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都知道了 ...

  •   任逍遥一觉睡醒已是日上三竿,起身时胸前的伤口虽然被拉扯的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整个人还算神清气爽。

      稍微疏松了一下筋骨,自言自语道:“可见昨晚睡得挺好,身体充满着能量!”

      “既然醒了,先把药喝了!”柳青阳端着一碗汤药从外面进来

      闻着药味都知道苦涩非常,任逍遥实在是不想喝,顿了一会下笑着央求道:“要不给我喝点酒?对我来说喝酒或许比喝药好使!你看昨晚的酒没白喝吧,今天明显好很多。不过,还真是奇怪了,我感觉这次好的是不是太快了点。”

      柳青阳不解释昨晚替他疗伤的事情,只是继续劝他喝药“把药喝了,我有事要和你讲。”

      “什么事情?”

      关于喝药的事情,他始终不松口,一直端着药摆在任逍遥面前“先喝药!”

      任逍遥冷“哼”一声,看来是躲掉了,只能接过捏着鼻子几大口喝了下去,反手将碗底一倒“看,药到病除!这总可以了吧?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柳青阳注视着他问道:“你可知太后为何这样对你?”

      他揉了揉太阳穴,思忖片刻“听她语气,似乎是不太愿意我出现在皇帝身边,而且她认定了我接近皇帝是另有企图的。总之——我感觉她似乎是听说了什么,否则如何能注意到我的存在?”

      柳青阳一直盯着他看,彷佛是要把他整个人看穿,看得他有点不知所措“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可没想着要靠别人留名啊!”

      “既如此,下次保持距离!”

      任逍遥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下巴“你说,会是谁看我碍眼,想借太后的手对付我?”

      柳青阳坦诚道:“云南王!”

      任逍遥一愣,有点不可置信“慕容正?”转念他一回顾,又觉得这话也说得通“似乎他是不怎么喜欢我,特别是看到我和皇上出现同一个地方,他总是铁青着脸,比你的脸色都难看!”

      “云南王同皇上一块长大,自然看不得皇上——”

      任逍遥一个激灵明白过来“他不会是误会了皇上和我——呵呵,这怎么可能!”

      柳青阳瞪了他一眼,语气忽而有严肃起来“你说呢!”

      “那你不会也是这么以为的吧?”

      柳青阳没直接正面回答他,虽然自己没这么认为,但看到他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自己心里怎么也是不高兴的。只不过他和任逍遥不一样,一个是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一个喜欢默默放在心里,特别是面对其他人,柳青阳从来不会主动表露自己的心声。

      “你还记得,那日在太后宫里的审讯室里,她是因为什么受到了惊吓?”

      任逍遥回忆着那一幕,但他确实想不起来,太后那日为何忽而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听说这两日,她因为那日受到了惊吓,一直卧床不起?”

      柳青阳点头“嗯,皇上这两日也一直在太后宫里侍疾。”

      太后这一病,连太皇太后也惊动了。

      太后支退了其他人,和太皇太后说起当年,说自己早该猜到,当今皇帝不是自己的亲骨肉。

      孩子出生的时候,负责接生的嬷嬷曾经把孩子抱给她看过,而且嬷嬷亲口说孩子生的有特点,胸前有一个红日状的胎记。

      她也亲眼看见了,确实是一个圆形的红色胎记,很是独特。可是当今皇上的胸前,并没有这样的红色胎记。

      况且摄政王死前的一番话,也彻底解开了这个疑问。他主动承认,孩子出生那日,他买通人将孩子掉包了。刚出生的孩子都皱巴巴的,确实从长相上也不太能看出来,所以并没有人发现孩子不对。

      孩子出生的那晚,接生的两个嬷嬷全都意外死亡。虽然也引起了注意,但一番追查并没发现什么。

      直到好几年之后太子的意外打翻茶盏,弄湿了衣服太后怕烫着他,情急之下替他解开衣服才偶然现太子的胸膛前少了胎记。

      这才怀疑孩子肯定是弄错了,但当时宫里并没有同一时期产下孩子的嫔妃,就算怀疑,想要寻找也没有任何线索。况且与太子母子相处多年,这情分也早已无法割舍。

      她本来也不抱任何希望,这个孩子还活着,命运却偏偏又让她,在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任逍遥,最巧的是他的胸膛前就有这样的一个胎记。

      太皇太后到底是经历过风浪的人,活到这把年纪很多东西早已看透,她知道太后的病根在哪里,心病还须心药医。

      太皇太后坦然“有些事情既然回避不了,那就大大方方地面对!更何况任逍遥这个孩子,哀家也早就有所耳闻,一直想见见也没能如愿,无论是皇帝也好,还是这孩子也好,看来都是命中的缘分。”

      “皇阿娘!那日我将那孩子——”皇后一脸的担忧,审讯室那一眼,她想再见到那孩子,可又怕见到那孩子,真见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太皇太后似乎也看出了太后的矛盾心里,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不必担心,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那孩子不是个坏孩子,心中大义还是有的,想来是个讲道理的孩子。”

      任逍遥和柳青阳听到太皇太后派人来请,又是让去太后宫中,心中还陡然吃了一惊。可当任逍遥看到老嬷嬷的那一刻,他所有的担心瞬间全都消散了。

      满心欢喜地跑过去,拉住她追问:“老嬷嬷,你怎么会在这里?”话一出口,任逍遥忽而发现了什么。

      刚要和老嬷嬷证实自己的想法,已被太后和皇上异口同声地疑问打断“你们认识?”

      太皇太后拉起任逍遥的手,轻轻地拍着他的手背,笑得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认识,我们早就认识了,看来我们之间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任逍遥看着眼前这几个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你该不会是皇上的奶奶,太后她老人家的——那你还去偷——”

      “哎!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你知我知别人不能知道!”太皇太后赶紧打断了任逍遥

      他心领神会,手贴着嘴唇赶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让我看看,身上的伤严重吗?太后她误会了你,才稀里糊涂地伤了你!”

      见皇太后要拉自己的衣服确认伤势,他赶紧侧身避开,连忙婉拒“都已经快好了,太皇太后不必确认了,我这不都活蹦乱跳地站在你面前了。如果皇上能再送我几坛子进贡的御酒,想必会好的更快!”

      “也就你胆子大,敢问我要酒喝。回头我派人给你送二十坛!”皇上答应的爽快

      “这可是皇上自己说的,到时候别耍赖,柳青阳你记得给我作证!”

      柳青阳点头,轻“嗯”了一声。

      皇上玩笑“皇奶奶,你看这到底是我的侍卫,还是他的侍卫,我在柳侍卫面前似乎都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太皇太后呵呵一笑,早已心知肚明,这招可不好接“这——皇奶奶可不好断定,得问问柳侍卫自己!”

      柳青阳只是深情地看向任逍遥,他侧目时也刚好对上他满是宠溺的眼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