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2、后起之秀 ...

  •   终于赶在城郊遇到了花悦一行,这使团的阵仗还挺大,浩浩荡荡的得有接近五十人,却只有两辆马车,其余人包括宫女都是骑马,看来她们也是一路马不停蹄赶过来的,为了尽量多争取一些时间。看到她过来,大部队慢下了脚步,于是顾辞悄悄绕过去,去了披风,驱马挤到莫语那辆马车旁边,然后把马缰绳交到旁边骑马的花悦手上,便跃身到马车上,一弯腰,钻了进去。
      马车里除了莫语,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年轻的小姑娘,顾辞看着这个小姑娘,心下有点庆幸她在,不然她跟莫语单独相处,估计一时会有点尴尬。
      “这位姐姐是?”顾辞开口问道。
      “默默,你好呀。。。我是花流儿,花悦是我小姑姑。”红衣服的小姑娘自我介绍道。
      莫语点了点头。
      顾辞便很高兴道,“原来是花家姐姐,有礼了,之前有听说姐姐是武林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今日一见,果然气质出众,令人望而生畏。”
      花流儿痴痴笑道,“默默快别打趣我了,你心知肚明,我不是你的对手,江湖传言呀大多不可信的。这次是姑姑说此事凶险,需要我协助扮新娘子,我才来的。”
      “扮新娘子?”顾辞望向莫语,有点不解。
      莫语微微一笑,解释道,“大皇子现在处境艰难,但是我们现在作为泰安使团,却是没有权限插手他们内部的事情,所以就一定要让大皇子跟我们有必然的关系,这样我们行事,才能名正言顺。流儿现在的身份是乐平郡主,泰安皇帝赐婚,而且我们有萨昊天签字盖印的婚书在手,这样我们协助大皇子,就是为了我们未来的郡马爷,自然就名正言顺了。”
      “那我前几日这样闹了一场,不会有问题吧?”顾辞想到自己扮做萨昊天的红颜知己这回事。
      莫语又笑了笑,“无事,这一闹,反而更容易让人相信大皇子是个到处留情的人,那么跟乐平郡主有牵扯,就更是人之常情了。而且现在你继续做回王公公之后,还可以冠冕堂皇地去问他们要妹妹,虽然明知道他们交不出人来,这样一折腾,他们面子上更挂不住。”
      顾辞摸出怀中的金牌,“母亲,这个是皇帝陛下要我转交给你的”,然后简要的说了下皇帝的情况,也说了那天偷听到的辟氏夫人估计要下杀手的事情以及有人劫狱的事情。
      莫语点点头,“默默长大了,做得很好,这个金牌尤其重要,你手上的戒指也给我,不然你戴在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于是莫语接过戒指,戴在了自己手上。
      话说完了,感觉马车里面空间有点小,顾辞便出了马车,骑上马,跟花悦并行。由于快到赤云城了,所以这一行自顾辞到了之后,一直慢慢行进,并没有快马加鞭的赶路了。顾辞有点涩涩地,但还是开口问道,“花姨,母亲跟也真的皇帝陛下之间,是不是有一段故事?”
      花悦嗯了一声,“他们曾经有过婚约,萨辟疆对公主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只是公主自有长在宫中,见惯了宫中这些阴暗诡谲手段,反而心下更向往江湖,所以当你父亲出现的时候,她百般为难之下,还是为了他,逃婚了。。。”却并没有告知她父亲的出现其实是南武的阴谋,怕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顾辞惊讶地啊了一声。
      花悦又笑了下,“所以那几年,泰安的处境非常艰难,腹背受敌,萨辟疆面子上过不去,为了逼公主现身,一直断断续续地攻打泰安,而南武趁火打劫,也对泰安宣战,而皇帝,也就是你亲舅舅,为了成全你母亲,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去找过她,就独自支撑了那么多年,心力交瘁,后来等你六七岁的时候,公主眼见皇帝撑不下去了,终归不忍,重新出现在战场上,连续几场大胜仗,一鼓作气,才换来了泰安这么多年的太平。”
      见顾辞没有说话,花悦又道,“默默,你也别怪你母亲,真的,这么多年来,她真的很不容易。她当然爱你,自己生的孩子,怎么会不心疼,但是泰安也是她的故国家园,腹背受敌的那个人,也是她唯一的胞弟,她没办法坐视不理。。。”
      顾辞点点头,“花姨,我都明白,真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一直相信母亲做的任何事情,都自有道理。我没有怪她。。。只是这么多年的分离,有些疏离感,这个是真的,我也需要时间来慢慢适应调整。。。”
      花悦欣慰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即便没有母亲在身边,你也长得这样好。我真高兴。”
      说话间,使团便到了城门口,远远看到来迎接的队伍,还是萨昊然领队,骑在高头大马上,显得英气逼人。见他们停了下来,便翻身下马,立于马前,等泰安使团走近。花悦这边也率先下了马,迎上前去,“三皇子,多年不见,一切可好?”
      萨昊然一看这身绯红衣衫,自然识得是花悦,便微一躬身,算是对长辈的礼节,“花姑姑有礼,我等一切安好。”
      这时,莫语也下了马车,笑意盈盈走过来,“三皇子。”
      萨昊然又行礼,“长公主殿下一路辛苦。”
      双方见过礼之后,萨昊然便领着泰安一行人去驿馆先稍事歇息,中午在宫中设宴,到时候再安排人过来请。莫语等谢过之后,便现在驿馆安顿下来。
      花悦跟莫语这边简单沐浴换了衣衫之后,顾辞也换了一身小厮的衣衫,没有再穿泰安的太监服饰,毕竟在也真的宫中,着泰安服饰,不太合理。顾辞过来问道,“母亲可知南武使团早几日已经到了赤云城?”
      花悦哈哈笑道,“傻姑娘,我们都知道你在牢中,怎会不知南武使团的事情呢?”
      顾辞也呵呵傻笑,“说的是,只是南武这次来的是二皇子任寒州跟他新娶的皇妃,朱丞相家的大小姐,我之前去南武的时候,跟她结了仇,前几天伤了她的腿,估计会找我麻烦。怕她到时候以此纠缠母亲。”
      莫语淡淡笑道,“不用担心,这样的角色,还不用放在眼里”,说完神色一凛,“既然她跟你结仇了,那这次就让她吃点苦头。。。”
      顾辞嗯嗯应道,便又退了出去。
      莫语跟花悦说道,“默默是道门中人,一向心性平和,不会主动招惹别人,而初去南武,竟然便能跟她结仇,只怕不是小恩怨,应该是性命攸关,又碍于她的身份,并没有狠狠报复过。。。花悦,你去安排下。。。也不用要了她的性命,嗯,让她留一条腿在也真吧,以后也就不用到处去抛头露面了。”
      花悦听到顾辞受了委屈,难得目露凶光,“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