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生日 ...

  •   我站在窗台
      
      想你
      
      于是把你的名字写满了夜空
      
      此刻
      
      天地间全都是你的名字
      
      我并不想你
      
      只是在念叨念叨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喵小吉
      
      一切似乎恢复了还没有认识李松宁的时候,时间走走停停,人们来来去去。有时他们在人潮汹涌的楼梯上相遇,只是短暂的对视一眼,便错身而过。有时在医务室门口撞见,李松宁的身上又添了新伤,还不等他追问,他便匆匆离去。
      
      李松宁不再躲着他,但是,也不再搭理他。
      
      姜亭松不是那种死缠烂打型的人,即使心里放不下,也不愿意纠缠不清。既然李松宁主动退了一步,他就不要再逼近一步了。就这样远远看着,也还不错。
      
      放暑假之后,连那点短暂碰面的盼头都彻底没有了。姜亭松在家过的兴致缺缺,掏出手机来想给石易明打电话,毕竟他没有李松宁的联系方式,但他又怕李松宁不高兴。
      
      “小松,今年生日打算怎么过?”姜亭松的妈妈黄女士穿着围裙正在准备晚饭,姜亭松的情绪不对,她这个做妈妈不可能看不出来。但她一向不太干涉儿子的学校生活,所以并没有逼问。
      
      姜亭松听见妈妈的声音,翻了一下手机上的日历,才想起来自己的生日就在明天。往年总是很期盼过生日,今年因为情场失利,反而忘记了这回事。
      
      “就和以前一样吧,我叫几个同学来家里就行了。”姜亭松掏出手机,群发了一些短信,然后在石易明的名字旁边犹豫片刻,按下拨号键。
      
      “什么事?”自从上次夏坤用姜亭松的电话联络他,却是找的李松宁之后,他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络过了。
      
      “也没什么,明天是我的生日,往年都是叫一些好兄弟在家聚聚,今年多了你这么个朋友,想着也叫上你。”
      
      “明天啊……”
      
      “怎么,明天有事?”
      
      “嗯,明天也是松宁的生日,我得陪他过。抱歉啦,毕竟我跟他认识的时间比你早十几年。”
      
      “李松宁,明天生日?”姜亭松听见李松宁的名字,心如擂鼓。
      
      “是啊,很巧吧,你们不光长得像,还是同一天生日,还真是挺有缘分的……”
      
      “你能不能告诉我李松宁的电话?”姜亭松急吼吼地打断石易明的话,心里有个想法悄然滋生。
      
      “这个……松宁说了,不行。”石易明也不含糊,直接告诉他正主吩咐过,不行。
      
      “那……那你告诉我他家在哪?”
      
      “亭松,你不要难为我。”
      
      “石易明,算我求你。”
      
      从姜亭松口中听见求人的话,石易明是第一次,他忍不住提出心中的疑问,“……亭松,你跟松宁……上次夏坤找我说你喝醉了,一定要见松宁我就很想问了,你们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松宁上高中之后对外人都是爱答不理的,可是那天他居然答应去见你,而且彻夜未归……你知不知道他是……”
      
      “我知道!”
      
      “GAY……”石易明听着听筒里滋滋的电流声和姜亭松的呼吸声,愣住了,“那你们……”
      
      “我们没有发生什么事,是我单方面纠缠他。我想找他说清楚,但我联系不到他,你告诉我他住哪儿,我自己去找他行不行?”
      
      “你喜欢他?”
      
      “是。”又是一个斩钉截铁地回答。
      
      石易明觉得今天这短短的十几分钟过的异常刺激,最终他下了个决定,“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家在哪,这是我对他的承诺。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家在哪。”
      
      石易明的家离李松宁的出租屋,只隔了两条街。
      
      这是李松宁第三次独自一人过生日,即使石易明会来给他投喂零食,但终究要一个人挨过漫漫长夜。他站在天台上——这是这个出租屋最让他满意的地方,有个天台,虽然楼层不高,但是至少能看到一方天空。
      
      天上群星闪烁,衬得他更加孤独。他抬头看天,并没有发现楼下的人抬头在看他。
      
      “李松宁!”
      
      李松宁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低头看,是姜亭松。
      
      姜亭松穿着休闲服,比穿运动服的他清爽,比穿校服的他柔和。他就站在楼下,扬着灿烂的笑容朝他挥手,背后车水马龙,像流动的星河。
      
      “姜亭松。”这个名字脱口而出,心惊肉跳。平静的湖水泛起波澜,流泉一般,在渐渐模糊的视线里,姜亭松的身影也消失在星河中。他下意识地扒住栏杆想要低头看,但是心中残存的理智叫他不要。
      
      当姜亭松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李松宁又恢复往常的淡漠,仿佛刚才的失态只是一时的幻觉。
      
      “你怎么会知道我家?是石易明告诉你的?”
      
      “不是,石易明没有告诉我,是我自己找到的。”姜亭松赶紧把石易明摘出去,毕竟也是事实。“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我知道你大概不想见我,但是我很想见你。生日快乐。”
      
      他此时还喘着粗气,脸颊因为一路小跑泛着红,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但是却咧着嘴笑得十分开心,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珍宝一般呈在李松宁面前。
      
      是一小块蛋糕。也是姜亭松生日蛋糕的一部分,他想把自己的幸福分一点给李松宁。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这个倒是石易明告诉我的。”
      
      李松宁并没有动,看着一脸兴奋的姜亭松,喉结滚了滚,发出的声音有些涩,“我猜今天,应该也是你的生日吧?”
      
      姜亭松眼前一亮,“是啊,你怎么知道?你打听过我啊?!”
      
      “没有,猜的。”
      
      “一猜一个准欸!”姜亭松在心里默认这是李松宁对于打听他的事之后别扭的否认,所以很给面子的下了个台阶。但是他并没想到李松宁真的是猜的。
      
      “你看我们这么有缘,长得像不说,名字里也都有松字,而且是同一天的生日欸!就算你不想做我的恋人,咱们也可以做好兄弟啊对不对!”姜亭松不顾李松宁的黑脸,自顾自的搂着他在一个水泥墩上坐下,没有注意到有那么一瞬间李松宁背在身后的手骤然握起了拳头。
      
      “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你就当给咱俩一个面子,不要给我摆臭脸了。我今天只是想陪你吃生日蛋糕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李松宁果然没有挣扎,也没有赶他走,温顺地令人吃惊。两人分食了这块小小的蛋糕之后,并肩坐着,抬头看星星——李松宁看着星星,姜亭松看着李松宁的侧脸。
      
      “怎么办,我还是好喜欢你。”姜亭松看着李松宁的侧脸,痴痴地说着,脸上的爱意毫不遮掩。
      
      李松宁收回目光,也看向他,对视良久。没有表情,没有情绪,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怎么了?我说说而已,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能拦着我喜欢你吧。”姜亭松被他盯着,摸不准他的心思,仓忙解释。
      
      然而下一秒,李松宁的脸在眼前放大,然后侧首,眼睫低垂,再然后,唇上传来微凉的触感,带着蛋糕的甜腻香味。突如其来的亲吻让他感到茫然,但随即便是汹涌的欣喜,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起。
      
      “我没有不喜欢你,但是,我不能喜欢你。”李松宁捧着他的脸十分郑重地说着,“这个吻就当作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也算是一个道别吻,从明天开始,不要喜欢我了。”
      
      骤然抽离的甜香让姜亭松有些失神,而李松宁冷冷的话语则重重的敲在他心上,逼他回神。
      
      “你什么意思?”姜亭松神思有些剥离,他的耳朵听见自己的声音。
      
      “字面上的意思。”
      
      “你是喜欢我的,你明明也是喜欢我的!为什么?”姜亭松神思归位,连忙起身拦住已经准备离开的李松宁,“因为我们都是男生吗?”
      
      李松宁叹了口气,“姜亭松,你知道我是gay吧,我本来就喜欢男生,这和你的性别根本没有关系。”
      
      “那为什么?既然你喜欢男生为什么不能喜欢我?那天你也说过,你不能喜欢我,到底是为什么?你告诉我啊!”
      
      “没有为什么,不能就是不能。我说过的,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放弃吧姜亭松。”李松宁推开他毫不留恋的下楼,走进左边的那扇门,或许是注意到姜亭松跟在后头,他还是补充了一句,“不过,谢谢你陪我过生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