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乔凉顿了顿,抬眼望了过去。
      
      是余华野。
      
      不过乔凉看过去的瞬间,他已经迈着慢悠悠的步子走过去了。乔凉下意识看了看时间,7点09分,这点踩得是真的准。
      
      不得不说,佩服。
      
      乔凉起身探出窗外,冲着余华野的背影喊道:“余华野,谢啦!”
      
      乔凉说这话的时候,余华野正在拐角处,他闻声微微一顿,然后头也不回消失在了拐角处,脚下落了一地的阳光。
      
      酷哥有酷哥的章法。
      
      乔凉回身坐下,却见钟擎瞪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
      
      乔凉:“……”
      
      钟擎的思维模式和常人总是不太一样,就连余华野顺手带了份早餐这种事情,他也能歪到谁在追谁这么远的地方去。
      
      他希望钟擎能尽快认清现实,关于余华野带早餐这件事,是被保姆请求的。而且,余华野很不待见他。
      
      同在一个屋檐下,三个多月的时间,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不熟,且关系不好。
      
      但这份早餐,乔凉还是真香了。
      
      他以为钟擎又要当妈了,结果钟擎片刻后就收回了目光,然后埋首继续抄作业,口中念念有词:“嘶……这掉下去不都摔死了吗?居然还要算落地速度?一点同理心都没有!”
      
      乔凉:“?”
      
      乔凉抓了抓头发,啃起早餐,也埋首抄字。
      
      政治这门学科在他眼里全是字,他根本不知道姜北是怎么把这些字连成句子的,他一边抄,一边再次佩服起了大文豪姜北。
      
      上课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拿起笔,再放下,转眼间上午的时光就从指缝间溜得干干净净。
      
      午休的下课铃响后,不等老师讲完,35班的饿死鬼就冲出了教室。
      
      这个班级向来如此,如果这节课是理科的课,那么准备从文的那群饿死鬼就会往外冲。反之,如果这节课是文科的课,那么从理的饿死鬼就会往外冲。
      
      但也有不冲的,比如乔凉,和他的Alpha小弟。
      
      为什么不呢,后门坏了,暂时被封了起来。
      
      最后一排的人不配冲刺。
      
      至于为什么会坏,这就得问钟擎了。
      
      众所周知,5班都是拽人,校霸沈鹿在那里,余华野也在那里。不过俩人各自不招惹,倒是没有发生过摩擦。
      
      真要摩擦一顿,可能校霸这个位置就不是沈鹿的了,至少钟擎是这么觉得的。正是因为这样,钟擎仗着余华野是自己兄弟,就一顿骚话不带停。
      
      他嘴欠惹了沈鹿,沈鹿追上来一踢,35班的渣渣门就有了个窟窿。
      
      越是这样,钟擎倒越不怕死,他铆足了劲想激余华野和沈鹿刚一顿。结果余华野根本不搭理他,于是再次导致35班的门受难,现在还一晃一晃吊在那里。
      
      而整件事情嘴欠的起点,是钟擎和沈鹿一队打游戏,互骂上了。
      
      学业这么忙的情况下,这些人依旧能翻天,堪称实验班奇景。历数往年实验班,没一届像现在这届这么能搞事的。
      
      从这以后,学校里流传起了一句话,“有本事就走35班的后门”,用来调侃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这里点名艾特钟擎同学。
      
      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没有自知之明,相反,他引以为傲,认为自己是颗闪亮的新星。
      
      新星钟擎今天带了豪华午餐,非要让乔凉跟他一起吃,所以看着那群往外冲的饿死鬼,他们两个看上去云淡风轻又与世无争。
      
      钟擎带的东西肯定不能差,然后乔凉眼巴巴看着他从桌肚里拿出了两个大花卷。
      
      没错,大花卷。
      
      钟擎:“管饱!”
      
      乔凉:“?”
      
      乔凉愣了半晌,戳了一下花卷,“你怕是不想要我这个大哥了。”
      
      钟擎哈哈笑了一会,“不不,明天就是夏令生日了,我们先清清肠胃,不然BBQ的美味就少了许多了。”
      
      乔凉愣了愣:“BBQ吗?”
      
      钟擎:“对呀!我们的最爱!”
      
      他咬了口花卷,接着说:“以前我们老聚,去的最多的就是野哥家。乔哥你没去过所以不知道,他家可太奢侈了,BBQ的那地儿堪称一绝,连夏令都甘拜下风。”
      
      然后他又咬了一口:“但是升高中后他就没招呼过了,夏令前些日子还神经兮兮地问我野哥家是不是破产了。”
      
      钟擎“啧”了一声,“破个屁产,一看就是家里肯定养了心肝宝贝对象,不想我们去打搅人家。”
      
      乔凉拿起花卷正准备咬一口,听到这话他就咬不下去了。他瞥过去看着钟擎,笑眯眯地想,这校霸沈鹿怎么就没把他打死呢?
      
      不过没多久乔凉就收回了目光,一丝异样的细微情绪涌了上来。
      
      余华野没再招呼过他的朋友来家里,是因为乔凉在那里,谁会喜欢家里有个不速之客呢?
      
      乔凉吃了口花卷,又冷又硬。然后他从桌肚里摸出一瓶水,拧开喝了两口。
      
      他皱了皱眉,水的味道也不怎么样。
      
      偏偏这时钟擎还望了过来,说:“乔哥多吃点。”
      
      乔凉:“……”
      
      他希望钟擎能长点眼力见。
      
      更要命的是,钟擎还带了晚上吃的份,乔凉忽然慌了起来:“你别告诉我你明天还带?”
      
      “不啊,”钟擎投来看傻子的眼神,“明天BBQ啊,又不上课,带什么带?”
      
      乔凉松了口气。
      
      然后钟擎忽然福至心灵:“花卷也能烤着吃吧?”
      
      乔凉立马接道:“不能。”
      
      “那太可惜了。”
      
      周六。
      
      乔凉依然雷打不动刷了一天的题,下午4点的时候,钟擎打电话说过来接他,挂电话前钟擎扭捏了半天,才说出要他记得带抑制剂。
      
      就算钟擎不提醒,乔凉也是会带的,他是个很仔细的人。可听到这话从钟擎口中说出来,他还是愣了一下。
      
      这至少意味着,钟擎的神经也没看上去那么大条。
      
      乔凉出了门,下意识就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刚到站点的时候,钟擎的车就停在了他的面前。
      
      钟擎趴在后座的车窗上,双手捧着脸,笑眯眯地道:“乔哥,你家离野哥家好近呀!”
      
      然后他赶紧开了门,“乔哥,来,我带你去认识我的小伙伴们!”
      
      乔凉俯身上了车,钟擎就开始继续叭叭叭个不停。
      
      “夏令是5班的,他老来我们班门口晃荡,你待会儿一见着肯定就认识了。”
      
      “乔哥我跟你讲,别看夏令人模狗样的,他渣得很,喝酒一上头还老爱讲他的历任对象,特扯。”
      
      “但他其实……唉,也还好其实,当朋友还成,对象差点。”
      
      “你喜欢吃辣口还是咸口还是甜口呀?”
      
      “喝酒的话……我带你去的,我必须管你,想喝就喝,不想喝就拉倒。”
      
      “……”
      
      车子一路往前开,街道从城市的高楼渐渐变成了低矮的独栋,来到了一道大铁门前。
      
      铁门前的监控识别了一下车辆,自动打开了,然后车继续往前开,最后停在了露天停车场。
      
      一路上听着钟擎说话,乔凉脑海中天旋地转,下了车都没能从外太空回归现实。
      
      “乔哥,你看前面,就是那里。”绕过中心喷泉,钟擎指着一栋暗灰色的双层楼,“这是他爸租的工作室,周末没人,就让夏令随便折腾了。”
      
      乔凉:“不是他家啊?”
      
      钟擎:“昂,主要是他家太远,野哥不乐意去,就换成了这里。哎你说,夏令真是没骨气,生日都得看野哥的喜好来,就这么点出息。”
      
      乔凉一直听钟擎野哥野哥地喊,但他一直没意识到一个问题。
      
      现在他意识到了:“所以余华野也会来?”
      
      “昂,”钟擎眨巴眨巴眼睛,“BBQ哎,他不来都有鬼了。”
      
      说话间,两人进到了院子里。
      
      几个人围在夏令周围,吃的吃,烤的烤,坐的坐。
      
      钟擎带着乔凉去跟夏令正式认识了一下,然后就拉着他坐了下来。这里有三五个是在学校打过照面的,还有几个乔凉没见过。
      
      大家年纪差不多大,坐到一起聊的也大多是学校的事情,自己的学校也有,别的学校也有,听着倒是蛮好玩的。
      
      乔凉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余华野的身影。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院子里的灯光却更加明亮了。
      
      乔凉耐不住好奇心,走到烤架面前,尝试起了第一次烤串。夏令靠在一旁,笑着说:“乔哥,油,先整点油在串上,用那个刷子。”
      
      “哪个哪个?”乔凉有点手忙脚乱,“这个吗?”
      
      “昂,对。”钟擎也凑了过来,“乔哥你怎么连烤个串都这么帅啊?”
      
      乔凉听到这句吹捧,一不留神把串烤黑了,“我怀疑你蓄意谋害我。”
      
      “啊这,不敢不敢。”
      
      在尝试了三次之后,乔凉觉得自己可能还是更适合坐下来负责吃,尽管夏令一直说他每一串都在进步。
      
      但那乌漆抹黑的样子,着实不像。
      
      大家烤串烤累了,就坐下来围在一起吃点串,喝点东西。聊得正欢的时候,夜色中一个身影从暗处进到了光里。
      
      听见背后的声响,乔凉举着饮料,下意识回过头去,看到余华野抱着一大袋东西走了进来。
      
      余华野也在进来的瞬间抬起眼,忽然撞上了乔凉的目光,两道视线蓦然相交。
      
      “野哥!”夏令立马冲了过去,把余华野手中的袋子接了过来:“让你买点酒怎么那么难,度数怎么这样啊,就这?”
      
      “怎么的了,还想要一醉方休啊?”余华野笑了笑,瞥了夏令一眼,“我不想听你讲你的感情经历。”
      
      这话一出,大家都笑了起来,显然是都被折磨到了。
      
      钟擎偷偷摸摸从桌底拿了两瓶酒上来,冲着余华野一笑:“野哥,你逃不掉的,我为你准备好了。”
      
      余华野在钟擎身边坐了下来,“我是不是该说声谢谢?”
      
      他环视了一下桌面,目光落在了几串烤黑的烤串上,“这谁烤的啊,真有灵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