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老鱼吃嫩草 ...

  •   “宣鸿影,你小学也是在象湖上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隔壁包间的监护人在对小妈候选人进行诱捕,这边包厢青春期的小孩叽叽喳喳,书包丢在一边,有的是直接告诉爸妈自己出来写作业的。

      宣鸿影出门的时候背着个斜挎包,现在的小孩都长得很快,很多初一就跟大人一样。

      “我小学不在这边上的。”
      这才开学不到一个月,宣鸿影跟同学相处得也一般。她进入人类社会从小学上起,就是插班生,如果不是宣流教她,可能现在字都不认识几个。毕竟她也才跟了宣流五年。

      监护人这个职位宣流做起来倒是尽心尽力,邻居都觉得她对自己好得很。
      哪里晓得宣教授早就染上了人类的恶习,有徒有其表的虚荣心,生怕自己的头衔下有个大字不识的女儿。

      “哦,你外地来的啊,那你爸妈做什么的?”
      其中一个穿蓬蓬裙的女孩问。
      这帮小孩还挺爱攀比,在上学第一个星期就开始炫耀自己爸妈开什么车接送。
      宣鸿影压根不掺和这事,就她家那老宣头的样儿,人腿都废了,还开车,在海里倒是可以送自己一程。

      “我没妈。”
      宣鸿影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口刚上的冷饮,带着股椰子味,她特喜欢。
      这种话一般仅限于骂人,但宣鸿影说出来自带冷幽默,搞得气氛一下子冷下来。

      丁竹是个看上去就贵气的小男孩,咳了一声:“对不起啊,王皓歌她就这样。”
      在坐的不少在小学部的时候就是同学,都很熟,所以开学第一天压根没新鲜感,在看到宣鸿影才觉得好玩。

      生面孔,还长得那么漂亮,不知道是哪来的。
      可惜他们套了一个月的近乎,还被宣鸿影忽悠了很多,零花钱花了不少,屁有用信息都没捞到。
      今天好不容易让宣鸿影出来,对方掏钱,结果也没看到她家长送她。

      “没关系,你们有妈妈就挺好的。”
      宣鸿影是条迷路的小人鱼,说起来挺丢人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离群了。
      认识宣流的时候对方正孤身参加海上调研,把她钓了上来。

      人鱼群跟人类泾渭分明,也有自己的规则。但是宣鸿影太小了,她也不懂自己遇到了危险还没族群来找她。
      就这么稀里糊涂被人钓上来。

      后来她才知道宣流不是人,宣流只能算半条人鱼。
      还没人要她,那么可怜。

      妈妈是什么滋味,反正她觉得宣流一点也不像她妈。
      宣流自己就没妈,也不知道怎么当妈,就是让宣鸿影自生自灭。顶多刚开始的时候牵着宣鸿影的手教了她走路,虽然宣流自己都走不了,是坐在轮椅上牵着宣鸿影一步步走的。

      她这么说,搞得在座的小朋友也挺不是滋味的,只能生硬地转移话题。
      却偏偏有个小姑娘就是不喜欢宣鸿影,她又问:“那你爸爸呢,我从来没看到他来接你,下星期我们有家长活动的。”
      宣鸿影压根没上过学,也不知道人类为什么那么热爱搞亲子活动。
      “那是什么?”
      她长得跟宣流其实不太像,眉眼太浓,是典型的她们族群的相貌,化成人形也跟着人鱼形态的脸差不多,很容易认出来。
      而宣流不一样。

      此刻宣流看着对面的人类女性,申遥星今年二十五岁,宣流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申遥星才刚刚十九岁。
      化妆也不是这样的,那年的申遥星还没找到适合自己的眉形,有时候眉毛跟画了一条铁线一样。
      涂口红永远不会涂满,看得人好难受,宣流伸手想要戳一戳,就被打掉。
      然后收到一声骂,你这条傻鱼。

      “宣……宣流,是这样的,”申遥星开始自我介绍,“我的名字你也知道,我今年二十五,在象湖中学担任艺术助教,现在还在试用期,下个月就转正。”
      她双手捧着杯子,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从善如流,可能是从三十八次的失败得来的经验。
      “我的月薪是税前1w2,等正式……”
      “目前住在教师宿舍,我的计划是……”

      她说话的时候是看着宣流的,今天出门的时候挑的衣服颜色不算显眼,但也不会显得灰暗,反而让人看了心情很好。
      宣流喜欢她海蓝色的耳钉,和自己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的,以前不是只是戴耳夹的么?
      她现在喜欢这个颜色的口红吗?也很好看。

      “你相亲的目的是什么?”
      申遥星说的时候也在观察宣流的表情,但是她发现对方好像一直看着她笑着。
      笑得她有点毛骨悚然。

      还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搞得她戳蛋糕上的芒果的动作都卡住了。
      “为了结婚。”
      申遥星觉得自己挺卑鄙的,她知道这个选择很龌龊,意味着她把自己变成了筹码。
      她在豪赌。

      可是她真的不想回去。
      她想完成妈妈的愿望。

      宣流:“真结婚,还是假结婚?”
      申遥星:“我还没说完你怎么就先问了。”
      因为新政策,做出申遥星这样选择的人比比皆是,今日良缘就有这样的业务,从中抽取高昂的费用。

      但是风险自负。
      依然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宣流的那杯咖啡是热的,甚至冒着热气,申遥星觉得这人未免太虚了。
      “我比较想知道答案。”
      申遥星反问:“跟我匹配的难道不都是这个目的的么?”
      包括她之前面对的那些奇葩相亲对象,剔除浑水摸鱼的,都多少有点毛病。二十二岁的那个是为了应付家人,要博士的那个的确有遗产要继承,至于那个男的,是匹配错了。

      在见面之前,先决条件就是这个。
      不谈感情,只谈适配,各取所需,甚至还需要申遥星付出更多的酬金。

      宣流:“所以你无所谓你相亲的对象是什么样的?”
      申遥星摇头:“不不不,那还是有所谓的。我除了需要这个对象给我一个户口外,也需要和我出席一些社交场合。”
      宣流:“比如?”
      申遥星:“前女友的婚宴。”
      她沮丧地低头,可能对方是一个没那么让她讨厌的女性,所以申遥星稍微放松了一些。

      窗外是b市的湖光山色,远处青山宝塔,湖面上是载着行人的乌篷船。
      来自北方的申遥星很喜欢这里。
      她想留下来。

      宣流:“既然分手了,为什么还要去参加婚宴呢?”
      她的声音特别清澈,给申遥星感觉像是冬天檐头的冰棱化了滴下来的那种感觉。
      太舒服了。

      “因为我有虚荣心,”申遥星很坦白,她又喝了一口咖啡,“也想看看她是为了什么样的男人突然甩了我。”
      只知道是个拆二代诶,看朋友圈的照片似乎也是精修,看不出什么模样。
      宣流噢了一声,“那你要先和我结婚吗?”
      在申遥星眼里是斥巨资的华夫饼她才吃了一口,就被这句话噎到,咳了半天。

      “什么?”
      宣流吃东西都很优雅,在申遥星眼里看起来除了残疾没什么值得挑刺的。
      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你可以比她先结婚,然后让她先来参加你的婚礼。”
      这不像是你这类人会说的话啊?

      申遥星摆了摆手:“算啦,成本太高了,也没必要。”
      她的声音带着呛到了的闷,又清了清嗓子,“您没什么别的要问我的吗?我还想在b市买房的,你也知道,只有落户才可以。如果我和你假结婚,那你可以买第二套房,那套房子就算是我买的,我把钱给你……”
      其实风险也很大,里面要协商的东西太多了,简直是在违法的边缘蹦跶。
      但是一些前辈分享的经验也挺仔细的,申遥星还是决定可以一试。

      宣流耐心地听完了。她的长发很长,而且卷得特别好看,在脑后垂着,胸前也垂了一些,申遥星说话的时候宣流就看着对方,像是在看特别重要的人。
      要不是确定自己真的和这个人第一次见,申遥星都要以为自己从前跟她有一段什么。
      唉世界上哪来的一见钟情,我的一见钟情结甩了我还要我交份子钱。
      烦死个人,想去,又不想去。还是去吧,不然真的很难释怀。

      想是这么想申遥星咬着嘴唇,还是一副纠结万分的样子。
      “没问题,这些我们之后慢慢谈。”

      宣流注意到申遥星喜欢吃带奶油的甜品,推到她的面前。
      “介绍一下我的情况。”
      宣流说话文绉绉的,配着那副眼镜,怎么看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青。
      而申遥星一开始对自己的另一半所有的设想都是和自己合拍,比如她很爱运动,对方起码也得有个强项,但是她上一段糟糕的恋爱就证明人总是跟自己的设想背道而驰。
      孔九缪是个运动白痴,跑八百都能跑八分钟的娇滴滴。
      她当年还觉得对方很可爱,绝对是脑子进水。

      “基础资料你也看过了,我目前在海洋大学水产养殖专业担任专业老师。我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儿,很巧,在遥星你的学校上学。”
      申遥星啊了一声,“这么巧啊。”
      她试探着问:“那您孩子的父亲……”

      宣流:“没有父亲。”
      申遥星:“不好意思啊……”
      她一脸你好像很有故事,宣流倒是很直接:“我喜欢女人,女儿不是亲生的。”
      申遥星呃了一声:“那她是……”
      宣流:“我领养的孩子。”

      申遥星心想,这人都这样了还领养孩子,这不是惨上加惨吗?
      一方面又觉得对方心地善良,应该人不错。

      “您孩子刚入学是吗?”
      申遥星问,宣流点头,“她性格温顺,很好相处。”
      申遥星:“冒昧问一下,您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之前失败率那么高啊?”
      孩子有啥问题啊,我们这种匹配的不都是奔着各取所需来的吗?

      宣流笑了笑,“因为我这样的……相处起来很麻烦的。”
      申遥星:“那平时您生活都……”
      宣流:“我自己可以。”
      她说得很轻巧,眼神跟含了水一样,“我来相亲,是想找一个愿意和我相处的人。”

      申遥星啊了一声:“所以您的前提,并不和我一样?”
      宣流摇头:“也差不多,但我想要的是陪伴,也不奢求长期,毕竟……我不能做一个正常的伴侣。”
      她说话的时候偏了偏头,看了看窗外,给申遥星留的侧脸是她最完美的一个角度。

      隔壁假模假样写作业的宣鸿影心想:老鱼吃嫩草啊。
      把你给可怜的,也不知道谁变成人鱼后跟吃了菠菜一样。
      残疾个毛。

  • 作者有话要说:  宣鸿影(现在时):我没妈。
    宣鸿影(未来时):我妈天下第一!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