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白尚城 ...

  •   容九墨乖乖回答:“我叫容九墨。殿——,师尊,我,我不知道,是师尊今天来到外门说要收我为徒。”
      
      碧容眸色微暗:“这样啊。你进去放东西吧,一会原路返回去玄尘殿见你师尊。认得路吧?”
      
      司慕嫌麻烦,接手古云殿后,直接用他自己的道号为主殿取了名。
      
      容九墨点点头:“认,认得。”
      
      碧容听他说完,就没再多留,离开了此地。
      
      容九墨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漆黑的眼珠深不见底。
      
      这个人,他见过。
      
      上一世,他曾见过碧容出现在白尚城的身边,帮助白尚城,是一位合体期的大能,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他其实这一世没想做什么,只想先把修为练回来,然后去这九州大地到处看看。没想过重做邪道之主,或是报复什么人。
      
      但是,事情出乎了他的意料,和一世不一样的地方……归根究底就集中在似乎换了一个人的玄尘身上。
      
      ————
      
      司慕休闲的喝着灵茶,看向坐过来的碧容:“就你?那小孩呢?”
      
      碧容在他的对面坐下,也拿起一杯灵茶:“把他送到住处了,我让他自己收拾收拾,一会过来。”
      
      司慕点了点头。
      
      碧容看着他,声音依旧温和:“你怎么会收他为徒?你认识他?”
      
      碧容很早以前就跟着司慕了,是司慕小时候耍了点手段让他那个便宜师尊给他收服的。
      
      可以说,司慕是碧容看着长大的,一直当司慕是他的孩子。
      
      司慕也不瞒他:“不认识,他身份有些特殊,我想玩玩儿。”
      
      碧容:“……”他顿了顿,叹口气,“好吧,你长大了,修为都已经超过我了。想做什么就做吧,你有分寸就好。”
      
      司慕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声音带上了点不易察觉的软音,拿茶杯碰了碰碧容的茶杯:“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碧容眼底满是温和纵容,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饮下灵茶。
      
      …………
      
      碧容坐了没一会,就先离开了。
      
      司慕躺在躺椅上,有些昏昏欲睡,独自想着:生活好像有点颓废。
      
      渡劫期不像其余等级分明的分为前中后,而是分为两道炼心期,一道是对道心的考验,一道是对心魔的考验。不需要刻苦修炼,因为没用。
      
      只能等,等到试炼来临,平安度过或是在试炼中身死道消,等待的时间可能是几年,也可能是几百年。
      
      原身这个时期处于刚到渡劫期,还没有等到道心的考验。而他已经过了第一道炼道,只要等到第二道来临,他就可以直升大乘。
      
      哎——!想着,司慕换了个姿势躺着。继续想:等什么时候去凡间看看,这些年就顾着修炼了,也没怎么好好游玩。古代啊,他还是很好奇的!
      
      还有容九墨那个小屁孩,他虽然身份高,但收了徒,也得去和掌门说一声。后面还得教人修练。
      
      啧——!这样一想,突然觉得收徒弟好麻烦,他有点后悔了。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司慕收回思绪,转头看去。容九墨正走到他身边,一脸怯色的看着他:“师尊。”
      
      司慕挑了挑眉,微微起身,递给他一个通体剔透的白色玉牌:“这是你的身份玉牌。你每月的份额会有人给你送来。”
      
      亲传弟子就连领份额都不用自己去领。
      
      容九墨受宠若惊的捧着玉牌,声音带着颤抖:“谢谢师尊。”
      
      “嗯。”司慕点点头,刚想开口,自远处又走来一人。
      
      一身锦袍,面容俊朗周正,满身清正。正是古宗派现任宗主,青丰。
      
      青丰快步来到司慕面前,拱手行礼:“小师叔。”
      
      古云殿一脉,除了修为高强,镇守古宗派外,还有就是和其余四殿永远差了一辈。甚至到了司慕这,他比有些师侄们的年龄还小。
      
      司慕看向他:“正好你来,就不用我走一趟了。”他指了指一旁规矩站着的容九墨,“这是我收的徒弟,你记得记下。”
      
      青丰来此,就是听说了他这个一向不收徒的小师叔收徒了,才急急忙忙的赶过来的。
      
      他看向容九墨。然后缓缓蹙起了眉:“小师叔,小师弟是五灵根?”
      
      修真界,一向是灵根越少越容易修练。他们古宗派虽然不像大众一样特别重注灵根,但是小师叔收徒怎么能……?
      
      司慕微微挑眉,看向容九墨。
      
      容九墨像是打击到了,小脸微白,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怕被抛弃似的。
      
      司慕眉梢微动,依旧懒散的躺着:“资质不重要,你登记吧。”
      
      他虽然来的时候和系统要了最好的资质,但他当时心里没底,自然是要尽可能地快速成长起来。毕竟,让他一个现代人去修练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还是有些困难的。
      
      但说实话,他其实并不喜欢‘唯资质论’。
      
      就像这本书,当时写的时候主角是四灵根,资质也不好。他舍友原本是要给主角一个金手指,化去多余的灵根,成为单灵根的。但他觉得就连所谓的主角都需要这样才行的话,那让其余人怎么办?
      
      所以他改了改,让主角通过刻苦修炼,心性超然,思想灵活通透加上各种奇遇宝物达到了快速增长修为的地步。
      
      司慕都如此说了,青丰也只能道:“是,小师叔。”
      
      又听到这个称呼,司慕有些无语的不知道多少次强调:“你能不能不要加个小?!”
      
      青丰笑了笑,坚决不改:“小师叔,习惯了。”
      
      司慕:“……”青丰比他大,他来到古宗派的时候青丰已经成年。古宗派为了宗门和睦,亲传弟子之间的来往都很亲密,他几乎完全是和青丰一起长大的。
      
      其余的人哪怕年龄比他大一点,也因着他的身份不是很敢造次。就青丰,仗着自己把司慕‘养大’,真是一点也不客气。让其余人也有样学样。
      
      司慕躺在躺椅上闭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走走走,离开这儿。”
      
      青丰又是轻声笑了笑,拱了拱手:“是,青丰告退。小师叔。”
      
      司慕“……”他睁开眼,幽幽的目光看着青丰的背影。
      
      一旁从头看到尾的容九墨挑了挑眉,这样算的话,他上辈子活了也有四,五百年了,也比玄尘现在大多了。
      
      “师尊。”
      
      听到容九墨的声音,司慕回神看向他。微微皱了皱眉:“你先回去,这几日先适应适应。等为——,等我再找你。”
      
      他想起开始的时候说的那个‘为师’,现在就是浑身一抖。原谅他,实在说不出口,感觉好老。
      
      他现在也没想好怎么教徒弟,就让容九墨自己待几天吧。反正,他就算修为低,也已经引气入体了。古云殿灵气醇厚,先自己修炼吧。
      
      容九墨:“……是,师尊。”他看错了,这个人,优雅矜贵是有,但脾气也坏的可以。
      
      不过,耍起小性子的样子,怎么那么可爱呢……
      
      古宗派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吸引了无数的人来此。
      
      尤其是那些资质不太好的,对他们来说,想要修炼高深的功法,想要出人头地,古宗派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
      
      因为古宗派不只是大宗门之一,还是出了名的不看重资质。
      
      但入门测试却不是那么容易过的,需要及其强大的心性与定力。每次通过测试的人都不到十分之一,但即便如此,依旧有人前仆后继。
      
      测试地就是古宗派大门前的那个望不到尽头的登天梯。
      
      登天梯是人们赋予它的名字,因为通过了,就能进入古宗派,一步登天。
      
      没有人知道,在这段长长的台阶上会经历什么。
      
      一个有些瘦弱的小男孩正在艰难的向上攀爬,他的额头满是汗水,小脸通红,每迈出一步身子就会摇晃一下,仿佛下一刻就会晕倒过去。
      
      但没有人会心疼,会同情,哪怕他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因为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白尚城擦了擦汗水,仅是一条阶梯,他却感觉像是走了几年似的。
      
      抬头看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阶梯,他那双尚且稚嫩的眼眸中满是坚毅。
      
      他父母双亡,从遥远的小山村一路艰辛的来到古宗派,他不能退缩。
      
      可是他的脑海晕晕乎乎,身边似乎有无数道声音响起,温柔慈祥,像是母亲还在的时候对他的亲切关爱。
      
      “乖孩子,累了吧。停下休息一会,我们不走了。”
      
      “小城,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停下来吧。”
      
      “你累了,停下来吧……”
      
      “停下来吧……”
      
      ……
      
      ……
      
      白尚城用力的摇了摇头,想要摒弃这些声音。
      
      他知道,这些都是假的,这一路他听得太多,也看的太多了。迷失过,却也很快清醒。
      
      他还知道,古宗派的试炼并不是只有通过登天梯的才算成功。在试炼阶段,会有许多长老前辈在暗处观看,寻找心性坚定,品行高洁的弟子。
      
      不知走了多久,走到白尚城眼前模糊,脑中眩晕,筋疲力竭,双腿如灌了铅般沉重。
      
      终于,他似乎看到前面的雾气散了,登天梯的尽头……到了。
      
      他看到了许多身穿飘逸白衣,仙气飘飘,姿容俊逸的年轻前辈。
      
      然后,终于支持不住的倒在了他们面前。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