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人皇之说 ...

  •   朦朦胧胧的月光下,神女冰肌玉骨,始皇帝政脑海里腾起了庄子所作《逍遥游》中的一句话——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
      
      如今看来,庄子于姑射山中惊鸿一瞥的神人,或许便是九天玄女了。
      
      始皇帝政几乎是认真地一寸寸望过神女如瀑的青丝,没有白发,羊脂般润白的皮肤,不见皱纹。
      
      而神女从黄帝时期到现在,亦有两千五百年了。两千多年,居然没有一丝皱纹。何况,神女存活时间,远于黄帝统治之时。
      
      ——长生。
      
      他敛了敛眼睑,说:“先生。政冒昧来扰,是见先生在宴上不甚动箸,可是菜肴不合胃口?”
      
      青霓脑子里闪过一个诡异的念头,如果她说“是”,会怎么样?
      
      可惜,神女的逼格必须要保住。
      
      “多谢陛下关心,菜肴鲜美,可惜吾已辟谷,不宜多念口腹之欲。浅尝辄止即可。”
      
      始皇帝心平气和了。“原来如此,政安心了。”
      
      至于明明辟谷还不告知,任由别人准备宴会……别开玩笑了,就像准备国宴,谁是单纯冲着吃饭去啊。
      
      始皇帝又问:“既然如此,国师可饮酒?”
      
      你是说酸得像醋那样的酒,还是淡得像白开水的低度数酒?
      
      青霓端着架子,继续微笑:“少许也可饮得。”
      
      “来人。”始皇帝扬声,就有美貌女婢香风袅袅地进来,摆好酒壶与云纹高足玉杯,为二人各倒了一杯酒。
      
      经始皇帝介绍,这是全大秦最好的酒。
      
      青霓盯着杯子里恍惚晕出琥珀色的酒液,唇角的弧度僵在脸上,牙齿好像已经开始酸软了。
      
      完蛋……哦,我没蛋——
      
      完犊子了。
      
      鲁迅先生说的是对的,人不能矜持,不能客气,要学会拒绝。
      
      青霓学会了……
      
      “若有事,陛下直说便是,吾如今为大秦国师,在其位,谋其政,当为陛下排忧解难。”
      
      转移话题。
      
      *
      
      事实证明,只要话题是转移向对方感兴趣的方面,对方就会光速忘掉上一个话题。
      
      比如说……“国师,你此前多次称朕为人皇,不知这人皇……何意?”
      
      始皇帝现在就完全忘了自己面前的酒杯。
      
      人皇啊……
      
      青霓顿时眼不疼了,牙不酸了。这可是她开局设计的一步棋,就等着始皇帝问呢!
      
      陛下,你听我给你吹!
      
      在始皇帝政眼中,便是神女听他这一问,面上竟显出些许恍惚,似有怀念,“是我疏忽了,不曾发觉漏了口风。既然已经出口了,那便说与你听罢。”
      
      窗格滤了月光,月影朦胧,神女的笑容也似乎蕴了伤哀。
      
      ……或许是什么上古秘辛?脑子里蹦出这个想法后,始皇帝愈发专注了,生怕听漏了任何一句话。
      
      “人皇为人族共主,三皇五帝皆可称为人皇。上古时期,人皇与天帝身份地位同等,天帝无法号令人皇,人皇亦可无视天帝……”
      
      始皇帝微微睁大了眼,“当真如此?”
      
      上古时期的天子……人皇,居然能和天帝平起平坐?
      
      当然是假的。青霓心说,这就是现代网络小说胡编乱造的,什么帝辛是最后一任人皇,不信天命,什么周天子是人奸,把人族打包卖给天帝,都是编出来的故事,好调动读者义愤填膺的情绪而已。
      
      单吹帝辛就可以了,说他之后再无人皇,换个角度说,他以前的商王都是坐好了人皇的位置?
      
      尽扯淡,从“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句歌谣就可以知道以前的商王究竟信不信天了。
      
      但是,不妨碍她拿这个来忽悠秦始皇。
      
      反正她问过系统了,三千世界里并没有华夏神话里的神仙,最多也就是个修真界。
      
      “自然。”青霓没有露出丝毫异样,“可惜……”
      
      “如今天下,只有天子,再无人皇。”
      
      始皇帝捏着杯子的五指,猛然收缩握紧,“为何会如此?”
      
      “因为商灭周兴!而帝辛——也就是后人称呼的殷王纣,他其实是一名不为世人所理解的仁慈圣君。”
      
      “纣王?仁慈?他咒骂上天,侮辱鬼神,抛弃父老,屠杀孩童,剖孕妇的肚子,用炮烙之刑去折磨没有犯罪的人,也能算仁慈?”
      
      始皇帝觉得,那他也可以自称一句仁慈善良了,毕竟根据秦法规定,有罪的才能上刑,人口很珍贵的,哪能随便用刑法糟蹋了。
      
      神女微微摇头,“吾不管尔等是如何记载的商王,吾只知,商王子受荒怠祭祀,是因为殷盛行活祭,而他为了殷商人口,废除了活人祭祀。”
      
      始皇帝眼神慢慢变了,以一个帝君的视角做出评判,“此有功!”
      
      “废除活祭,爱民如子,的确是仁慈圣君。”
      
      青霓笑着问:“你这是在变着法儿夸自己?”
      
      “嗯?”
      
      “你的帝陵里,可没打算用活人殉葬,都是陶俑。”
      
      ——可惜后来秦二世胡亥搞了陪葬坑188座,还把工匠都关进帝陵里作为陪葬,以免泄露了机密。然后,这些锅全被扣到了秦始皇头上,成为他暴君履历上的一笔。
      
      始皇帝眸光一闪。
      
      帝陵还在建造中,用陶俑代替活人殉葬的事,他可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哪怕是负责督促陵寝修建的李斯,都以为里面那几座大坑是用来葬活人的。
      
      这就是神仙吗?一个念头就可以看见将来?
      
      “我的确有意以陶俑代替人殉。先生连这都知晓?难道神仙当真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神女含笑摇头,不知是否认,还是并不想说。
      
      她依旧用着神仙特有的语调,嗓音又轻又慢,“陛下还听人皇之事吗?”
      
      始皇帝举了举杯子,做出“请”的姿态,薄唇抿在杯口,饮了些许酒水。
      
      前面说的是考古出来的真实历史,接下来,青霓就要开始编了。
      
      “上古时期,天庭的掌权者不止一任,因着神的长生不老,变换天帝必然是伴随着战争。最新一任天帝,由昊天上帝在位,彼时,天神战死无数,天庭里神才凋零,昊天上帝设立了封神榜,欲召人间贤才上榜,然而,贤才忠君,忠的是帝辛,自然不愿意登榜,换一位主君效忠。”
      
      始皇帝目露满意之色,“忠臣爱国,堪当大任。”又问:“难道是昊天上帝强征了人间贤才,使殷王不满,二者起了斗争,才有商灭周兴?”
      
      神女轻轻摇头,“人皇与天帝平起平坐,天帝又如何会为此,轻易与人皇交恶。本来,此事也就过去了,但是,帝辛被背叛了。”
      
      这话可有些戳一个君主的肺管子了,足足沉默了四五息,始皇帝才仿佛压着火气,声音有些低沉,“背叛?”
      
      “帝辛背叛了他的阶级。”青霓回忆起《尚书牧誓》里,周武王姬发列出来的帝辛罪证,说:“他不用贵戚,反而任用逃臣与奴妾为官……”
      
      始皇帝一听就明白了,“这是错。”
      
      青霓深深看了始皇帝一眼,“对。在当时,在被他打压的贵族,亲戚看来,这就是错。”
      
      “不用贵戚,任用奴妾,再加上帝辛废除人牲,损害旧贵族利益,早使得那些贵族对帝辛离心。天帝也早因祭祀一事,对帝辛有微词。周文王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向天帝进言,只要他夺了殷商,自退为‘天子’,不再称‘人皇’,并且,会说服有能力的臣子签订封神榜,填补天庭空缺。”
      
      “于是,凤鸣歧山,示意天命在周。并且……”
      
      青霓一边说,一边思考:商末那时候好像是冰川期初期?
      
      “昊天上帝使气候寒冷,禽兽们为此逃离了殷墟,殷商百姓认为是王不敬鬼神引来灾害,民声哀怨。”
      
      “周朝又向殷商贵族们许诺,一定恢复他们的人殉,任用旧人,于是,殷商贵族,哪怕是商王子受的亲兄长微子,都倒戈去了周王朝。商军主力不足的情报被他们尽数卖与周人,导致帝辛仓促之下,只能组织奴妾与战俘迎敌,大败于牧野。”
      
      “失败后,帝辛或许是看穿了一些事情,大笑着:此天之亡我也,非战之罪。不肯使自己尸首被周武王侮辱,毅然于鹿台自焚。”
      
      始皇帝:“……”
      
      为什么人家自焚前说了什么,你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你当时是不是躲鹿台柱子后面偷听了?
      
      哦,等等,你身份是九天玄女啊,那没事了,神仙能掐指一算,知道这些实属正常。
      
      神女叹息:“周天子代人族称臣,自此,只有天子,再无人皇。”
      
      始皇帝面有动容:“帝辛一代雄主,却落得英雄末路,实在令人悲痛。”
      
      他举起酒杯,往地板上洒了一道酒水。
      
      “敬——”
      
      “商人皇,帝辛。”
      
      青霓凝视着这一幕,并不意外。
      
      秦皇室本就是忠于帝辛的臣子——恶来的后代,如今听得自己祖上效忠的帝王并非昏君,而是生不逢时的明君,纵然是始皇帝,也免不了心潮澎湃。
      
      这就是她特意挑了“人皇”这个话题的用意了。而且,又是“人皇”,又是“昊天上帝”,又说得仿佛是亲眼所见,想必始皇帝会对她神仙的身份更加深信不疑。
      
      计划通!

  • 作者有话要说:  奴妾:汉以前没有奴隶这个词,通常用奴妾指代。
    *
    此天之亡我也,非战之罪
    ——《史记·项羽本纪》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戚莜 20瓶;林子 12瓶;傅家九妄 10瓶;巫曦雪渺 5瓶;十夏 3瓶;笑小言、天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