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照顾 ...

  •   整个空间都静默了一瞬。
      
      在司慕另一旁的青栎和青澜对视一眼,眼中闪过同样的笑意。
      
      最后青栎出声打破了这寂静的氛围:“两个小师弟资质确实不太好,但都勤奋刻苦,又有师叔的全心指导,能达到这种程度自然是应当的。”
      
      有他出声,众人也有了台阶,纷纷附和。
      
      “是啊是啊!还是尊者教导有方。”
      
      “我等还要向尊者学习啊!”
      
      ………
      
      司慕缓缓抬眼在一群人中扫视了一会,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真的是到哪里都免不了这种场合啊!
      
      他的目光在底下逡巡,扫过一众年轻修士,扫过古宗派弟子们,在容九墨身上停顿了一会,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沐凝身上。
      
      依旧是一身冰蓝色衣裙,面色冷淡周身寒冷,眼中毫无波动。
      
      司慕:……
      
      想叹气。
      
      沐凝如今元婴中期,早已自己在古连山脉选了一处山峰,平时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外出历练,已经很少见到人了。
      
      白尚城……
      
      司慕想到这就有些头疼,他虽然是想让白尚城能改改沐凝的性子,但他怎么觉得就这么没可能呢?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还能是一个为别人的感情操心的人。
      
      底下的沐凝似有所感,原本看着比赛的目光顿时看了上来,清清冷冷的眼中带着丝疑问。
      
      司慕向她微微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转移了视线。
      
      他原本没想找沐凝,却不知道是不是在场上看她那时候让沐凝在意了,比赛结束,他一回院子,就见沐凝已经在等他了。
      
      此时,已经傍晚时分,白天的比试毋庸置疑,白尚城拿了第一,并且还越阶报名了金丹期的比试,司慕知道了也只是点点头,没说什么。
      
      晚上虽然没有比试,但众多年轻人聚在一起,也算是趣味相投,一堆一堆的玩了起来。
      
      哪怕是古宗派回来的人也很少,就连那几个亲传弟子都按捺不住的去玩了,所以司慕看着身后的人,很是不解。
      
      “你不去和他们玩?”
      
      容九墨亦步亦趋的跟着他:“没什么好玩的。弟子还是想跟着小师尊。”
      
      司慕:“……”
      
      行吧行吧。
      
      两人一回院子就看见了正立在院中的沐凝。
      
      司慕脚步一顿:“沐凝?”
      
      容九墨在他身后微微蹙了蹙眉,却也没开口。
      
      沐凝看见两人,拱手行礼:“殿主。青墨师叔。”
      
      司慕点点头,向屋里走去:“进来吧。”
      
      说着他转头看向容九墨:“回你自己的院子。”
      
      容九墨:“……”
      
      他看看司慕,再看看沐凝,眼珠一转:“小师尊,弟子等会也有事!”
      
      司慕挑眉看他,嘴角一勾:“哦?什么事?你先说吧。”
      
      容九墨:“……”
      
      他有些艰难的开口:“我……我的事不重要,晚点……晚点再说就行。”
      
      司慕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暂且放过了他,只是道:“你就在外面等着吧。”接着转眸再次看向沐凝:“跟我来。”
      
      沐凝低眉:“是。”
      
      容九墨转身去了一旁的凉亭。虽然知道小师尊和沐凝没什么,但还是忍不住的将目光直直的定在了两人进去的门口。
      
      他觉得自己等了很长时间,又好像只是一小会。就看到了沐凝又走了出来。
      
      沐凝依旧和来时一样,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朝着容九墨点了点头,就走出了院子。
      
      容九墨瞬间眸底一亮,立刻起身出了凉亭,往屋里走去。
      
      司慕正对着门口喝茶,见容九墨进来,他将茶杯放下,淡淡开口:“什么事?”
      
      容九墨上前走到他身后,直接伸手给司慕捏起了肩:“小师尊,弟子伺候您就寝啊?”
      
      司慕:“……”
      
      他一言难尽的回头:“你……有病吧。”
      
      容九墨以前倒是也‘尽过孝心’。但那都是在外面,风餐露宿的。如今自己有自己的房间,他这大徒弟……莫不是真有毛病吧?
      
      容九墨眨眨眼,微微低下身子,头正好在司慕肩膀上方一点,一偏头就能碰到脸的地方。
      
      随着出口的话,不断地有气息喷洒在司慕脖颈上:“小师尊,弟子想照顾您……”
      
      司慕:“……”
      
      他不自在的挪了挪头,微微皱眉:“出去!”
      
      容九墨漆黑的双眸幽暗,和司慕对视着:“小师尊……”
      
      司慕:“……”
      
      他这个大徒弟……又发病了?
      
      干脆直接起身,司慕转头看向容九墨:“我再说最后一遍,出去!”
      
      容九墨缓缓眨了眨眼,微微低下了头:“好吧……小师尊,弟子来是想问您,明天就该弟子比试了,您……”说着,他抬头看向司慕,双眼发亮,“您会来看的吧?!”
      
      司慕:“……”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生无可恋,顿时就回忆起了今天无聊的一白天。
      
      他都险些忘了!啊啊啊!这都是什么日子啊!!
      
      然而内心咆哮归咆哮,他还是很淡然的保持着‘公平的师尊形象’:“我会去的。”
      
      容九墨瞬间露出笑容:“那弟子等着您!弟子依旧会拿到第一的!”
      
      以他才刚到金丹期的修为说要赢得金丹第一,怎么也有点说大话了。
      
      但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司慕还是很看好他的:“嗯。”
      
      就是以辟谷期参加金丹期此试的白尚城估计也能拿到不低的名次。
      
      容九墨这才稍微满意的点点头,面色正常的往外走:“那弟子就回去了?”
      
      司慕有些心累的挥挥手:“去吧。”
      
      等容九墨离开,他也懒得去想了,直接去了内室,用术法清理了一番,就直接躺到了床上。
      
      本来想睡的,然而躺着躺着,他就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刚才和沐凝的谈话。
      
      “你觉得白尚城怎么样?”
      
      “殿主,您想弟子和他在一起吗?”
      
      “你……我说想,你就同意?”
      
      “是。”
      
      “……你,我没这样想过,一切都要跟随你自己的意愿。不要总是以我为主,沐凝,当初是我救了你,但你不必一直这样。我希望,你能和正常人一样。你明白吗?”
      
      可以说是,很苦口婆心了!
      
      “……殿主,弟子会的。”
      
      “……你自己想想吧,不管怎样,我是希望你能开心幸福的!不论以后是不是要找一个道侣,首先都要你自己喜欢。”
      
      “弟子明白。”
      
      “你明白就好,你还小,也不用拘泥于这些,你和……白尚城,顺其自然就好,不要有任何负担。有事都可以来找我,知道吗?”
      
      “是。”
      
      “好,没别的事,你就先回去吧。”
      
      “弟子告退。”
      
      司慕有些无神的看着床幔,第一次觉得养孩子……真的好累。
      
      他家潇潇,长大以后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想着想着,他就睡了过去。
      
      嗯……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就好……
      
      ——————
      
      第二天
      
      司慕幽幽的目光跟带着刀子似的看着床下的容九墨,脑子不太清醒,脾气更不太好。
      
      容九墨陪着笑,靠近床边,声音也带了点可怜巴巴的意味:“小师尊……比试都快开始了,您答应了弟子的。”
      
      司慕不说话,继续幽幽的盯着他。
      
      容九墨走到床边,手里拿着一杯水,一手轻轻的放在司慕背后扶着他,声音柔和:“小师尊别生气……先喝点水。”
      
      司慕总算有了点动作,看着送到嘴边的水,直接不客气的就着容九墨的手喝了下去。
      
      容九墨脸上带笑,一直耐心的看着。
      
      小师尊起床的样子……真是百看不厌!
      
      司慕喝了水,也就清明了些,看容九墨却依旧不太顺眼:“出去!你先去吧!”
      
      容九墨将水杯放在一边,没有动:“弟子不着急,弟子伺候小师尊起床。……好不好?”
      
      司慕瞥他一眼,想起了昨天晚上,抽了抽嘴角,却没有再让容九墨出去。
      
      这么想伺候他,那就伺候着吧!他司慕……心安理得。
      
      于是,容九墨双眼一亮,直接低下身给他家小师尊穿鞋,又用术法给小师尊清理了一下。
      
      然后拿着一旁的衣衫一件一件的给司慕穿上。最后又将司慕推到凳子上,慢条斯理的给他梳头发。
      
      司慕:……
      
      好像一个布娃娃!
      
      梳妆完,容九墨又把早膳端了进来,殷勤的给司慕布菜,就差直接上手喂了。
      
      等到终于出门时,容九墨又拿出一个红披风,轻柔的给司慕披到肩上。
      
      司慕:……
      
      他真的不是容九墨的布娃娃或者木偶吗?
      
      容九墨笑容灿烂,悄悄伸手握住了司慕的手腕:“小师尊,我们走吧。”
      
      司慕抽了抽嘴角,被容九墨拉着往外走去。
      
      走着走着,他就想起了,容九墨往他卧室闯的行为。
      
      他私人领地意识一向很重,只是进去看看倒是无所谓,并且是要有他在的现场,但别的都是不行的,更别说大清早的就往他卧室闯了!
      
      但他直到刚才竟然才想起了这个问题!!
      
      果然是……和容九墨待久了吗?
      
      …………
      
      他们两个去的不算太迟,还没到容九墨上场。
      
      直接在下边分道扬镳,司慕一眼都没看容九墨,特冷酷无情的去了上首。
      
      直到他去了上边坐好,刚才安静下来的场地才又热闹起来。
      
      毕竟,司慕身上的红披风实在是给人的冲击力……有些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