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深秋季节,昼短夜长。

      京城外十里渡口,江面浓雾破开,一艘龙首官船缓缓行近,显出庞大身形。

      江边等候的官员队伍微微骚动起来。

      停靠船坞的震动不小,官船周围百丈范围被清了场,船上官兵们有条不紊地落锚,下帆,放下船板。

      梅望舒站在甲板上,清晨的江风寒冷刺骨,将官船上的旗帜吹得猎猎作响,也吹乱了她额边几缕碎发。

      “大人,氅衣。”随侍的白袍箭袖少年将孔雀裘捧过来。

      梅望舒扫过一眼,没有拒绝。

      这是离京前御赐下来的氅衣。料子厚实,针脚细密,贡品皮子做的夹层,昂贵稀少的蓝紫色孔雀翎细细地捻进了金丝,一针一线织成整件华贵的大氅。

      沉重的孔雀裘,华丽耀眼,巧夺天工,处处彰显着皇恩浩荡。

      她七月奉旨离京,当时还是酷暑天气。

      奔赴江南道,一去就是四个月,回京时已经接近隆冬。

      压箱底的冬氅正好可以用起来了。

      梅望舒把孔雀裘拿过来系好,往身上拢了拢,够厚实,能挡风。

      这次随同她去江南道巡视的两位巡按御史,荣御史,李御史,此刻也都官袍整齐地侯在甲板上,等待下船。

      两道视线,齐齐盯住流光溢彩的御赐氅衣,目光艳羡复杂。

      梅望舒往手心里呵了口气,搓了搓手,把风帽也拉起戴上,在呼啦啦的江风里总算好过了些,回身客气招呼,
      “荣御史,李御史,两位都比本官年长,还请两位先下船。”

      两位巡按御史大吃一惊,忙不迭往后退让,连连作揖道, “下官不敢当,还是梅学士先请!梅学士先请!”

      梅望舒再三谦让,推拒不得,这才踩着栈桥,率先往江边走去。

      清晨江边的微光照亮了她的侧脸。

      当世极为推崇‘清雅’二字。出身家世固然重要,但若有年轻人的学识过人,兼之相貌举止不俗,沾了‘清贵雅致’的边,便极易获得赏识。即使出身低些,寒门亦可出贵子。

      梅望舒便生就了一幅清雅出尘的相貌。

      猎猎江风吹动了她今日穿着的雪青色广袖锦袍,她自雾气中缓步走近岸边,意态娴雅,举止从容,仿佛一卷缓缓展开的江南水墨图。

      年方二十六岁的翰林学士,原本是随驾天子,出入皇庭的御前宠臣。这次突然接下了按察使的差事,和御史台两名御史一起,奉旨离京数月,去江南道巡视。

      这次的差事显然不寻常。

      朝中传言纷纷,各家暗自揣测,天子有意委以重任。梅学士去地方上走一遭,给履历增添光鲜一笔,回京必定要高升了。

      虽说二十六岁的年纪,出阁入相,确实年轻了些。

      但梅学士身为天子近臣,从小到大的相处情谊,几次危急救驾的功绩,岂是普通官员比得上的。
      看江边迎接的人群里,为首那位,不正是御前伺候的大红人,秉笔大太监,苏怀忠苏公公吗。

      “梅学士辛苦。”
      苏公公几步迎上,带笑寒暄了几句,吩咐小内侍把御赐的托盘拿过来。

      “圣上惦记着梅学士水路返京,怕路上水气太重,身子遭了寒,特意叮嘱着御膳房做的参姜汤。”
      苏怀忠说完,亲自接过托盘,双手捧到梅望舒面前。
      “梅学士看,在小炉子上一直温着哪。圣上叮嘱,务必趁热喝了,暖暖脾胃。”

      御赐之物,自然是不能推辞的。

      梅望舒打开青花瓷盖,热腾腾的水气,混合着辛辣的生姜气息,一齐涌入了鼻尖。

      她没忍住,低低呛咳了几声。
      “好浓……好浓的姜味。”

      “那是当然,”苏怀忠拢着袖子,得意道,“咱家亲自盯着御膳房选的料,百年老参,切的是最粗壮的那截入汤;黄皮老姜,整箩筐就只选中一两个。有圣上的叮嘱在,梅学士,别看这汤碗小,里头的诚意十足哪。”

      “诚意十足,确实,咳咳咳,领教了。”
      梅望舒咳嗽着端起汤盅,小口小口抿着,花了半刻钟才喝完一盏参姜汤。

      精挑细选的老姜,入口火辣辣;百年野山老参,肠胃热辣辣。

      后劲大得很。

      眼看苏怀忠还要往空盅里续添,她赶紧抬手拦住盅盖,
      “这么浓的老参姜汤,天家的一片体恤诚意,不能臣一个人领教。两位御史大人,咳咳,必须,一人一碗,领受天恩。”

      苏怀忠略微迟疑,“这……”

      荣御史、李御史两位,已经激动地满脸通红,当场跪地叩谢天恩。

      江边两位御史惊天动地的咳嗽和喷嚏声中,梅望舒接过热毛巾擦了脸,问起圣安,
      “数月不见天颜,圣上最近可好。”

      苏怀忠感叹:“最近事务繁杂,梅学士不在的期间,陆续换了几位集英殿学士随驾。但不知怎么的,几次草拟出来的旨意……唉,都不甚合圣心。被屡次打回去,改了又改,平白添了许多麻烦。听说江南道这边的差事了结,圣上翘首等待梅学士归京哪。”

      梅望舒有些诧异,“去年新晋了三位翰林学士,个个相貌清雅,学识过人,又都和圣上差不多年纪,竟没有一个合心意的么?或许是随驾的日子还短,不够了解上意,再多些时日就好了。”

      苏怀忠笑着一甩拂尘,“梅学士说笑。您都回来了,哪还需要别的学士随驾呢。”

      他看看江边升起的日头,“哟,看这日头,宫里差不多快下早朝了。梅学士是现在就跟随咱家入宫面圣呢,还是……”

      江边大片身穿肃重官服的黑压压迎接人群中,蓦然闪过一片艳丽的红。

      裹着大红披风的明艳美人,硬生生分开人群,挤到最前头,脆生生喊了一嗓子。
      “夫君。”

      梅望舒瞬间回头,“……夫人?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等着么。”

      明艳美人含羞带怯,眼含秋水,怯生生道,“夫君,妾身想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苏怀忠苏公公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江边站着近百号人哪。

      小夫妻间的情话,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口了。

      梅大人自己是恬淡谦冲的性子,怎么新娶的这位夫人……

      苏公公干咳了一声,重新提起话头,“刚才说到日头不早,待会儿就要下早朝了。入宫的马车已经备好,梅学士接下来是打算——”

      “夫君。”江边美人提着裙摆,小跑过来,一头扎进了梅望舒的怀里。

      梅望舒身形瘦削单薄,并不比梅夫人高大多少,美人直奔入怀,梅大人被硬生生撞退半步。

      “嫣然,” 她扶着腰,温和警告,“你差点把为夫撞飞了。”

      梅夫人嘤一声,红了眼眶,“夫君,你瘦了。”

      江边一对璧人,一个清贵如兰,一个艳如桃李,温情脉脉地对望着彼此,将江边近百号人当做了空气。

      苏怀忠看得一阵牙酸,干咳了声,委婉道,“江边风大,夫人还是早些回车里吧。至于梅学士这边,您看接下来先进宫还是——”

      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梅望舒。

      她转过身来,客客气气同他道,“有劳苏公公迎接,还请转告圣上,臣满身尘土,先回家中稍作洗漱,尽快入宫觐见述职。”

      苏怀忠欲言又止,最后只简短地催促了一句,“梅学士尽快吧,圣上在宫里等着哪。”

      梅望舒含笑应下。

      她转身对此次同行的两名御史拱手行礼道,“此次江南道巡视,两位大人夤夜辛苦劳累,短短数月,将堆积如山的州府账目全数厘清,查出大量贪腐账目,陈年冤案。本官必定向陛下如实回禀,按功封赏。”

      荣御史、李御史两人连连作揖还礼,“下官岂敢言辛苦!此行差事有所斩获,全靠圣上赐下尚方宝剑,又有梅学士居中坐镇,江南道那帮官蠹不敢妄动,下官等才能轻易查获蛛丝马迹。天家圣明,梅学士辛苦。”

      梅望舒微微一笑,客气道,“两位过奖了。只要有一颗忠君爱国的心,两位大人必定前程似锦。”

      江边近百号人,两百只眼睛,齐齐目送着梅大人和娇妻并肩上了梅府马车。

      坐进车里的前一刻,众人分明看见,梅大人探入袖中,摸出了一只水色极好的玉镯,拉过梅夫人的手,将玉镯套上梅夫人的手腕。

      缓缓离去的马车背后,留下了无数道艳羡复杂的目光。

      “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哪。”

      荣御史和李御史并肩前行,往两家等候的车马走去,低声慨叹道,“你看梅学士,家中娇妻如玉,朝堂简在帝心,年少得志,平步青云。你我二人随他出京办差,说是协同巡视,呵呵,劳心劳力,多半是替人作嫁衣裳。”

      李御史冷冷道,“背后满腹牢骚言语,荣御史何不当面去说。”说完径自登车离去。

      江边迎接官船的人群,逐渐散开。
      ——————
      随着平缓的车轴转动声,江边浓雾逐渐远去。

      江边风姿如玉的身形,在车里卸下了强撑出来的精气神,浑身骨头都松散了似的,往‘夫人’肩头一歪。

      “嫣然,”梅望舒睡眼惺忪,调整舒服的姿势,眼帘渐渐阖上了, “困,难受,让我靠靠。”

      车里早就准备好了热水毛巾,各式保暖用具。嫣然塞过去一个银手炉,抬手摸了摸‘夫君’光洁如白玉的额头,摸到一把冷汗。

      嫣然了然地问,“老地方又犯疼了?”

      “嗯。”

      是跟随许多年的老毛病了。

      起先只是肩胛,手腕,每当天阴犯冷的天气,像针扎似的,一阵一阵密密麻麻的疼。

      这两年,或许是身子不比从前年轻时候底子好,又或许是京城的冬天太冷,每过一年,病痛的地方都会蔓延开去,渐渐的,浑身骨头都不得劲了。

      嫣然在热水里浸了手,让梅望舒在她膝盖处斜躺下,素白滚热的手指按压过来,轻缓按揉着躺下依然蹙紧的眉心。
      “江南道那里的天气湿气重,受冻了?”

      “嗯。”梅望舒被按摩得浑身舒畅,声音含含糊糊的,“这次随行的两个巡查御史,李御史还好,荣御史简直是个牛皮膏药,差点粘我身上。每日必定晨昏定省两次问安,白天送时令鲜果,晚上送宵夜点心,比媳妇伺候婆婆还尽心。跟他说不必如此,听不见似的。晚上热水澡也不敢久泡,怕洗到一半荣大人闯进来,哭着喊着要替我搓背。”

      嫣然恼得咬唇,“又是个阿谀谄媚之徒?”

      “要是个只会谄媚拍马的小人反倒好了。”梅望舒叹了口气,
      “偏偏是个做事有能力,有手段的。没看到官船吃水那么深么?带回来满船的箱笼,都是搜罗出来有问题的文书账册。江南道漕司从根子里烂了,从转运使往下,几个知州,通判,一个不落,全都要查办。李、荣两位御史大人,这回要高升了。”

      嫣然心疼地打量着梅望舒疲惫的神色,指尖缓缓按压着她的眉骨,
      “下次再有这种出京办差的差事,推了吧。”

      “早推了,推不掉。”梅望舒闭着眼,低声抱怨了一句,“跟圣上说了江南天气湿冷,路途遥远,又是手上沾血的差事,我不愿去。他隔天就赐下了孔雀裘。我还能说什么。”

      嫣然听出几分不对劲来,手下动作停了停,诧异反问,“什么手上沾血的差事?这次的差事不是巡查江南道么。”

      “巡查江南道是两位御史的差事,我领的差事不是巡查。”

      梅望舒微微睁了眼,目光落在角落处那柄耀眼夺目的尚方宝剑上,“差事已经办完了,现在说给你也无妨。”

      “圣上赐下尚方宝剑,我此行只负责盯着荣成,李兰河两位御史。若是查到他们两人跟地方官员有勾结来往、隐瞒罪证的迹象,不必回报京城,直接当场斩杀。”

  • 作者有话要说:  宝们,久等啦!
    今天掐指一算,适合动土挖坑,所以我带着我的坑来了O(∩_∩)O~
    看清文案哦,女主女扮男装,男主年下,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