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纪晟眯起那双狭长的星目,略带自嘲道:“明知道我是一个散漫没纪律领导能力差劲的关系户,怎么这回专门点我去上前线?”
      
      众人此刻心照不宣地无言回应:原来你小子还挺有自知之明?
      
      陆司令端着那几十年军队生涯打磨出的矜傲,沉着启声道:“你部下的A军团综合实力处在联邦前列,也是考虑到速战速决,你率队调查效率会更高。”
      
      “那我可真是谢谢他联邦的抬爱了。”纪晟的嗓音嚼在舌根,话底尽是嫌恶。
      
      陆沉并没有理睬对方的负面情绪,那双在集成图影里跃动的眸子静静扫视四下。
      “联邦的安排是派遣两支军团的人员,除纪晟之外,还有一位人选。”
      
      一语掷地,全场瞬间鸦雀无声。平日钟情邀功的壮士们都哑了火,现在跟同个娘胎里出来似的心有灵犀,一齐摆明敌不动我不动的作战方针。
      
      “哎哎哎,放校园里这叫孤立霸凌了啊。”经受此等不情愿与自己共伍的冷落,这位打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公子哥心里怪憋屈的。
      
      总司令倒也没有吊胃口的陋习,他迎着群众炽热而局促的目光,缓缓吐出对方名字。
      “严屹。”
      坐在远角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抬起了头。
      “是。”
      “你与纪晟一起执行任务。”
      
      “卧操。”
      纪晟这句有煞风景的不雅没过脑便崩出了口,带起一波高伤害的群体攻击,连呛好几位正在优雅喝茶的领导。
      
      他和严屹是军部里出了名的死对头;自两人双双担任军长后,在各种较量赛上都能一睹他俩争得鱼死网破的身姿。但是这次行动联邦居然安排两人组队,惊悚级别简直等同于陆大司令女装。
      
      “为什么让我和他组队?谁想出来的?这不逼着我上战场倒戈吗?”
      
      “你与严屹的军团都是联邦的中流砥柱,这次行动在亥区,难度显而易见,存在许多不可考量的危机,”陆沉脸上没挂分文波澜,“联邦给予你们信任,也相信你们的实力能够承担起这份任务。”
      
      纪晟表情苦得发涩,本来不把他安排在子区继续伸张正义已经够憋屈了,谁知道还倒了个大霉跟死敌撞进一条贼船上。
      “嘶...哪有这样的啊,你们没考虑一下团队合作是需要战友间的默契和信赖吗?要我跟严屹组队?呵,还没碰见敌人保不齐我就先把他给撅了。”
      
      凛然伟岸的军官们又一次绷不住表情,紧抿笔直的唇线,口腔里止不住地嗤出声。
      
      纪晟跟个没事人一样双手抱上后脑,半身倚贴在座椅靠背,浑然副睥睨众生的懒散傲势。
      他心底倒也谈不上对这次任务的抗拒,但更多的是潜意识里萌生的怪异感。
      
      突然就冒出一个隐瞒大众十几年的秘密研究基地,机缘巧合下与子区的【亚】势力产生联系,又莫名其妙地被炸毁,还指名自己和严屹去调查,不论从哪个角度细究都疑点重重。
      
      而相反的,另一位当事人倒冷静得可怕。
      纪晟视线在严屹的扑克脸上睃巡,那人貌似对于和自己组队一事始终没展现丝毫意外。
      
      陆沉再一次清了清嗓,议场内的细噪渐渐灭了下去。
      
      “此次行动不容异议,也望当事人务必重视这份职责;”语毕,他平静地望了眼纪晟,仿佛在刻意暗示着什么;不出半秒又接下文,“现计划于零点人员整顿妥当后前往亥区的联盟军部,相关规划后续会发送至终端,没有异议的话,今天的内容也差不多到这里...”
      
      “欸,等等,”纪晟冷不丁插声,霎时像磁铁似的吸引全场视线,“那位爆炸未遂案的仁兄审得怎么样了,等半天都没提啊。”说完还刻意挥了挥手里满是潦草的平板,颇有种课堂上倒数生嚷嚷没学够的悚人反差。
      
      按联邦军部的分职,审讯是单独一个模块,另由政府下派的人士负责。持续两星期的恐怖暴.乱硬是没捋到罪犯的半根毫毛,而今纪晟出马生擒一人,本应堪称是场历史性的战略转折点,结果却拖到现在也没个音信;纪晟这嘴提出来,其他军官才犹如醍醐灌顶般醒悟,这等大事居然临近会议尾声也不见落下交代。
      
      众人纷纷效仿向日葵望太阳,目光齐刷刷聚焦在议座中央,还不时窜起几句附和的狐疑,静待对方启声。
      
      陆沉的虚影微微闪烁了两下,失语片刻,半晌才缓缓发话:
      “罪犯...自杀了。”
      
      “...什...什么?!”“这,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自杀?!”
      一时间众说纷纭,刚冷却下的大厅瞬间如点燃沸火的油水滋炸漫开!
      
      纪晟画风不同于一帮唇枪舌战,他差点就从椅子上跳起来,幸亏身旁长官及时扯住,场面才不至于那么剑拔弩张。
      “自杀?他妈开什么玩笑?!审讯部那帮人是干什么吃的!老子辛辛苦苦抓的人,就这么让他给自杀了?!不知道他的口供有多重要吗!我如果不问,联邦是不是还打算瞒着?!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陆沉望向这位暴躁地雷,面无表情道:“纪晟,当下任务是调查亥区的爆炸事件,这也是为搜寻更多有关恐怖.组织的信息,其他不是你管辖范围内的事情,就不必一直追根究底了。”
      
      “恐怖.袭击以来唯一一位活口就这么没了,你们上级一点表示都没有的?!什么叫我不用追根究底?我忧国忧民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么桩大事还不给过问了?还有今天的亥区安排,奇奇怪怪,没一点像样的理由!现在搞专政社会了是吧?有没有跟我们商量过军队的派遣规划?!”
      
      虽说话是糙了些,但字字都踩在座下每一位的心坎上,对于他们这些时刻都得敛着脾气和颜悦色地混军政圈的雅人,不得不说关键时刻确实能暗自心爽。
      
      陆司令的影像逐渐褪色,纪晟意识到了什么,还没等嘴里再迸发出粗鄙,便被一记冷淡堵得噤声。
      
      “今天会议就到这里,解散。”
      “喂,喂!!”
      
      端居中央的全息虚影倏地熄灭了,唯余纪晟跟空气作无谓对峙。
      “...”
      “艹。”
      
      ---------------------------
      
      纪晟回到办公室后脸上挂满被欠五百万的愤懑。
      
      “老大,你这跟谁干架回来了?哪个厮有这雄心豹子胆敢惹咱家头儿啊。”A军团第一舔狗韩悦上来就是通两肋插刀的义气。
      
      “天王老子。”
      
      “我去,厉害,你连天王老子都能勾搭上”韩悦眼冒金星,不知道老大又惹了哪位厉害的主,浑身上下都是妄图吃瓜的热切,“谁啊谁啊。”
      
      “你陆爹。”
      “我操。”
      
      韩悦脑袋瞬间当机,赶忙呸呸两声,想掩掉自己刚才称“厮”的冒犯;全军部上下,也就纪晟这不要命的敢招惹总司令;他斟酌许久,实在拿捏不出什么震撼的辞藻来形容,只好竖个大拇指,朝当事人庄重吐了句扼要:“牛逼。”
      
      “赶紧滚。”纪晟齿间挤出声轻蔑,随即把韩悦这块黏人的狗皮膏药打发了。
      
      “军长,我们已经收到通知了,”不远处赵谋的手划拉着荧屏,信步走来,“零点的亥区行程。”
      “对,神经安排。”
      “人手怎么规划。”
      “暂定两支军团各抽调一百人。”纪晟肉眼可见的心情跌谷,他抓起桌上的水杯,饮出一番粗犷的气吞山河。
      “两支?”
      他显然又被触及到了心底的疙瘩,“没错,联邦脑子被车轱辘轧了吗,居然敢安排我和严屹的队伍过去。”
      “哦,那是挺糟糕。”一贯寡言少语的赵同志地回了声敷衍。
      
      纪晟眼睛发涩,喝完水,又怔怔扫了眼深夜还在勤恳办公的部下,也不知怎的心底有些宽慰,突然话锋一转,莫名其妙道:
      
      “我不会升迁的。”
      
      “什么玩意儿?”韩悦不明白自家老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他顿了顿,似在酝酿情绪,但说出来的口气倒像是在公布什么喜讯,“商业广场咱们抓的犯人...自杀了。”
      
      霎时,窄小的空间立马炸起一圈此起彼伏的“我靠”,完美诠释了师承上司的优秀美德。
      
      “艹,别提了,想起来就气,姓陆的居然还不打算告诉我们,”纪晟又立马被心底的愤愤不平激成原型,“联邦那九个议员是不打算把军部放在眼里吗?他们政府的人,生生把罪犯给审死了,就这种不屑的态度?我看别是人家口供里不小心透露哪位头头贪污结果被暗杀了吧。”
      
      赵谋不解地抬起脸,“所以这跟你不用升迁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呢,”他双手抱臂倚在桌边,一副即将高谈阔论的架势,“要是那人嘴巴撬出跟【亚】组织有关的重要情报,我能立马从少将升到中将,带的军可就要换血成一帮精英了。”
      
      有人默默吐槽,“嘶...动乱年代的军职可真容易拿。”
      纪晟随手抄起一沓资料就往对方背骨拍,“喂,你头儿先前攒了多少功绩也不想想啊,这不过是顿雪上加霜!”
      “锦上添花。”范征扶了扶眼镜腿,面无表情地指正。
      
      “嗐,管它雪不雪花不花的,反正这次重要人员死了,到头来最多奖点军饷;你们就感恩戴德吧,全军部哪有比我这更亲民的长官啊,捞到可就是赚到。”
      “是是是,全军部也没有比我们更任劳任怨的兵了。”
      “靠...去你的。”
      那人被又一记鞭策砸得闷哼,整间办公室不禁漫起阵嬉笑,荡在这深夜背景下,从外听还怪瘆人的。
      
      最近不是外勤就是看资料,导致纪晟这种孩童时代不幸辜负恩师教诲的学渣现在看到密密麻麻的文件就犯PTSD;他手揉捏着山根,妄想压制这股比火气还凶猛的困意。
      “行了不闹了;赵谋,你去安排人手。固定人员有你、韩悦、范征...再加个乔瑾言。”
      
      著名子区八卦群众韩悦立马嗅到了绯闻的芬芳,“我去,可以啊老大,得亏人家小乔暗送秋波这么久,你终于要主动出击了啊!”
      “滚蛋,这是正经地按实力选人,无关性别好吗。”
      韩悦脸上还吊着看吃瓜的贼笑,缓了会儿,又才后知后觉地咂摸过来,“靠!这么说我在你心里才排第二!这么多年咱们的摸爬滚打,就值这分量?你太不够情谊了啊!”
      “第三,”他残忍斩断对方的痴心妄想,“老子是第一。”
      “...”
      
      子夜时分,各队武装备善齐整登上了运输机。
      
      巨物闪烁的幽蓝狠狠刺穿旷场的黝暗,迎着一众凄冽惨淡的瑟风,撞进稀碎星月的墨海。
      漆黑的幕布里盛着器械运作的呼哧,机翼劈开沉闷的大气层,不知又撕裂了谁的夜梦。
      乌蒙残云成就一段乱世护航,穿越相隔的空间,伴热血人抵达远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