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要有小妈了欸! ...

  •   申遥星没想到这么快就约上了。
      以前预约起码也要等三个工作日,所以她准备得都很充足。
      而且她周末很想休息,每次相亲都跟打仗一样。更别提她同宿舍的实习老师比她还有婚姻焦虑,给申遥星一种自己被全方位监控的感觉。

      要不是想省点钱,申遥星就搬出去住了。
      她在b市那么多年,也就大一暑假实习离公司太远,出去住了两个月。
      还发生了怪事,到现在她都不敢跟别人说,怕别人觉得她是个神经病。
      在匿名论坛发帖子都会被管理员建议搬到灵异板块的程度。以至于申遥星都自我安慰自己那是一场梦,闭口不提那段时间,连简历上都没写那段时间的工作。

      天上掉下个傻人鱼。
      实在是太可怕了。

      从此以后申遥星再也没去离学校那么远的地方找工作,大学和研究生期间都高度贯彻不浪费钱的准则,就算后来跟孔九缪同居,她都觉得让对方不要找带浴缸的房子。
      浴缸,是会长人鱼的。
      她有一次半夜跟孔九缪提起,对方还骂了她,说她恐怖电影看多了。

      “什么人鱼,要是真有人鱼,你早就被吃了。”
      对方是个一米五出头的可爱女孩,申遥星跟孔九缪站在一起,从身高上还是挺般配的。
      申遥星自己长得没那么甜,但本人唯爱甜妹。即便大学学的是史论专业,但身上也没那种太文化人的气息,反而经常被错认成体育生。

      农村出身的申遥星压根没接触过水球,大学加入社团却玩得如鱼得水,人在专注一件事的时候自带滤镜,被吸引也是正常的。
      哪怕让申遥星现在回想,觉得自己跟孔九缪的第一次见面,都觉得特别像少女漫画的开头。
      一个水球引发的爱情故事,双马尾的可爱同学,本来以为自己只喜欢成熟姐姐的申遥星还是沦陷了。

      她的性取向跟过山车一样,偏偏在遇到孔九缪的时候卡在最高点,然后头朝下,被吊了四年。
      在研究生即将毕业的这年,被踹得老远。
      分手的时候得到一句带着轻蔑的你这个乡下来的。

      有没有搞错啊,以前爱我的时候就说我喜欢你不问地点,只看你本身。
      真是越可爱的女人越会骗人。

      申遥星是真的伤心,她的计划就是的留在b市,跟喜欢的人努力,好好过接下来的日子。
      可惜被踹得太狠,她到现在都难以释怀,其实孔九缪说的也没错。
      她就是想要变成b市人,她想要留在大城市里,不想再回老家割猪草放牛养猪。
      申遥星早就想要这种的车流变幻的城市生活,她要改变自己的下半辈子。

      她们不合适,哪都不合适。
      申遥星引以为傲的自己那方面不错都被孔九缪这个不纯血女同给击碎了。
      对方的婚讯在朋友圈盛大宣布,男方是个b市土著。也是孔九缪以前看不起的那类,但拆迁之后鸡犬升天,还比孔九缪大好几岁,这还没结,孔九缪肚子就大了。

      她俩的共同好友也有来打探申遥星口风的,问她以后有什么打算。
      回老家发展的本科同学因为是沿海城市人,做水产海鲜生意做得红火,还邀请申遥星加入。觉得以申遥星大三的做销售的经历,应该能壮大她的公司。
      申遥星对水产有种天然的害怕,可能是大一暑假那条从天而降的人鱼,虽然不腥臭,但的确把她里里外外都吃透了。
      那种感觉在对方消失了之后申遥星还会想起。

      真是糟糕,被异形生物完全打开。
      最烦的是这还严重影响了她后来的性生活,孔九缪跟她分手还提到了这茬。
      遥星,我觉得你有点太重欲了。
      可恶啊,我原来不这样的!!但申遥星百口莫辩,只能咽下苦水。

      b市秋天不长,九月底是最舒服的时候,申遥星甩开脑子里的不合时宜的回忆,从衣柜里挑了一套衣服。
      室友小杨问她:“小申,你又要去相亲了?”
      她的声音有点尖,跟申遥星都在象湖国际学校初中部上班,只不过任教的科目不一样。

      小杨是一个英语老师,从来开始就从各个方面跟申遥星比较。
      从学校到专业再到对象。
      对方长得不算大美女类型的,但申遥星觉得女生打扮打扮都比男的好看,还是经常会夸一下杨越采的穿搭。

      小杨跟现在男朋友谈了一年,每天只会跟申遥星聊一些婚姻问题,从双方家庭聊到未来规划。
      又说男方不上进,又觉得自己可以找到更好的。
      总是问申遥星:“小申,你觉得我要继续下去吗?”
      申遥星心想你都这么看不起他了干脆分手算了。
      她寻思着在一起还是要一点喜欢的,但这种话遥星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每次都含糊几句。

      今天天气很好,申遥星挑了件布料顺滑的裤子,上半身换了件不那么正式的衬衫,简单也不算随意,嗯了一声。
      “这次是什么类型的啊,我看你上半年忙相亲还没找到。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我老家的一个弟弟,虽然是现在在汽修场当学徒,但是……”

      申遥星已经不会生气了,她左耳进右耳出,又补了一下口红,拎着包就走。
      “不好意思啊小杨老师,我快迟到了,先走了。”

      她出门松了口气,哼了一声,心想:好的话还会介绍给我?
      申遥星叹了口气,戴上耳机出教师宿舍出门坐地铁。

      地点是对方定的,价格在申遥星可接受的范围,是b市大众点评里排行前三十的一家咖啡馆。
      需要提前预定,但是人均不高,所以比较难预约。
      申遥星觉得对方应该有点人脉。

      而且那家店的咖啡某橙色软件老推送给她,但是作为丧心病狂攒钱app的一员,申遥星已经忍了很久了。
      找不到正经理由喝。
      上次那个妈宝居然只喝白开……算了,也挺好,省钱了。

      象湖国际学校在五环,学校占地面积很大。从学校那边的地铁到约定的地点,地图显示需要花费五十六分钟。但申遥星还是提前到了,她一向这样,从小到大都不喜欢迟到,就像不喜欢欠别人的。和孔九缪谈恋爱,她也从来都是等对方的那个,无论是学校食堂还是图书馆。
      然而,
      然而……
      还是分手了,她那贫瘠的恋爱经验让申遥星都对爱情不抱期待了。

      申遥星出了地铁站步行了七百米就到了约定地点。
      道路两边的梧桐树叶子都黄了,公交车后面跟着的观光车慢悠悠地经过。

      申遥星准备进去的时候后面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
      是一群中学生,她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周五放学见过的那个女同学。

      宣鸿影没穿校服,这种天气她穿了件T恤,牛仔裤松松垮垮,一群人看上去很高兴。
      “诶,这个是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啊?”
      “是吗?不记得了。”
      “不是教我们这个年级的吧?看上去也不像班主任啊。”

      申遥星冲她们点了点头,然后进去了。
      “宣鸿影,不是你说要来这里请大家吃甜品吗?干嘛还站在这里啊。”
      一个马尾的女孩撞了一下宣鸿影的手。

      “丁竹,你认识刚才那个女老师吗?”
      宣鸿影眯起眼,问低着头的那个妹妹头男生。
      “见过,是我姐姐班上的艺术老师。”
      宣鸿影噢了一声,“是不是姓申啊?”
      丁竹还记得自己顶替姐姐交作业,去过对方的办公室。

      “对。”
      “鸿影你认识吗?”
      宣鸿影推开门,笑了一声,“不认识,可能马上就要认识了。”

      她年纪不大,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消去,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宣鸿影很熟练地把自己的预约码给服务员,带着这这几个背着书包的人去了包间,就在申遥星那个包间的隔壁。

      申遥星第一次来这个咖啡厅,她还特地在网上做了攻略。
      确实平价,但那是最低消费,最高消费是无限的。
      大堂里很多人,可是她往上走,却有点担心自己AA的钱会超支。

      好想拍照啊,朋友圈那么多人都约不到。
      申遥星一方面又觉得不好意思,而身后还吵吵闹闹的,申遥星看了一眼,还是那帮学生。

      象湖国际学校学费很贵,师资条件也很好。学生的家庭条件就没有差的,但还好没一些不良风气,家长也很配合,对老师也很客气。
      但学生看碟下菜也是基操了,还是小学部更好教一些。

      申遥星在校外就没遇见过学生,b市那么大,这次碰见一撮,她还蛮惊讶的。
      服务员拉开门,申遥星先看了进去。

      包厢是法式风格,窗玻璃都是那种彩绘的玻璃窗,开了半扇,能看到后面的湖泊,风景优美。
      这个分店是全b市评价最高的,因为风景很好。
      所以更难预约。

      申遥星压根没顾得上这些,她看呆了。
      象湖中学的老师本来在招聘的时候就有颜值要求,但也不会太高,教师队伍里总有几个高颜值的老师。
      学生就更不用说了,还有明星的孩子也在这边上学。

      申遥星本来觉得自己对美女已经免疫了,况且她是看过这位相亲对象的照片的,还提前搜索过对方的名字。
      在海洋大学的校内论坛里,宣流也是大家公认的美女老师。
      唯一的缺点就是她不良于行。

      “你好,申小姐。”
      对方的长发垂在肩上,发尾有一些枯黄,在这样一个不算冷的天气都穿着薄毛衣,好像有点怕冷。
      申遥星一眼就看到了对方坐的轮椅,藏蓝色的百褶裙遮住了她的腿,乍看的确看不出什么。

      “你好,宣……宣老师。”
      申遥星坐到宣流的对面,门被关上,一时间室内有些过分的安静。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申遥星有点尴尬,第一次出现对方比自己早到的情况,她在心里唉了一声,觉得自己的肯定被扣印象分了。
      “是我来早了,申小姐不用尴尬。”
      宣流的脸色苍白,像是不太见光的样子。才第一次看到对方,申遥星就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可怜对方。
      长得那么好看,履历那么优秀,为什么偏偏……
      不然她哪里需要相亲啊,追她的人肯定很多吧。

      “不用叫得这么客气的,您叫我小申就好了。”
      申遥星也很怕被这么叫,之前有个相亲的大叔这么喊她,还猥琐地问她有没有干过那一行。
      也就是那一次,申遥星因为暴力被投诉了。

      “好的,遥星。”
      对方还真的不客气,申遥星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是我太失礼了。”
      对方抱歉一笑,“你先点咖啡吧。”

      “不不不没有,”申遥星挠了挠头,“随便你怎么叫,反正是个称呼而已。”
      她扫了码,发现这一桌对方已经点了一些。
      救命,不是说平价吗?为什么那么贵,华夫饼要的八十多一块,怎么不去抢?!
      这是诈骗吧!!

      “好的,那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宣流笑着,她笑起来的时候斯斯文文 ,那副眼镜使得她看上去书卷气很浓,让人对她的印象很好。

      对方都这么说了,申遥星也不好拒绝,她抬眼看对面的女人。
      戴着银框的眼镜,看上去度数不算很高。
      啊真的和照片一样是蓝眼睛,是混血吗?唔……好像是有点……鼻子好挺哦。

      申遥星八百年没这么不好意思了,蚊子嗡嗡一般地喊了对方的名字。
      “宣……宣流老师。”
      “教授没什么了不起的,还是遥星需要我在你的名字后加个老师的称呼?”
      声音也……很好听。

      “宣流。”
      “嗯。”

      房间隔音很好,但是隔壁桌宣鸿影却听得一清二楚。
      她无所谓自己的同学跟蝗虫过境一样点餐,比较好奇自己监护人对这次的相亲对象的态度。

      这个申老师,会成为我的小妈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