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第 41 章 ...

  •   第41章 叶紫租房了

      “咯吱!”叶子打开门,客厅里还亮着一盏暖莹莹的灯,柔和而温馨,听到门开的声音,叶妈披着衣服从房间里出来:“才回来呀?可吃过饭了?可你留着呢。没吃给你热。”说着便想前去打开微波炉。
      “哎,妈,妈,不用忙了,赶紧睡去吧!不吃过了。”叶子连忙阻止母亲帮自己张罗。
      “一定要搬出去住,每晚回来太迟根本一家人都睡不好的。”叶子与叶薇说,“也是可以的,我都想在我们学校边上的小区找间房子,这样我们也好有属于自己独立的空间了。”两人一拍及合,商量着找房子。
      找房子这种事找吴应沛就可以了。很快的,他就在医院边上给叶子找好合适的房子了,离医院二十分钟的路程的清晖小区,清晖小区设施完善,环境优美,电梯房11楼,每单元三户,叶子在中间户,两室两厅,精装修的,叶子和叶薇一起看过后都觉得不错,就定了下来。
      叶子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到小区的跑道上跑半小时,她坚信运动是最好的美容。
      高束着短马尾,头带发带,一身合体的淡青色动动衣,白鞋,再加上运动后的红晕,让叶子特别的青春艳丽,充满朝气。
      耳机里正在播放《渴望遇见》,柔柔的深情,“叮!”电梯开了后,从电梯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拽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女孩头发束成两个小辫子,眼睛亮亮的,穿着无袖的碎花裙,像布娃娃一样漂亮,背着书包。
      “你放开我,你这个坏女人!”小女孩不停的在挣脱着那个拉她女人的手,又撕又咬的,满脸的凶恼,倒是那个带孩子的妈妈有点羞涩的对着她笑笑。
      “再送我上学,我会让爸爸杀了你!”小女孩恶狠狠的说。那牵她手的女人脸都变了色,不过还是把她往外拉。
      一进一出,很快就别过了,叶子上去洗了澡收拾后,化了个淡妆,再穿上白色的衬衣和蓝色的牛仔裤,干净清爽的去上班。
      这天叶子进了电梯准备按下关门时,电梯门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分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面前,大概不到三十的样子,整齐的黑西装,领带,皮鞋,线条刚毅却面容清冷的男士走进了电梯,叶子下意识的往里面让了让。这个男人自带冰冷的气场,叶子明显感觉自己下意识的寒碜了下。男子薄唇紧闭,看都没看叶子一眼,就在她前面站定了。看到叶子按了1楼,他按了-1,-1楼是停车场。
      电梯在1楼叮的停住,叶子看着前面高大的阻挡物,就客气的说:“您好,麻烦让一下!”这男人微微侧了下身,眼神扫视了下叶子,就让叶子过去,随后,电梯就直接到-1楼了。
      外面的空气真是新鲜!叶子走在路上,深深呼吸了几次,加上早上的运动,浑身轻快,她想着到医院食堂吃点什么呢!今天尝尝鸡蛋面吧!撒点香葱,就够美味了。
      自搬到自己的独属空间,叶子觉得睡眠都好极了。
      小区大门口设有车行道和人行道,叶子过门岗,按了下里面的按扭时,后来滑来一辆黑色的奔驰,里面坐的正是刚电梯里遇到的那个人,只见他冷漠的看着栏杆开启,就把车滑了出去。出了小区的右侧是“清晖幼儿园”,幼儿园的右边是“清晖路小学”。再向右走二十分钟就到了叶子所在的市里医院。所以叶子每天都是步行去上班,她说这即锻炼又环保。
      第天按部就班的上下班,再就是每天向妈妈和叶薇报下平安。周末与程伟贤他们约着出去放松下。
      这个周五下午没有坐班,叶子轻松的想着晚上要追个什么剧,自与程伟贤离婚后,叶子的生活又恢复了原来的简单,基本是两点一线或是三点一线,叶薇要去给学生补课,叶子开心的哼着小调回家。电梯边等着不少人,都是这个单元的住户,叶子看到那个可爱又凶的小姑娘,但拽小姑娘的换了人,不是那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换成稍年轻点的女孩。小女孩看见叶子,瞅了她两眼,看她背着书包,应该是从幼儿园放学回来。
      进了电梯,小女孩就想挣脱牵她阿姨的手,阿姨不放,她上去就在阿姨手上咬了一口,阿姨疼的奥叫一声,放开了她的手,她就躲到叶子这边的拐角里,怎么也不肯过来。电梯里人很多,大家都奇怪的看着小女孩,那个带孩子的阿姨感觉不好意思了,就想挪到小女孩身边去,可小女孩推搡的拒绝着,才五岁多点的小孩,发起怒来可不简单,一会时间,阿姨手上都沁出了血迹。
      电梯到了11楼,他们都出来了。那个小女孩不肯回家,跑向楼梯。阿姨跟后面大喊:“星儿,星儿,别跑!”冲上去一把抱住星儿,星儿又踢又抓的,凶的不行,阿姨脸上都被抓起了血痕。
      阿姨顿时就哭笑不得,难堪得很,放下星儿:“让你跑!等会让老拐子拐走才好呢!”
      “我不要你,你这个丑八怪,坏女人!”星儿胡乱叫着。“我要爸爸,我要找爸爸,让我爸爸开车压死你。”
      叶子才知道原来小女孩家在自己家的左边,那个女士是她的保姆吴阿姨。
      “怎么回事?”叶子问。
      “这。。。”带孩子的阿姨有些难堪,“我是他家请的保姆,可这孩子,太难带了。”
      “他家人呢?不在家么?”叶子好奇的问,想着什么样的人家才能教育出这样凶暴的小女孩呀?
      “我来了一个多月了,就见过她爸爸一次,这不,这个月工资也没给我发,下个月生活费也没付。他家人都不管她,我也不想干了。”保姆阿姨摸着自己的脸和手无奈的说。
      “你要不做那也得跟他家人说一下吧!”叶子同情的说了句。打开门的刹那,那个叫星儿的小姑娘噌的一下窜到她家里。
      保姆阿姨怎么也拉不动,她使劲的拽着能拽的东西。又是一番抓咬。
      叶子实在看不过去了,把小女孩的手掰开,把她拖到外面,对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你敢打我?”星儿怒目而视着她。
      “怎样?”叶子伸手再打她屁股一巴掌。
      “我要让我爸杀了你!”
      “好啊!你让他来呀!再不听话我把你捆起来吊着打。”叶子凶凶的说。
      星儿伸手来抓她,她抓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指甲又尖又长,便让保姆阿姨抱住她,拿来指甲剪,一根一根的替她剪掉,再磨平。开始星儿还是很抵抗的,但一个小女孩终不敌两个大人,慢慢就不再抵抗了,叶子顺利的把她的指甲给修剪好了。
      再把她折腾的凌乱的头发扎好,威胁她再抓咬保姆阿姨就过去揍她。那个叫曲星儿的小女孩只好眼睁睁的被阿姨带回家了。
      “曲总,请问您什么时间能回家呀?我晚上得回去呀!我儿子发烧了。家里需要人照顾,这边的我不想做了。”听到有人在走廊里打电话,叶子听了下,好像是保姆阿姨的声音,很是焦急。
      “那好,我等星儿睡了我就回去了。您早点下班吧!” 保姆阿姨对着电话说。
      叶子正在追《谁都渴望遇见你》,被里面的男方张哲翰迷的七荤八素时,连外面隆隆的雷声都被忽略了。
      突然,传来拍门声和小孩哭声,夹杂着闪电和雷声。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叶子仔细听下,还真的是在拍自己家的门,她走到门口从猫眼看一眼,看到下午见到的小女孩正光着脚站在自家门前,赶紧打开门。
      “星儿,怎么了?”叶子看着哭的满脸眼泪的星儿,星儿看到她还是有点怕她,满含泪水的眼里没有下午时的那种凶狠了。
      “姐姐,我怕!”星儿惊恐的大眼睛看着叶子,雷声轰隆一下她的小身子就吓着抖索一下。
      “你阿姨呢?”
      “不知道,家里没有人。”
      叶子一看,她家大门都是开的,便抱起星儿就往她家走。
      他们家是三房的,装修精致,空间看起来很大,家里收拾得很干净,“你的房间在哪?”星儿指了指,叶子就带着小女孩到房间里去,小女孩的房间都是粉色系的,叶子把星儿放到床上,给她盖好毯子,星儿就拉着叶子的手不让她走。
      “姐姐,你别走,我怕!”说的好可怜的。
      外面的雷声很是狰狞,雨哗哗的像是往下倒水一样。
      “好,你睡吧!姐姐不走。”叶子拍着小女孩,感觉都是凭着天然的母性吧!
      她把手机拿起来,一看都快12点了。拍了一会,星儿就迷迷的睡着了,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敢放开。她便挨着她边上躺下来看手机。看了一会,瞌睡来了,不知觉竟然搂着星儿睡着了,手机就滑落在枕头边。
      曲宇飞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了,本是在临市出差的,听到保姆阿姨的电话就开始往回赶了,无奈雨太大,车速开不快。打开门,家里静悄悄的,女儿房间灯还亮着,温暖的,柔柔的,像他女儿一样的美好。看着女儿的房间门口,他一天的疲累困顿仿佛抖落掉一般,他轻轻的放好车钥匙,换上拖鞋,就来到女儿房间,一个像春姑娘一样美丽的女孩睡在星儿身边,一下愣住了。
      她侧身搂着星儿睡熟了,淡蓝色的睡衣也裹不住曼妙的身材,乌黑的头发轻洒在洁白的脸上,衬托得她的侧颜更加美好,紧闭的睫毛很长,小巧的鼻翼均匀的呼吸着,粉色的唇。她怀里搂着星儿,粉嫩的脸埋在她怀里,安静而美好。
      这么美好温馨的画面让曲宇飞一下看呆了。他审视着叶子,感觉这个女孩似曾相识。他轻轻给叶子也盖上毛毯,深深的看了她们一会,就熄了灯,悄悄的退出了房间,并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进了自己房间,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深灰色,深灰色带淡格子的被单床套,到处都是男性的气息。他脱衣进去洗澡,他身材还真是好,蜜色的肌肤,倒三角,八块显露的腹肌,标准的运动体型。热气氤氲中,他脑海里泛起有天早上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女孩,干净的,清爽的,还有那清脆的声音。又浮现搂着星儿熟睡的这个女孩,眼里有些许思索。
      叶子朦胧的睁开眼睛,一下看到一双水汪汪像清潭一样清澈的眼睛,一下就惊醒了。
      “姐姐,你醒了?”星儿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环视了一下这粉色的房间,还有窗户上大亮的光,叶子才想起昨晚的事。天那,她竟然在小女孩家睡了一晚上。
      “不是吧!”叶子挠挠头,“星儿,我竟然在你家睡着了!”
      叶子赶紧起来,检查下自己还是穿着长睡衣的,心下稍微安心了点。她打开门看了看外面,想偷偷溜回去。
      “起来了?”一个高大身影背对着她,正在餐桌上摆早餐。低低而悦耳的男音,吓的叶子一激灵。只见他身上随意的披了件灰色的开衫薄毛衣,灰色的休闲长裤,汲着拖鞋,虽然在忙着早餐,却自带王者的气场。
      没听到后面的回声,曲宇飞优雅的转了个身,看到身后惊呆的叶子,头发乱的像鸡窝样,随意用手扒拉了下,惊的呆懵的眼神。
      “那个。。。我。。。”叶子慢慢向门口挪去,“我得回去了。不好意思啊!在你家睡着了。”一脸的尴尬,拧开门就飞奔了出去,铿的一声关上自己家的门。
      “星儿,吃饭了!”曲宇飞听到巨大的关门声,不觉得嘴角上扬。
      “爸爸,我昨天挨打了。”曲宇飞脸瞬间黑透。
      “就刚那个姐姐打我屁股的。”
      “哦!为什么打你?”
      “我咬了保姆阿姨,可那个丑女人,不让我去找你。”星儿一脸的委屈。“姐姐就打了我,你看,还把我指甲给剪了。还威胁再咬保姆阿姨就要捆起来吊打我。”
      “吃饭吧!”曲宇飞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若有所思。
      叶子逃也似的回到家里,心里第一次扑通扑通的跳过不停。她洗澡后顺手挑了件T恤加牛仔裤,再套件休闲短款外套,越发显得身材修长,简单收拾了下头发,就漂亮清爽的不行。
      才收拾好,门就有节奏的被敲响了。
      是曲宇飞。他深邃的着着叶子。
      “听说,你昨天教育了星儿!”面无表情的问。
      “是呀!”叶子仰着脸回答。
      “我的女儿,我知道教育。用不着费你的心!”
      “你教育?是一个多月都回不来一次的教育么?”
      “你知不知道?养不教父之过呀!你女儿对着保姆阿姨又抓又咬的,都出血了哎!”
      曲宇飞瞳孔收缩。
      “才五岁多的孩子,不仅仅是教育,陪伴更重要!与你这样不负责人的爸爸,我懒得多说。”叶子说完准备关上门,曲宇飞一把拦住的门。
      “你?”叶子气的手指向他。曲宇飞一把拉住她,拖出来。
      “你?你要干吗?”
      曲宇飞像个大冰块一样浑身散发着冷气,让叶子感觉到一阵寒冷。
      曲宇飞直接把她拖回家,放到餐桌前,餐桌上摆好了早餐。
      “先吃饭!”曲宇飞冷冷的说。
      “君子不吃嗟来之食!”叶子气鼓鼓的说,腹议,难不成打你女儿两巴掌,你还得给打回去么?
      “你算君子?”曲宇飞任俊不禁。
      “吃就吃!”不就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么?叶子拿起两片面包夹上鸡蛋,咬了一口,还别说,这个大冰块做的早餐味道还真不错的。
      “爸爸,姐姐昨天打我两巴掌,你不替我报仇了?”星儿失望的看着曲宇飞。
      “爸爸现在就给你报仇!”曲宇飞说着,眼神斜睨了下叶子。
      “报仇?”叶子狠狠的咬下面包,嘴里鼓鼓的,说话都不清楚了。
      “嗯,吃完饭我带你们去个地方。”曲宇飞说。
      “我不去!”叶子用手揉揉星儿的头发,“你要不听话我以后还会揍你!去拿个皮筋,给你扎头发,乱的跟鸡窝一样。”
      星儿看叶子比爸爸更凶的样子,只得爬下去找皮筋了。
      叶子快速吃完自己的早餐,给星儿扎好头发,曲宇飞就带着她俩下楼开车。
      叶子牵起星儿的手,星儿怒目瞪着她,
      “瞪什么瞪?过来!”看爸爸也没有要生姐姐气的样子,星儿只得乖乖的让叶子牵着手了。叶子带着星儿坐到后排,曲宇飞车就滑了出来。
      天气真的很好,天高云淡,阳光温暖,各色的植物都在这个春天偷偷的展开自己的枝芽,春天的风也沉醉的吹着。车子在宽阔的街道上鱼贯行驶,一会竟然上了高速。
      “那个,曲先生,我们这是去哪?”叶子问,
      “到了就知道了!”曲宇飞回答
      一万只草泥玛飘过。
      一路的风景很好,高速两边的树木都发了芽,有的叶片碧绿,还有夹竹桃已经满树的花了,红艳艳的,甚是好看,叶子正好也借这个机会休闲一下。
      一阵悠扬的乐曲声,是叶子最近大爱的《叹云兮》,《云汐传》的主题曲。
      “喂!”叶子接听了电话,是韦志坚打来的,“叶子,在哪呢?”
      “我。。。我在高速上”
      “怎么到高速上了?这是要去哪?”韦志坚磁性的声音清脆响起,
      “我,有事的”叶子含糊其辞的说着。
      “大好周末,能有啥事呀?出去玩也不带上我,怎么?薇儿与你可在一起?”
      “没有,薇儿这周要给学生补课,我都没见到她。”
      “你跟谁一起?”
      “是。。。是一朋友。”叶子囧态百出。听的前面的曲宇飞嘴角带着不易查觉的笑意。
      “姐姐,你在跟谁打电话?这么神秘?”星儿稚嫩的问。
      “怎么还有小孩的声音?”韦志坚奇怪的问。
      “我挂了啊!回头再聊啊!”叶子急速的挂了电话。
      “姐姐,你在跟谁打电话?”星儿又稚嫩的问。
      “一位哥哥。”
      “哥哥帅不帅?”星儿睁大眼睛。
      “当然帅了”,叶了莞尔一笑。
      星儿与叶子熟了,看爸爸好像也没有要帮她报仇的样子,只得讨好般的靠着叶子,叶子搂着她柔嫩的小身子,顺了顺她的头发。
      一会儿,车进服务区加油,叶子与星儿都下来,曲宇飞一身得体的休闲装,丝毫掩饰不住他的高大帅气。
      “你们可要买点吃的?”曲宇飞问
      “还是不要了吧,服务区的东西那可是超级难吃的。”叶子直爽的说。
      “同感!”曲宇飞同意。
      叶子带星儿去了下洗手间,出来曲宇飞已经加好油了。
      很快的,车都滑进香山农庄古色古香的大门,进门是一条长而直的公路,两旁种满修剪整齐的龙爪槐,中间种着紫薇,公路两边都是广阔的湖水,水里还有几艘游船在划。进了农庄曲宇飞就打开车窗,微微的风带着各种花香迎面袭来,让人神清气爽。
      星儿不断的喊着“好漂亮呀!”小脸兴奋的通红的。
      车在农庄庄园的停车场停了下来,刚下车,一位穿皮夹克衫,里面是格子衬衫的三十来岁的男子笑嘻嘻的迎了过来。
      “曲总大驾光临,农庄蓬荜生辉呀!”
      “程总!”曲宇飞下车,与他嘴里的程总握握手,又拍拍对方的肩膀。叶子带着星儿也下了车,跟在曲宇飞后面。
      “星儿,喊程叔叔!”
      “程叔叔好!程叔叔好帅呀!”星儿闪着大眼睛说。
      “哈哈!星儿好会说话呀!”程军建笑着摸摸星儿的头发。
      “这两位是?”程军建看叶子的眼神闪烁着。
      “捡的。”曲宇飞冷漠的说。
      “您好!我是叶子!有幸见到程总!”叶子大方的与程军建打招呼。
      “有幸!有幸!请进”程军建热情的说。他们一行跟着程军建进去。
      农庄装修得低调而奢华,很有乡村的味道,每间房间装修的材料都是木头或竹子,甚至动用了毛草,搭的跟帐篷一样,房间里围成一圈的,中间是个大院子,院子里有蒙古包,还有假山和池塘,流水,池塘里各色的鱼悠闲的游弋着。迎春花的嫩黄,桃花的粉,还有一些知名不知名的花,仿佛整个春天都装进了这个院子里。
      “给你们这排了房间,你们先休息下,等会我安排人陪你们去玩各个项目。”程军建对曲宇飞说。
      “要两个房间。”曲宇飞看了叶子一眼,对程军建说。
      “没问题!”程军建把相临的两个房间门打开。里面都是放着一张洁白的大床,房间干净整洁。
      “你们先休息。等会就安排车来接你们!”程军建说着就离开了。
      “那个,曲先生!我们需要玩多久呀?”叶子疑惑的问。
      “我说过是玩么?”曲宇飞不经意的说。
      “我们晚上是要住这儿吗?”星儿问。
      “嗯!”
      “可是,我没带行李呀!曲先生,您没说要住一晚的。”叶子尴尬的说。
      算了,现在跟大冰块说什么他也不会理她的,即来之则安之。叶子很快就忘记了不快,开心的带着星儿在走廊里看水里的鱼,栏杆上的框里有鱼食,她们拿着鱼食扔进水里,惹来不少鱼抢食。
      “姐姐,鱼好大好多呀!”
      “哇,一条好大的红鲤鱼哎!”星儿好激动。
      “星儿,这个鲤鱼也有好听的名字呢!叫锦鲤!”
      “好多锦鲤呀!”星儿拍手笑着跳着,笑的一脸灿烂。
      “曲总,正好天徽集团的吴总带着几个同行老大过来玩,你可有时间见下?”曲宇飞的电话响起,曲宇飞眉头皱了下,看着走廊里开心喂鱼的两人,说:“那就见下吧!他们在哪?”
      “在高尔夫球场,我这就安排人去接你!”
      “是见你的朋友么,我去不太合适吧?”叶子说,毕竟跟他真不熟,再说对于商场的事情,她是外行的,平时虽然与吴应沛他们有些往来,但很少参与商业活动的。
      曲宇飞看都没看她一眼。
      “好尴尬呀!”叶子直接说。但是既然来了,还能说什么呢!
      正好程军建带着游车过来接他们,叶子也只好跟着上了车,星儿一直拉着叶子的手。程军建一边给他们介绍各个地点,车缓缓的开向高尔夫球场。球场上有一群人正在打球,只听见说:“好棒,进了!”“厉害!”等,偶尔还响起掌声。
      车在他们附近停了下来,程军建带着曲宇飞他们走过去,叶子带着星儿走在后面。
      “曲总!”
      “曲总!”
      “曲总!”
      “曲总!”
      “来来,打两杆!”
      大家都在与曲宇飞打招呼。叶子看他们恭敬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
      曲宇飞也一一与他们打过招呼。
      大家看到他身后的叶子,不禁眼一亮。
      “曲总,不给我们介绍下么?”大家笑着说。
      曲宇飞正在想着如何介绍叶子时,叶子上前大方的说:“各位好,我是叶紫。我和星儿是曲总路上捡来的,不是家属。”
      大家都哈哈的说:“叶姑娘好幽默!我也想有这样的福气呀!”那些总们带来的女伴们也互相笑着点了点头。
      有人给他们送来的球杆,曲宇飞接过来。“一起玩吧!”
      这时,金凤集团的陈天华陈总走过来,陈天华四十多岁的样子,貌似是这群人里年龄最大的,不过眼神精明得很。
      “曲总,上次谈的那个商业街的项目,还得靠曲总帮忙斡旋呀!”
      “把计划做好发给杨助理。具体事宜还需要老大同意。”
      “感谢感谢,还是曲总够意思!不过鉴总那,还希望曲总您能帮忙美言几句。”陈天华满眼的感激。看了看叶紫,“叶姑娘是曲总集团的人?”
      曲宇飞也停下来回头看叶子。
      “我是医生,不太清楚曲总的集团。”叶紫如实的说。
      “不简单啊!不知道叶医生是哪个科的医生?”陈天华问。
      “内科的!”
      “没想到叶医生这么年轻就当上医生了,这个职业好呀!”
      这时,有人也给叶紫递了一根球杆,叶紫接过来后,大家都簇拥着让叶紫打球,叶紫看看曲宇飞,曲宇飞走到她边上,看着她的眼睛,跟她说:“来,试试!”然后与她说了下要领,做了一下示范。
      叶紫来到球道前,学着他的样子,双手握杆,比划了下,姿势优美的把球打了出去,不偏不倚,进洞了。
      “这是高手呀!”大家啪啪鼓掌。曲宇飞探究的看着她,投了个赞扬的眼神。她笑笑的退了回来,脸上有些潮红,其他人接着打球了。
      他们边走边打球,边聊着生意场的事,曲宇飞每次都是准确的把球打进洞里,姿势优美,气场强大,神情却是泰然自若的。
      叶子只好带着星儿,与他们的女伴们一起在后面跟着。女伴们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后面叽叽喳喳的说着奉承的话,叶子与她们一起,那真是一枝独秀,所以那些男人们的眼神,经常会不自觉的落在叶子身上,叶子从来没有与这样生意人相处的经历,有点无聊了,慢慢的就带着星儿落在最后面,带星儿寻找草丛中的小虫子小蚂蚁。
      上午就这样无聊的打发了,中午他们在蒙古包里吃饭。曲宇飞看着叶子安安静静的顺从模样,有些想笑,早上的她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像只炸毛的孔雀。他偷偷的观察叶子,她与星儿玩的开心时的笑容,感觉整个天空都映亮了,她俩安安静静陪着自己,曲宇飞突然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宁静而美好。
      吃饭时曲宇飞一边与他们聊着事,一边体贴的为叶子和星儿夹菜。虽然曲宇飞说话还是惜字如金,但已经是他最好的状态了。他们不记得有多久曲宇飞出席活动没带过女伴了。他们的冰山曲总,原来也有柔情的一面呢!大家心照不宣,照样吃喝聊天。
      下午是游船,骑马的项目,叶子还是有些期待的,看着叶子与星儿眼里闪耀的光芒,曲宇飞难得露出满眼的笑意。
      换上骑马装的叶子那叫一个英姿飒爽,很有一股女侠风范的,曲宇飞若是知道他眼前的这个温和幽静的女子以前曾是真条街的女霸王是不是会笑得起不来身,也是,叶子今天跟在他身后,特别的安静,就连平时爱叽叽喳喳的星儿,也安静的依偎着叶子,变得特别的安静。
      教练牵来了马,是匹棕红色的高大的马,马不断噗嗤着热气,有冲天的气势。叶子走到马边上,接过缰绳,看着高大的俊马,思索着要怎么上去,曲宇飞和星儿也是一身骑马装的走了过来,他扶住叶子,鼓励她上马,叶子左脚套在马鞍上,然后小心异异的上马,上了马后,曲宇飞把星儿抱着递给她,她接住星儿坐到自己的前面,曲宇飞自己也飞身上了马,三个人乘坐一骑,叶子第一次与他离的这么近,都能闻到他身上男性粗旷的气场。
      陈天华他们羡慕的看着他们三口同乘,也带上女伴同乘了。曲宇飞一手抓住缰绳,一手伸向前面搂住星儿,把叶子夹在中间,后背紧贴着曲宇飞的胸口,叶子也紧紧的搂住星儿,头稍向左侧,方便曲宇飞从右侧掌握控制马前进,他们开始慢慢的驰马走着,后面大家都跟了上来,大家都嘻嘻哈哈的开心的不行。程军建提醒大家小心,注意安全,开始放开了马的速度。
      “怕吗?”温热的气息在叶子的耳边袭来。“不怕!”叶子也开始调起好奇心。叶子后背一紧,更紧的抱住星儿,马开始在加速,颠的他们起起落落的,星儿开心的大叫起来“真好玩,真好玩!姐姐,你怕不怕?”“才不呢!”
      曲宇飞开始放开马的速度,差不多是策马狂奔了,只见马的鬃毛飘扬,他也更紧的搂住怀中的人,他们三差不多已经融为一个整体了。在场上跑了几圈下来,他们才适应这样的速度,叶子以前骑马都是教练在前面牵着马的,还是第一次这样的策马狂奔,感觉很是飘逸。跑了几圈下来,好多人都下了马,不敢再坐了,特别是他们的女伴,因加速吓的花容失色,惊叫连连。曲宇飞带着她们跑了几圈,减缓速度,叶子和星儿都兴奋的面色潮红,一点也不紧张。
      回到上马地点,教练接过曲宇飞手中的缰绳,把马固定好,曲宇飞跳下马,把星儿接下来,星儿落地还兴奋不已,曲宇飞接叶子时,叶子也大方的张开双臂,让他给抱了下来,落到地上说了声:“谢谢!”
      “曲总好功夫啊!”大家都奉承起来。叶子撇撇嘴,心想这曲宇飞到底是什么人呀!看这些人到是对他尊敬得很呢!
      接下来大家提议游船,游船有大有小,大的可以坐十来个人,小的最多六人。现在荷叶才露出点点的尖角,水面甚是宽阔,曲宇飞在大家的招呼下乘坐了大船,叶子带着星儿安静的跟了上去。远处青山垂柳,近处湖水汤汤,微风吹来,阵阵花香。曲宇飞带着她俩靠右坐着,双手张开平摊在船弦上,星儿在中间,叶子坐星儿边上,都在曲宇飞的长臂之内,对面坐的是程军建还有陈天华他们,都带着女伴的。她们不停的拍着自拍。
      程军建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悄悄给曲宇飞他们拍了合照,还有一张正好叶子向曲宇飞这边看风景,曲宇飞在深深的看着她,拍的貌似两人在深情对视的镜头,程军建都看笑了。好合拍的一家三口呀!羡慕嫉妒呀!曲宇飞看到程军建的小动作,也没理会。调开头呼吸起新鲜的空气来。他有多久没有这样放飞自己的身心了。
      “姐姐,你看,海鸥耶!”飞过头顶的水鸟,星儿激动的说着。
      “这可不是海鸥,它有个特别好听的名字!”
      “特别好听的名字?是什么呀?”
      “它叫鹭鸶!”
      “鹭鸶!真好听耶!”星儿开始崇拜的看着鹭鸶,“姐姐,你跟鹭鸶一样漂亮!”
      听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另外一只大船上有人在唱歌。歌声悠扬婉转,让整个春天都沉醉了。
      晚宴设在农庄最高级的餐厅,柔和的灯光,光洁的盘子,暗红的红酒,其他女伴们都特地换上晚礼服,露出光洁的脖子和长腿。叶子没带礼服,还是休闲装,曲宇飞也不在意,拉开椅子很绅士的安排她们俩坐下,自己坐在叶子边上,替她打开铺布。大家依次坐下,人还真不少,长长的桌子都坐满了。
      程军建与大家说:“各位请坐好,等上我们农庄的吴总会亲自过来陪大家一起用餐。”
      “吴总也来了?”陈天华哈哈的说着。大家纷纷说着话。
      “有幸才请得动这么多位大咖,吴某怎么能不来呢?”吴应沛踱着步缓缓走上来,直接站到主人位,脸上泛着开心的笑容。
      吴应沛的到来让晚宴提前达到一个高潮,大家都噼噼啪啪的鼓起掌了。吴应沛一一与大家握手打招呼,他首先来到曲宇飞边上。
      “曲总大驾光临,我真的意外啊!当初开业时,请了曲总多次都请不动呀!今天能空降,蓬荜生辉呀!”曲宇飞站起来与他握了握手,也客气的寒暄了几句。
      吴应沛机敏的眼神看到叶子,顿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叶子难堪的用一只手遮着面,吴应沛左右想看她的模样,她就用手左右挡住小脸,看出她这个样子,吴应沛不禁失笑,对曲宇飞说“曲总,不介绍下么?”
      “我是叶子!很高兴认识你!”叶子快速的站起来,用力的抓了下吴应沛的手,她是特别希望吴应沛不要在此时与她相认的,吴应沛一下就看穿她的小伎俩,得体的微笑着:“叶小姐真漂亮!叶小姐以后可要常来呀!”请她坐下后,他扫了她一眼就看向星儿,“让我猜猜这位可爱的小姑娘的名字。”星儿被他唬的很是激动,马上说出“我是星儿!”
      “星儿,坐你边上的这位是?”吴应沛故意问星儿。
      “我姐姐!”星儿自豪的说。
      “是你姐姐呀!”吴应沛故做感慨,再次扫视下叶子,那种暧昧探究的眼神一下就被曲宇飞抓个正着。
      吴应沛一一与大家打完招呼,就坐在主位上陪大家吃饭喝酒聊天,现场气氛不失热闹和温馨。他不时的朝叶子看来,叶子吓的不敢抬头看,只得低头吃东西。
      晚上吃的是西餐,菜品一个一个的上来,吃完又撤掉再上新品,男人们在一起聊着生意和女人,女人们也相互闲聊着衣服包包化妆品,本来这个晚餐叶子是可以大朵快颐的,反正整个桌上也没有人认识她。可突然空降一个吴应沛,还一直用审视的眼视在看着她,所以她只好默默的吃自己盘里的东西了。叶子的这点小变化,曲宇飞视而不见。与吴应沛说着农庄的事,又聊聊行业投资事宜。
      “曲总,据我了解,你可是从不带女伴出席活动的。这个叶子姑娘这个孩子是?什么个情况?”吴应沛与曲宇飞聊的嗨,说话自然就亲近了些。
      曲宇飞回头看看叶子,叶子还在盘里搅拌她的沙拉酱,一盘菜和酱都给她搅的没型状了,不觉得嘴角泛起一抹不易查觉的笑意。
      “怎么?吴总这么关心曲某的私生活?”他帮叶子把盘子换了,并拿了张湿巾递给她擦手,状态极为自然而亲密。
      他俩的这状态,看着吴应沛心惊。他可不知道叶子什么时候认识了曲宇飞这个霸王级别的大咖,而且,奇怪的是,一向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街霸女王叶子,在曲宇飞身边,竟然安静乖巧得像小绵羊一样,让他都认不出来了。什么叫大跌眼镜,吴应沛今晚算是看清了。
      “怎么能不关心呢?咱是多少年的交情了。”吴应沛打着哈哈。
      “准确的说,是捡来的。”曲宇飞的话差点让吴应沛喷饭。
      “叶子姑娘,来,吴某敬你一个。什么时间让我也捡一下?”吴应沛举杯向叶子,不得不感慨几天不见,叶子的变化就跟穿越了一般。
      “好啊!吴总!”叶子甜甜一笑,举杯与吴应沛碰了下杯,温柔的轻泯一小口,这水灵灵的娇羞模样,二十多年来吴应沛真是第一次见,差点呛着了,抱歉的与大家说:“不好意思,失陪一下!”就出来了。
      叶子看到吴应沛出门时回头看了她一眼,知道是在找她,过了一会,她也找个借口出来了。在洗手间门口,吴应沛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拖到一蓬竹子边上。
      “能跟我解释下今晚的情况么?”
      “我。。。你想要怎么解释呀?”
      “我从来没听说过,你认识曲宇飞,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
      “我跟他不熟!哎,你弄痛我了。”叶子有点委屈的说。
      “不熟?不熟你们能在一起?”
      “昨天才认识的,啊,不,确切的说是今天早上。”
      吴应沛气的直挠头,“今天早上认识的,真是捡的?我的大小姐,你长点脑子长点心好不好?”吴应沛气的用手去点她的额头。
      “还不都怪你!”叶子说
      “怪我?”吴应沛更糊涂了。
      “我住的房子是你给找的,他住我隔壁,星儿昨晚家里没人害怕,就让我陪她,我陪着她,没想到在她家睡着了,早上起来才看到曲总的。”叶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什么?你还在他家睡了一晚?你。。。你。。。你。。。”
      “你敢告诉第三个人,你就死定了。”叶子威胁他。
      “等会我就安排人送你回去!”吴应沛严肃的说。
      “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想回去吧?你是要与他一起?”吴应沛有些怒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总得与他们说一下吧!毕竟我是跟他一起过来的。”
      “叶紫!”曲宇飞在喊她,声线冷硬,他们俩露出头来,“你们认识?”眼眸瞬间冰冷如墨。
      “不认识,不认识!”叶子赶紧说,看叶子这么紧张的样子,吴应沛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再不吃菜就凉了!”曲宇飞说。
      叶子只好跟着曲宇飞进去了,继续把饭吃完,但她已经没什么胃口了。
      这时叶薇打了她的电话,她就出来接电话。星儿就跟着她出来了。
      “你在哪呀?我去你家家里没人呀!”叶薇在电话里说,有些焦急的样子。
      “我没在家”
      “那在哪?几点回来?”
      “不能确定哎!你先睡吧!”
      “你不告诉我在哪里是几个意思?被绑架了?”
      “谁敢绑你姐?你想多了,我不绑别人就好。”
      “也是,我姐是谁?”叶薇在那头笑了。
      “好吧,难得有周末,好好玩吧!”叶薇体贴的说。
      “姐姐,你在跟谁通电话?”星儿稚气的问。
      “怎么还有小孩的声音呀!”叶薇准备挂电话,听到小孩说话,又问了句。
      “就在样啊!挂了!”叶子一下就挂掉电话,然后蹲下来与星儿说:“姐姐在与姐姐的妹妹说电话呢!”
      “姐姐的妹妹?那是我咯!”星儿偏着头说,样子萌极了。
      “姐姐的妹妹呀!也是你的小姐姐。”叶子刮了下星儿的小鼻子说。
      “那我有两个姐姐了!太好了。”星儿开心的笑起来。一天的相处下来,星儿再也不记得报仇的事了,与叶子亲密得很。
      曲宇飞看着她们俩,陷入沉思。
      晚上他们就留宿在农庄了,等叶子和星儿睡了,曲宇飞敲了吴应沛的门。
      “曲总,逍遥古村落的计划落实还得请您示下呀!”吴应沛不愧是商场红人,哪里都是他谈生意的地点。今天遇巧碰到跺跺脚大地能晃三晃的商业巨霸级人物曲宇飞,他肯定不会空手而归的。
      “你认识叶紫?”曲宇飞并未回答他的问话。
      “我是好奇呀,大名鼎鼎的曲总怎么会对这种清汤刮水的女孩感兴趣?”
      “说了是捡来的。”曲宇飞冷淡的说。
      “曲总好福气!捡都能捡到这么好的一姑娘。”吴应沛无限感慨的说。
      “少废话,叶紫住的房子是你的。”冰冷的声线,能让地球冻住。
      “还真是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火眼金睛。”吴应沛说,“您别误会啊,叶子呢!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像我亲妹妹一样,她跟她妹妹住,不过我没跟她说那是我的房子,她让我帮她租房,所以。。。。。。”吴应沛心里骂了叶子一万个草泥码,你说招惹谁不好,招惹上这个曲氏大魔王,在这上城里,还有谁敢跟姓曲的斗呀?
      “她认识我?”曲宇飞问。
      “她连这个农庄是我的都不知道,至于认不认识你,那我不敢确定,毕竟您的名气,家户逾晓嘛!”
      “古村落的事情我会落实,你把你的房子过户给我,价格你自己定,还有那层还有一户也是你的,一起过户。”曲宇飞声音寡淡,听不出任何表情。
      这是要来真的?吴应沛突然感觉身上有些发麻。
      “房子过户这样的小事,我让助理处理就好,不过叶子她。”
      “其他的就不用你费神。”
      吴应沛吸了口气,这才是他所认识的曲宇飞的风格嘛,白天听程军建说的那些绅士呀,温柔呀,他怎么也不相信真的是曲宇飞,曲氏两兄弟的黑,在整个商圈那是出了名的。叶子呀叶子,是我害了你呀!这火坑,我要如何才能解救你出来?
      叶子睁开眼,对上的是那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姐姐,你醒了。今天我们要去玩哪个项目呢!”
      “我也不清楚呀!”叶子看看时间,七点钟了,赶紧起来给自己和星儿洗涑。拉开门,清香的空气迎面扑来,空气真好!她到走廊上伸手做了几个动作,伸伸懒腰,星儿也跟着她学。
      “起来了?”曲宇飞已经散步回来了,身上带着浓浓的清晨气息。
      “爸爸,我们今天玩什么呀?”
      “这得看吴应沛怎么安排了。”曲宇飞看了叶子一眼。
      完了,吴应沛还在呀!淡定淡定,我是谁?我是叶子呀!叶子腹议着。
      “曲总,请问早餐是您们过去吃还是送过来吃?”农庄的工作人员过来问。
      “这服务也太好了吧!早餐还能送过来吃?”叶子说,曲宇飞看了叶子一眼说,“那就送过来吃吧!”正好走廊哪哪都是石桌石凳的,曲宇飞走到近的一张石桌坐下,叶子他们也跟了过来。
      吴应沛亲自给送早餐过来了。他后面跟着四个服务生,手拿托盘,带来一堆的食物。
      服务生在石桌上铺上桌布,石凳上垫上垫子,然后一一把食物分成四份,“曲总不介意,我与你们共进早餐。”吴应沛笑呵呵的。叶子早就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把吴总早餐换到那张桌上去,这张摆不下。”曲宇飞冷冷的吩咐服务生。
      “曲总,哎,不是”吴应沛笑笑,“好吧,你们吃,”吴应沛看着垂眼不敢看自己的叶子,摇了摇头。
      “吴叔叔,我们今天玩什么项目呀?”星儿稚气的问。
      吴应沛风度的蹲下身,看着星儿,指指叶子说:“你喊她姐姐,为何喊我叔叔呢?你要是喊我哥哥,我就回答你!”
      “你是在占姐姐便宜吗?”星儿歪着头问,叶子听了不禁微微一笑。
      “喊哥哥就是占便宜了?那你爸爸又多了一个姐姐这样漂亮的女儿是不是占了更大的便宜呢?”吴应沛扫了一眼曲宇飞和叶子,看叶子在偷笑,便剜了她一眼,曲宇飞倒是面不改色的在动手整理食物。
      “今天带你们爬山,小不点,哥哥抱你爬啊!”
      “才不要,我要爸爸抱!”星儿明显能听出来吴应沛说的事有点不太对味,就拒绝了。
      香山远远望去云雾缭绕,近看却是青枝绿叶的甚是不错,林悠鸟鸣,空气清新,山顶有座庙,他们爬到山顶就可进庙逛逛了。昨天来的一些人已经回去了,只剩下吴应沛,程军建,陈天华和他的女伴王小姐,再就是曲宇飞和叶子他们三,吴应沛安排了几名保镖和工作人员一起,做好安保工作。
      山路还算平缓,他们一行慢慢往上溜着。曲宇飞抱着星儿,叶子跟在他边上,吴应沛走在叶子的另一边,能感觉出来在护着她。
      他们边走边聊着事,仿佛忘记了风起云涌,尔虞我诈的商场浮沉,仅仅只是偷得了浮生半日闲呀!
      “姐姐,你看,地上有黑虫子!”星儿喊着。果然,地上不少松毛虫在蠕动。星儿挣脱曲宇飞的怀抱下来,拉着叶子去看松毛虫,叶子上前去看虫子,吴应沛习惯的拉了下叶子的衣袖要阻止,就这个瞬时的动作,惹的曲宇飞投来一个冰冷的眼神,他立刻放手了。
      叶子牵着星儿的手往上走,星儿一手牵着叶子,一手牵着曲宇飞的,开心的蹦蹦跳跳的,像极了幸福的一家三口,吴应沛只想骂娘,这叶子还傻傻的看不出来,这一旦与豪门搭上关系,以后有的罪给你受呢!到时别哭鼻子来求我,特别中曲宇飞那厉害的娘老子,也只能那样的大鳄才能生出曲宇飞这样的巨鳄吧!再说人家娃都生了,还不得是长长的一堆故事么。
      一路上他们说说笑笑,曲宇飞一改平日的冷漠,面部表情很柔和,偶尔也会笑一笑,大家难得看到曲总笑,都很开心。
      前面的山路开始陡峭了,曲宇飞抱起星儿,叶子走在他后面,在特别陡的地方,曲宇飞伸手给叶子,叶子看着曲宇飞骨节分明的大手,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眼吴应沛,还是不想扫了曲宇飞的面子,伸手给了曲宇飞,在曲宇飞转身的时候,没有人看到他微微上扬的嘴角。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从山顶向远处眺望,星儿开心的跑动着,紧张的叶子跟后面护着,生怕她跌倒,曲宇飞看看跑动的两人,眼里都是笑意。
      “曲总,喝水!”吴应沛递给曲宇飞一瓶水,曲宇飞接过来。
      “叶子,星儿,过来喝水吧!”吴应沛喊道,叶子追星儿追的出了汗,鬓边一绺头发粘在脸上,显得有些俏皮。她从吴应沛手里接过拧开的水,喝了一口,吴应沛准备伸手替她抚下头发,曲宇飞走到她面前,已经伸手替她理平了头发,吴应沛的手在空中僵住了。貌似是感受到了他们的异样,叶子看看吴应沛又看看曲宇飞一眼。眼里闪过狐疑。
      这时曲宇飞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下号码,走到边上去接电话,电话里薛瑞岚的声音传来,“小飞,晚上回来吃饭吧!刚才你秦姨说晚上与米总一起过来吃饭,米菲也来,你回来陪陪她们。”曲宇飞皱了皱眉头,答应了声。
      一个电话,把一切美好的打成虚幻,曲宇飞叹了口气,就准备下山,其他人也是经常来的,所以也就没什么好逛的,大家都相跟着下山了,下山走的比较快,曲宇飞又恢复了一脸的冷漠,再没看到上山时脸上的柔和表情,叶子走在他后面,看看身旁的吴应沛,吴应沛也在看她,一行人下山后收拾了下,就各自开车回去了。
      车行在高速上,曲宇飞一直沉默着,叶子搂着星儿,很快就睡着了,在服务区加油时都没醒。曲宇飞看着睡熟的两张可爱的脸庞,伸手想触摸,但又收回了手。到了家里的地下室车库才把她唤醒,叶子揉揉惺忪的眼嘟囔了一句“这么快就到了呀!”然后抱着星儿就下车了,
      “我晚上有个饭局,星儿请你帮忙带下吧!”曲宇飞说,
      “好的,那你可要早点回来,我明天是早班”叶子说
      “我尽量!”
      叶子直接抱着星儿回到自己的房间了,过了一会,敲门声响起来,叶子打开门,只见曲宇飞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玉树临风的站在门口,叶子都被看迷了,他递了把钥匙给叶子:“这是我家的钥匙,星儿需要换衣服你帮她拿下。”叶子接过钥匙,他就转身离去。那身影超级挺拔,帅掉渣了。
      望着熟睡的星儿,叶子突然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变成看娃的了。
      然后洗澡收拾些吃的,也躺下追剧休息了。
      星儿睡到七八点钟才醒,给她洗好澡,吃完饭,再安排她看会连环画,到了九点她又困了,她就把她抱到叶薇的床上睡觉,星儿很乖,听话懂事,不吵不闹。
      一夜过去,曲宇飞并没有回来。
      早上叶子醒来去看星儿,还好好的睡在叶薇的床上。她有点小崩溃,赶紧喊醒星儿,问清幼儿园的接送时间,手忙脚乱的忙碌起来。星儿告诉她早上七点半之后都可以送幼儿园的,下午四点半后就可以接回来,最迟不能超过晚六点,好在放学有保姆接送。
      为了安全起见,叶子送星儿时还是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老师,让她有事联系她。也交待老师如果下午有保姆阿姨来接也与她说一下。
      然后自己才匆匆的去上班。从来没发现,自己竟然还有这样母性的时刻,不禁要对自己要刮目相看了。
      可到了下午,幼儿园的老师打电话给她,说没有人来接星儿,叶子才想起来那个保姆可能又炒老板鱿鱼了,只得匆匆下班去接星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