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订婚宴将在临西市最大的酒店举行。宋仕卿是本市举足轻重的人物,市里头好多项目都是他回国后投资的。
      
      宋仕卿的继女要和邱家的独子订婚了,这可是个大新闻。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拿到了邀请函,那些拿不到的甚至在四处奔波,承望有人能赏脸把自己也带到订婚宴上去。那样的场合,谁不想去呢,哪怕宴会上只是随便结交一个两个的人物,对自己的事业都会大有助力。
      
      所以,订婚当天,酒店门口香车宝马,宾客如云。
      
      那天,酒店安排的泊车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有一个泊车员,每一个客人下车后,都会情不自禁地多瞄上他几眼。更有几位稍显轻浮的美人,直接惊呼,“哇,好帅的小哥呀!”
      
      这位泊车的小弟才来酒店工作不久。本来在安保部门,结果泊车人员不够,临时被调过来泊车。
      
      酒店经理走了出来,阿新走上前去,“经理您来了。怎么样,我说他肯定能干好吧,这样的一张脸留在安保部门多浪费,就得放在门口给酒店长脸,您说是不是?”
      
      经理不理会阿新的聒噪,看着不远处的那位泊车员,只见他身材挺拔颀长,面如刀削英朗,一身白色双排扣西装穿在身上,远远看着不像个泊车员,到像是哪家的贵公子过来参加宴会来了。说实在的,今天来往的那么多宾客中,还没有谁家的公子能比上他那份气质。
      
      那位泊车员大步走到一辆车前,低着头面带微笑地接过那位女客人的钥匙。那位女士打扮非俗,含羞带怯把钥匙交到他手中,往前连走了两步还是忍不住回头再他看两眼。
      
      “确实是给我们酒店长脸。”经理不禁感叹到。
      
      客人们陆陆续续都来的差不多了之后,载着邱少辰和蓝盈袖的车才姗姗来迟。
      
      邱少辰一身量身定做的西装穿在身上,衬得他更谦谦君子了,任谁看了不羡慕蓝盈袖的好福气呢。
      
      而蓝盈袖也精心打扮了一番,白色的裹胸礼裙勾勒出姣好的身材曲线,头发蓬松挽起再在侧面簪上一只蓝钻发饰,更衬得她优雅非俗。
      
      “今天我一定会是全城男人最羡慕的对象,下车吧,我的公主。”邱少辰看向坐在旁边发呆的蓝盈袖,微笑着说。
      
      蓝盈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酒店已经到了,她伸手搭在邱少辰的掌心,优雅地走下车。
      
      她一下车旁边站岗的小哥就倒吸一口凉气。一旁的阿新也惊叹到:“传闻果然不假,真的是个大美人啊。”
      
      蓝盈袖和邱少辰的车是有司机的,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别人代为停车。但是按照规定,泊车员还是得过去问一句,“客人您好,需要泊车服务吗?”
      
      蓝盈袖挽着邱少辰的胳膊刚走了两步,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身子一顿,然后缓缓回过头去。
      
      邵闻荆听到对方说“不用”就识相地退到一边,然后双手交于身前,低垂着眼,目不斜视,仿佛根本没觉察到蓝盈袖投过来的目光。
      
      邱少辰扯扯蓝盈袖的手,“走了,客人都等急了。”
      
      蓝盈袖反应过来,重新挽上他的胳膊,慌里慌张地脚下一个不注意踉跄了一下。邱少辰一把扶住她,“怎么了,紧张了?放心还有我呢。”
      
      听到他这么说,蓝盈袖回以一个微笑,没说什么。
      
      整个订婚宴上,蓝盈袖都是一副六神无主的状态,司仪说,“下面让我们掌声欢迎蓝盈袖小姐上台。”
      
      可她依然坐在一旁无动于衷。
      
      客人们不明所以,纷纷看过来。
      
      邱少辰赶紧拿起话筒替她解释,“我的未婚妻今天有点紧张,大家别见怪。放心,绝对不是要毁婚。”
      
      “哈哈哈哈哈……”宾客们笑了起来。
      
      酒店外,大家刚才忙活了好一阵,现在终于可以稍作休息,阿新跑过来跟邵闻荆聊天,“嘿,看见那位蓝小姐了吗,比照片上还漂亮!那皮肤白的跟刚在面缸里滚过一圈似的,那头发黑的跟在墨水里泡过一夜似的。还有那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我都怕那对眼睛会变成两只蝴蝶飞走了……”
      
      “嗯。”邵闻荆敷衍到。
      
      “你‘嗯’什么呀,给点属于男人的反应!哎,荆哥,你还别说,你穿这一身往这儿一站可真帅,比电视上明星还帅!我看那些女客人都被你迷的五迷三道的,好几个都朝你抛媚眼呢……”
      
      邵闻荆一脸的平静,说:“你那边不忙吗,小心又被经理抓到你偷懒。”
      
      “嗨,没事儿,他现在正在里边小心伺候那些大人物呢,哪有闲工夫管咱外边的事儿……哎不是我说荆哥,刚才那个蓝盈袖大美人也被你给迷住了呢!你是没看见,她扭头盯着你看了好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经理来了。”
      
      “哎呀你别打岔……要我说,那个蓝小姐的未婚夫长得也不赖,但跟你一比还是差点味道,也难怪蓝小姐忍不住往你这儿看……”
      
      “王宇新!上班期间又偷懒……”
      
      经理竟然真的出来了,吓得阿新一个激灵,连忙小跑过去,赔笑道:“哎,经理,您来啦,您有什么吩咐?”
      
      “你跟阿荆进来帮会忙。”
      
      “好嘞~”阿新应承着,喊一声邵闻荆,“荆哥,进来帮忙了。”
      
      邵闻荆跟阿新听经理的吩咐,换上了一身黑色西装。
      
      经理说:“你俩形象好,人又机灵,过会儿进去了好好表现,别给我丢脸哈,里边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俩进去干嘛呀?”阿新不解道。
      
      “就在舞台两边站着,防止发生突发状况。要是有人往台上冲,你们就拦着点。不过,一般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结果确实没人往台上冲,但是,却有人往台下冲。
      
      事情是这样的,他俩换好衣服被经理带了进去,安排在舞台两边乖乖站好,假模假样的看着确实像俩高级保镖。当时,邱少辰和蓝盈袖已经在舞台上站好,浪漫的音乐也奏起来了,灯光摄像也准备好了,就等着邱大少爷给蓝大小姐戴上订婚戒指了。
      
      阿新在舞台左侧刚刚站好,就成功拦下一位打算上台抢气球的小朋友,“小朋友,现在还不能上台哦,等哥哥姐姐下去了再上去知道吗?”
      
      “那我能先预定那个最大最红的气球吗?”小朋友奶声奶气地说,生怕自己看上的气球被别人抢走。
      
      阿新哑然失笑,心想:有钱人家的小朋友也这么没见过世面吗,连个气球也要抢?
      
      就在这时,宾客们一阵哗然,纷纷站起来看向舞台右侧。
      
      阿新觉察到不对劲,也踮起脚伸着脖子往右看,难道荆哥那边竟然出了什么岔子吗?
      
      再定睛一看,舞台上的女主角呢?!她不是应该正在舞台上接受男主人公的戒指,然后在大家的掌声中深情一吻吗?
      
      “姐姐已经下去了,我能上去拿气球了吗?”小朋友扬着小脸扯扯阿新的衣角问。
      
      蓝盈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邱少辰即将把戒指戴上她的手指前,她瞥见了立在一旁的邵闻荆。
      
      真的是他!刚才她没有看错!
      
      现在的他眉眼更加俊郎有神,岁月有情,划过他的脸庞却只是把他从一个帅气的大男孩变成了一位英俊逼人的男人而已。
      
      她望着那张梦到过无数次的脸,一时有些恍惚,分不清现在是在做梦还是现实,然后就这样一步步走了过去。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台下,而她的未婚夫就这样被撇在舞台上,一脸的尴尬。
      
      宋巡说她是个什么也不在乎的人,其实他错了。至少此刻,她就很在乎。她很在乎台上的邱少辰会不会很难堪,也很在乎眼前的邵闻荆看到自己和别人订婚会不会很难过。
      
      现在,她迫切地想证明一件事,她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很难过。
      
      如果他会,她会毫不犹豫地牵着他的手,走出这家酒店,跟他浪迹天涯。
      
      可是她无法从那张脸上看出任何东西,他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
      
      “小姐,您是要找这个吗?”邵闻荆突然张开手掌,上边躺着一只耳环。
      
      看到这只耳环,蓝盈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左耳,果然,空无一物,“你……”
      
      “戴上吧,蓝小姐,大喜的日子,别缺一只,不好看。”邵闻荆说。
      
      邱少辰适时地走了过来,拿起那只耳环帮蓝盈袖戴上,揽着她的肩膀,对邵闻荆说:“谢谢。”
      
      邵闻荆点头,表现的极像一名训练有素不爱言语的普通保镖。
      
      两人又重回舞台,大家也都以为这只是一个寻常的小插曲。蓝盈袖的母亲方蓉拍拍胸口,刚才看她奔下舞台还以为她要逃婚呢,幸亏不是,要不然在这么多亲朋好友面前丢人还不说,失去邱少辰这个金龟婿损失才大呢。
      
      旁边的妇人跟她开玩笑说道:“还真以为你女儿要丢下这个金龟婿逃走呢,害我白高兴一场。盈袖要是真不要啊,我们家可就把少辰捡走了哈!”
      
      “哈哈哈哈哈哈……”周围的人都被她逗得笑了起来。
      
      只有宋巡没有笑,冷眼看着重新回到台上的那两人,邱少辰把订婚戒指戴到她的右手上,然后俯身吻上她的唇。
      
      漫天的花瓣撒了下来,宾客们起身鼓掌祝福这一对璧人。宋巡不动不言,周围的空气冷到可以结冰。
      
      立在一旁的邵闻荆依然双手交叠垂于身前,面色平静,既不欢喜也不失落。
      
      结束后,在更衣室里,阿新缠着邵闻荆,“荆哥,你再表演一下呗,刚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说了很多遍了,真的是在墙角捡的。”
      
      “别想骗我,你就是临时‘偷’的。九爷肯定教过你诀窍,要不然你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偷’到一只耳环呢?”
      
      “他没教过我什么诀窍。”这句话邵闻荆确实没说谎。当年,九爷一定要逼他入伙,还说要把他毕生的本领全都传授给他。
      
      邵闻荆就跟他说:“九爷,我不想加入你们。因为你没什么可教给我的,你的那一套我都会。”
      
      九爷啪嗒啪嗒地抽着大烟袋,不说话。身边那位圆脑袋大肚子的打手早就不耐烦了,一把揪住邵闻荆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臭小子说什么呢你,找打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九爷抬手制止,那胖子一脸不情愿地松开。
      
      九爷说:“你小子口气不小,敢不敢跟九爷露两手瞧瞧,你要是真能比得上我一半,我再也不难为你,以后咱们以兄弟相称,要是你只是吹牛,过来给我打五年工,怎么样?”
      
      邵闻荆闻言只是低头一笑,然后就见他缓缓张开自己的手,一枚玉扳指正躺在他的手心。
      
      九爷顿时瞪大了眼睛,他摸摸自己的烟袋子,果然他放在烟袋子里的那只扳指没了。
      
      “你怎么做到的?”九爷抖着小山羊胡,有些不敢相信。
      
      邵闻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把玉扳指往九爷面前一放,然后微笑着说:“以后咱们就得以兄弟相称了,对吧,九哥?”
      
      “你找死!”胖子打手怒目圆瞪,上前一步又要作势打他。
      
      “胖子,别丢人,”九爷喝到,“咱们技不如人丢了面子就算了,不能把里子也丢了,从今以后见到阿荆,要叫他一声荆哥。”
      
      胖子不说话,一脸的委屈。
      
      九爷照着他脑门扇了一巴掌,“叫呐!”
      
      “荆哥。”胖子嗡声翁气地叫了一声。
      
      邵闻荆听到胖子叫自己荆哥,把手一扬,扔给他一件东西,“你叫我一声‘荆哥’也不能让你白叫,拿着吧,荆哥送你的见面礼。”
      
      胖子接过,一看,竟然是块玉佩,再摸摸脖子,什么都没有,果然是自己的那只,刚才它还好好地挂在自己脖子里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