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经理说要给邵闻荆加钱,把他正式从安保部门调到门口做泊车员。但其实邵闻荆还是更喜欢做保安。做保安的话,要么就呆在监控室里盯着监控发呆,要么就提着警棍巡逻,反正就是避开客人乱转悠。这样多好,不用见人,也没有麻烦。
      
      不像现在,站在大门口果然被麻烦找上了门。
      
      一个二世祖模样的人从豪车上下来后,看清邵闻荆的脸认出了他。
      
      “哟,这不是荆哥吗?”
      
      邵闻荆也认出了这个人,家里做运输生意的,从前在昆哥的酒吧里闹过事,捱了好一顿打,应该是叫程浩。
      
      程浩身后还跟着两辆车,从车上一共下来六七个男男女女,看来跟他是一起的。
      
      他对这些人说:“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邵闻荆,江湖人称荆哥。”
      
      邵闻荆假装听不懂他言语里的讽刺,依然微笑着说:“客人您好,需要泊车服务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程浩听到这句话笑得弯下了腰,“你们听到他说什么了吗?‘客人您好,请问需要泊车服务吗?’哈哈哈哈哈啊哈,太搞笑了,太他妈的搞笑了。”
      
      程浩像个疯子一样当着众人的面模仿着邵闻荆刚才的样子,然后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周围那些人很明显都为他马首是瞻,虽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还是努力扯出一个个尴尬的笑。
      
      “我的天哪,我们荆哥怎么混成这幅德行了,”程浩可能真的是觉得好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好像终于笑够了一般,他擦擦眼角的眼泪,面色变得阴沉。程浩把车钥匙在邵闻荆面前晃晃,然后:“需要,现在就去把我的车停好!”
      
      邵闻荆看看眼前的钥匙,微微一倾身,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伸手去拿。刚要碰到钥匙,程浩竟然手一松,钥匙贴着邵闻荆的指尖掉在了地上,发出“叮铃”响声。
      
      “哇哦,钥匙掉了,你这位泊车小弟怎么搞的,连钥匙都拿不稳?”
      
      邵闻荆面对他的刁难也没生气,面色如常地说一声“抱歉”,然后就弯腰去把钥匙捡了起来。
      
      看到他这样,程浩更生气了,“阿笙!”他喊到。
      
      后边一个染着黄色头发,耳朵上扎满耳钉的男生说,“这儿呢,浩哥。”
      
      “把你的车钥匙给我拿来!”
      
      那个叫阿笙的连忙把车钥匙递给程浩。
      
      程浩拿着钥匙又对邵闻荆说:“帮我把车停好!”
      
      “好的,客人。”邵闻荆又毕恭毕敬地伸手去拿钥匙,程浩故技重施,手一松,钥匙又“叮铃”掉在了地上。
      
      本以为这次他该生气了吧,但是没想到,邵闻荆又一次面不改色地捡了起来,然后看着程浩的眼睛,脸上看不出喜怒,说:“客人,还有车要泊吗?一起拿来吧。”
      
      程浩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这时,身边一位穿着清凉,踩着恨天高的美女挽着他的胳膊,嗲声嗲气地说:“算了,浩哥,何必跟一个泊车的计较呢。”
      
      “啪!”程浩一个耳光扇过去,把那个女生扇倒在地。
      
      “吃里扒外的东西,你向着谁呢你?”
      
      那女生挨了打,捂着脸,被别人扶起来站在一边,不敢再说话。
      
      程浩今天是铁了心要报仇的,当年邵闻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自己,让自己颜面扫地,现在他怎么都要让他还回来。当年有郭昆给他撑腰,但现在,郭昆已经进去了,这个姓邵的已经沦落到酒店门口当泊车小弟了,他可不怕他了。
      
      程浩又要来第三辆车的钥匙,捏着钥匙在邵闻荆眼前晃晃,“把这辆车也停好。”
      
      这一次,在程浩又一次松开手的时候,邵闻荆稳稳地接住了。然后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大手一挥,猛的把钥匙塞到了程浩的嘴里。
      
      程浩没防备被塞了一嘴钥匙,呛得脸通红,老半天才把狼狈地把钥匙吐了出来,手指着邵闻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你,你,你……”
      
      “玩儿够了吗?没玩儿够,荆爷就再陪你玩玩儿。”
      
      邵闻荆一只手拽着程浩的衣领,稍一用力就把他提了起来。程浩双脚乱扑腾,像待宰的羊挣脱不得,就这样任凭邵闻荆把剩下的那两把钥匙通通塞进嘴里,直塞得他满嘴冒血珠,然后被随手扔到一边。
      
      程浩被扔到在台阶上,扒着脖子把钥匙吐了出来,“邵闻荆我跟你没完!你们几个是死的吗?给我上。”
      
      那几个女生七手八脚地把程浩扶了起来,剩下的几个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听见程浩嚷嚷着让他们上,不敢怠慢只能硬着头皮扑过去。
      
      这几个人哪里是邵闻荆的对手。邵闻荆一脚踢中一个人肚子,把那人踢飞到一边,又一拳打到一人的鼻子,直打的那个人捂着鼻子嗷嗷叫。
      
      剩下一个男生就是刚才那个叫阿笙的,踟躇着不敢上前,最后,他还是咬咬牙鼓起勇气打过去一拳,只见邵闻荆一手握住他的拳头,稍微向下一用力,“咔嚓”一声,那人的手腕就脱臼了,跪在那里哭求:“饶了我吧,荆哥,哎呦,荆爷,荆爷爷!”
      
      经理闻风赶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哎呦,这不是程少爷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邵闻荆解开衣服扣子,把衣服脱了下来,心想:又得重新找工作了,麻烦,这次得找个清净点的。
      
      其实,自从那天碰到蓝盈袖,他就知道,是时候离开了。
      
      再次见到蓝盈袖其实是在订婚宴的前一天,大厅里挂上了她和未婚夫的照片,上边写着“百年好合”。
      
      那时,邵闻荆就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看着那张巨幅照片发呆。她的下巴更尖了,应该比之前还瘦吧。很奇怪,七年没见了他竟然在关心这个,一点也没有因为她要订婚了而有什么波澜。
      
      阿新走过来揽着他的脖子说:“看啥呢,哥?哦,看这俩呀,那个男的是邱家的独子,那个女的是宋家的女儿,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她继父也很重视……”
      
      当年,邵闻荆知道她家遭逢变故时,还在为她担心,怕她过得不好。可现在看来,她过得挺好。
      
      那就好,那天晚上邵闻荆躺在宿舍的床上这样想着,默默抽着烟,一根又一根。
      
      七年来,若非要他说还有什么牵挂放不下,那么除了孟迁以外也就只剩下她了。
      
      邵闻荆离开了酒店,他跟经理道歉,经理也只是摆摆手,压低了声音偷偷说:“我们也早就看那个程二傻子不顺眼了,仗着自己家里有点臭钱老不把我们这些服务行业的当人看了,你那天也算是给我们出了一口恶气。别放在心上,阿荆。”
      
      阿新过来跟他拥抱,一脸的不舍,邵闻荆摸摸他的头,“好好干。”
      
      “荆哥,回头找着好地方要记得通知我,我随时待命等着跳槽。”说完想起来经理还在旁边,连忙捂起嘴。
      
      没想到经理也小声说道:“真有好地方也别忘了我,早就不想伺候这些有钱的祖宗了。”
      
      邵闻荆失笑。
      
      他拿着两个月工资走了,没想到竟然还是一比不小的收入。他知道这里边一定少不了经理从中调和,否则他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回到了家,孟迁正在给客人按摩,听到邵闻荆的脚步声她就知道是他回来了,“回来了,今天住在家还是住在酒店宿舍?”
      
      “住在家里,我辞职了。”
      
      “辞就辞了吧,改天再找个好的。吃了吗,锅里还有面条,你自己热热吧。”
      
      他们所谓的家是旧城区一处沿街的商铺,他们租来的,中间用一个橱柜隔开,前边给孟迁做生意,后边用帘子一分为二就是他俩的卧室了。再后边还有一个小院,他们在院里搭了一个简易的厕所,一个简易的厨房,总算保证了最基本的生活。
      
      后来,他们甚至还在院子里种上了各种花花草草。邵闻荆还打算再养上两只猫,这样孟迁就不会寂寞了。但她还是拒绝了,“我们自己尚且朝不保夕,何必再连累他们跟我们一起受苦呢。”
      
      他俩都对这地方很满意,老城区里只剩下一些老人,清净。虽然一开始也有人欺负孟迁是个盲人,有一些地痞无赖对她很不尊重,但最后都被邵闻荆给揍的不轻,再也不敢来了。
      
      平时,孟迁就在前边小店里给人按摩,邵闻荆就去外边工作,两人竟然就这样搭伙过了好几年。
      
      曾几何时,邵闻荆手底下有一帮小弟,乌央乌央的跟在后边。
      
      有些新来的对邵闻荆的事不太了解,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洁身自好,那成群的女人往他身上扑,他竟然还能岿然不动。“也对,荆哥这样的肯定是眼光高,一般的凡夫俗子我们荆哥都看不上!”
      
      “你懂什么呀,”有些自诩老人的小弟就跟那些新人掰扯,“荆哥那叫深情,对嫂子从一而终。”
      
      “咱嫂子谁呀,我们怎么不知道啊?”
      
      “嗨,咱嫂子可俊了,改天带你们去瞧瞧。”
      
      结果那些小崽子们真就隔三差五的过来看孟迁,说是要帮荆哥照顾她,还一口一个嫂子喊的特甜。
      
      孟迁和邵闻荆从来没解释过他们的关系,反正解释了也没人信。两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女同处一室,说不是那种关系谁信?
      
      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孟迁摸索着把卷帘门放下了。
      
      “这么早关门?”邵闻荆吸溜着面条说。
      
      “这不是你回来了吗?”
      
      “看来我不该回来,一回来就耽误你的生意。”
      
      “别贫。”孟迁一边笑着跟邵闻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拿出一些红线出来做手工艺品。
      
      “不是让你别做这个了吗,一个才几分钱,还不如歇着点。”
      
      “打发时间罢了,我又没有别的爱好。”
      
      邵闻荆一边说着什么要再多给她买几本盲文书,这样她休息的时候看看书就行了,省的无聊,一边把碗筷拿出去洗干净。
      
      做完这些,他躺在床上抽着烟,像聊起今天的天气一样,自然而然说起蓝盈袖。
      
      “她跟一个男人订婚了。”
      
      “那男人怎么样?”
      
      “挺好的。”
      
      “那你不就放心了。”
      
      “嗯,放心了。”
      
      邵闻荆跟孟迁细细地描绘蓝盈袖现在的样子,虽然就那天见了一面,但她的样子就像刻在他脑子里了一样。
      
      “左边耳朵上多了一个耳洞,手腕还是那么细,后脑勺上有两根白发,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他就这么说着说着说了大半夜,孟迁竟然也听得津津有味,“肯定比那时候更好看了吧?”
      
      邵闻荆也说不上来到底是现在的她更好看,还是那时候的她更好看。
      
      那时候,她还只是一个高中生。
      
      那时候,他也只是一个高中生。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七年就过去了,邵闻荆觉得,那些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