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无聊 ...

  •   ‘砰——’的一声响起。是司慕将妖皇打在地上的声音。
      
      容九墨终于动了动,往那边走去。
      
      司慕也缓缓飞身而下,手里不知何时拿了一把折扇,姿态懒散的向妖皇走去。
      
      妖皇此刻身上比容九墨还要狼狈,提不起一丝力气的仰倒在地,看着逐渐走进的师徒二人,扯了扯嘴角。
      
      司慕在他身前停下,笑了笑,眉眼微弯:“服气吗?”
      
      妖皇:……
      
      他久久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盯着司慕。
      
      在司慕再要上前一步的时候,他的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利光。
      
      容九墨在司慕身后一惊:“小心!”
      
      司慕身形未动,眸光微闪,一道极快的细小白光向他射来。
      
      容九墨已经快速向他赶来。
      
      拿到白光却在即将要打到司慕身上时,被司慕手腕一转,用扇面挡在了身前。
      
      司慕眯了眯眼,眼中的戾气一闪而过,毫不客气的直接打了回去。
      
      妖皇:……
      
      他瞳孔一缩,猛的身体一颤,又吐了口血。
      
      容九墨来到司慕身旁,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一圈:“小师尊,您没事吧?”
      
      司慕扫他一眼,眸色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漫不经心:“没事。”
      
      他看向地上的妖皇,嘴角一勾:“这么想和我打,却偏偏打不过我!给你个机会……”司慕眼中闪过不知名的光,“去和焱铎联手一次,说不定就能打过我了呢。”
      
      说完,他就没再管地上的人,直接转身离开。
      
      容九墨跟在他身旁,只有转身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眼眸像是幽暗的深渊,藏着无尽的冷意。
      
      司慕的声音在前方传来:“本尊在九州大会等你。”
      
      ……………
      
      自那天过后,司慕和容九墨第二天就离开了猫族,又去其他地方转悠了几天,终于在辟谷期最后一天比试之前回了他们落脚的院落。
      
      期间,再也没见过那个红衣嚣张的妖皇。
      
      白尚城已经辟谷后期,他的比试就在这三天中的最后一天,他们来的也算及时。
      
      刚到院落,就碰上了要出发的古宗派弟子。
      
      白尚城一看见两人,立刻眼睛一亮:“师尊!师兄!你们回来啦!”
      
      司慕冲他点了点头:“今天是你的比试吧,我会看的。”
      
      白尚城连连点头:“嗯嗯。”
      
      他身后的一干人连忙躬身行礼。
      
      司慕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向前:“那就走吧。”
      
      一群人浩浩荡荡,白尚城激动过后,又去了亲传弟子那边。
      
      青栎和青澜走在最前面,不一会青栎就偷偷摸摸去了容九墨旁边,小声开口:“师弟师弟,你和小师叔去万兽森林了?去玩什么了?好玩吗?下次带上我呗?有没有带什么特产?有没有见什么妖修?………”
      
      容九墨:……
      
      他看了前方的小师尊一眼,有些无奈的开口:“师兄,您想看,就自己去吧。”
      
      青栎:“……”
      
      他偷偷瞥一眼司慕,又偷偷瞥一眼青澜,小声嘀咕:“我不敢啊!”
      
      容九墨:……
      
      他抽了抽嘴角,加快脚步甩开了青栎,跟上了小师尊。
      
      ——————
      
      九州大会已经连开几日,到处都是欢闹的气氛。
      
      随着司慕的到来,整个场地都是一静。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行礼声。
      
      “见过尊者。”
      
      司慕点点头,和青栎青澜一同去了上位。
      
      上位坐着的不是一门宗主就是一门长老,哪怕是像沐景这样的继承人也不能上去。
      
      容九墨只能在下方止步,和白尚城待在一起。
      
      白尚城偷偷瞥一眼上方,靠近容九墨,笑的一脸神秘兮兮:“师兄!我知道了!”
      
      容九墨转眸看他,挑了挑眉:“知道什么?”
      
      白尚城“嘿嘿”两声,脸上带着知道了小秘密的得意,放低声音:“你是不是喜欢师尊?!”
      
      容九墨:“……”
      
      他有些稀奇的看了白尚城一眼,没有要掩饰的样子:“怎么?你现在才知道?”
      
      这次轮到白尚城沉默了,他抿了抿唇,有些挫败:“你什么时候有的心思啊?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要不是他最近天天往沐凝那儿凑,想着办法的逗沐凝开心,他还不会突然就灵光一闪,想起了过去的种种。
      
      师兄对师尊……那好像才是真的无微不至。
      
      不过,白尚城想着,就幽幽的叹了口气,有些委委屈屈的看了沐凝一眼。他这么努力,沐凝还是不对他笑一笑,能说上话,他就该谢天谢地了!
      
      容九墨看着他的表情,不用多想都知道他在想什么,也瞥了一眼冷冷淡淡的沐凝,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说实话,他虽然看好这两个人,心里却知道他们大概率没可能……
      
      白尚城接着凑近他:“师兄,既然你喜欢师尊都好久了,那你给我传授传授经验呗?”
      
      容九墨:“……你确定?”
      
      白尚城顿了顿,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连忙摇头:“不不不,还是算了。”
      
      容九墨挑眉:“嗯?”
      
      白尚城看看上方,又看看容九墨,脸色有些一言难尽:“我忘了,师兄你……这么久了根本就没成功!”
      
      容九墨:“……”
      
      呵呵!
      
      他刚才想错了,白尚城和沐凝不是大概率没可能!而是,一定!没可能!!
      
      “比赛开始!”
      
      浑厚的声音在场地内响起,白尚城也没功夫跟容九墨闲聊了,说了一声就去他的比试台等着了。
      
      容九墨见他走了,也不在意,将目光接着投向了上方万众瞩目的那个人。目光幽幽,有着数不尽的幽怨,接着又缓缓变得坚定执着。
      
      小师尊……
      
      上方。
      
      司慕优雅又不失高贵的坐在最上首,无视了数道长老们的视线和窃窃私语。
      
      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双眼是有些无神的,身体是有些懒散的。
      
      啊啊啊!好无聊!好想走!心好累!好想躺!
      
      要不是还记得今天是二徒弟的比试,他肯定早就闪身走人了,一刻也待不下去。
      
      这些人是怎么兴致勃勃的待了这么多天的?
      
      像他这种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心灵淡如水’的人,实在对这个九州盛会不敢苟同。
      
      就在他旁边下首坐着的是穿着僧衣的灵一,幽深又平静的眼眸不动声色的扫过下方的容九墨和白尚城,接着又看向司慕。
      
      他们这位修真界尊者,那满身的生无可恋,暴躁和不爽,不要太明显!
      
      灵一一向温和没有波动的双眼渐渐露出几分笑意,脸上依旧挂着平和沉静的笑容。
      
      渡劫期强者,远在千里之外都能对自己的名字有所感应,更别说只是这么点距离了。
      
      下面那两个小崽子,该庆幸他们的师尊心情不好,懒懒散散的连上首的宗主长老都屏蔽了吗?
      
      想到刚才他听到的谈话,灵一眯了眯眼,看向司慕的眼神中依旧带笑,却多了些看好戏和幸灾乐祸的意味。
      
      这两个徒弟……收的好啊……
      
      没过多久,底下的白尚城终于上台了。
      
      这次不仅是所有人的哄闹声响了一倍,司慕也总算打起了精神,将注意力放在了下方。
      
      然而……
      
      刚看了没一会,他就又兴致阑珊的收回了注意力。
      
      白尚城已经将近辟谷巅峰,虽然随着任务完成度的增加大男主气运被削弱了不少,但总的来说还是身负大气运的,又有着绝妙的功法灵器,在辟谷期的试炼中完全是碾压般的存在。
      
      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
      
      司慕碍于二徒弟的脆弱的心灵,尽管没什么兴致,却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
      
      可别人就不是他这么没意思了。这些年来,容九墨和白尚城的名声可谓是响彻九州,又有那三十年的历练,有很多人都认识他们。
      
      白尚城刚上台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随着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更是收获了无数迷弟迷妹。
      
      就连上首这一片地也安静了下来,灼灼的目光盯着下方台上的天之骄子。
      
      可不是天之骄子嘛!几位宗主,长老看着下方,突自在心里想到。
      
      能被玄尘尊者收为亲传弟子,就已经一步登天了!更别说自身还努力!
      
      上边安静了一会,就有一位宗主忍不住开口了:“我听说这两位师弟资质都不太好?没想到今日一见,却是少年天才啊!”
      
      这些人都和青丰他们一辈,称一声师弟也正好。
      
      其余人听罢,也都齐齐回头看向中央的司慕。他们这次主要关注的就是这两位新起之秀了,前几天虽然见不到容九墨,却能见到白尚城。
      
      确实是一表人才,礼仪得体,进退有度。但直到今日,才见到这位声明在外的师弟的武力值。
      
      精妙凌厉的招式,寒光凛冽的灵剑,绝妙的身姿步法。
      
      “不愧是尊者的徒弟啊!”
      
      “是啊是啊,假以时日恐怕也能达到尊者位吧!”
      
      “一直听说两位师弟资质不好,今日一看,我们宗门里的那些天才都比不过啊!”
      
      “一向听说古宗派出了名的不看重资质,往后我们也要跟着学习一下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目光依旧聚集在中心的司慕身上。
      
      然而司慕只是掀了掀眼皮,不冷不淡的样子:“嗯。”
      
      他若平时有兴致还能和这些人掰扯掰扯。但现在,能给个‘嗯’就不错了。
      
      一众人:“……”
      
      打不过,不敢说!还能怎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