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卖房 ...

  •   “卖房?!”二老异口同声。
      “嗯呐。”颜冉负手身后,在院子里走了一圈,还好,这颜宅倒也不破旧,像是修葺翻新还不到半年。宅子也不小,有□□间房。院落后头还有个小花园,花园虽小也是种着各色花草,打理得错落有致。在东南角还有一个藤蔓做的秋千,倒别有一番风味。
      “冉冉,你要吃什么,娘还有几身袍子。”颜妈走上前来,身子微倾,弱弱的说着,生怕哪个字眼会惹得颜冉暴跳如雷。
      颜冉摆摆手:“颜妈,不是吃什么的问题。咱们一家三口住这么大宅子也是浪费,空那么多间屋子,您打扫也费劲,就算不打扫,没人住半夜还怕闹鬼。所以还不如卖掉它,卖的钱拿来再买小院子,两三间房就够。”
      “可……可可是……这……”颜妈为难的回头望了望颜爹。
      也对,颜爹才是一家之主。
      颜冉转头问颜爹:“颜爹,你说呢?”
      颜爹捻了捻他稀疏的胡须:“冉儿言之有理,虽是祖宅,但眼下哪里还能管这些,倒不如卖掉换些银子来,把这段日子熬过去再说。可……唉……”话还没说完,就是一声长叹。
      “怎么了?可是有难处?”颜冉问。
      “你是不知啊,墙倒众人推。若我还是这万象镇的亭长,这祖宅也是能卖出个好价钱的,但如今……怕是一个个都垂涎我这祖宅,又不肯掏银子,只怕都趁机压价,卖不了几个钱啊!”
      颜冉眼珠子滴溜一转,走上前拍拍颜爹的肩膀:“颜爹莫慌,还有我呢。”
      这话一出,二老瞪大了眼睛,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
      颜冉淡定的走过去给二老合上了长大的嘴:“颜爹可有信得过的人?我需要几个人手。”
      “你需要什么人?”颜爹回过神来问。
      “男人……”此话一出,二老又瞪大了眼,“身强体壮,守口如瓶的男人。”颜冉继续说道。
      二老眼瞪的更大了。
      颜妈抬手指了指颜冉的肚子:“孩子啊……它…它去了,你不用替他找爹了。”
      “什么跟什么,我不是那意思。过来……”颜冉勾勾手,二老附耳过来。
      一阵耳语后,颜爹顾虑重重:“这……能成吗?”
      “那定然能成,人生□□占便宜,消息一放出去,买房的人肯定纷至沓来,到时候您装傻就是,别的尽管交给流言。”
      “人少不得要打听几句。”
      看来这颜爹虽然为官多年,倒也算是个清正廉明的亭长,只可惜他这好人的晚年毁在他女儿的手里。
      “你就实话实说,您越否定,他们就越深信不疑。再说我们不是祖上三代为官嘛,太爷爷和爷爷是庆平县县令,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总是有些东西积余在手里的。再加上您被革职的罪名就是私藏良田,贪污赋税。难道还差银子吗?”
      颜爹一听,气得胡子直抖,抬手就将手里的瓷碗,摔的稀碎:“我颜家三代为官,不说勤政为民,好歹也是两袖清风,你……你你你……你居然敢诋毁祖宗,你明知……明知为父是被人冤枉……你你……你……”
      眼看一口气就要抽过去了,颜妈急忙将手里的碗放下来,跑过他给他拍背顺气。
      颜冉叹气,也走上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颜爹你别急啊,听我说完嘛,我说的是这些不明真相的民众的想法呀。您、爷爷和太爷爷在我心目中是最最最清正为民的好官儿,您那赋税的事,不都是被我拖累的嘛,您是被陷害的。”
      颜爹这才平静下来:“你真这么想?”
      “那必须的,您是我爹,我不信您信谁?可是外头的人,就喜欢人云亦云、落井下石。既然如此,倒不如用用他们那张嘴,为我们办些事,咱们总要活下去不是?”
      颜爹又是一声长叹,点头:“唉,都依你的办!”
      是夜,月黑风高,房里灯熄烛灭。
      有一个黑影从颜宅外墙跃下,一个翻滚从地上爬起来,这墙并不高。
      爬起来后,他径直往空屋里摸去,才摸了两间房,并无所获就出门来,结果一脚才踏出门外,就遇上了起夜的颜爹。
      两人一阵惊叫,各自逃窜。
      后来这月里,隔三差五就有人偷摸进颜宅来,惹得颜宅二老轮班值守,实在熬不住了,就找了昔日在颜宅打杂的小伙子张果子来帮忙看家。
      没多久街坊四邻流言起,说颜宅某处藏了一笔不菲的金银财宝,所以才惹得盗贼天天光顾。颜家两口子看不住,他们那女儿又是个没用的,只能又花钱把张果子雇了回去。
      很快流言就传遍了万象镇,甚至传到了庆平县。
      等到了庆平县时,流言就演变成了颜宅是前朝皇帝逃亡之所,前朝皇帝一心复国,在颜宅底下埋下了富可敌国的宝藏。
      又有人说,颜宅是已故的江湖怪盗的藏宝地……
      一个个说得跟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一样,真的不能再真的。
      关键颜宅突然连日来都紧闭门户,不与人来往。更激起人们窥探的欲望来。
      又过了一些时日,颜宅外墙贴出告示,要卖房离镇。
      一时间颜宅门槛都被踏破了,比当年颜家小姐及笄时提亲的人还要多。
      这颜家幺蛾子就是多,见买房的人多了,干脆弄了个叫什么什么的拍卖会。
      要买房的人先放押金领号牌进场参加拍卖会,一两起拍,五两加价,价高者得。
      最后只值百多两银子的颜宅,愣生生的被拍到了五百两,是西城区的王员外拍下的。
      王员外拍下颜宅后,前□□银子后脚就直接把颜家三口送上马车,赶出了万象镇。颜家那个败坏门风的小姐,还是被仆人从床上拖起来直接塞进马车里去的。三个人除了手里的那箱银子和身上穿的粗布麻衣,连片树叶子都没带走。
      张果子念及主仆一场,自告奋勇送颜家三口往庆平县去了。
      ……
      路上,一只纤纤玉手撩起马车帘,探出来一颗小脑袋来:“果子哥,这是给你和你兄弟们的报酬。”
      果子接过掂了掂,怕是有五十两银子,他将银子揣进怀里:“这么多?!”
      颜冉嫣然一笑:“不多不多,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没有你们的造势,我家的祖宅也卖不了这些银子。”
      果子扬鞭轻抽马臀:“全靠小姐妙计。”
      颜冉一拱手:“全倚仗果子哥不计前嫌的照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