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那时候,他们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蓝盈袖是家境殷实的富家小姐,是学校里的一只高不可攀的白天鹅。而他邵闻荆不过是月亮坡出身的一个谁都看不起的穷小子。
      
      本来,以邵闻荆的家庭条件来说,他是没资格上这所学校的。但是那年孟迁以状元的身份成功考上那所最高学府,这件事足以改变校方对月亮坡出身的学生的看法。
      
      所以,当学校拟定贫困生特别补助名单时,邵闻荆的名字赫然在列。
      
      事后才知道,孟迁曾经跟学校的教导主任说:“给邵闻荆一个机会,他会成为下一个我,会给学校带来足够多的荣誉。同是月亮坡的孩子,他跟我一样,哪怕只是一根稻草,也会拼命抓住,因为对于走出月亮坡这件事,我们都有着近乎变态的执念。”
      
      就这样,邵闻荆以特别贫困生的身份走进这所高中。
      
      邵闻荆果然没有让校方失望,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虽然惹事生非的记录也名列前茅就是了。
      
      即使有贫困生补助,但也并不能让邵闻荆可以像其他学生那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他依然需要钱,买纸买笔,买练习题,还有给邵萱兰买烟,他一向过得捉襟见肘。
      
      他曾经向邵萱兰提出意见,希望她能戒掉烟,这样他就可以多买几张草稿纸,不必在打草稿的时候,为了省纸而把字写的比针尖还要小,有时候连自己都会看不清。
      
      邵萱兰说:“你可以不上学,这样我就可以不必为了省钱抽这么剌嗓子的便宜货。儿子,做人不能那么自私,咱们得相互体谅。”
      
      有一次,他需要交钱定一套新的校服,全班就剩他一个人没交了,班主任催了一遍又一遍。
      
      没办法,他只能临时加入高叔的团队,高叔是搞专业碰瓷的。
      
      他跟高叔说好了,就干这一次,以后可别再找他,然后就把一条腿搭在桌子上,嘴里咬着一块毛巾,示意高叔赶紧下手,趁他还没后悔。
      
      高叔下手很有分寸,一根棍子握在手里,朝着邵闻荆的腿狠狠砸下去。邵闻荆闷哼一声差点疼晕过去,脸上全是汗。
      
      高叔和其他两个手下扶着他上了一辆破车,把车开到一段繁华的路段,就下车等在巷子口。
      
      “哎哎哎,来了来了,这辆车够豪,肯定是个大款。”
      
      邵闻荆疼的直咬牙,听着高叔的指示,“我数三个数你就飞出去哈,谁不飞谁是孙子,三,二,一!”
      
      邵闻荆心想:你瞧不起谁呢!
      
      “一”字刚落音,邵闻荆就一个飞跃扑了过去,不带一点犹豫的。
      
      高叔跟身边那两位小弟说:“这孩子够种,从来没见过第一次干这个能这么利索的。”
      
      邵闻荆飞奔出去正巧倒在那辆豪车前,豪车“嗤啦”一声停了下来,轮胎堪堪停在他的鼻尖处。
      
      司机赶紧下车查看,看到邵闻荆抱着腿哀嚎的样子,有些被吓到了。
      
      这时,高叔带着那俩小弟跑了过来,围着司机就要打,“你撞到人了你,赔钱!不长眼的东西,你怎么开车的,把我儿子撞坏了我要你偿命!”
      
      “我,我没撞到他,他自己突然飞出来……”
      
      “干嘛,撞了人想赖账?来人呐,快来看呐,这个豪车撞了人要跑啊,大家快来帮忙啊……别让他跑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车里的人不耐烦了,摇下车窗对司机说:“小李,问他们要多少钱?”
      
      高叔一听这口气,是个能掏钱的主,“十万!”
      
      “小李,报警吧,别跟他们啰嗦了。”
      
      “哎哎哎,慢着慢着,五万,五万行了吧……那三万,三万……还不行……两万,一分不能少!”
      
      邵闻荆听着高叔他们在跟车里的人讨价还价,听这声音好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但他也顾不上这些了,只想着,我他妈的腿都快疼死了,你们倒是快点啊!
      
      终于,高叔跟对方谈妥了,一万八,就此两清。
      
      高叔他们拿到钱后,走过来把邵闻荆从车底扶了起来,然后对着车内那人说:“小姑娘,够爽快,高叔就欣赏你这样的人!”
      
      邵闻荆抬头一看,车内坐着的竟然是她,那只叫蓝盈袖的天鹅。
      
      蓝盈袖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像是不认识他一般,不过想来也是,她确实没什么理由认识他。
      
      “哎呀,脸蛋长得漂亮连碰瓷儿都比别人赚的多”高叔喂他吃下几片刚买来的止疼药,“忍着点疼,趁着现在你的腿伤还那么新,再多干两票,回头就带你去医院。”
      
      那天,他也不记得到底干了几票,反正最后他已经疼到飞扑出去的时候恨不得真的被车撞死。
      
      他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后来为了省钱就提前出院了,打着石膏在家休息。
      
      邵萱兰磕着瓜子问他,“遭这罪能赚多少钱?”
      
      “反正比你干半年赚的还多,要不你别干了,跟着高叔干吧,反正都一样是受皮肉之苦,这个赚的还多一点。”邵闻荆劝他妈。
      
      “我不,那姓高的不是个好玩意儿。你这是第一次干他才分你那么多的,等你真跟了他,就等着被他榨干把,我才不上他那当!”
      
      修养了一个多月,邵闻荆就拆了石膏回了学校,穿着他的新校服。洁白的衬衫,黑色的裤子,这么简单的一身衣服竟然那么贵,但他很喜欢,穿着新衣服果然连心情都变好了。
      
      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去食堂吃饭,邵闻荆一个人来到小花园的紫藤萝树下,吃着邵萱兰给他做的“爱心便当”,难吃到想吐,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变质了,有一股怪味道。但是为了填饱肚子,他还是一勺一勺地吃了下去。
      
      蓝盈袖就站在旁边看着他,他俩谁都没说话。
      
      直到他吃完准备离开的时候,蓝盈袖才开口:“碰瓷好玩儿吗?”
      
      “干嘛,你也想去碰瓷?”
      
      蓝盈袖竟然问:“有比你那天干的那种还刺激的吗?”
      
      “有。”
      
      “那我想试试。”
      
      邵闻荆也不知道那天他为什么要答应蓝盈袖。也许是看不惯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要吓吓她,反正他答应了,并且带她去见了高叔。
      
      此后的很多年里,他都会想,如果那天他没有答应她带她去见高叔,他们两人的人生会不会变得很不一样,会不会远远比现在更幸福一些。
      
      高叔一开始并没有认出蓝盈袖,还对邵闻荆说:“行啊你小子,眼光不错,这丫头骗到手费不少劲吧?”
      
      等认出来她是谁以后,高叔懵了好一会儿,“说实话吧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
      
      “大概是吧。”蓝盈袖轻声回答。
      
      “行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想找刺激。你们这些有钱人啊,好好的日子不会好好过非得瞎折腾。行,我这就带你去见见世面。”
      
      高叔答应下蓝盈袖,并且收了她两万块钱的体验费。这个老头子果然心黑,邵萱兰果然没看错人,邵闻荆心想。
      
      那天,高叔拿出一部分钱在一家高级酒店定了一间房,然后就带着蓝盈袖去了旁边一家酒吧物色合适的男人。
      
      蓝盈袖看中了一个中年男人,那人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模样,穿着体面,身材匀称,模样周正,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正一个人寂寞地喝着酒。蓝盈袖说:“光他手腕上的那只表就价格不菲,我们就选就他吧。”
      
      高叔感叹,有钱人果然不一样,这姑娘有见地有魄力。
      
      邵闻荆看着蓝盈袖走了过去,跟那人攀谈起来,他有些担心:“那人看着挺正经的,她又是第一次干这种事,能钓到吗?”
      
      高叔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你就。等你干的多了就知道了,越是这种外表看起来正经的,私底下越不正经,看见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贴过来就走不动道了。别看这人现在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到时候脱了那身人皮比谁都禽兽!”
      
      听了高叔这话,邵闻荆反而更担心了,心里隐隐期待着那个男人不会跟蓝盈袖走。
      
      结果没一会儿,那个男人就起身,跟在蓝盈袖后边走出了酒吧。
      
      邵闻荆和高叔他们一路尾随这二人进了宾馆,同乘一部电梯。房间在第二十七层,邵闻荆看着电梯上的红色的数字在慢慢上升,蓝盈袖就站在他前面,鼻尖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他突然很想抓起她的手,不管不顾地带她逃离这个地方。
      
      “叮!”电梯开了。
      
      蓝盈袖跟那个男人走出电梯,进了房间。
      
      高叔带着他们躲到旁边的楼梯口,拿着房卡掐算着时间。对于邵闻荆来说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煎熬,但他不想被高叔看出来,只得装出一副很随意样子,把手搭在栏杆上,食指一搭一搭地敲着。
      
      终于,约定的时间到了,邵闻荆跑在最前头,打开房门,冲了进去。
      
      他们进去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衣服都脱光了,只剩一条内裤,而蓝盈袖就那样被他压在床上,她来之前专门换上的那身水手服已经被撕烂。邵闻荆跑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裹上,她顺势偎在他的怀里止不住的发抖。
      
      “谢谢。”她害怕到上牙打着下牙,话都说不利索,但还是说了谢谢。谢他的外套,也谢他的准时。
      
      打从她跟那个男人进了房间开始,她就害怕,如果邵闻荆他们根本不来怎么办?或者他们来晚了怎么办?她后悔了,求着那个男人让自己走,但那个男人根本不放过她。
      
      她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度秒如年”,和那个男人周旋的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捱。
      
      终于终于,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们终于来了。
      
      当她听见门“滴”的一声打开,顿时松了一口气,泪如雨下。
      
      高叔薅着那个男人的头发,一个小弟举着手机录着像。高叔恐吓他说,“你敢睡我女儿,她还未成年呢你知不知道?你是个畜生吧你?我们这里都录着呢,走,跟我们去警察局!走走走,去警察局!”
      
      那个男人很显然被吓得不轻,半□□着身子跪在地上,“别别别,各位大哥,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吧,你们要什么我我我都给你们……我的皮夹里还有三千块钱……”
      
      “三千?!打发叫花子呢你!”高叔打了他一巴掌,把皮夹一把夺过来,掏出里面的现金,看到里边还有那男人的身份证,也抽了出来,“秦深?原来你叫秦深?就你他妈还配叫自己‘情深’,瞧你那个垃圾样!丢人的狗东西!还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全都掏出来,别让爷费事儿!”高叔说着一巴掌又抽在那人的脸上,把他抽的眼斜鼻子歪。
      
      “我,我,我还有手表也给你们,都给你们……”秦深哆嗦着把手表也解下来递给了高叔。
      
      高叔拿过来一看,果然是好货色,开心的不行。正当他们打算收工时,突然闯进来一群警察,
      
      “都别动!别动!抱头蹲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