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开篇 ...

  •   东盛国青州庆平县万象镇上的颜宅厢房中。
      “颜冉啊,起来喝药了。”一个四十来岁,粗布麻衣的汉子从屋外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墨色的汤汁。
      躺了三五日,终于恢复一些气力的颜冉勉力从床上爬起来。
      老汉挤出一丝微笑,躬身将药放到床头的小杌子上。
      “颜爹,烫吗?”
      颜爹搓搓手掌:“不烫不烫。”
      听了这话,颜冉端坐好,伸手去端药,却被颜爹拦下来:“啊,等会儿,等会儿,有点烫,一会儿再喝。”
      颜冉点头:“那行吧。”
      抬头上下打量了颜爹一番,眼里精光一现,看得颜爹局促不安:“颜爹,你袍子呢,又拿去换钱了?”
      颜爹看着她,满脸慈笑:“绫罗绸缎不如粗布麻衣,天气凉了,穿这个厚实,暖和。”
      听屋外秋风瑟瑟,再环顾屋内家徒四壁只剩床,颜冉叹了口气:“家里又没银子了?”
      “你就安心养好身子,反正不会少你一口吃的。”颜爹转身出门,悄悄抬手抹了抹眼角。
      见他离开,颜冉又躺下来,望着灰蒙蒙的床顶帷帐发呆。麻蛋,都躺这么多天了,腹中还隐隐作痛,可别落下什么病根才好。
      躺了五天,她终于接受了这个设定,她穿越了。
      她才不是什么颜冉,她是泠朵,方泠朵,一家私房菜馆的老板娘。周末随渔船去海上捕鱼,海面突起风浪渔船翻覆,她落水就意外魂穿这个颜冉身上来了。
      悠悠转醒时,见到俩老夫妇坐在床畔掩面痛哭。
      她看了他俩半晌儿,没好意思打断他俩,破坏这氛围。实在是尿急,就咳了两声,差点没把这二老吓背过去了。
      好在穿越过来,不但继承了原主的身体,还有原主的记忆。
      原主颜冉万象镇上颜亭长的掌上明珠。
      颜亭长与发妻恩爱,早年得一子颜霄贤,儿子谦恭达理,勤奋好学,不料进京赶考途中突然暴毙,白发人送黑发人。二老悲痛欲绝。
      后颜亭长晚年又得一女颜冉,两夫妻将其视若珍宝,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捧月亮。以至于颜冉性格乖张、心性气傲,一心想嫁入高门大户为正妻。
      秋天的方壶山山林中,野兽膘肥肉多。方壶山又在万象镇附近。
      去年,开国侯侯府二公子方觉闻进山林打野,被兽夹所伤,入住颜亭长家中养伤。
      见颜冉容貌明媚照人,遂生情意。几番撩拨就将颜冉勾搭到手。
      方觉闻在颜亭长家中养病半载,与颜冉逾越雷池,珠胎暗结。发现自己有孕后,颜冉要求方觉闻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迎她入侯府大门。
      遭到方觉闻拒绝,他叱责颜冉身份地位卑贱为妾可商议,为妻断不能。颜冉以腹中孩儿相威胁,要将他告上公堂,让侯府赔上一族的清誉。方觉闻恼羞成怒,设计陷害颜亭长,罪名为私藏良田,私征赋税不上缴国库。导致颜亭长被革职,挨了三十板子外加家财被没收,一时间颜家穷困落魄,无以复加。
      除此之外,方觉闻还差人放出谣言,宣称颜冉生性□□、帏薄不修,与贼人私通有孕,那贼人乃是蔽月帮寇首。颜冉不甘受辱,投湖自尽而亡。
      原主就这样香消玉润,和她一道魂归天际的还有她腹中才两月的孩子。
      你们以为,泠朵继承了颜冉的身体和记忆,就要为原主复仇雪恨,开启黑化大女主之路吗?
      不,她不想。
      首先,在泠朵这个现代人看来,被爱情冲昏头脑,轻易托付终生本就是不可取的。
      其次,他方觉闻就算只是个庶子,他再不济也终究是三品大臣的庶子,跟他抗争无异于以卵击石,引火烧身。何苦呢?
      既然孩子没了,原主也一命呜呼。
      前仇旧恨就一笔勾销了吧。
      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
      当下之际,还是养好了身子最要紧,若是原主哪天突然回归这具身体,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还您一副好的体格,替您照顾好爹娘,保二老衣食无忧安度晚年。其他的事,您要干啥您自个干去。
      不是她占了原主身子不愿意替原主复仇,湖是原主自己跳的,男人是她自己选的。男人是有错,但她就没有错吗。对自己没有清醒的认知,是错一。发现对方是渣男还苦缠不放一条道走到黑,是错二。世上男人千千万,离了这个男人就不能活了吗?
      想到这里,回头瞥见圆杌子上的那碗汤药,颜冉深吸一口气,端起药碗,捏住鼻子,一饮而下。
      然后,痛苦面具上体,妈呀,这中药味道实在是太上头了。
      一个时辰后,两鬓已然花白的颜妈端一碗白粥和一碟子小咸菜进来:“冉冉,吃饭了。”
      颜冉一伸脑袋:“怎么又是白粥咸菜啊?”
      颜妈语噎,面上表情凝滞了片刻,低头瞅了瞅身上的袍子,立马切换笑颜:“冉冉想吃什么?想吃什么娘去买。”
      看吧,原主这德行有一半的功劳在二老这,都这处境了,砸锅卖铁都要满足颜冉的需求,所以才让她看不清自己,脑子里存着虚头巴脑的念头,害了自己害了爹妈。
      要是她亲爹妈,这种情况只会换来一个包袱一个木棍一个碗一张紧闭的房门:“你想要啥都行,自己挣去。还伺候不了你了!!!”
      颜冉嘴角抽了抽,咧嘴笑了笑:“颜妈,家里没啥银子了吧,我就吃这,我喜欢白粥。我意思是,这咸菜齁咸,光一碗白粥哪够,再来一碗。”
      颜妈颇有些受宠若惊,她手脚哆嗦了一下:“哎,不够是吧,不够娘再去端一碗来!”忙不迭就往外去,在门槛差点还被绊了一跤。
      看她离开,颜冉跳下床,把咸菜和在白粥里,三下五除二,痛快解决了白粥和咸菜,打了个饱嗝。
      没一会儿,二老一人端了一碗白粥和一碟子咸菜进来,颜爹那碗白粥还只剩一半了,碗壁上还挂着白粥的残余。敢情这家子都穷成这样了?就只有一人一碗白粥的份?但凡谁要想多吃,就得从其他人碗里刨?
      颜冉叹了口气……
      唉,实名制的惨……
      总归得意思一下,她就着颜妈手中的粥碗,喝了一小口,再然后拍拍肚皮:“饱了饱了,吃不下了。”
      “真饱了?”二老翘首以盼。
      “饱了,”颜冉走出房间,环顾院落一圈,“颜爹,要不咱把这房子卖了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