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马车在青石板路上平缓前进,停在城东梅学士宅外。

      青瓦粉墙的三进大宅院,是前年御赐下来的宅子。

      圣上原本要赐下距离皇城更近的郗氏旧宅,梅望舒再三推辞,起先说的是郗氏旧宅太大、梅氏人少,住起来空旷的理由,圣上不以为然,坚持要赐下。

      后来还是借用了街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法,自从郗氏数百口问斩于西市,郗氏旧宅夜夜听闻鬼哭,凶宅不祥的名头,才推掉了。

      如今赐下的宅子,是圣上幼时的东宫教谕,国子监祭酒,崔大人的旧宅。

      崔氏旧宅赐下之前就被彻底翻新过,屋顶覆盖的新瓦,梁柱刷的新漆,就连屋檐下的燕子窝,都是今年新筑的。

      正门檐下挂着的黑底泥金匾额,当然也是新的。

      简简单单‘梅学士第’四个大字,出自当今圣上亲笔手书;匾额左下角的朱红印章,盖的是圣上私印。

      匾额刚刚挂上那几个月,每天都有京城百姓闻风过来,先探头探脑地在门外瞻仰半日,然后招呼全家跪下,对着牌匾挨个磕过头,这才满意地走了。

      梅望舒每次下朝回家,马车在门口小巷都会被堵上半个时辰,后来索性改走了边门。

      ‘瞻仰匾额’的热闹景象,直到半年后,京中几乎人人都来瞻仰过一轮,才平静下去了。

      “大人,到了。”没有外人时,嫣然也不必再一口一个‘夫君’,换了个平日的称呼,将假寐中的梅望舒轻轻推醒。

      梅府大管事常伯,率领全府上下二十余口,恭敬立于门外,迎接离京数月的主人归家。

      梅望舒下了马车,将御赐的孔雀裘解下,递给嫣然。

      走了几步,突然想起被遗忘在马车角落里的尚方宝剑,回头正要去取,跟随在车后走了一路的白衣箭袖少年已经不声不响,从车厢里抱出了尚方剑。

      梅望舒冲他微微颔首,“多谢。”

      少年矜持地一点头,把光华耀眼的尚方宝剑递了过来。

      大管事常伯站在门口,打量了几眼面生的白衣少年,看起来十七八岁年纪,还没有加冠,乌发在脑后用发带高高束起,穿了身武人箭袖绸缎衣裳。

      “这位是……?”

      “啊,他姓向,向野尘。家里排行第七,叫他小七就好。”

      梅望舒简短地介绍,“他是我新请来的护院。吃用按照一等护院待遇发放。”

      常伯应了下来,领着新来的向护院就要去西边跨院。

      向野尘却站在原地不动,气恼地怒瞪着梅望舒。

      愤怒的眼神倒提醒了她。梅望舒拦住常伯,多叮嘱了一句,“向护院的月饷和其他护院不同,走我的私账。对了,我有差事单独给他,给他个清净院落单独住下,住处离主院近些。”

      向野尘这才满意地去了。

      嫣然在前面领路,两人沿着抄手游廊,随意说了些最近几月家中的情况,到了东边正院。

      屋里早已备好了热水,大木桶,沐浴用的药水也煮好了,褐色的一大锅,刚从灶上端下来,咕噜咕噜冒着泡倒进了木桶里。

      门户紧闭的内室内,梅望舒终于能够卸下所有的重担和伪装,舒舒服服、毫无负担地泡了场暌违已久的热澡。

      满头青丝湿漉漉地披散下来,她闭着眼,昏昏欲睡地靠在大木桶边缘,嫣然站在身后,拆了她头顶的男式发髻,指尖轻轻按摩着头皮。

      “只泡两刻钟。”梅望舒忽然挣扎着醒过来,看向角落处的更漏,“两刻钟后,把我叫起来。等下还要入宫述职。 ”

      “半个时辰,不能再少了。否则药效不能完全起作用。”嫣然轻声埋怨,“大人又想跟上次那样,人都快走到殿前了,疼得站不住,半路又回来?”

      “两刻钟,准点叫醒我。“梅望舒趴在木桶边缘,浓黑长睫低垂,盯着水波晃动的水面,”陛下在宫里等着,不好耽搁太久。”

      第二锅刚煎煮好的褐色的沐浴汤药,顺着木桶边缘缓缓倒入了热水里。

      “刚才江边赐下的参姜汤,驱寒药效应该是极好的,大人应该多喝些。”

      哗啦啦的沐浴水声中,嫣然轻声慢语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大人读书是极多的,为何浅显的道理却不听从呢。”

      梅望舒想起刚才那盅汤药就头疼。

      “你现在这么说,是因为喝的人不是你。一口下去的滋味……“她轻轻吸了口气,”死人都能活了。”

      嫣然捂着嘴笑起来,终于放过她家大人,换了个话题,
      “大人遇到阴冷天就浑身酸痛的毛病,一半是旧疾,一半是宫寒。”

      她拿起木勺舀了些热水,在木桶中搅匀,又拿起篦子,缓缓梳篦起梅望舒浓密乌黑的长发。

      “恕妾身直言,大人每月服用的药需停了。再吃下去,不只是宫寒伤身,以后想要子嗣的话,会格外艰难。”

      梅望舒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趴在木桶边,任由嫣然捞起她水中的半截乌发,继续梳篦着。

      “我梅家的正室夫人是你,想要子嗣,自然是你生,与我何干。”

      嫣然气得手一抖,木篦子掉进了水里。

      “你、你……”她急忙用木勺去捞,把水里漂着的篦子捞起来,在自家‘夫君’光洁的额头气恼地轻轻敲了一下。

      “和大人说正经事,少来说笑打岔。”

      梅望舒闭着眼,唇边露出一丝浅笑。
      “嫣然,我已经二十六了。”

      “二十六岁,不算晚呀。妾身家乡那边,有四十岁的夫人还能老蚌怀珠,生下幼子的。”

      “不,我的意思是,二十六岁了,还顶着如今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活法。今日不知明日事,今年不知明年事。每每平静度过一日,都感觉是偷来的好时光。”

      梅望舒睁开湿漉漉的浓长眼睫,”只要一家人像现在这样,都好好的,我便心满意足了。至于子嗣,看天意吧,命里无缘不强求。”

      “药煎好了就拿来,别放冷了。”她最后温和地道。

      嫣然沉默着给木桶里加了一勺热水,起身出去拿药了。

      喝完了药,困意上涌,梅望舒眸子半睁半闭,挣扎着叮嘱了一句,“两刻钟后叫我起身……”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皇城东暖阁内。

      这处暖阁的位置,正好介于前三殿和后六宫之间,是供君王退朝后临时休憩的场所,虽然还没到数九隆冬,暖阁里已经早早通了地龙,温暖如春。

      身穿海涛云纹行龙常服、头戴翼善冠的年轻帝王,端正坐在紫檀木大书桌后,对着摊开的一本奏折,陷入沉思。

      书桌的下首方位置,低头回禀完了今年京察事务的安排、却久久不得回应的吏部重臣,徐老尚书,抬起衣袖,擦了擦额头滴下的热汗。

      陛下为何始终沉思不语。

      可是他哪里说错话了?

      虽然陛下性情仁和,但遇到臣子的错处,向来是会当面指出的。如今突然不说话,不回应,把他晾在这里,究竟是何意……

      徐尚书惴惴不安,心跳如鼓。

      一名内侍无声无息地进来,替换了御案头温冷的茶水,又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窗外庭院中,淙淙的细流水从狭长的竹管中流泻下来,灌注到下方的竹筒里。

      嗒!

      一声清脆的声响打破了满室静谧,竹筒翻转到了上方。庭院中又响起了淙淙的细微流水声。

      沉思中的君王被响声惊醒,放下奏折,望了眼庭院中摆放的小型日冕。

      接近午时了。

      他收回目光,和颜悦色地对暖阁内坐立不安的徐尚书道,“徐卿继续说,朕听着。 ”

      两刻钟后,徐尚书带着满身冷汗,告退出了东暖阁。

      出去时正好迎面撞见等候的苏怀忠苏公公。

      “苏公公来了。”徐尚书勉强打了招呼。

      “哟,徐老大人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苏怀忠好心道,“是不是累着了。要不要去旁边坐一会儿,用些点心,歇一歇。”

      徐尚书苦笑摇头。

      今日面圣,陛下批阅得格外仔细,将一份例行京察奏本里的几处疏漏,连带一个错字,挨个圈出来了。

      虽说天子仁厚,什么斥责话语也没说……身为臣下,羞惭无地。

      徐尚书掩面而去。

      苏怀忠目送着吏部重臣仓皇远去的背影,琢磨了片刻,低声对御前伺候的几个徒子徒孙道,“今儿诸事不利,各自把皮都绷紧些!御前别犯错!”

      御前小内侍们肃然点头,将脚步声更轻了。

      苏怀忠轻手轻脚地进去,跪下请安。

      紫檀木大书桌后,元和帝应声沉稳抬头,目光往苏怀忠身后一扫,没人。
      “没跟着你入宫来?”

      苏怀忠起身垂首回禀道,“梅学士先回家去了。”

      元和帝随手翻开下一本奏折,“见着人了?如何?”

      “人瘦了些,唇色发白,气色看着不太好。陛下赐的参姜茶喝了一盅,精神明显缓过来不少,脸上也有血色了。”

      元和帝点点头,又问,“他对他那夫人态度如何?”

      苏怀忠这下为难了。

      他思来想去,斟酌着用词,最后硬着头皮如实回答,“新婚不久的夫妻,几个月未见,自然是……是态度亲近。梅夫人说了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梅学士回赠了个玉镯子给梅夫人。”

      通了地龙的东暖阁,仿佛一瞬间冻结,坠入了冰天雪地之中。

      紫檀木书桌后的年轻帝王半晌没说话。

      东暖阁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只有庭院里的细微流水声,依旧在耳边淙淙响着。

      最后,还是元和帝轻笑了声,打破了暖阁窒息般的安静。

      “是了,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时,朕却强命他出京办差,倒成了棒打鸳鸯的恶人了。……难怪他不愿来见朕。”

      苏怀忠听到最后一句,心里猛地一跳,急忙回禀分辩, “回陛下,梅学士的原话,‘臣满身尘土,先回家中稍作洗漱,尽快入宫面圣述职。’以老奴看来,梅学士的神色并无任何委屈不满,疲惫倒是有的。确实是风尘仆仆。”

      元和帝听了,神色略缓和了些, “你没有和他说,朕在这儿一直等着?”

      “老奴说了,但梅学士确实身上沾染了些灰土,以往几次回京的惯例,也都是先回家沐浴,再入宫面圣。老奴就没坚持——”

      对着桌后泛起冷意的乌黑眸子,苏怀忠心神俱震,急忙跪下,“老奴的过错!老奴这就去梅学士府上,把人亲自请来!”

      “人既然没请来,又何必现在去。平白打扰了他们夫妻的春闺画眉之乐,对朕生出怨怼。”

      年轻的君王起身走了几步,将半开的窗棂全数打开,迎面对着呼啸刮进的穿堂冷风,心平气和道,“无妨,朕在这里等他。”

      上等和田玉雕刻的梅枝傲雪镇纸放在桌案上,镇住了三尺素纸。

      元和帝提笔挽袖,笔走龙蛇,写下八个行草大字: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本章继续随机30个红包,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