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决裂 ...

  •   说这话时,林朝英似哀恸似解脱,她已是油尽灯枯,强弩之末。
      
      至于为什么会收这么个婴儿关门弟子,全是为了她的小弟子。
      
      也许是幼年期创伤过于黑暗,润玉始终难以敞开心扉,好像游离于这世界,古墓中人是牵绊着他的绳索。
      
      孙姑姑已到知天命的年纪,陪不了他多长时间;至于莫愁,这些年她也看明白了,那丫头是个活泛的,古墓留不住她。
      
      她心疼这个刻苦努力认真的少年,将来她撒手人寰,他该怎么办啊,一个人守在暗无天日的古墓中,该多寂寥,那种滋味她最是明白。
      
      今早,孙姑姑在重阳宫外发现这嗷嗷大哭的女婴,她心头一动。
      
      何不收这女婴为徒?
      
      “师父。”润玉欲言又止,他映象中的师父不会这么消极悲观。
      
      “你们师妹还小,以后可要多让着她些,照顾好她。”
      
      “咳…咳咳。”话音刚落,忙将怀中女婴递给身后的孙姑姑,埋头捂嘴止不住的咳嗽。
      
      “师父,师父!”
      
      “师父。”
      
      润玉和李莫愁扒着林朝英轮椅两侧滚轮,惊慌之色布满脸庞。
      
      林朝英抓住润玉和李莫愁的手,交叠相握,“答应师父,好好照顾小师妹,你们三个要相互携持,咳咳…”
      
      “好,好好,师父,弟子一定好好照顾小师妹的。”润玉连声道。
      
      “师父,我会好好看着师弟师妹的。”李莫愁略带哭腔。
      
      “你们是…为师的骄傲,为师心…心满意足了。”林朝英抖着手伸向润玉,不料,到半空中停下,重重跌落。
      
      “师父…师…父…”润玉心止不住的慌张,颤抖着手慢慢探向林朝英鼻息。
      
      “师父!”润玉一下子缩回手,藏在背后抖个不停,痛哭出声,无法接受师父逍遥西去的事实。
      
      “师…父。”凭心而论,师父待她是不错的,李莫愁嗓音堵在喉咙中。
      
      孙姑姑抱这小小的婴儿无声泪流满面,怀中女婴好像意识到什么,也跟着大哭不止。
      
      一时之间,墓中笼罩着悲恸,黏稠无边。
      
      …………
      
      三人给林朝英收敛衣冠,按照林朝英意思给她放入墓中棺材里。
      
      棺材慢慢合上,润玉抵着棺盖,哀声说:“姑姑,我再看一眼师父。”
      
      任润玉再如何看着师父,师父也不会再轻柔地拍他肩头,给他露出赞许的目光。
      
      距离林朝英离世已然过去半个月,可润玉仍是浑浑噩噩的,半点精神气也无。
      
      孙姑姑和李莫愁劝也劝过,润玉就是听不进,沉湎于悲伤之中,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林朝英预想的情况出现了。
      
      孙姑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女婴放到呆坐着的润玉怀中,女婴被润玉抱得不舒服,嗷嗷哭出声。
      
      “润玉,小姐让你照顾好小龙女,可你呢?你瞧瞧你这副模样,可还记得小姐临终前所说的话。”
      
      小龙女是这女婴名字,只因孙姑姑在一片龙芽草中发现的她,林朝英没心思也无精力再思考,才取了这名。
      
      好似孙姑姑的话起了作用,又似乎是女婴唤醒他迷失的心神,润玉开始摇晃着女婴,女婴无齿的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牙床清晰可见。
      
      孙姑姑松一口气,有反应就好,她真怕润玉这孩子想不过来,这些日子行销立骨的,才半个月而已。
      
      孙姑姑已有两三天没见着李莫愁了,她担心李莫愁跟润玉一般偷偷躲着难过,如今润玉情况看着好转,是得寻寻她。
      
      可孙姑姑找遍古墓也不见李莫愁踪影,倒是古墓出口发现了一个荷包,是李莫愁所用,孙姑姑望着下山去的道路。
      
      唉,又让小姐说对了,孙姑姑无奈叹叹气,转身回了古墓。
      
      时光飞逝,半年过去了!
      
      这期间李莫愁回来过,待不到两三天,就又偷偷溜出去,更是劝说让润玉跟她一块下山,外面花花世界可比古墓里有趣得紧。
      
      林朝英去世以后,墓中无人管得住李莫愁,李莫愁来去自如,两头跑得更是欢快,偶尔带着外面新奇的玩意诱惑润玉,可润玉只专心带娃,闲暇之余勤练功夫,不为所动。
      
      这一次,李莫愁去了三年才失魂落魄的回到古墓中。
      
      李莫愁呆坐在林朝英以前常坐之地,和林朝英的神态如出一辙,为情所困,为情所伤。
      
      润玉牵着小龙女到此。
      
      他蹲下身子,对着小龙女柔声道:“那是你大师姐。”
      
      小龙女睁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看润玉师兄,润玉鼓励的看着她,她才踱步到李莫愁跟前。
      
      微微鞠躬,稚嫩的童音轻轻道:“见过师姐。”
      
      李莫愁轻轻一瞥小龙女,“嗯”了一声,转过头,望向身后那个翩翩白衣公子。
      
      “师姐,你怎么了?”润玉这才发觉李莫愁神态不对劲,衣服也不再是她喜爱的鲜艳的颜色。
      
      反而是深色的道袍,眉宇间愁苦之色浓郁。
      
      “师弟,师姐这次回来是想向你拿玉女心经的,师父一定会告诉你的对不对。”
      
      李莫愁避而不答润玉问题,反而急着讨要古墓绝学玉女心经。
      
      “师姐,你一个人是学不会玉女心经的………”
      
      润玉刚要解释原因,就被李莫愁急急打断:
      
      “你怎么知道我学不会!师弟你是不想给我吧?假惺惺!”
      
      李莫愁急声厉语,她这会被恨意支配,顾不得往日师门情谊。
      
      小龙女被李莫愁的呼喝声吓得一愣,直直朝润玉怀里钻,润玉安抚地摸摸小龙女发髻。
      
      润玉对着李莫愁皱眉道:“师姐,你吓到小师妹了。”
      
      “师妹!师妹!你眼里只有师妹,可曾考虑过师姐怎么样!”
      
      李莫愁更加愤怒,为什么一个个都看不到她,师父如此,展元如此,现在连从小一块习武的师弟也是如此!
      
      苍天不公,为何如此待她!
      
      狠狠一拂宽大的道袍,飞身离开古墓。
      
      途中,她心中默默发誓,她李莫愁必当屠了陆展元,两面三刀、薄情寡义的之人不配苟活于世。
      
      既然师门靠不住,她就不信凭她李莫愁弄不死那对贱人。
      
      润玉看着李莫愁决绝的背影,明白他们姐弟情谊怕是要到头了。
      
      他又要失去一个亲人了。
      
      想到这里,他不知道坚持师父遗愿不把玉女心经交给叛出师门的师姐是否正确。
      
      “师兄,不要不高兴,龙儿陪着你呢。”娇娇软软的童音响起,小龙女拉着润玉的大手,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不放。
      
      “好,好好,师兄没有不高兴。”
      
      是啊,他还有师妹,还有龙儿,他一个人的龙儿,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润玉望着小龙女头顶无声的笑笑,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幽光。
      
      在小龙女抬头瞬间,又是一副芝兰玉树,温文尔雅的好师兄。
      
      润玉抱起小龙女,回屋交给孙姑姑,不,是孙婆婆,婆婆让这么叫她,她说她已经老了,再叫姑姑不合适,润玉也就依着她老人家。
      
      他得加紧习武,玉峰针还不够熟练,他脑海中的功法才将将练至第二重,威力不可小觑。
      
      这功法一共有九重,练至大成排山倒海不再话下,功法名称:冰凌诀。
      
      这功法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使起来得心应手,配合在寒玉床上修习,事半功倍。
      
      半年后。
      
      孙婆婆告诉润玉,最近江湖中发生发生一起杀人事件:
      
      赤练仙子残忍杀害陆展元一家。
      
      从此之后,赤练仙子立誓杀遍天下负心人,欲杀之人以五毒神掌标识,江湖中人谈之色变。
      
      润玉蹙蹙眉头,问道:“婆婆,你知我不闻外界之事,为何独独与我讨论这赤练仙子……”
      
      “莫非,这赤练仙子是我所熟识之人…”
      
      润玉慢慢推论,“是师姐?婆婆?”
      
      孙婆婆点点头,补充道:“我还打听到她居住在赤霞山庄。”
      
      润玉思索片刻,“师姐既然已经另起炉灶,念在同门一场,孙婆婆你替我跑一趟赤霞山庄,以示恭贺。”
      
      “那要准备何礼?”孙婆婆问道。
      
      “这个……”,人情往来着实麻烦,师姐心心念念的玉女心经他是不会交给她的,不如就把冰凌诀给师姐。
      
      不妥不妥,冰凌诀因人而异,他之前也想教龙儿冰凌诀,可龙儿一练就七窍流血,骇得他方寸大乱,送这功法师姐该是更恨他了。
      
      “婆婆以为呢?”润玉问道。
      
      “老婆子我认为就不该去赤霞山庄,那李莫愁如今杀人不眨眼,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咱们还是远着点好。”孙婆婆这话太过严厉,她当年识人不清,才给小姐带来这么个有辱师门的畜牲,恨不得从没有过这人。
      
      润玉一震,他竟不知孙婆婆对师姐怨气如么大,想当年孙婆婆可是对李莫愁疼爱有加。
      
      润玉和孙婆婆在房中议事,而小龙女本来是想来问师兄她练武中遇到的困惑,无意中听到。
      
      小脸气鼓鼓的,她不喜欢大师姐,每次大师姐一回来,师兄就会不高兴,龙儿哄着才好些。
      
      她一下子推开房门,高声道:“师兄,不要让孙婆婆去赤霞山庄好不好?”
      
      “嗯?为什么呢龙儿,师姐不是给你带了许多外面的玩具吗?”润玉蹲下身子,望着小小的人儿。
      
      “因为…因为师姐老是惹师兄生气,龙儿不要喜欢她。”小姑娘不假思索回答。
      
      “哈哈哈哈哈…”
      
      润玉发出爽朗震天的笑声,揉揉小龙女的小发揪。
      
      就为龙儿这句话,润玉不让孙婆婆去赤霞山庄了。
      
      小龙女拍掉润玉大手,嘟哝着:“师兄又把人家头发弄乱了。”
      
      从此以后,古墓是古墓,赤霞山庄是赤霞山庄,井水不犯河水。
      
      —————————————————————
      
      十年后。
      
      这天,小龙女照常在湖边弹琴。
      
      孙婆婆带着一男童到她跟前,哀声道:“姑娘,这孩子可怜,被一帮小道士追着死命的打,老婆子我看着于心不忍,就带回来了,想把留在这古墓中?”
      
      小龙女背对着孙婆婆,声音清冷,“婆婆,你是知道的,墓中不留男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