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西临市的九月依然那么美,天那么蓝,云那么白,微风送来一阵阵清凉。随处可见的木芙蓉开满了娇俏的小绒花,一团一团的簪在墨绿的树冠上。
      
      蓝盈袖望着车外出神,有些恍惚,明明已经离开这么久了,怎么好像昨天才刚走过这条街一样。
      
      邱少辰说:“是不是觉得很熟悉,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嗯。”
      
      蓝盈袖轻声应了一声,好不敷衍,邱少辰敢打赌,她绝对连自己刚才问了什么都没听清。
      
      “这里……”车子驶过一个繁华的路口,蓝盈袖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这里以前不是月亮坡吗?”
      
      她看着车外,看着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月亮坡,神情里竟有些慌张无措。
      
      邱少辰把她的慌张理解为“近乡情怯”。离家太久的人,看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都倍觉失落吧,那是一种一种故乡已然消失了的无力感。
      
      他说:“没想到吧,这里竟然是之前的那个月亮坡。”
      
      七年前,谁能想到月亮坡会变成今天这样呢。
      
      那时的月亮坡还是这座城市的一处污垢,是“肮脏”的代名词。它坐落在城市的一角,大家哪怕只是经过也要忍不住掩鼻。
      
      从外观上看它是一片低矮破落的房屋杂乱无章的被堆在一起,像连成片的黑色霉菌。如果你走进去的话,还会看到这里穿插着的一条条拥挤错落的小巷,杂草与污水沿着巷子边边疯狂的繁殖着蝇虫。
      
      月亮坡的“脏”还体现在其他方面。比如每天傍晚,行人归家时,月亮坡的街口总是站着些浓妆艳抹的女人。
      
      邵闻荆就生在这里,可他现在早就已经离开了吧,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日子过得怎么样,反正肯定比他之前要好吧,蓝盈袖想。
      
      “这里早就不是原来的月亮坡了,现在的月亮坡说是本市最繁华的地方都不为过。”邱少辰说道。
      
      短短几年间月亮坡已经成了商业中心,高楼林立,灯火辉煌。
      
      蓝盈袖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发呆,连邱少辰说什么都没听到。
      
      “啊?你刚才说什么?”
      
      邱少辰笑了,温柔和煦,一贯的有涵养,一点都没有为她的走神而生气,“我说,要不要去酒店看看明天宴会的布置?”
      
      是了,明天就是她和邱少辰的订婚宴了,差点都忘了。想起订婚的事,蓝盈袖有些闷闷的。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不开心的,邱少辰是唯一可以带她逃离那个家的人,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而且,他还那么优秀。
      
      但她依然对订婚这件事兴致缺缺,“我有点累,想先回家休息休息。”
      
      “好,那就先送你回家。”邱少辰善解人意地说。
      
      他越这么好说话,蓝盈袖越有些歉疚,她好像对这个未婚夫太敷衍了点。
      
      其实邱少辰并不在意这些。和其他女孩相比,蓝盈袖对他的淡漠反而是他最看中的优点。她可能还不知道,邱少辰之所以选择她,最大的原因就是她不在意他。
      
      蓝盈袖在家门口与邱少辰道别,“明天见。”
      
      “明天见。”
      
      两人客套的一点都看不出明天就要订婚的样子,不像一对新人,到像不太熟的一对同事互相说着毫无意义的寒暄。
      
      看着邱少辰的车走远,蓝盈袖走进自己的家。
      
      那是一栋颇有情调的别墅,一大半都爬上了密密的爬山虎,只剩下西边的一角漏出灰青色的墙体。院子里高低错落的种着些花草,有一颗梧桐树竟然都有一人抱那么粗了。蓝盈袖想起小时候她爸爸在梧桐树下给她安了一个秋千,只是现在秋千没了,换成一套藤编的桌椅,应该是她继父的,那个男人很喜欢坐在院子里喝茶。
      
      七年前她的爸爸锒铛入狱,妈妈带着她逃到国外。原来爸爸早就偷偷把一部分财产转移了,希望那些钱可保她们母女俩后世无忧。可是,再多的钱又能怎么样呢,早晚有花完的时候。再说了,她妈妈是一个只会和其他太太一起打牌喝咖啡的女人,而她当年也不过是一个高中生。
      
      那时候,她们母女俩像风雨中的两只鹌鹑,惶惶不安。国外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蓝盈袖得自己一个人打听入学的事,她还不想失学。而她的妈妈每天意志消沉,因为哪怕她打扮地再雍容华贵也没有哪个太太会来约她聚会。
      
      父亲在狱中自杀的消息传来时,她的母亲正在训斥家里低薪请来的保姆,嫌弃她泡咖啡的水温不对。
      
      她不明白,她的母亲为什么这么恨她的父亲,他明明对她百依百顺。现在他死了,她怎么还有心情去计较咖啡的温度。
      
      没过多久,宋仕卿出现了,说是爸爸的生前好友,爸爸生前曾拜托他照顾她们母女俩。
      
      半年后,母亲和宋仕卿结婚了。她终于又可以穿着讲究的礼服,带着名贵的珠宝,参加太太们的聚会了。
      
      蓝盈袖厌恶宋仕卿,她亲眼看见他把爸爸收藏的名贵字画送给了一个外国人。她跑去质问妈妈,“为什么他会有爸爸的画?你知不知道他把爸爸的画送给了那个外国人。”
      
      “咱们的衣食住行哪个不是靠你宋叔叔,他拿一幅画又怎么了?大惊小怪!没有你宋叔叔,你早在大街上要饭去了,还能上那么好的学校?”
      
      她厌恶她的妈妈,并且一天比一天更厌恶。
      
      但是,更让她厌恶的还是宋巡,宋仕卿的儿子,她名义上的哥哥。他像一只冰冷黏腻令人浑身发麻的爬行动物,蓝盈袖看见他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蓝盈袖觉得她跟这些人哪怕一天都待不下去。但是她却硬生生捱过了七年。直到邱少辰出现,问她要不要嫁给他,这样她就可以离开那个所谓的“家”了。
      
      她同意了。
      
      宋仕卿两年前就把这栋老房子买下来了,半年前搬回了国内。蓝盈袖一直不愿意回来,她不愿意看着爸爸的房子住着其他人。可是现在,她不得不面对这件事。
      
      蓝盈袖站在客厅打量着一切,还记得走的时候,窗帘是淡蓝色,现在也换成紫色了,沙发地毯竟然没一处是原来的样子。到底是都变了。
      
      张阿姨接过她的行李箱,说:“先生还没下班,太太又去试礼服去了,说是先前定好的那一套袖口有些不合适。哦,对了,宋巡少爷好几天没回来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蓝盈袖默默地听着张阿姨的絮叨,没有回话。阿姨也没放在心上,自顾自地说着,她知道这位小姐向来不爱言语的。
      
      “……盈袖小姐,您还住原来的房间,先生吩咐过的一切陈设都不许动,还跟五年前您住在这儿的时候一样……”
      
      “阿姨,您叫我盈袖就好了。”她实在听不得“少爷,小姐”这样的称谓,每次听到都浑身恶寒。但奈何张阿姨一直在国外照过宋家父子,即使搬回国内了还是改不掉那些极具封建主义色彩的称呼。
      
      淡橘色的墙壁,蓝白相辉的陈设,连床上的那只棕色玩偶熊都还在,虽然她知道不是原来那只,但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切,蓝盈袖心里总算得到一丝的安慰。
      
      书桌上摆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个男孩的背影,白衬衫一尘不然,他坐在屋脊上,右手伸向深蓝色的天,指尖触着明月。蓝盈袖拿起这张照片不住地摩挲,“这张照片还在,竟然还在?”
      
      她记起那天,邵闻荆带她来到月亮坡,那是她第一次来这个传闻中的地方。
      
      邵闻荆带她爬到屋顶,穿过晾晒的五颜六色的衣服,小心翼翼地躲过脚下堆砌的破烂家具和自行车轮胎,终于眼前的视野开阔起来。
      
      夜空如安静的深海,呈现一片的深蓝色,那时的蓝盈袖才知道,原来夜空竟不是黑色的。深蓝色的天空挂着一轮皎月,泛着清冷的光。
      
      邵闻荆说,“知道为什么这里叫月亮坡吗?因为这里离月亮最近,是赏月的好地方。”
      
      他踩着前方的屋檐,利落的爬上屋脊,微风鼓起他的白衬衫。
      
      蓝盈袖看着邵闻荆在屋脊坐下,右手伸向那轮明月,“看,我够着月亮了吧。”
      
      她用手机记录下来这个场景,“咔嚓”一声。
      
      “咔嚓”,门开了。蓝盈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宋巡。
      
      “我还以为你要逃婚。明天订婚,今天才回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对你的婚姻并没有那么满意。”
      
      宋巡靠在门上,双手插兜,面无表情,谁也猜不透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并不奢求完美。”蓝盈袖轻微皱起眉头,脸色似有不悦。没办法,她实在不喜欢宋巡出现在她的房门口。
      
      “你还真是看得开,什么都不在乎也是一种天赋吧。真羡慕你有这样的天赋。”宋巡说。
      
      蓝盈袖不想搭理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挂在衣柜里。
      
      看到这里,宋巡突然笑了,“干嘛还把衣服挂起来,反正都要结婚了,扛着行李箱直接住到邱少辰那里不好吗?”
      
      听到这里,蓝盈袖手中一顿。
      
      宋巡接着说:“反正你从来没有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总是想着离开。”
      
      “这儿是我的家,”蓝盈袖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爸留下的财产,古董,珠宝,被你们父子俩吞了个一干二净,那些足以买下十栋这样的房子。不要以为拿着我爸的钱买下了这栋房子,它就是是你们的了,它是我的!”
      
      “哎呦,终于生气了,”宋巡开心起来,“原来你也有生气的时候啊?可是怎么办,谁让你爸死的早呢!你看他多可怜,赚了一辈子钱,到头来,所有的钱财连带着老婆女儿竟全都成了别人的……”
      
      “啪!”蓝盈袖抄起桌子上的笔筒丢了过去。
      
      宋巡头一扭躲了过去,轻蔑地看着她笑了笑,然后下了楼,大声喊:“生气也没用,有本事让你爸再活过来吧……”
      
      蓝盈袖大步流星地走过去,用力甩上房门,然后趴到床上,蒙着被子想要痛哭一场,但她哭不出来。
      
      这样的场景,在过去的几年中时常发生,如果每次都要哭的话,恐怕她的眼睛都要哭没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她的人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她被现在这样的生活压的透不过气来,迫切地想要逃离。她不禁地想,一场婚姻真的可以改变什么吗?嫁给邱少辰真的可以让自己的生活不那么糟糕吗?会不会又是另一个火坑?
      
      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晚了,明天就是订婚宴了,她不可能在今晚还犹豫自己的决定。哪怕迎接自己的是火坑,她也得跳下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