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回忆 ...

  •   慕容泽站在一扇门前,深吸了几口气后终于敲响了门。
      过了一会,门吱嘎一声开了。一个身穿绿衣的女人出现在门口,她居高临下地看了一会慕容泽后说:“进来吧。”慕容泽这才挪着脚进去了,女人顺手关上了门并且锁住。
      “你还知道回来啊。”女人不轻不重地说,让人看不出她的心情。
      “妈……”慕容泽轻轻叫了一声女人。
      “别叫我,”女人打断他,愤愤地说,“都这么大了,能不能负点责任啊。”
      “我还是要走。“慕容泽坚定地说,“而且我也没有不负责任。”
      “那你是回来气我呢!”女人生气地说。
      慕容泽淡淡地说:“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些指导……”
      “你还需要指导?这么多年,九州都给你走遍了,你还想要什么?”
      “当年的事情,您还知道多少……”
      女人脸色大变,愤怒地瞪着慕容泽:“过去多久了!不要老是这样!说出来也不对你有利!”
      慕容泽平静地说:“您越这样越是不对,快点说吧,还有人在后面追我。”

      “大帅!我们现在怎么办?”
      拓拔齐康无力地说:“走吧,去燕山。”
      “燕山?”几个小士兵面面相觑。
      拓拔齐康抹了把脸:“山贼什么的都处理完了,北边还有几个外族,正对中原虎视眈眈,再不去就亡国了,就这皇帝,这盼不了什么了……”
      他看着几个愣在原地的士兵,大声喊到:“愣着做什么!备兵驾马,立刻北上!”
      “是!”
      拓拔齐康看着惨白的天,闭上眼睛,沉重的叹了口气。

      何飏被阵吹的头疼,还没回过神,就听见一个女人说:“干什么干什么,快醒醒!”
      他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殷妕纱正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回事,身体怎么差的吗?”她戏谑地笑了笑,用手勾了勾头发。
      何飏突然感觉面前这个人是何等眼熟,但又想不起来,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你怎么了?头晕吗?喂,看看我……”
      “看看我!”一个声音脆生生的响起,“好看吗?”何飏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一个身着绯色外衣的小姑娘正整理着头发。
      这不是殷妕纱吗!
      “怎么不理我?我要是走了,你和他可就见不到我了。”殷妕纱看着有些委屈。
      “会见到的,”何飏背后传来一阵笑声,惹得他回头看,“见不到才怪呢。也不用什么他他他的,我有名字。”
      “慕容泽……”何飏轻轻叫出了声。
      “我代子昭等向他问好。”慕容泽轻松地说。
      “不用那么客气,他算什么啊。是母亲让我去的,他有不敬,必要有惩罚。还有,我没必要带着一个死人的问候去。”殷妕纱正色说。
      慕容泽仔细打量一番殷妕纱,道:“你怎么去,就这修为,人都化不好,去了让人追着打?”
      何飏:“……”他被慕容泽这毫不留情的话震惊到了,对一个好歹是姑娘的这么说话也太过分了吧!
      殷妕纱也明显不满:“你当我母亲吃素长大的吗?我修为现在不高,但是附身我是很行的!”她停了停,“就看那姑娘有什么造化了。”
      慕容泽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过了许久,他说:“靠那位姑娘帮你了。”
      “是的!”殷妕纱笑了笑,但在何飏看来那个笑容里满满都是邪恶和一种难以表达的狂喜,“他只要稍稍有礼些,子汤打出的天下就不是这个天下。”
      “子昭”“子汤”何飏听着都耳熟,而且心中都有答案,子汤啊,正是商朝的开国皇帝,子昭没怎么听过,不过看样子应该也是一位皇帝,而慕容泽哥殷妕纱堪称诡异的对话更是让何飏想都不敢想。
      先不说这俩关系什么时候好成这样,就说这俩人一句一句的何飏是一句没听懂,两人也不顾何飏的感受,想是打哑谜一样进行着一种“我已操纵大局”的对话。
      这都是些什么鬼啊!根本听不懂啊!你们两个太恐怖了吧!!!
      殷妕纱笑了一会,用手勾起了头发。何飏眼睛睁大,这个刚才在阵里的殷妕纱的动作一模一样。
      他看到的这些究竟是什么,有什么意思,宁州到底藏着些什么东西……
      “大地之母。”慕容泽忽然轻声道。
      殷妕纱看向慕容泽,眼睛微微眯住:“你说的没错,也是万物之母。一切都听从母亲的。”
      慕容泽叹了口气:“是啊,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名字怎么办?”
      “以后再说吧,你该担心的不是这个,先把自己做好。”殷妕纱抛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就走了。
      “哎哎,醒醒哎……没必要啊,不就走了个阵,怎么就成这样了?”殷妕纱看着已经神游的何飏,有些担心,要是给人整出点意外那可就完了。但保持着“男女授受不亲”理念的她也站在所谓的安全区里,只是远远地叫了几声。
      何飏猛一睁眼,看到旁边的殷妕纱直接蹦了出去。
      殷妕纱:“……我有那么可怕吗?”
      何飏看着殷妕纱看了半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你说的要去找你父母吧。”许曙一脸无奈。
      “我记得我好像说过,”秋仲伊说,“所以你想说什么?”
      许曙的脸抽了抽:“所以你带着我往北边跑什么啊啊啊!你家不是在南边吗!大哥,这是北啊!”
      秋仲伊头也不回,又狠狠扯了下许曙,强行带着他跑:“所以我思考了一晚上,我觉得我父母好像没有那么重要,先去中州。”
      许曙:“你是怎么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来的啊!还有子厌是往南边走了!”
      “谁说要去找他,俞嚟,你能稳重点不?”
      “不能啊!你这样跑也跑不到中州啊!”
      秋仲伊一听居然真的停下了:“说的有理。”许曙刚想说“就是,慢慢走不行吗?”还没开口,就听秋仲伊说:“布阵。”
      许曙:“……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布阵?”
      秋仲伊看着他:“不是我,你布。”
      “什么?”许曙简直懵逼了,“雅珋,你你你你你……”秋仲伊不耐烦了,直接抓住许曙的手往地上摁去。
      “别别别,不必了,我自己来。”许曙赶紧抽出手,老老实实地在地上布阵。表明地点地点中州,他的阵是比较普通的,不写出准确位置的。
      许曙画好阵,有些不满地说:“那么着急干嘛,那么想见萧叔,人家子厌都不急。”
      听了这话,秋仲伊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他缓缓回头,问:“你怎么知道萧叔在中州?”
      许曙:“……”

      何飏不想再跟着殷妕纱走了。一方面他还没有对殷妕纱放下警戒心,毕竟他看殷妕纱动手也不是玩的,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看到殷妕纱后只要稍稍神游一下就会进入无限的幻境中。
      但是他从没来过宁州,人生地不熟的,前面有个白来的向导也不是不行。
      “你要去哪?”殷妕纱开口问。
      何飏沉思一会,回答真相:“不知道。”
      殷妕纱无语了:“你不知道还那么着急来宁州?”
      “我又没有关键信息和地点。”何飏冷冷地说。
      殷妕纱也不多计较:“行吧,那要不先去找你那个朋友去?”
      “你怎么知道他到宁州来了?”何飏冷不防来一句。
      殷妕纱:“……”
      何飏死死盯着殷妕纱,似乎这样就能看出点什么一样。忽然,他脑海里又浮现出许多画面。
      依旧是慕容泽,何飏问他:“我感觉自己怎么和别人不太一样呢?”
      慕容泽笑了:“有哪不一样?我看看,少个鼻子还是多只眼睛?”
      何飏严肃地说:“我认真说的,为什么我感觉自己的时间和别人不一样啊?”
      慕容泽很明显愣住了。
      “为什么皇帝都换了那么多个我却一直没变?”
      “你在担心什么啊,”慕容泽没有刚才那么松散了,“那是皇上要操心的事多,愁的多,老的快,你看我,不也没变吗?”说着还伸伸胳膊展示一下。
      这时,殷妕纱的笑声将何飏叫醒了:“好傻,你走的阵就是你那位朋友画的,我撞见他画的。”
      何飏不自信地望着她,良久,他道:“你认识慕容泽吗?”经过这么多件事,他对慕容泽的疑心已经完全成立,他可以肯定,慕容泽一定不是普通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