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琼质仙姿 ...

  •   没人还有心思去注意青霓有没有换衣裙。
      
      帘布掀开,气质典雅的少女踏步而出,青裙落地,不染尘埃,仿佛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远离俗尘。绫罗软鞋行过的地方,朵朵冰花绽放,又在曝日下,融作晶莹的水珠,转眼间随风而散。
      
      “那就是……”一臣子低声呢喃,“神女吗?”
      
      系统:“!!!”
      
      它目瞪口呆看着青霓利用系统背包的特性,把一朵朵冰花通过鞋底“变”出去,假装是神迹的骚操作。
      
      “你之前雕那么多冰花,就是为了今天?!”
      
      青霓依旧端着优雅的微笑往前走,脑海里小人快乐地转圈圈,“是啊,我雕了整整一年的冰,没冰的季节我都没闲着,用硝石制冰——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那需要我来叫两句‘大楚兴,陈胜王’吗?”
      
      “请正视你的物种,你是白貂,不是白狐。”
      
      不论青霓有意无意,她对外显露的身份就足够她成为众人的焦点了。
      
      如今还是廷尉的李斯半蹲下身体,伸出手想要去碰那朵栩栩如生的冰花,刚触到茎叶,冰花便融化洁净的雪水,只在他指尖留下一点润迹。
      
      不知是这天气太热,还是冰花本为神女圣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李斯心里想,肯定不可能是前者。
      
      神女降临,大秦的局势肯定要随之变动。那些总想着取代申、商之术地位的儒生,会去求取神女的支持吧?朝堂上,扶苏公子及其他公子背后的朝臣,也要开始动作了……只要神女在陛下面前随口提一句,那便是受益无穷。还有,六国余孽听闻神女下凡,相助大秦,真的不会有所动作,想办法让神女厌弃大秦吗?
      
      他慢慢地站起身,眯起眼睛望向远方。轻声:“大秦……”
      
      要变天了。
      
      而这风起云涌的中心,青霓一点紧迫感都没有,她正万分期待地等着品尝秦朝的美食。
      
      有浇了肉酱的米饭,有放在大汤锅里炖了三天三夜的豚肉,有新鲜宰杀后浸入美酒,泡到第二天食用的牛羊肉,据说还有秦始皇最爱吃的鱼丸——有个逼格高的大名,叫皇统无疆凤珠氽。
      
      听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一通礼仪过后,开宴了,其他大臣都没有动筷子,偷偷用眼角去瞧仙神女,伺机探清神女的口味。
      
      神女动了,执了小匙,勺起了离她最近那一小碗里的皇统无疆凤珠氽,轻轻品尝了一小口。
      
      始皇帝笑了。
      
      大臣们同样很激动。这是一种暗喻吗!先品尝了整个宴席里,只有始皇帝和神女面前小案才有资格摆上的皇统无疆凤珠氽!
      
      多么妙的巧合!
      
      好兆头啊!
      
      神女用食非常斯文秀气,细嚼慢咽,约莫四五息后,才咽下第一口,随后,动作缓慢地去咬第二口。看得人也忍不住放慢了食用的速度,整场宴会呈现了一股舒缓的氛围。
      
      雪貂作为灵宠,也分到了一个座位,要不是青霓拒绝了,始皇帝还准备将她胡诌的坐骑——那头母牛牵上来,和大臣皇帝共坐席上。
      
      雪貂在侍女的帮助下吃了点瓜果,等青霓吃完那颗鱼丸后,投去担忧的眼神,脑海里联系她:“衣衣,你还好吗?”
      
      “不太好。”青霓差点哭出来,“为什么会那么难吃!书上描述的不是很好吃吗!我刚才差点吐出来了!”
      
      “你等等,我查查资料!”过了一会儿,系统怜爱地看着青霓,“你觉得民国和你穿越前的现代差别大吗?”
      
      “大啊!”
      
      “嗯……民国那时候,食用盐纯度没有超过60%,又苦又涩,你现代吃的盐,纯度在90%以上,冬天能拿去融雪。民国和现代才差了多少年?而秦朝和现代……”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青霓放下小匙,打死都不碰别的菜了。
      
      “我真傻,真的,我怎么就放弃了我的辣条薯片泡椒凤爪跟你来这鸟不拉屎的秦朝呢!”
      
      幸好她留了个心眼跑去当国师了。如果是当宠妃……呵呵,夏天没空调,冬天没地暖,上厕所没草纸,来姨妈没安睡裤,吃个鱼丸子,连盐都又苦又涩,宠个屁!
      
      “菩萨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菩萨吃素。”
      
      “……菩萨还吃三净肉呢!”
      
      青霓现在就想拿起筷子把桌上的肉全塞系统嘴里。
      
      神女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她放下小匙,以丝帕轻掩唇角,做出不再用餐的样子时,整个朝堂,上到始皇帝,下到诸大臣,都免不了被牵扯思维去考虑她这个动作的用意——
      
      是不是饭菜不合神女胃口?
      
      还是桌上有什么忌讳冒犯了神女?
      
      亦或者,神女心情不大好,对大秦不满?
      
      李斯吃得食不知味,没吃几口,也匆匆放下了箸,放在桌案后的手下意识地揉着袖角。
      
      ——这场宴会是由他快马加鞭先一步到曲阜准备的。
      
      本来,作为廷尉他管什么也不至于需要他去管这活,可这回宴请的对象身份不一般啊!如果出了点差池,导致神女离开,这对于大秦绝对是难以忍受的损失,血流成河都不足以平复君王的愤怒,所以,始皇帝索性把他扔了过去,什么也别说了,拿出“法”的严苛,每一个步骤都必须尽善尽美。
      
      现在好了,如果神女对此不满,他的官途也可以到头了。
      
      李斯面沉如水,甚至想不起来宴会散场后,自己是如何起身离去的。恍恍惚惚地走着,身周同僚行走时,履底与石头路摩擦出的那点轻微声音,在他耳朵里也是刺耳烦躁的噪音。
      
      “李公。”有侍从过来,轻声转达:“陛下有请。”
      
      来了——
      
      李斯心里咯噔一下,整理好思路。大锅必须甩出去,这事他背不动,但是要意思意思承认点小错,不能让上头的老大觉得你过于油滑和推卸责任。
      
      “某这便去。”
      
      李斯抬脚欲走,侍从拦了他一下,示意他看向揉皱得不成样子的衣袖。李斯一惊,冲侍从友好地笑了笑,“多谢。”
      
      ——差点御前失仪。
      
      嘈杂了片刻,转入安静地界,李斯连忙整理好衣袖,再理了理衣襟。数着自己的脚步声,一层层踏上玉阶,在次于顶层的阶上,冲始皇帝拱手行礼,“陛下。”
      
      不远处,栏杆前抬首眺月的始皇帝转过身来,一层温和的面具贴在他脸上。“李卿。”
      
      “今日国师无心宴席,是否……”
      
      稍微停顿后,始皇帝才继续:“是否鱼肉令她不喜?”
      
      始皇帝政爱吃鱼,却不喜挑刺,皇统无疆凤珠氽就是为了满足他的挑剔,做出来的鱼丸子。
      
      风吹过头顶的灯笼晃晃悠悠,李斯亦轻轻晃了一下脑袋,“陛下且莫忧心,臣离开办宴前,已经询问过玄女有无忌口之物,鱼肉不在其中。”
      
      听了这话,始皇帝脸上不见喜色,反而越来越难看。
      
      这问题更大了,这说明那鱼丸做得不好吃,对神女来说不堪入口,才会让她没有继续吃下去。
      
      相当于两国相交,对方的使节前来赴宴,己方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在对方看来,却是不值一提。
      
      也太伤自尊了。
      
      李斯轻声说:“陛下何不问问玄女,仙人是否辟谷?也正好可以借此……”
      
      李斯的话语到此打住,始皇帝眼中微微掠起亮光。
      
      ——正好可以借此,打探神仙的事。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被用完就扔,然而李斯倒是松了一口气,“臣告退。”
      
      刚过转角,就用抬起手臂,用袖袍拭了拭额角的汗。
      
      陛下其实不难相处,甚至,对于臣子——特注,有才华的臣子都会很温和,但是,那就相当于老虎在卧榻,表现得再没有攻击性,面对面时他也放松不起来。
      
      *
      
      青霓收到始皇帝要来拜访的消息时,二郎腿立刻放平,瞅着铜镜先弯了一盏茶的端庄大气略带疏离感的微笑,又用花瓣茶漱口,点起雅致的熏香……“系统,能兑换空调机吗?两个小风扇也行。”
      
      “……亲爱的,我这是宠妃系统,不是淘宝系统。”
      
      青霓四十五度看天,幽幽长叹:“没有物质的爱情,是没办法长久的。”
      
      “你的物质就是一台空调?”
      
      “这恰好证明,我是个不物质的好女孩。”
      
      青霓装模作样地捏着嗓音说完,等见到始皇帝时,更加装模作样地抬手,五指做了个“请”的姿势,手掌向上,指尖对着正对面的席子,微微侧脸,让月光充分照亮她的脸庞,“陛下请坐。”
      
      脑海里,“怎么样!角度没问题吧!”
      
      雪貂看了一眼,“没问题,琼质仙姿,仿若身披圣光,不食人间烟火——不过我有个疑问,万一今晚没月亮呢?”
      
      青霓诧异:“那当然是我……神女要修炼,不便见客啊!等明天黄昏再见。”
      
      系统兴奋了,“因为‘人约黄昏后’吗?”
      
      “不。”青霓微微一笑,“因为黄昏的打光没有那么明亮,找好角度往风口一凹姿势,夕阳落辉,衣袂微扬,‘遗世而独立’的孤高寂寥感就出来了。”
      
      系统:……学会了学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秦朝贵族应该是吃猪肉的。
    《礼记》写过【濡豚,包苦实蓼】,意思就是:在煮小猪的时候,用苦菜把它包起来,去其腥味,在猪腹里塞入寥菜。
    是国君的菜谱。
    还有【炮:取豚若将,刲之刳之,实枣于其腹中,编萑以苴之,涂之以谨涂,炮之,涂皆干,擘之,濯手以摩之,去其皽,为稻粉糔溲之以为酏,以付豚煎诸膏,膏必灭之,巨镬汤以小鼎芗脯于其中,使其汤毋灭鼎,三日三夜毋绝火,而后调之以酰醢。】
    翻译过来就是:炮的制作过程是,先取来小猪或母羊,宰杀后淘净内脏,把枣子塞进腹腔内,用芦苇编成的箔把它裹起来,外面再涂上一层搀有草桔的泥巴,然后放在火上烤,等到把泥巴烤干,将泥巴剥掉,然后把手洗净,把皮肉表面上的一层薄膜搓掉。然后再取来稻米粉,加水拌成稀粥,敷在小猪身上,放在小鼎中用油来煎,小鼎中的油一定要淹掉小猪。然后搞来大锅,烧开其中的水,将盛有小猪或羊脯的小鼎置于锅内,注意不要让水面超过小鼎的高度,以免进水。这样连续加热,三天三夜不停火,将肉取出时就非常之烂,吃的时候再用醋和肉酱来调味。
    *
    这么麻烦而且用料多,还记在礼记上的食谱,普通百姓吃不起,应该就是贵族吃的。
    我琢磨着,周都能吃了,秦应该也不介意?就用上啦。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风知我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傅家九妄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