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收留杨过 ...

  •   小龙女停下来弹奏,徐徐站起身来道:“他的伤不碍事,拿些药膏涂抹便是,婆婆你且送他回去吧。”
      
      转过头,一头乌黑顺滑的亮发,身着一袭轻纱似的白衣,朦朦胧胧。
      
      肌肤白皙,神情冰雪般冷,面容世间少有的美,当如九天玄女。
      
      男童紧紧抱着孙婆婆胳膊,大声嚷道:“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回去。”
      
      孙婆婆只当回去后,他怕他师父责罚于他,拍拍男童手:“孩子,别怕,婆婆会亲自送你回去的,给你师父禀明情况他不会为难你的。”
      
      见此,小龙女点点头,移步回石室,师兄已经闭关修习一年有余,时间差不多可以出关了。
      
      她站在石室门外,静默片刻,看来不是今日,略有些失望的离去。
      
      没过多久,婆婆又拉着男童回来了,小龙女疑惑的看着孙婆婆。
      
      “姑娘,那全真教欺人太甚,根本不听老婆子之言,待我离去后,又对着杨过拳打脚踢,老婆子不忍心,又将杨过带回,姑娘收留收留他吧。”
      
      孙婆婆言辞恳切,搂着杨过希冀的望着小龙女。
      
      “婆婆……”杨过难得遇到待他这么好的人,除义父之外,还没人如此对他。
      
      “婆婆,师门规矩:墓中不可留外男,非是我不肯收留他,我既入师门,理当遵守师门规矩。”
      
      小龙女还是无情拒绝,她不想破例,一旦开这个口子,往后若是婆婆又见谁可怜,往墓中带,那该如何是好。
      
      孙婆婆见小龙女仍是不肯留下杨过,心中恼恨,一气之下,脱口而出:“既然姑娘执意不肯,那老婆子别无他法,只能带着杨过离开,望姑娘保重!”
      
      说完拉着杨过出了古墓,杨过既是感动又是担心。
      
      小龙女矗立湖边,望着湖面上自己斑驳的倒影,扪心自问:难道她做错了吗?要是师兄出关就好了。
      
      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孙婆婆,决定去追追孙婆婆。
      
      这边,孙婆婆带着杨过经过重阳宫外,因心中善意,决定给杨过师父蜂毒解药,哪能料到全真教弟子认为孙婆婆不安好心,不肯让孙婆婆带走杨过。
      
      如此颠倒是非,胡搅蛮缠,孙婆婆也不多言,抄起拐杖和全真教打了起来。
      
      杨过躲在石狮后面,担忧的看着中央被围困起来的孙婆婆。
      
      终究是势单力薄,寡不敌众,孙婆婆被郝大通一掌打翻在石梯上,“哇”地吐口血。
      
      杨过急速奔到孙婆婆身边,泪眼婆娑,摇摇孙婆婆身体:“婆婆,你怎么样了,婆婆,你不要死。”
      
      全场寂静,一时间只剩杨过撕心裂肺的哭声。
      
      钟声响起,一段白绫从屋顶飞漂下来。
      
      小龙女一拂身上轻纱,轻纱随风飘扬,脚尖轻点绫锻,飞身到孙婆婆身旁。
      
      夜里,极致的黑,全真教内烛火通明,橙黄的烛光也映不暖小龙女冷若冰霜的神情。
      
      杨过师父赵志敬捂着胸口躺担架上,他发现他师弟目不转睛的盯着小龙女。
      
      有一佳人遗世而独立,倾国倾城。师弟动心在所难免,他摸摸胡须,轻笑笑。
      
      孙婆婆免强运一口气,道:“姑娘,老婆子从未求过你什么,如今,老婆子想求求你照料这孩子一生一世。”
      
      小龙女踌躇道:“照料他一生一世?”
      
      孙婆婆哀求道:“姑娘,若是老婆子今日不死,也不用你操心。老婆子我好歹看顾你长大的,念在这情分上,帮这孩子一把吧。”
      
      其实小龙女应当是润玉精心呵护大的,只他独自练功时,才交于孙婆婆,平日里根本无需孙婆婆插手。
      
      杨过在旁边狂点头,小龙女蹲下,摸摸孙婆婆脉搏,若有若无,情况糟糕。
      
      “若姑娘不答应老婆子,老…老婆子死…死也不瞑目!”
      
      孙婆婆见小龙女情绪没有丝毫变化,还是冷淡,她立马威胁道。
      
      小龙女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好,我答应你便是。”
      
      孙婆婆遗愿已成,头一歪,气息全无。
      
      “婆婆!婆婆!”杨过大哭出声,他指着人前的郝大通道:“龙姑姑,是他打死的孙婆婆,是他。”
      
      “哭什么,人固有一死,有什么好伤心的。”小龙女站起身来,转头对着郝大通道:“是你杀了孙婆婆?”
      
      郝大通无奈点点头。
      
      “那还不自刎?”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郝大通不说话。
      
      “老道士,既然你不肯自刎谢罪,那便取出兵刃。”
      
      说着小龙女戴上金丝手套,眉宇一冷。
      
      全真教弟子不忿小龙女出言不逊,竟齐齐围攻小龙女。
      
      小龙女见状,四条飘带于背后齐发,将围攻她的小道士一一打翻在地。
      
      “好俊的功夫!”郝大通赞到。
      
      “还不动手?那便我亲自送你一程。”小龙女望着郝大通,飘带朝着郝大通而去。
      
      郝大通不会坐以待毙,朗声道:“全真教郝大通领教高邻妙招!”
      
      提剑迎上,两人在道场内你来我往,步步杀机。
      
      最终,小龙女徒手绞断了郝大通的兵刃,一掌把郝大通拍到墙上,随后剑断成几截,钉在郝大通旁边。
      
      小龙女冷冷凝视郝大通,郝大通左右看看断刃,就道:“罢了,罢了。”
      
      “龙姑娘,你们走吧,你把杨过带走吧,全真教就不追究了。”
      
      “还不自刎,更待何时?”小龙女发问。
      
      郝大通一愣,随即像是意识到什么,哈哈大笑出声。
      
      他捡起断刃,就要往脖子上一划。
      
      一块石子把剑打翻,原来是丘处机到了。
      
      “大通,世人若都像你这般输了就要自刎,那还学什么武。”
      
      丘处机责问道,郝大通羞愧的低下头。
      
      “全真教丘处机向高邻讨教!”
      
      真是打了一个来一个,小龙女半点不惧,只是,小龙女才学武不过十几年,再怎么天赋异禀,也不是年过百半的丘处机对手。
      
      一时间,小龙女飘带被撕裂,纷纷扬扬的洒落遍地。
      
      就在这时,一根银针直射丘处机面门,丘处机拿剑一挥,被震退半步,他微微松松握住剑的手。
      
      抬头望向屋顶,一俊逸出尘的男子凌空而立,双手背在身后,居高临下的漠视众人。
      
      “各位道友如此欺我古墓中人,真当我古墓无人?”
      
      润玉到了!
      
      他飞身而下,看着小龙,轻叹口气,“师妹莫怕,师兄这就给你报仇。”
      
      小龙女一直端着不见表情的脸这才嫣然一笑,美得不可方物。
      
      “师兄!”小龙女高兴道。
      
      润玉见此眸色一暗,环视四周,见全真教弟子一个个直愣愣的盯着小龙女,顿时脸色一黑。
      
      “出招吧。”润玉冷声道。
      
      他的冰凌诀已经练至第六重,对付这些牛鼻子道士还是错错有余的,除非他们师祖王重阳重新活过来才会有一较的可能。
      
      丘处机无意再打,欲停手,但要问问润玉同意不同意。
      
      呵!欺负到自家师妹头上,哪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只见润玉双手挽个手势,十八根银针绕成一圈静立半空,运足真气,往丘处机方向一送。
      
      丘处机立马挥剑抵挡,每一根银针震退丘处机两步,裹携银针而来的真气把丘处机衣衫道袍片片撕碎。
      
      丘处机费尽心力才堪堪抵挡住银针攻势,此时他已耗尽内力,无力再战。
      
      润玉紧随银针之后,一掌拍向丘处机胸部,丘处机招架不住,倒飞出大门,门板都被撞破,丘处机一口血喷洒而出。
      
      全真教弟子不敢置信,这男子如此年少,丘掌教竟然不敌。
      
      一时,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上前。
      
      润玉并没有把丘处机打死,只是让他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这期间不能动用武力。
      
      润玉转身朝小龙女说:“师妹,咱们回去吧!”
      
      说罢走到孙婆婆遗体旁,脸上神色莫测,但还是把孙婆婆抱起带回古墓中。
      
      他是有些生气于孙婆婆的,孙婆婆居然为了一阶外人就这般逼迫小龙女,想想死者为大,咽下这口气。
      
      小龙女和润玉并排走出全真教,全真教众人后退让出一条道,皆不敢阻拦,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师兄妹离开。
      
      到门口时,小龙女回过头来对着杨过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
      
      杨过以为不要他了,没想到峰回路转,他能跟着他们,他连忙点点头,立马跟上前面的步伐。
      
      小龙女既然答应了孙婆婆,她会做到的。
      
      只是润玉有些不高兴,不过也没说什么,默认了这个事实。
      
      回到古墓,他们把孙婆婆放入木棺中,杨过很是不舍,哭哭啼啼的。
      
      润玉冷声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如若真难过,往后勤修苦练,亲自为孙婆婆报仇即可。”
      
      杨过撸起衣袖擦干脸上眼泪,重重的点头。
      
      “龙姑姑,这位是……”到现在为止,他还不清楚润玉是谁。
      
      小龙女也不知为何这孩子不愿叫她师父,开口问道:“你怎么叫我姑姑,你理应叫我为师父,他是你师叔。”
      
      杨过捏捏手指,才道:“因为如果我叫你师父的话,脑海里面浮现的是全真教赵志敬那丑恶的嘴脸,我不想叫你师父,就叫你姑姑了。”
      
      小龙女、润玉听罢,相视一眼,俱都无言,也不再纠结称呼问题。
      
      他们把杨过带到寒玉床所在石室,让杨过在上面休息,润玉与小龙女还有话要谈,就出去湖边。
      
      杨过摸摸那寒床,怎么也躺不下来。
      
      “师妹,这一年可好?”润玉柔声问道。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