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是吧!我也觉得好有灵气!”夏令凑了过来,坐在乔凉身旁,伸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说:“我来介绍一下,他就是我经常跟你提到的35班理综满分选手乔凉,流弊的人连烤串都不一样!”
      
      乔凉:“……”这大概就是社死现场吧。
      
      何必介绍,何必认识,何必来。
      
      何必呢。
      
      钟擎抬手挠了挠头,他有几句话不知道该讲不该讲,他知道他们认识。但是这个氛围吧,他就又挠了挠头,算了,就让夏令这么以为吧。
      
      余华野脸上依旧带着笑,他看了乔凉一眼,没有说话。
      
      热闹的氛围总是一浪盖着一浪,几秒前说的话立刻就被下一个话题彻底冲散了。
      
      明明是夏令的生日,几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拼命给余华野灌酒。
      
      这几月以来,夏令很少见余华野的心情像今天这样肉眼可见的好,也许是因为自己生日,所以他野哥才这么给面子。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必须再给余华野灌点,这样的机会太难得。
      
      余华野喝酒不上脸,所以哪怕是醉了,也看不太出来。
      
      夜深露重,大家也玩得差不多了,准备各自回家。
      
      钟擎拽了下身旁的余华野,就把他一把拉了过来。虽然钟擎觉得自己并没怎么使力,可趴过来靠着他肩头的余华野勒着他脖子没松开手,钟擎就意识到:野哥醉了。
      
      “夏令,帮我把他扶走,”钟擎有点喘不过来气:“我得送人回去。”
      
      夏令也有些迷糊,他走过来拉了拉余华野,没拉动,然后拍了拍他:“野哥,我扶你。”
      
      余华野闻声抬了抬眼,他定定地看着夏令:“不要你。”
      
      夏令:“?”
      
      迷糊的夏令顿时酒醒了大半,什么叫“不要你”?
      
      身旁别的人要来扶余华野都被拒绝了,钟擎被勒得没法,他也有点晕,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乔凉。
      
      乔凉心说他去也是一样的。
      
      但他还是站了起来,走到钟擎面前拉了拉余华野,拉不动。“他抱你太紧了,要不你试试把他抱起来?”
      
      夏令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公主抱吧那就。”
      
      钟擎:“我腿软,抱不起来。”
      
      夏令又拉了拉余华野,他再次努力道:“野哥,来我这里。”
      
      余华野长睫微颤,他抬起眼又定定地看着夏令:“不要你。”
      
      乔凉笑了起来,拍了拍夏令的后背:“你野哥不要你。”
      
      要不是被勒得太狠,钟擎也想跟着笑。
      
      然后乔凉就在自己的笑声中听到余华野说了声“你可以。”
      
      乔凉回过头,发现余华野正定定地看着自己。
      
      谁可以?
      
      然后余华野又说了一遍:“你可以。”
      
      乔凉:“我?”
      
      夏令推了推乔凉:“乔哥,扶他,他说了你可以。”
      
      乔凉抓了抓头发,他一时之间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推搡过去了。他刚伸出手,余华野就自己松开了钟擎,然后转而抱住了乔凉的脖子。
      
      但他只是轻轻抱着,下巴抵在乔凉的肩头,并没有勒住他。
      
      钟擎喘了口大气,瘫坐了下去:“我怀疑野哥刚才想杀我灭口。”
      
      乔凉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是头一次被人以这种奇怪的姿势抱住。余华野的下巴在他肩头蹭了蹭,用带着酒气的懒散声音说:“你的信息素好好闻,我好喜欢,我能咬你吗?”
      
      这话说得隐晦,翻译过来其实是这个意思:我喜欢你,并且我想上你。
      
      钟擎:“?”
      
      夏令:“?”
      
      乔凉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能。”
      
      余华野微微睁眼,闻了闻,然后满意地闭上了眼:“哦,那算了。”
      
      钟擎:“?”
      
      夏令:“?”
      
      钟擎头晕得越发厉害了:“这醉话说得真骚,野哥酒品好像还行,趁他活着快把他送回去。”
      
      夏令半眯着眼看向了钟擎:“傻子,是你送。”
      
      “哦对,”钟擎帮着乔凉扶起余华野,把他往车里送。“乔哥,你家是不是离野哥家很近?”
      
      乔凉扶着余华野坐到了后座,任由他抱着自己,“是很近……我家其实……”
      
      “近就太好了,我就怕你俩隔得远,然后野哥又不放开你,这就难搞了。”
      
      有醉意的钟擎还算安静,一路上并没说几句话。
      
      司机开着车,很快就到了余华野的家门口。
      
      钟擎本想跟乔凉一起扶余华野,但他刚一移动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乔哥我不行了……”
      
      乔凉扶起余华野下了车,笑着说:“你回吧,我送他回去。”
      
      钟擎:“好。”
      
      看着司机载着钟擎的车远去,乔凉抬手轻轻拍了下余华野的后背:“走了,我带你回家。”
      
      他知道余华野醉得厉害,几乎可以说是神志不清,但他还是听到余华野低低地应了声“嗯。”
      
      这声音极低,低到乔凉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他扶着余华野回到家中,喊了两声,发现家里空无一人,然后两人齐齐倒在了沙发上。乔凉有片刻的迷茫,这余家弟弟还是没撒手,他觉得自己脖子有点勒。
      
      乔凉挣扎了一会儿,始终没能从余华野的禁锢中挣扎出来。
      
      之前说话余华野都能应,现在应该也能吧,于是乔凉拍了拍他的手:“余华野,把我放开,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
      
      但余华野没有任何反应。
      
      乔凉正考虑暴力挣脱,余华野的手随之松了松,把他放开了。
      
      乔凉如释重负。
      
      当他煮好醒酒汤端出来的时候,却见余华野已经自己坐靠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懒懒的笑意,正盯着他看。看上去完全不像是醉了的样子。
      
      乔凉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去:“把这个喝掉。”
      
      余华野一动不动,面不改色地看着他。
      
      乔凉懂了,这是醉愣了。他心领神会,然后坐到余华野身旁,端着醒酒汤给他灌了下去。
      
      对付这种人,就得这样才对。
      
      灌是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余华野被灌了醒酒汤,呛咳了几声,脸上露出了一瞬间的茫然,然后又慢慢恢复了之前的神情。
      
      他看着乔凉,看得嘴角越来越上扬,然后缓缓张开双臂:“要抱抱。”
      
      要什么?
      
      乔凉:“?”
      
      耍流氓上瘾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