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胎记 ...

  •   柳青阳当值结束想再来看看时,房间已经空了,任逍遥人已不在此处。

      他静静地独自站了一会,看了几眼他们共同住了一段时光的地方,要转身离去时却又发现了地上的扇子,柳青阳一眼便认出了是任逍遥的那把白玉柄折扇。

      他寻了一番,没人看到任逍遥究竟去了哪里。忽而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柳青阳心头,只是这偌大的皇宫,想找一个人也是大海捞针。他只能先去回禀了皇上,说任逍遥可能出事了。

      “柳侍卫,可能是这段日子,接二连三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朕看你是太过紧张了,单凭一把扇子就断定他出事,或许只是走的匆忙,忘记带走罢了!”

      可是柳青阳坚信,任逍遥向来时扇子不离手的,如今只见扇子不见人,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

      “如果你不信,朕就放你两天假,去梅花山庄看看便是!”

      一旁的云南王慕容正,也笑着附和道:“是啊,柳侍卫,你与任公子交好,我门都知道。看来你是太过紧张了,或者说他就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虽然柳青阳心里也希望,只是自己太过紧张,但是他比谁都清楚,任逍遥一定是碰到了什么麻烦。他平时虽然看上不不靠谱,但实际上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不会乱开玩笑更没有丢三落四的习惯。他嗜酒如命,断然更不会让那几坛酒白白空置在那里。

      任逍遥你到底在哪里?柳青阳正没有主意,一抬头看见不远处太后宫里的一个宫女,正神情慌张地穿过夹道,她去见的那个人竟然是云南王慕容正的手下。

      云南王慕容正让人放出谗言,太后信以为真,抓了任逍遥去审问。那宫女还说太后一向心软,不见得会将其处死。倒是云南王的手下,似乎铁了心要除去任逍遥。

      柳青阳此刻也管不得是太后,还是云南王,他只想尽快找到任逍遥,将他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审讯室里,任逍遥胸膛前的衣服已经被烫了三个窟窿,烤焦的地方粘连着皮肉,他强忍着疼痛,虽然比上次在摄政王府,下手要轻多了,但是也足够痛到钻心。

      “还不老实交代,究竟是什么人指派你靠近皇上,你们的目的何在?再不说,你真的会死在这里?”

      “都说了,是太后你不肯相信而已!”

      “是你自找的,若真是死在了这里,别怪我没提醒你!”太后又换了一个刚从火盆里取出来的烙铁,也许是动作不够娴熟以至于烫偏了地方,有一部分重复到了方才的伤口,这可就加重了疼痛。

      任逍遥这次终于没忍住惨叫出了声,他猛地挣扎了一下,使得原本就已经破损的衣服又被撕裂的更大了,胸膛前那个红色圆形胎记一下子就暴露出来了。太后看到胎记的那一刻像是受了惊吓一样,连手中的烙铁都丢掉了,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差点没伤到自己。

      柳青阳已经从外面闯了进来,惊魂未定的太后只是愣怔着,几乎忘记了吩咐手下人阻拦,其他人只是跃跃欲试,不过都是空摆了一个围攻的姿势。知道来者是御前侍卫柳青阳,倒也没人敢真正上前去阻拦,都识趣心里有数拦也拦不住,不如趁机送个人情算了。

      柳青阳两剑挥过,准确无误地斩断了绳子,一只手臂扶住了任逍遥往外走。

      这么一闹腾,果然已经惊动了皇上,传了御医过来,给任逍遥敷了一些外用的药。

      任逍遥倚靠在床头的枕头上,看上去精神尚佳“说了,不过是皮外伤而已,我自己能处理,不过可惜了我这身衣服!”

      柳青阳注视他良久,没搭他的话,只是顺手拉过被子给他盖好。

      皇上一欠身坐在了过来,眼睛盯着任逍遥的伤口,语气关切“还痛吗?”

      “痛,当然痛了!”

      皇上一副心疼的样子,轻轻吹着他敷药的伤口处。

      看到任逍遥和皇上之间态度这样亲近,柳青阳心中不快,侧过脸去故意不看这两人,可又总是忍不住偷偷看。

      又听皇上问“逍遥,他和我皇阿娘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任逍遥还未来及回答,就听宫女来传话,说是太后受了惊吓,皇上闻言匆匆离去。

      “受了惊吓?你说她是被你吓着了,还是被我吓着了?”

      “不知!”

      听着柳青阳者语气不对,任逍遥眼珠一转就知道,肯定是刚才自己和皇上之间过于亲近的态度,让他吃醋了,所以不高兴搭理自己。

      比起平时冷冰冰不搭理人柳青阳,他更喜欢看这个时候的柳青阳,生气的样子特别像个孩子,而且无论他气成什么样子,总是禁不住自己几句话,就能哄好的那种。

      他故意拉着柳青阳的衣袖,见柳青阳还是不回头看他,任逍遥偏偏就不撒手。

      “何事?说!”

      “我想喝酒!”

      他回头,眼神彷佛是家里的长辈,看一个不听话都的孩子“不行,伤势未愈不得喝酒!”

      任逍遥轻松笑道:“都说了没事,我刚才不过是和皇上开玩笑而已!”

      “我说不行就不行!”柳青阳坚持

      “你坐过来!”他拉着柳青阳的衣袖,让他坐在了自己身边,然后趁机一倾身子咬住了他的嘴唇。

      “你如果不同意,我可就使劲了!”任逍遥耍起了无赖

      他顾及着任逍遥身上的伤口,并不敢动弹,只能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许撩拨我!”

      “那你同意?”

      “好!”

      任逍遥这才松开嘴,身子重新倚靠回到枕头上。柳青阳的呼吸显然比之前要急促一些,他深情地望着任逍遥,单手托起他的下巴,温柔地吻了他一下 “怎么,怕了?”

      他摸了摸伤口,佯装着硬气“谁怕了,我有伤在身!”

      “知道有伤在身,还敢来撩拨人!”

      任逍遥黑色睫毛煽动,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继续缠着他要喝酒。柳青阳对于他缠人的功夫,向来是没有一点办法的,自从遇见他的而第一天起他就知道了。

      “只准喝一口!”

      可酒坛子只要到了任逍遥手中,哪里会是一口能完事的,就算不喝到见底也会所剩无几。

      晚上任逍遥终于安静睡着,柳青阳轻轻解开他胸前的衣襟,看着那被烙铁烫伤的地方,还有些隐隐往外渗着血。

      腹语“就会逞嘴强上功夫!”

      趁着他熟睡,他偷偷运功帮他疗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