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容九墨 ...

  •   古宗派身为正道几个大宗门之一,又因为玄尘尊者的存在而地位超然。
      
      哪怕是外门,弟子们也都是心性较好的,很少出现打架斗殴的现象。
      
      一路向外门走去,司慕一边和071聊天:【古宗派的氛围还是不错的,容九墨是怎么被逼入邪道的?】
      
      这本书虽然是他写的,但容九墨毕竟不是主角,那些经历他根本就是一笔带过,连他都不知道事实缘由。
      
      071说过,虚拟世界被分为剧情世界和非剧情世界。非剧情世界就是天道根据最可能的走向衍生出来的。
      
      非剧情世界虽然不受剧情干扰,但也是为剧情世界服务的,严格来说也没有自主意识。
      
      这个世界名为九州大地,广袤无垠,各种种族繁多。大体上被分为正邪两道。
      
      这里的邪道,并不是那些魔修,鬼修之类的,而是因为心术不正,修炼极端术法使人心性大变的邪门歪道。
      
      071:【容九墨是五灵根的体质,原本资质不好,后来发现了属于他的最大机遇,就是宿主写的那本适合他修炼的功法。修炼之后,他进步太快,被认为练了邪术。】
      
      司慕看着前方匆匆忙忙迎上来的外门管事,挑了挑眉,直接开口:“本尊找容九墨。”
      
      管事一愣,根本不敢直视尊者,恭恭敬敬的拱手,也不敢多问:“是,尊者。”
      
      跟着管事向里走去,司慕在脑中接着开口:【他不是古宗派的人吗?】
      
      071有模有样的叹了口气:【宿主哎!古宗派有多大?人有多少?就连内门弟子,他们都不会特意去管,就更别说一个外门弟子了。更何况当时容九墨在外面,不在宗内。】
      
      虽然司慕没有刻意去保持原身的性格,但或许是修□□待久了,他在外一直都是冷漠高大的形象,突自看来,竟也和原身相差无几。
      
      毕竟,修真界,第一眼看的永远是一个人的气场和修为。
      
      司慕目不斜视,端着高人的架子,脑中却开口:【071,你在鄙视我。】
      
      071狡辩:【宿主,我没有。】
      
      司慕:【你有!】
      
      071:【我没有!】
      
      司慕:【你就有!】
      
      071:【我就没有!】
      
      ………
      
      没等两个人吵出个所以然,目的地先到了。
      
      古宗派一个大派,外门环境也不会差,只是看上去有些老旧和简单。
      
      此时,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坐在简陋的屋内,看着窗外的目光是不符合年纪的深沉与深邃。
      
      容九墨看看自己的短胳膊短腿,整个人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这是……重生了?
      
      上一世被世人逼入邪道,一步步爬上最高处,却和正道魁首白尚城死磕了几百年。
      
      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最后是……
      
      容九墨眯了眯眼,眼底闪过微光。
      
      古宗派镇派长老,大乘期下第一人。他甚至都没看清玄尘是如何出手的,就已经身死魂消。
      
      只差一个等级,就是……天壤之别。
      
      “尊者,就在里面。”
      
      突然,外边传来一道谦卑恭敬的声音。
      
      容九墨想了想,认出来是他在古宗派当外门弟子的时候那个外门管事。
      
      他皱了皱眉,尊者……能被称为尊者的……?
      
      他没有多想,起身像外走去。
      
      门外司慕一袭白衣,脸色淡漠,神色冷淡的向院中走来。
      
      在旁边领路的是战战兢兢的外门管事。
      
      容九墨一出来,就自动忽略了一旁的管事,看着直向他走来的白衣人。
      
      冷漠平淡依旧,这张脸却……
      
      司慕停在容九墨身前,目光缓缓在他身上扫视。
      
      一旁的管事连忙道:“尊者,这就是容九墨。”虽然不知到尊者为什么会来,还专门找人。但他也只有听命的份。
      
      司慕看着容九墨,精致的脸上淡漠的表情淡去,缓缓勾起一抹笑。
      
      容九墨却觉得这个人的笑容无端的危险。
      
      司慕缓缓开口,声音清冷,漫不经心:“容九墨,本尊欲收你为徒。你可愿?”
      
      容九墨:“……”什么?!
      
      司慕见他不答,也不在意,而是又接着睁眼说瞎话的重复道:“本尊观你勤学好敏,心性极佳,想要培养你。”
      
      容九墨:“……”他瞥了一眼自从这个人出口就僵住不动的管事一眼。
      
      觉得他要是开口拒绝,估计要不了一天整个九州就都知道他有多‘不识好歹’了。
      
      他如今刚重生回来,合体期的修为虽然没散,但都在元神里,要修炼回来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感受了一下自己低微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修为,又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明明和上一世长得不太一样却依旧是玄尘尊者的人。
      
      这个人身上的气势竟比上一世斩杀他的那会还要强。
      
      容九墨思考良久,在外面看来,也不过瞬间的事。
      
      他最后想到的依旧是形势迫人。微微低头,他恭敬中声音带着颤抖,完全像是一个激动过度的小弟子:“弟子愿意,拜见师尊。”
      
      司慕听见意料之中的回答,挑了挑眉:“好,去收拾东西,即刻和本尊回古云殿。”
      
      容九墨依旧低着头:“是,师尊。”说完,他就转身走向屋内。
      
      司慕看了他一会,才转眸看向一旁的管事,淡声道:“你出去吧。”
      
      管事连忙拱手:“是,尊主。”他几乎是同手同脚的的往外走去,整个人都有些呆滞:玄尘尊者——,收徒了?!!
      
      等这里只剩下了司慕一个人。071忍了忍,还是开口问道:【宿主,您要收容九墨为徒?是……是要通过强大他的气运来做任务?】
      
      司慕:【那倒也没有,我只是对这个最大反派和主角有些兴趣而已,过两天去收徒大会上看看主角,要是可以的话把他也收了,我让他们天天面对面。】
      
      071:【……】它想了想,还是开口提醒,【宿主,其实……容九墨和白尚城,和原身都没有什么私人仇怨的。】
      
      司慕挑挑眉,他写的他当然知道。这个世界形成的时候,天道也没有过度的理解,把公仇转换成私仇。
      
      主角和反派的对立,完全是因为地位不同而已。
      
      但司慕依旧开口:【没关系,我只是想看看这两个人能相处成什么样儿。】
      
      071:【……宿主,您开心就好。】
      
      司慕挑了挑眉。
      
      容九墨此时也从屋里出来了,肩上背着一个小包裹。
      
      他此时不过七,八岁的年纪,虽然不至于面黄肌瘦,但也算瘦胳膊瘦腿的。不过,长得还算可爱。
      
      再可爱,司慕也没替他背包裹的打算。
      
      见人出来了,他就一挥衣袖,直接把人带到了古云殿。
      
      玄尘尊者在九州的地位超然 ,同样的,他所居住的古云殿在古宗派也地位超然。
      
      古宗派原本加上宗主在的主殿也只有四个殿。而古云殿的存在就是为玄尘这一脉专门所设。
      
      别的殿除了亲传弟子还会收些内门弟子,而古云殿却是只有玄尘一人。
      
      容九墨抱着自己的小包裹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跟着司慕,哪怕是周围灵气浓厚,清新雅致的环境都不敢多抬头看一眼。
      
      司慕自顾自的往前走,正好碰见向主殿走来的碧容。
      
      碧容看见容九墨微微一愣:“殿主,这是?”
      
      司慕微微挑眉向后扫了一眼:“收的徒弟,如你所愿。”
      
      碧容温和却又淡漠的眸光微微一亮:“你真收徒了?”
      
      “自然。”司慕微微甩袖,向一旁的石桌走去,“在外门收的,你先带着他安顿下。”
      
      碧容微微一笑:“好。”接着他看向依旧低着头的容九墨,温和的双眸又被淡漠取代,“和我走吧。”
      
      容九墨抱着包裹的双手微微紧了紧,小心的抬头看向司慕,大大的眼眸中含着濡慕和依赖。
      
      司慕斜靠在桌旁,整个人看着有些懒散,眸色浅淡,漫不经心的看过来,嘴角微勾,举手投足说不出的优雅矜贵。
      
      容九墨微微呆滞了一瞬,眸中闪过一道惊艳,然后反应很快的撇开了眼。他现在才意识到,对面的人长了一张比玄尘还要俊美的脸,白皙精致。
      
      这个人,宛如凡世精心培养的世家贵公子,一举一动,引人眼球,与上一世的玄尘大相径庭。
      
      司慕挥了挥手:“去吧,一会再来见为师。”
      
      容九墨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道流光,怯怯开口:“是,师尊。”
      
      一个殿占据整整一座山,山下是给内门弟子准备的,不过古云殿迄今没有过任何弟子。
      
      容九墨哪怕资质不好,但司慕既然亲自开口收了徒那他就是古云殿的亲传大弟子。
      
      碧容带着容九墨来到一个距离主殿较近的阁楼:“这便是你的住处。”
      
      容九墨看着面前精致大方带着院子的三层阁楼,向碧容微微行礼,一板一眼:“谢谢碧容师叔。”
      
      在他这一世的记忆里,古云殿的碧容和夜寒同样很出名。这两人虽然是玄尘的随侍,但修为和几个殿主也不相上下,他自然不能随意称呼。
      
      碧容微微挑眉:“你叫什么名字?是如何认识殿主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