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接风午宴 ...

  •   到了午宴时间,就有也真的宫人和侍卫过来请泰安使团一行人去赴宴。于是莫语,花悦,顾辞,花流儿,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泰安御医,和另外一个正常的御医;外加四个小厮带了献礼一路出去。按莫语的说法,这御医医术高超,但是小时候跟人动手的时候,被毁了容,脸上疤痕明显,所以自卑,一直带着面具示人。顾辞表示理解,有些人的自卑情结,真的是没办法啊,所以也不打扰,不多问,自卑的人,真心觉得很难交流。又觉得母亲太有先见之明了,竟然知道带御医,也真皇帝那个毒,可能真的只有御医才能看得明白。
      而花流儿由于是扮的萨昊天未过门的新娘子,所以一直蒙着面纱,这样于情于理也是说的过去的。
      于是几个小厮伺候着几位贵人,到了殿上。却见南武使团的几人,已经落座,正在等他们。看到他们入殿,便又起身见礼。
      莫语看了看虚空的正位,萨昊然和辟氏夫人分别坐在殿上两侧,其他皇室中人,并未列席。下侧端坐的是几位朝中重臣。这时也都站立行礼。
      莫语往前几步,落落大方,“三皇子,辟氏夫人,我代泰安皇帝陛下献上薄礼,红玉珊瑚一尊,”说完,端着红玉珊瑚的小厮便走上前来,莫语伸手揭开盖在上面的红布,“粉珍珠一串”,“玄铁宝剑一把”,“血玉观音一尊”,每说完一个,端礼的小厮便走上去,莫语一一揭开,“愿也真与泰安,邦交永固,愿两国子民,平安喜乐,不受战乱之苦。”
      萨昊然这时走下来,抬手吩咐人把礼品一一收走,“我代也真皇室感谢泰安皇帝陛下的心意,愿泰安与也真,长治久安,共创盛世。”
      莫语盈盈一笑,道,“三皇子,辟氏夫人,我给各位介绍下,这是花悦,与我如亲姐妹,”话音一落,萨昊然便接声道,“花悦姑娘大名鼎鼎,已是如雷贯耳,今日有幸得见。”
      莫语:“这两位是我宫中御医,随行照看;所以带过来帮忙给皇帝陛下诊治下,看看能否有用。”萨昊然应声道,“多谢长公主考虑周到。”
      莫语:“这位身份比较特殊,原是乐平郡主,但是因与贵国大皇子有婚约在身,所以我这次将她也一并带过来,希望成全了她们。”
      这话激起千层浪啊,有人细细碎碎“大皇子不是已经下狱了吗?”“就是,判了斩邢”“这如何成婚?”。。。
      萨昊然有些尴尬,“长公主可能有所不知,我兄长由于,嗯,那个,现在已经在狱中了。。。”
      莫语仿佛并不意外,“不妨事,年轻人的事情,让她们自己去处理就好了,我等也不便插手。”
      萨昊然只得应道,“是是。。。”然后转换话头,“长公主请先落座”,萨昊然示意位置道。
      莫语嗯嗯依言入座。
      于是莫语,花悦,还有花流儿和两名御医分别落座,顾辞和另外四名小厮,分别站在这几人身后。等他们用完餐之后,才有人领着他们五个去另外用餐,顾辞倒也不在意这个,她现在的身份本就是小厮,况且在哪里用餐都一样,能吃饱就行。到了偏殿,他们几个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匆匆吃了些东西,便离开。除了顾辞留下来伺候,其余四人均被打发先回了驿馆。
      
      长公主和两位御医由辟氏夫人带着,去给皇帝诊治;花悦陪着花流儿由萨昊然陪着一起去了狱中,探望萨昊天;顾辞本来也要一道去狱中,却被任寒州拦下来说要叙叙旧。
      
      长公主这边,皇帝看到莫语之后,虽然口不能言亦不能动,但是眼里的喜色,任谁都看得出来。莫语只是微微躬身行了个礼,“陛下,好久不见”,然后在起身的时候,对着萨辟疆肯定地点头眨了下眼睛,示意他不要急,一切她已了然。萨辟疆终于安心地闭上眼睛,把一切都交给她安排,既然她人都来了,自然一切情况形势都清楚了。两位御医分别看过皇帝的脸色神色,诊了脉,看过舌苔等,对长公主道,“公主,此毒刁钻,我等需要时间讨论研究下,才敢确认。”
      莫语怒道,“你二位都诊不出来吗?你们可是泰安最顶尖的御医了。都是怎么干活的?”
      这二位听到公主怒斥,赶紧躬身请罪。
      辟氏夫人听了这话,心里暗喜,表面却道,“长公主不要怪罪二位御医大人,他们也尽力了,这毒确实刁钻,所以我也真这么多御医,这么久了仍然束手无策,多谢长公主费心了。”
      萨辟疆听到这些,心中倒是很平静,他完全相信莫语的本事,胜过相信自己。这个女人,十几岁的时候,就在战场上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其心思深沉若海,非一般人能看透,这也是他这么多年的意难平。
      莫语歉意道,“夫人说的是,我急躁了,不好意思。”然后过来床边,轻轻拍了拍萨辟疆的手背,把他的手塞进被子里面,轻声说道,“陛下,你先休息,我过一段时间再过来看你。”然后一番假模假样地告辞之后,便带着两名御医驿馆了。
      她们走了之后,辟氏夫人有点嘲讽地看着萨辟疆,“陛下,你看,她来了,你却一句话都没办法跟她说,多讽刺啊,肖想了二十年,到头来竟然是相对无言哈哈哈,你难受吗?我知道你心里估计难过地都要滴血了,但是你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你看,她带了两个御医,都救不了你,这毒,真真是个好品种啊哈哈我太喜欢了”,一片阴笑声中,她也退了出去。萨辟疆有点无语,自己怎么会落在这么个的女人手里,这么多年了,只知道她有野心,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她竟敢真的对自己下手;只有萨辟疆自己知道,刚刚莫语拍拍他手背告别的时候,用针扎了他取了毒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