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李松宁的身世 ...

  •   当我和拥挤的人群一同在路上走过时
      
      我看见了你从阳台上递过来的微笑
      
      我歌唱着
      
      忘记了所有的喧嚣。
      
      ——《飞鸟集》泰戈尔
      
      训练的时候,姜亭松气势汹汹,传球时候几乎带着杀意,但是毫无章法。夏坤看不下去,说了他两句。
      
      姜亭松把球扔到一边,看着夏坤沉默了很久,久到在场的队员都感觉后背发凉。夏坤皱着眉,“亭松,你什么毛病?”
      
      “我有话问你。”姜亭松拽着夏坤走到小角落,还不忘给队员们下一个自由练习的命令。
      
      “你干嘛?”
      
      “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人去找李松宁的麻烦?”
      
      “每天都有人去找他的麻烦,你不知道吗?”夏坤不耐烦地随口回答。
      
      “我是说,因为我的原因,有人去找他麻烦。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姜亭松说的咬牙切齿,夏坤很少见他这么生气,知道自己不能插科打诨了,于是坦诚道。
      
      “是。”
      
      姜亭松气恼不过,揪着夏坤的领口把他拽到自己跟前,“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因为我也不想你跟他有太多纠缠,亭松,你和他不是同一类人,跟他走太近对你没好处。有人教训他让他知难而退,没什么不好的。”
      
      “那来找我啊!找他算什么?”姜亭松前面还能压着怒气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太大,但是此时却是吼出来的,在偌大的篮球馆里,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看向他们。夏坤十分不悦,一把推开,“姜亭松!你是有什么毛病吗?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这么生气?我又没有欺负他你来冲我发火有什么用?”
      
      周边的人窃窃私语,纷纷猜测这俩人是不是为了那个小姑娘兄弟反目。
      
      夏坤毕竟不会真的因为这点事情生姜亭松的气,一个深呼吸后用正常的语音语调继续说着,“姜亭松,我不知道你是抽了哪门子的风要去跟那个李松宁做朋友,但是人家自己都不想跟你玩了,你又在这纠结什么?”
      
      “你怎么知道?”姜亭松愣了。
      
      “咱俩毕竟一条裤子长大的,前段时间你三天两头往三班跑,午饭时间也总是不见人影,不就是去找那个李松宁了吗。但是上周三开始,你就不去找他了,要是你自己对他失去了兴趣,肯定不会整天唉声叹气无精打采的,肯定是他先说不想理你了呗。你忘啦,小的时候,你特别喜欢的那个隔壁大哥哥出国上大学之后,你也是这样颓废了一阵子的。”
      
      “我不知道我会给他带来麻烦。”失去了气焰地姜亭松懊恼地慢慢坐下去,夏坤也跟着席地而坐。
      
      “怎么,他骂你了?”
      
      “没有。”姜亭松摇摇头,想起那个时候李松宁的表情,平静又冷漠,就好像他说的那些事情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他甚至都没有生气,只是告诉我,不要再去找他了。”
      
      “那你就别去了呗,李松宁那个人本来就是个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的人。”
      
      “但是,我觉得我跟他很有缘,而且……”姜亭松咬着下唇,不想接夏坤的茬说自己不会再去找李松宁。他能感觉到,自己很想亲近李松宁。
      
      “而且什么?”
      
      “……没什么。”
      
      周末,夏坤要去和女朋友约会,于是姜亭松约了隔壁学校篮球队的主将石易明一起练习。他们是在某一次高校联合赛上认识的,虽然是对手,但是意外的投缘,因此经常会趁假期一起来体育馆训练或者去网吧打游戏。
      
      三小时的练习过后,两人气喘吁吁地坐在长椅上休息。石易明的电话响了,姜亭松很识相地离开,顺便买了两瓶水,等到他接完电话才凑过来。
      
      “谢了。”石易明接过姜亭松递过来的水。
      
      “谁啊?”姜亭松喝着水,随口问了一句。
      
      “哦,我发小。本来约好了今天来我家吃晚饭的,不过打工的地方临时调班了。”
      
      “打工?才高中就这么努力的吗?”
      
      “是啊,他家条件不好,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今天本来没有班的,估计是原来的人临时有事吧,为了赚钱,他就补上了。”
      
      “他家条件很差吗?”姜亭松好奇。
      
      “其实本来还好,但是国中的时候他爸爸去世,继母和亲戚们都不愿意管他,他就只能自己一个人住了。”
      
      “这么可怜啊?”
      
      “是啊……”石易明苦笑着又喝了一口水,突然转头看向姜亭松,目光暧昧。姜亭松被他看的发毛,下意识往后挪了一下屁股。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说起来,我这个发小长得跟你还有点儿像,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亲切,大概就是因为他吧。”
      
      “哦?又是一个长得像我的?我的脸这么大众吗?”姜亭松不以为意,反而有点不高兴。
      
      “还好啦,虽然你们长得有点像,不过气质完全不同。”石易明安慰似地拍拍姜亭松的肩,“不过要是他家不是那样的情况,他应该也会像你这样阳光开朗吧。”说完,石易明可惜的叹了口气。
      
      姜亭松突然想到了李松宁,李松宁长得也很像他,几乎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是李松宁却瘦弱阴郁,总是形单影只。不知道他的家庭又是什么样子的。
      
      “对了,得给我妈打个电话。”石易明掏出手机,拨出自家老妈的号码,姜亭松识趣地坐远了一些,安静如鸡。
      
      “喂妈,松宁刚给我打电话了,他今天临时排班来不了了。”
      
      “欸那也没办法嘛,要不你把鸡汤放保温桶里,我晚上给他送过去。”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你的小宁饿着,等一会儿我就回去了。”
      
      “知道了,还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他家的菜好像快吃完了,要不你再买点儿?那个鱼糕他挺爱吃的。”
      
      “好啦我还在跟朋友打球呢,挂了啊。”
      
      石易明按掉电话之后,转头招呼姜亭松,却看见他神情恍惚的盯着地板,“姜亭松?你没事吧?”
      
      “你刚才说,你发小叫什么名字?”
      
      “哦,他叫李松宁。”
      
      “仁智高中,二年三班的……李松宁?”
      
      “你认识他?”石易明首先是惊讶,后来想起姜亭松也是仁智高中的,多半是知道这个人的,“他在你们学校应该还……蛮有名的吧?”指的是仁智高中流传的关于李松宁的各种留言。
      
      “你的发小竟然是他……”姜亭松喃喃道,但这单纯的惊讶在石易明听来略带嘲讽。
      
      “姜亭松,我知道李松宁在你们学校名声不好,但是他并不是那样的人,我跟你说……”
      
      “我知道。”
      
      这下轮到石易明惊讶了。
      
      姜亭松平静但诚恳地看着石易明,“你能不能告诉我,关于李松宁的事情?”
      
      李松宁的身世,很悲惨,姜亭松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孩子是如何支撑下来的。
      
      “他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松宁的父亲独自一个人带着他过日子,靠着一点手艺勉强度日。后来再婚,继母和李叔叔又有了一个孩子,于是对他的关爱也少了很多。国中二年级的时候,叔叔因病去世,他的继母不愿意继续养着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将他赶出家门,家里的亲戚们也都不愿意收留这个累赘。本来我妈妈说可以收留他,虽然资助他学习有些吃紧,但起码能让他不愁吃穿,但是他不愿意。
      
      所以松宁独自一人居住在我妈和几位阿姨合伙帮他租的一个小屋里,靠着打工和捡破烂赚来的钱过活,偶尔放假我们会轮流带他回家吃一顿饭,算是补充一下营养。
      
      其实小时候他在我们的父母眼中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品学兼优,而且不管他继母如何对他不好,他都没有任何怨言,总是像个小太阳一样不知愁。如果不是李叔叔去世给他带来的打击太大,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石易明落寞的泛着手机,划出一张翻拍的照片,“三年了,都没看他真心笑过。”
      
      姜亭松凑过去看,这张照片是小时候的李松宁,他抱着另一个小男孩——看样貌是小时候的石易明——倚靠在一个中年男人的怀里,笑容灿烂地看着镜头。
      
      照片里阳光明媚,最灿烂的莫过于李松宁的笑容。高中时候的李松宁和照片里的李松宁在他眼前重叠,姜亭松抚上心口的位置,那里有点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