,真是可怜又可爱。

      刘嬷嬷一边哄着阿哥,只觉得心里跟油煎似的,后悔自己不该拿阿哥做筏子收拾王佳氏。

      哪怕王佳氏再对小主子不敬,再妄图踩着小主子上位,她也该再好好谋划一番再动手的。

      好不容易把阿哥哄好了,刘嬷嬷讨好地对章佳嬷嬷笑了笑,小心地问:“章佳嬷嬷,能不能让人打点温水,给阿哥洗洗脸,也免得娘娘跟着担心不是?”

      为了阿哥的日后着想,刘嬷嬷尽量避免一切可能让阿哥失宠于贵妃的可能,每一次贵妃见阿哥时,她都把阿哥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让人看了就心生喜爱。

      章佳嬷嬷微微皱了皱眉,不悦地看了一眼襁褓里小小的人儿,勉强应了,“好吧,你等一会儿。”

      作为佟佳氏的包衣,章佳嬷嬷对佟佳氏忠心耿耿,自然希望贵妃娘娘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对于王霏微这个占据了娘娘亲子位置的阿哥,章佳嬷嬷自然喜欢不起来。

      但娘娘喜欢,这个阿哥又能在深宫里给娘娘几分慰藉,她也愿意拂照几分。只等日后娘娘有了自己亲身的阿哥,她自然有法子让娘娘远了这个养子。

      刘嬷嬷千恩万谢,就着承乾宫的宫人端来的温水,又给小阿哥洗了脸,搽了婴儿专用的绵羊油香脂,这才略显谄媚地请章佳嬷嬷领路,去见贵妃。

      再次被折腾了一圈的王霏窝在刘嬷嬷怀里翻了个白眼,无聊地吐了个泡泡。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温柔美丽的贵妃了,这才多了几分兴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