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马术课 ...

  •   
      周末过去,新的一个星期刚开始,学校就宣布了这学期马术课的启动。“每周五下午五点,到停车场的大巴边与海格先生集合。未报名的同学还有三天的时间,切记要让家长签字。”霍奇女士在校会上提高声音说道。哈利听见科林激动地小小“Wow”了一声。
      于是,午饭过后,哈利拿着小天狼星签好的字条到休息室去登记。今年已是他学习马术的第二年,诚实说,他学得并不算很好,这部分得怪他领到了一匹倔强无比的、名为“科林”的奶牛色花马。作为不过五岁大的“男孩子”,科林的食量出奇得好,把自己的肚皮吃得圆鼓鼓,拍上去软软的。也不知是吃饱了跑不动,还是哈利和它命里犯冲,总之,科林对他的指令总是不领情,缰绳往左,它偏要往右。磨合了将近一年,才稍有成效。
      
      “我们这学期功课这么多,你确定还要去?”罗恩瞥着哈利手里的签字条说。
      哈利走着路,无所谓地耸耸肩说:“要是不去,科林又该忘记我了。”
      “你对待马的态度和海格还真是如出一辙……”罗恩嘀咕道,转头望向一旁的赫敏,“你呢?我记得你向来都不感兴趣吧?”
      “也不完全是。”赫敏抱着两本厚厚的课本,“只是我连一个晚上都空不出来了。”
      哈利注意到罗恩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再一次地,哈利搞不懂他们是怎么和好的。或许是因为早餐结束后,赫敏为睡懒觉迟到的罗恩带了两片黄油面包。彼时罗恩在教室外眨眨眼睛看她,一句“你真是个天使”脱口而出。
      
      休息室这会儿的人比往常要多,因为报名的关系,一些其他年级的学生也来到了这里。哈利偷过玻璃窗远远望见了金妮,她正和低一年级的卢娜·洛夫古德在说话。哈利看着她,稍稍有些紧张,一时没注意门口站着的几个人。
      “那个马场里的都是笨蛋,我们家郊外的农场里随便牵一匹来,都比他们能跑。”
      哈利偏过头,看见德拉科正抱着手靠在门边,身边围着高尔、克拉布和潘西,还有一个黑皮肤的同学布雷斯·扎比尼,也是个斯莱特林。他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脚步,罗恩和赫敏正互相说着话一点儿没注意到,继续往前走去。
      “呜呼,看看这是谁来了。”德拉科不怀好意地笑起来,瞅着临近门口的罗恩。“一个月一百镑呢,挺贵的,对不对?”
      “别理他,罗恩。”赫敏拉着罗恩的胳膊。
      “怎么样,感觉很不错吧?”德拉科不急不慢地补充道,“韦斯莱,就是这样的,你的朋友能去参加,你却不能。说实话,你的爸爸妈妈竟把你放在这等境遇下,真是让人可怜。”
      
      罗恩点着雀斑的脸涨红了起来。他两步冲向德拉科就要对质,高尔和克拉布就拦了过来。“罗恩!”赫敏一把拽住他,“都说了别理他!”
      “你就那点钱能炫耀,是吧?”罗恩怒道。
      “说对了一半,我——”德拉科刚准备回话,就看见罗恩身后走来的、脸色阴沉的哈利。他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那副欠扁的嘴脸。
      “你说对了一半。”德拉科淡淡地接上,“不过我从小马术就很好,不像某些人。”
      大言不惭。是谁去年摔了个狗啃泥的?哈利冷笑一声,拉着两个好友进了休息室,将签名条递给门后帮忙收集资料的格兰芬多同学。
      
      “罗恩。”赫敏坐进沙发里,叹了一口气,“这个事我们说过很多遍了,马尔福的脑子有问题,别浪费精神。你看哈利不都不理他了么……好吧,除了上次。”
      哈利无奈道:“那是关于小天狼星。”
      罗恩听着两人讲话,没有作声。
      
      “下午好。”卢娜走了过来,轻飘飘地问好,“罗恩,哈利,赫敏。”
      “下午好,卢娜。”哈利回道,“金妮呢?”
      “她下节课是体育,先去换衣服了。”卢娜歪歪头。
      这个女孩在圣戈萨赫罗算是人尽皆知的,不为别的,就为“疯姑娘”这个绰号,“Luna-Lunatic”。哈利并不觉得拿别人的名字开玩笑是什么友善的举动,但也必须说,她确实是与众不同的。白衬衫、拉文克劳的蓝领带,配上一头长长的金发和古灵精怪的配饰,单从外在来看就是人群中特别的一个。更别提她还对一些玄乎其玄的东西十分感兴趣,例如占卜,例如巫术。
      说不定卢娜会知道那本《安徒生童话》是什么情况。哈利忽然想到这点,又在看见她萝卜形状的耳坠后,决定不多过问。
      
      “我听到那个斯莱特林刚才说的话了。”卢娜盯着罗恩说,“他让你不高兴了。”
      “呃……他总说这样的话。”罗恩往后缩了缩。他一直不太知道怎么才和卢娜自然地交流,而他并不是一个人。
      “但他让你不高兴了,不是么?”卢娜声音很轻,又有种奇怪的韵律,听起来像在小声地唱歌。
      “马尔福对于什么事情都什么都不知道,除了——”赫敏说到一半,停住了。她眨眨眼睛,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看向低着头的罗恩。“你……你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去冰岛的吗?”
      罗恩的脸熟得像只红苹果。他没有看赫敏,或是哈利、卢娜,只是坐在那里。
      “哦,罗恩!”赫敏眼眶一时微微红了起来,“你可以直接和我们说呀,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你们应该知道的......”罗恩继续低着头说,“接近一千镑的费用,那是我爸爸妈妈好久的工资。金妮已经要学骑马了,再加上我……”他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
      
      哈利坐在好友身边,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卢娜向他们告别去艺术楼。休息室喧闹声渐渐淡去。
      赫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如果不去的话,我也会留下来。”
      “那我也不会去的。”哈利很快跟上。他是不介意趁这个机会去看看北欧,但如果两个好朋友都不去,他便一点去的兴趣都没有了。
      罗恩眼睛先是闪过一道光,又在和两人分别对视后消失了。他叹息着说:“你们去吧,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我们三个——”
      “下午好。”
      
      三个人抬起头,只见校长邓布利多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他微微笑着,蓝幽幽的眼睛像是一面明亮的镜子,身上穿着件灰毛衣。
      “邓布利多先生。”他们一同问好。
      “抱歉,我无意打扰你们的对话。但是,韦斯莱先生看上去不是非常得高兴?”
      罗恩站了起来,“没有,先生,就是……就是……没事。”
      “请容许我猜一猜……是关于旅行的事?”邓布利多见到罗恩略显惊讶的表情,又补上:“奇洛先生与我说过,你并不打算去。他非常看好你。”
      奇洛还会向校长表述这个?哈利有些怀疑。罗恩没敢看校长的眼睛,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记错,罗恩,你去年拿了地理奖学金,对吗?”邓布利多看着他问。
      “是的……年终的时候……”罗恩嗫嚅着说,“但是……那只够一半不到的钱。”
      “我了解了。”邓布利多朗声说道,“那么今年和明年呢?”
      
      罗恩抬起头,眼神有些迷茫,“今年和明年?”
      “今年结业的奖学金比去年数额上要多一倍。”邓布利多对他眨眨眼,“除此之外,你们明年都不打算转学,不是吗?”
      “是……不是……”罗恩没明白,“但是那是几个月后的是,我也还没拿到。去年那是个巧合……”
      “不,罗恩,我并不觉得那是个巧合,没有人比你更值得那个奖项。”邓布利多平和地说,“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我让地理部门先为你付好足够的费用,如果你今年结业时也拿到了奖学金,那么,这笔钱便不用还了。”
      “不用还——不行,邓布利多先生。”罗恩睁大了眼睛。“我不能够向您保证。何况这——这也不能这样做,不是么?”
      “这个……”邓布利多摊摊手,“学校的规矩是我定的,何况这并没有任何不符合规矩的地方,我只不过是把属于你的东西提前给你。”
      “可它并不属于我。”罗恩再次垂下头,“先生,我知道,我的两位哥哥都很优秀,他们拿什么奖、当上级长,一点悬念都没有。但是我……我和他们不一样……”
      “你和他们当然不一样。”邓布利多笑了起来,“但谁说就意味着,你不能有你自己的优秀呢?冰岛是地理学生一定要去的一个地方,而且……”他看向站在罗恩身后的两个人,“波特先生和格兰杰小姐也会想要和你一起去的,不是么?”
      罗恩呆呆地看着邓布利多,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相信你会遇见很多美丽的风景,只要愿意努力。”邓布利多从沙发旁的茶几上拿起一块果酱夹心饼干,咬了一口,”啊,这个!好久没吃了,比记忆中要甜......好好想想,明天放学时在地理办公室见,现在我得先走了,你们也是。“
      上课铃声响起,哈利一边往教室走,一边观察着罗恩的表情。后者抿着嘴唇,眼睛也不眨一下,直直盯着前面的路。“他会去。“哈利心里默默一并加进了赌注。
      
      果然,晚饭后的作业时间,宿舍休息室里,罗恩像喝酒一样干完了一杯黑咖啡,煞有其事地宣布,他要从今天开始努力学习。哈利深知这句话除了赫敏以外每个人都说过,且并没有多大用处。但看着罗恩坚定的眼神和赫敏惊喜的表情,他还是暂时停下了手里的论文,加入对冰岛之行的自由畅想。
      
      “罗恩,这真的很棒。”赫敏的脸看上去像是在发光,“这样的话,这一趟旅行就是你自己赚来的!”
      “是啊,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面对赫敏难得的夸赞,罗恩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紧接着又为自己的”勇气可嘉“添油加醋,”我是说,我也不是没做到过,不是么?我早应该想到的。”
      赫敏对他翻了个白眼,嘴角却是微微弯起的。哈利的视线在他们两个人脸上来回转了几圈,又转回到自己面前的论文上。第二幕......第一场......
      
      “听说每次的行程安排里都会有蓝湖。”
      “是,你们女生最想去的地方。”
      “也不止是想去那里!还有热泉和瀑布——想想看就令人激动,不是么?”
      “我一直觉得亨吉瀑布的石壁像巧克力夹红树莓果酱的千层蛋糕。“
      “你能不能不要每天想着吃?”
      
      赫敏和罗恩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两个月后的旅程,短短几分钟内,已经从景点讲到了风土人情。哈利可以明显地感觉到,罗恩正在试图将他学过的关于冰岛的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倒出来。当然,即便如此,即便罗恩去年拿到了地理课的最高成绩,赫敏知道的也不比他少。
      这两个人……哈利旁听着他们讲话,伸出一只手指在笔记本电脑键盘上又戳了几下。
      
      “哈利,你是对旅行不太感兴趣么?”赫敏注意到好朋友没说几句话,转过头来问他。
      啊……每天晚上都走个几十公里的,能有多感兴趣?他摇摇头说:“我只是对那个地方不太了解。”
      “去了就知道啦。”赫敏笑着说,从桌拖来一沓草稿纸,拔开笔盖,“我们得快点写了,我可不想旅程里还在做最后的修改。”
      听到她这么说,罗恩瞬间摆出通常只属于他哥哥珀西的严肃表情,把头埋进了论文。不言而喻,此时他也应该认识到了认真学习的重要性。
      邓布利多先生还真是的……
      
      「……而里奥那托家中的假面舞会,作为剧情推进的重要一节,也充分体现着”表象“与“真实”之间的联系。剧本中的人物们并不仅在舞会中戴着面具行事,也不仅在舞会中进行理所应当的猜想与认定。值得注意的是,恰恰是在每个人都处于伪装状态的时候,“真实”反而得以显现。
      无论是克劳狄奥对彼得罗的信任缺失,还是培尼狄克和贝特丽丝的对峙,遮盖脸庞的面具反而给人“开诚公布”的机会……」
      
      格兰芬多休息室的红地毯上拖曳出长长的月影,哈利翻着笔记,努力回想卢平课上说过的话。他喝完了水瓶里的最后一滴水,疲倦地合上电脑。罗恩跟着赫敏去拿她的生物笔记了,贴着红墙纸的房间里此时只剩他。
      吵架吵得快,和好也不慢。哈利站起来,打了个哈欠,走到窗边。
      
      九点半是校园里最安静的时分,没有人在操场上打球,也没有长椅上的聊天。路灯在花台边沉默地照着,连花朵都像是睡得酣甜。一个影子从校门口的方向慢慢走了过来。
      是马尔福。
      
      哈利停止了打哈欠的动作,从高处隔着玻璃俯看他。高挑的金发少年低着头,像是在思索什么,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文件夹。哈利的目光挪向亮着微黄灯光的小温室,又挪向一旁的艺术楼。“他刚刚去练琴了。”哈利想。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清楚这个。
      德拉科脱了校服外套担在手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衫,所以在夜晚并不难注意到。他走过几栋楼之间的小径和草坪,又走向球场边斯莱特林寝室的方向。哈利定定地站在窗边看着他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方才回过神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看什么呢,梦里看得不够烦么?梦里的还比这个好看多了,虽然他也不记得到底好看在哪里——他还是没能搞明白两个马尔福长得究竟哪里不一样。
      
      哈利拉上休息室的窗帘,回到放作业的小方桌旁,拿起桌上的《无事生非》又随意翻了翻,感到一阵烦闷。好吧,比起绞尽脑汁的文字探索,在荒原间走路根本不算糟糕。
      宿舍的走廊灯光准时变暗,罗恩和赫敏在宵禁时间前赶回,催促哈利快些下楼。他把草稿纸和书胡乱地塞回书包里,又抱起电脑。离开休息室之前,他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只带着零碎的星点,弯月隐藏在暗色的流云后,和梦境的璀璨截然不同。
      “哈利,快点,别被麦格女士抓到啦!”罗恩推着门小声喊道。
      “我来了。”哈利顺手关掉了休息室的灯。
      几片被窗框打碎的光亮铺在桌边椅子上,错落重叠,仿佛一张空白的画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