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第 40 章 ...

  •   第40章 叶紫的爱情

      自从程伟贤为叶子挡刀九死一生后,叶子就拋开一切繁花似锦,一心一意只为伟贤。从此这个街花级街霸洗手只为一人做羹汤了。
      程伟贤的父亲程镇国是叶子父亲的老部下,程母武心是银行股东,她在银行有股份,并不管银行业务,基本赋闲在家,开会时去下。叶子与伟贤的爱情感动了他们的家人和朋友,但唯独吓坏了程母武心。一想自己的儿子差点命丧叶子手,这个平日里霸气的女人就忍不住想砍人。奈何他的儿子喜欢叶子,她也只好让步。
      叶子到医院上班后,程伟贤就琢磨结婚的事。叶子家人一致通过,大家也与程伟贤都有接触,都觉得还不错。
      “叶子,今晚例行聚会!”吴纯纯诱人的声线响起,“一个都不能少哦!”
      “遵命,我的姑奶奶!”叶子笑着答应了。下午看病的人不多,下班再到各病房查下房,交待下事宜就可以下班了。
      到了酒吧,发现人还到的真齐。
      叶子停好车走到门口,“姐,玩个游戏!快过来!”小青神秘的跳了过来,巴掌小脸上尽是神秘和捣蛋气息,吴纯纯也跑过来,夸张的大耳环在她光洁的脸上晃悠着。
      “来,蒙上眼睛!”小青与吴纯纯不由叶子同意不同意,直接往她眼上蒙上一根白布条,“轻点,干吗呀?这是?小青,再闹,我揍你!”
      “姐,配合一下嘛!”小青嘟起小嘴。“好民,进来吧!”他们俩扶着叶子走了进来。酒吧音乐播放的是《梦中的婚礼》,
      “一、二、三”小青喊着,解开遮叶子的眼睛的布条。
      “哇哦,好美呀!”酒吧布置得像婚场一样,粉色的鲜花,各色的气球,叶子正站在中间的他们精心布置的花台的中间。
      叶子才定神,看到程伟贤手捧着鲜花向她走来,合身的西装把他的修长身材修饰的恰到好处,他微笑着向叶子走来,走到叶子面前,向她鲜花,叶子心潮涌动,小心的接过花束,程伟贤单膝跪下,拿起他口袋里的戒指捧在叶子面前,深情的看着叶子的眼睛:“叶子,那个一直陪着你的小男孩,现在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从没停止过爱你,你能放心的把手交给他,让他牵一辈子了,你愿意么?”大家激动的鼓起掌来:“在一起,在一起,答应,答应!”
      叶子看着这个熟悉的大男孩,脸上泛起害羞的红晕,她看着他期盼而坚毅的眼睛,认真的点点头,向程伟贤伸出手去。程伟贤立刻拿起戒指,轻轻的仔细的套在她葱白的无名指上,并深深的吻上了一下。
      “太好了!成功了,成功了。”大家欢呼起来,
      “吻一个,吻一个!”程伟贤揽过叶子柔细的腰,轻轻覆盖住她的红唇。
      边上的叶薇眼框有些湿润,大家都鼓起掌来。
      吴应沛招呼大家坐下来喝酒,大家都开心的向叶子他俩祝福。
      婚礼也进行的很是顺利。在圣利莱大酒店的后花园里,所有的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叶子成了程伟贤最美丽的新娘。婚后两人飞马尔代夫度蜜月。
      蜜月过后,两人的生活进入到正轨,叶子正式搬到程伟贤家的别墅去住了。
      “妈,我在忙呢?”程伟贤开会期间走出来接了过电话。
      “小贤啊,你快回来,出大事了!”武心并不管程伟贤的态度,强硬的要求他回来。
      程伟贤匆忙到家,发现叶子也被他妈给喊回来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们结婚都大半年了,我说怎么还没有动静呢!我可是发现了,叶子,你这是什么?你一直在吃避孕药?你是不想给我老程家传宗接代么?”武心的声线很大,振的别墅里嗡嗡的。
      “妈,我现在刚上班,事业正在起步期,我不打算这么快要小孩。这个我与伟贤商量好的。”叶子无奈的撇撇嘴,风急火燎的被喊回来,就为了这点破事。
      “对呀,妈,我们现在还没打算要小孩。”程伟贤拉着武心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了杯水。
      “你不知道,这女人呀,要是不给你生孩子,说明心还没定下来。”武心像过来人一样,苦口婆心的说着:“反正孩子生了我可以给你们带啊,家里也有阿姨带呀!你们得抓紧了。”她当着他们的面,把避孕药等避孕工具全扔垃圾桶了。
      “你。。。。不可理喻!”叶子气的甩手就离开了。
      “你看看,还甩脸子给我看,像话么?”武心气的跳脚,与程伟贤抱怨起来。
      “叶子,我送你!”程伟贤安扶好他妈妈,跑出来追叶子,叶子早就开车走了,留下怅惘的程伟贤一脸黑线。
      这事之后,武心就不断给叶子找事,吃饭挑食也要说上几句,洗澡洗衣服也要指点一二,晚上加班回来迟了也要批几句。
      叶子越来越不想回这个家了,耐不过程伟贤总是劝着哄着,才没发生大的矛盾。
      有天因有临时的加急手术,叶子一直做到凌晨一点才结束,程伟贤那天正好在外地出差,叶子出了手术室就觉得快累瘫了,助手帮她扶到休息式,叶子休息了好一会才感觉又累又饿,一看手机上不少程伟贤的未接来电,一想都这个点肯定是睡了,也就没回过去了。
      同科室的黄医生也洗好手出来,看到疲惫的叶子,关心的问:“累了吧!要不要送你回去?”
      “现在最想的是安抚下我的胃。”叶子笑笑说,
      “好吧,走,这个点,估计只有一家面馆还开门在,我带你去。”黄医生帮叶子拿上包,拉着她就向地下停车场走去。
      叶子就跟着上了他的车,正好这时,武心不放心叶子,开车来医院来找她,司机刚停下车,就看着一男的牵着叶子的手把她送上车并带走了,武心赶紧拍下照片,虽然只是背影,她也拍了好多张,还拍下了车牌号。
      “哼,这么晚不归家,原来是与其他男人鬼混去了。”她让司机一路跟着他们的车,一起到了那家牛肉面馆,叶子太疲惫了,黄医生就牵着她的手进去了。
      武心就一直在外面等着,等他们吃完饭出来。出来后叶子也没回程伟贤家,而是让黄医生直接送到自己家了。
      武心在半路上就跟丢了,并不知道叶子回的是她娘家,以为她是跟那个男人回去了,气呼呼的回家了,想着自己儿子才出差这儿媳就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留呢?她毫不犹豫的把照片直接微信发给了程伟贤。
      因为拍的一直是背影,只能看见那个男人牵着叶子的手,样子很是亲密。
      第二天叶子下班回家,程伟贤竟然在客厅里等她。叶子刚进门,就感觉到异样的氛围。
      “伟贤,你回来了?这么快就开完会了?”叶子笑着对程伟贤说。
      程伟贤黑着脸一把扣住叶子的手腕,拉她进了他们的房间,刚进房间就把她按在门上,覆盖上她的唇,辗转掠夺。
      “你疯了?”叶子挣扎着,用力推开程伟贤,程伟贤喘着粗气靠着墙。
      “昨晚一直不回我电话,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呀?”
      “你就为了这个提前回来了?”
      “不然呢?”程伟贤深深的看着她,眼底有诸多无奈。
      “有病吧!”叶子没好气的说。
      “这不是想你了嘛!”程伟贤把也拉入怀里,用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然后又低下头,找她的唇。
      保姆过来喊吃饭,程伟贤才帮叶子整理弄乱的头发和衣服。
      “爸,你也回来了!”程伟贤和叶子都跟程镇国打招呼,武心坐桌边看他们,没有看到她预想的暴风骤雨,脸色黑了不少。
      “嗯,吃饭吧!” 程镇国点点头,说了句。
      程伟贤拉着叶子坐下来,帮她盛了碗汤。武心不断的给儿子夹菜。
      叶子早就看惯了武心的脸色,低着头默默吃饭。
      吃过饭,保姆就端了水果上来,程伟贤拿起切好的芒果,放到叶子面前,上面都放好的牙签,直接吃就行,叶子并没有动手。
      “来,吃芒果!”程伟贤拿起一小块喂到叶子嘴边,叶子小口的接住吃了。
      “我说,这世上还真有人脸皮真的厚呢!老公不在家就在外面找野男人,老公回来了装没事人一样。”武心看着保姆,随意的说着,保姆阿姨只得跟着唏嘘。
      “你现在整天不看书不读报,就关注这些市井无聊信息。” 程镇国不悦的看了她一眼,起身去了书房:“伟贤,过来一下。”
      “好的!”程伟贤起身也跟着去了,叶子就起来准备回房。
      “你站住,我就说你呢!”武心看着叶子妖娆的背影,气不打一处。
      “你在说我么?”叶子转过身,娇颜微怒。
      “难不成我说王阿姨啊!”武心斜睨着她,“敢做不敢当啊?能做就认。”
      “认什么?”叶子黑了脸。
      武心拿起手机,拍拍的把照片发到叶子的微信里。
      “你竟然跟踪我?”叶子好看的眉头紧皱。
      “我是关心你,看你大晚上都没回家,想去接你的,结果,看到了那么活色生香的一幕,叶子,你不简单啊!”武心睥睨的说。
      “你知不知道活色生香这个词的应该怎么用?”叶子的眼底在窜火苗。
      “怎么?干了恶心事不敢承认啊?那你昨晚睡在哪?”武心提高了音调,程伟贤和程镇国都出来了。
      “妈,你说什么呢?”程伟贤打断武心的话,过来抓住叶子的手,想带她进房间。
      “你就是为了这个提前回来的?”叶子盯着程伟贤,
      “不是,叶子,你别误会!我。。。。。”
      “他就是因为这个回来的,你不用跟我们解释你做的事情么?”武心大声的说。
      “好,很好,”叶子认真的打开手机翻看着一张张的照片。
      “我需要解释什么?”她气的发抖,拿着手机指向他们,“你们都信了,还需要我怎么解释?”
      “叶子,不用解释,我信你。”程伟贤挽住叶子的肩试图进行安抚。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你老婆都这样了,你还护着她?”武心气急败坏。
      “小王,把你武阿姨扶房间里去。”程镇国冰冷的说。小王阿姨就上去扶武心,武心挡开她的手。
      “怎么?你们父子俩都要包庇这个女人?”
      “妈!说什么呢?”程伟贤凶了他妈一句。
      “进房间去!”程镇国也黑脸吼了她一句。
      叶子捏紧拳头,气的脸色发白,眼泪不争气的就滑落出来,程伟贤挽着把她拖进房间里。
      “我妈更年期,你让让她,别生气了好不好?”程伟贤劝着叶子,用纸巾替她擦眼泪,把她挽进怀里。
      过了很久,叶子才平静下来,偎着程伟贤,努力回忆了下昨晚的发生的事情,缓缓的说:“照片你看了?昨晚有个紧急手术,做到凌晨一点,实在太累了,就没有自己开车,跟黄医生一起吃了个面条,然后他送我回福园了。你要不信,自己去查。”
      “我信你!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程伟贤轻轻的抚摸着叶子的脸庞,“我妈以前不是这样的,在我心里一直是典雅大方的人,不知道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程伟贤有些懊恼。
      “她应该也是担心你吧!”叶子说。
      “还是老婆大人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子则个。”程伟贤逗着叶子,叶子轻笑。“不过,我希望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再说了,我生活在这个城市,有几个异性朋友也正常啊,而且,你不是都认识的么?”
      “知道,不过,你能不能稍微注意那么一点点,照顾下你老公我的面子呢!追你的人那么多,我害怕呀!”
      “就你这耸样!”叶子轻轻拧他的耳朵,两人嬉笑着打闹到一起,一室的旖旎。
      第二天早上起来,叶子不想下楼吃早餐,不管程伟贤怎么哄就是不想下楼,主要还是不想见到武心,程伟贤只好体贴的把早餐拿到房间给她吃。之后的早上,程伟贤在家就帮叶子拿早餐,不在家叶子就出去吃,尽量避免与武心的正面接触,不过这样一来,正触及了武心的怒火:什么玩意?出轨竟然出的那么嚣张了。再想想自己那没用的儿子,武心心里更是窝火:女人,以后别犯我手上来。
      武心很快又发现了叶子的端倪。发现不回来吃晚饭的叶子总是下班后到一家叫夜曲的酒吧,而且每次去都有男人出来挽着她进去,出来也总有人送。
      武心喊了她的姐姐武云一起,她并没有与武云说具体做什么,只是下午的时间,就提前到夜曲找了个较偏的位置坐下,正好可以看到门口,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终于,叶子下班后又过来了,正在吧台安静擦酒杯的吴应沛看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出来把她给挽了进去,并送到她固定的位子上。“吴总最近天天都在酒吧,是不是你的生意已经破产了?”叶子好奇的问。
      “收起你的小毒舌,这不是因为想亲一亲某姑娘的芳泽嘛!”吴应沛玩笑着就要亲叶子的头发,叶子打了他下:“想死呀!”吴应沛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发。
      “又不想回家吃饭?”
      “有什么好吃的,赶紧拿来。”叶子叫嚣着,只有到了吴应沛这里,她才好显露出自己霸女的本色来。
      “你这天天来这吃晚饭,某人就天天忙着进厨房,你们俩这才叫绝配呢!”打扮妖娆的吴纯纯把吴应沛亲手做好的便当拿给叶子,“仅此一份,叶子小姐专属,请慢用!”
      “真香!”叶子笑的一脸灿烂,跳起来直在吴应沛脸上吧唧一声,“不当大厨真是埋没你了。”
      “我以为谁都能吃上我做的饭呀?除了你!小不点。”吴应沛刮了下叶子的鼻子。
      “切,哦,对了,小青最近学习如何了?”
      “你还别说,大哥出马,那孩子才叫一乖呢!”吴纯纯笑着说,“制服小青只有一招就行!大哥最拿手。”
      “什么呀?”
      “□□,哈哈,你没看到,我哥已经把她迷的神魂颠倒的,让东不去西,让南不向北。”
      “小心让她听到扒你的皮!”吴应沛拍了吴纯纯的小脸一下。
      “别忘了给她准备甜品。她回来就要吃。”吴应沛嘱咐了一声。
      “真只有你才有招能让她上了大学!佩服,五体投地。”叶子说。
      “佩服毛线,你都不肯嫁我。”吴应沛故做一脸伤心的样子。
      “你不是要等小青长大的么?”叶子调皮的笑着。
      “呵呵,叶子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哎!”
      “又来了!你还是安心的等小青长大吧!我都嫁人了。”
      他们正在调笑着,笑的一脸灿烂,没想他们开玩笑的话语全被武心和武云两姐妹听到了,武心嚯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走到叶子面前,抬手就是两巴掌。叶子一下被打懵了。
      “你谁呀?”吴应沛一把把叶子揽了过来,护住她。吴纯纯也过来了,对着武心喊:“你凭什么打她?”
      “凭什么?就凭她水性杨花,勾引男人。”武心气咻咻盯着吴应沛 “你就是她在外面的野男人?”
      “这位阿姨,你谁啊?”吴应沛黑着脸问,再看看叶子,两巴掌把小脸都打肿了,心疼的用手去摸,被叶子给挡了。
      “不要脸的女人,亏我儿子一而再再二三的让着你宠着你,你外面到底有多少野男人?”武心已经失去了理智,想说的不管不顾的都骂了出来。
      “她是程伟贤的妈妈?”吴应沛问叶子,叶子点点头。
      “怪不得你不回家吃饭了,见了这样的能吃得下才怪!”吴应沛说完给程伟贤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下情况,让他快过来。他把叶子带进里面的房间,武心拦住他们:“想跑?今天谁也别想走。”
      “这位阿姨,再这样闹下去休怪我不客气了!”吴应沛黑了脸,厉声说,自小还没有人敢这样在他面前欺负叶子,这次他是真的怒了。他揽紧叶子在怀,带着她向后面走去,武心看他们这样的亲密,更是恼火,伸手来抓叶子,吴应沛长臂用力一挡,武心就歪倒在一边的沙发边上了。武云见武心倒了,忙上来拉起她,俩人一起拦住了吴应沛和叶子。
      吴应沛示意了下身边的保镖,保镖出来挡住了武心和武云两人,吴应沛带着叶子进了里面房间。
      看着叶子迅速肿起来的小脸,吴应沛疼极了,赶紧拿了冰袋轻轻按在她脸上。
      程伟贤没到,小青到是先回来了,她看着被保镖控制的两个女人,问了纯纯发生的事,知道叶子被挨打,气的不行。
      “嘭!”小青推开门,跑过来拉开吴应沛的手,看到叶子肿起来的小脸,柳眉倒竖,火一下就窜了上来,她甩掉高跟鞋,换了个平跟的,摞起袖子,吴应沛拉住她:“你别乱来,外面的是程伟贤妈妈!”
      “姑奶奶管他是谁的妈妈,敢打我姐,我跟他们拼了。”说着就往外面冲。
      “你拦住她!”叶子喊道。
      吴应沛一把抱住小青,小青不停的挣扎,“冷静点,你想干吗?与他们打一架?”
      “我得去把那两巴掌打回来!”
      “你以为我不想打回来吗?可那是程伟贤的妈妈。”
      “那又如何?她打了叶子哎!”小青挣扎着出来,吴应沛只好陪着她出来了。
      武心与武云被保镖控制在沙发上,小青出来就问:“是谁打的叶子?”
      “是我打的!”武心挑衅的看着小青,小青走近她,狠狠的盯着她看,眼里全是怒火。
      “不要脸的贱人,就是该打!”武心斜睨着瘦弱的小青,小青举手就抽,就在巴掌快要落到武心的脸上,程伟贤一把抓住小青的手。
      “小青,你干什么?”程伟贤吼道。
      “干什么?姑奶奶今天要还她巴掌。”小青迅速另一只手又迅速的抽上去,被吴应沛给握住了。
      “你们?”小青恼怒的蹬着他们。吴应沛拉开程伟贤抓她的手,把她护在怀里。
      “妈,小姨,你们这是干吗?”程伟贤眼里冒火。
      “伟贤呀!”武心一看到她儿子,立马放弃了脸上的挑衅和怒火,转变成悲苦的可怜状。
      “哎,你还会变脸啊,你那么嚣张的打叶子,你现在还装可怜了。我跟你说,今天那两巴掌不给姑奶奶打回来,你,你们休想出这个门。”她指着武心,又指了程伟贤。
      见程伟贤来了,吴应沛示意保镖让开了。
      武心一下就坐到椅子上开始哭了起来,委屈的倒好像是叶子他们欺负了她一样。
      “妈,谁让你来这的?你打了叶子?”程伟贤一脸黑线。
      “那就是你找的好女人,哪,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搂在一起,她就是水性杨花,你是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呀!我可怜的儿子呀!你的苦,只有妈知道呀!”哭的悲悲戚戚的。
      叶子也跟着出来了,脸还肿的老高,程伟贤看着叶子,心疼的闭了闭眼,向她走过来。一看自己儿子心疼叶子的模样,武心就大叫起来:“你再敢心疼她,我死给你看。”
      “妈,什么时候你变成这个样子了?”程伟贤无奈的说,“小姨,你扶我妈先上车,”武云就拉武心走,武心不肯走,吴纯纯也过来帮忙:“阿姨,你人也打了,先回家吧,小俩口的事,他们自己会解决,你先回吧,你看,把我的客人都吓跑了。”武心这才被拉着向外走去。
      “程伟贤,亏我还喊你那么久的姐夫,你妈那么狠的打我姐,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小青咆哮着。
      “你别添乱了!”吴应沛把小青搂的更紧了。
      程伟贤走到叶子面前,伸手想摸摸她脸,叶子给让开了。
      “你先带她回去吧,我晚上不回了。”叶子淡淡的说了句。
      “一会我来接你!”程伟贤有些无奈的说。
      “不用你来假惺惺!”小青跳起脚想踹他,被吴应沛给拦了。
      “我妈不会无缘无故发这么大脾气的,”程伟贤看向吴应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她误会了,我与叶子一直玩笑惯了的。”吴应沛解释道。程伟贤看着被吴应沛搂在怀里的小青。
      “叶子结婚了,她是有夫之妇,所以,我希望,大家也要避避嫌。老年人他们不懂年轻人的事情。”程伟贤冰冷的说。
      他的话,仿佛撕开了他们的心。
      “你这是说谁呢?”小青叫着。程伟贤没理她,走到叶子面前,轻轻拉住她的手,深深的看着她,“跟我回家吧!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叶子看着程伟贤眼里的疲惫,没说什么,随他牵着手走了出去。
      “姐,你就这样跟他回家?他们会不会再打你?”小青急着说。
      “小青,没事的,你不要跟家里说。”叶子淡淡的回了一句。
      程宅,一夜未眠。
      不管程伟贤怎么说,武心都不愿意为那两巴掌而道歉,她认为是应该的,打少了。叶子静静的泡在浴缸里,看着雾气模糊的镜面,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很久,程伟贤一直等不到叶子出来,他打开房门,浴缸里的水都凉了,他用大浴巾抱起叶子,把她擦干放到床上,替她盖上被子。
      叶子眼神空洞的看着房顶。程伟贤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叶子,他心里害怕了。
      “宝贝,你不要这样,你说话啊!”程伟贤紧紧的搂住叶子。
      “伟贤,我们结束吧!”叶子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空间里传来的,瞬间冻结了他们的空间。
      “别胡说了,你累了,早点睡吧!”程伟贤疲惫的说着,顺手关上了灯,大手轻轻抚摸着叶子的头发。
      叶子在黑暗里慢慢的睡着了,程伟贤却睁着眼睛,他发现自己的心很空,空到疲惫,空到无助,不到一年时间,他就感到很无力,心里特别怕,怕失去她。
      程伟贤悄悄的起来,到厨房拿了瓶酒,坐到院子的小桌上。
      程镇国不知何时站到他身后,“睡不着?”
      “爸!”程伟贤红着眼睛,眼框里充盈着泪水,长大后第一次在父亲面前流泪。程镇国坐到他对面,拿起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
      “小时候,每次您不在家,我有事都是找妈妈,妈妈在我心里,那就是全部。慢慢的,我长大了,心也渐渐的空出来,后来,里面住进了自己心爱的女孩,爸,你知道吗?我从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黏在叶子后面,一直到大学,她是我的太阳,是我的温暖之源。叶子特别优秀,自小就特别多的追求者,我不是最出色的那个,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保护她,她性格很要强,也很倔强,有着极强的自尊心,她眼里揉不得沙子,她不是我妈口里的那样的女孩,因为她根本不屑那么做。我以为,这辈子,我会捧着我的太阳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爸,我现在害怕了,我发现自己很无力,无力给她平静的生活,无力给她美好的幸福。”
      “你怕什么?”
      “我怕失去她!因为我的无力,她会离开我。”
      “你妈应该是更年期到了,又因为太想保护你,还因为太闲了。”程镇国无奈的说。
      “爸,我想带叶子搬出去住。”
      “搬出去你妈就不去干涉你们吗?不可能的,这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程伟贤灌了一大口酒,
      “这样吧,我去劝劝叶子,你去劝劝你妈,让他们各退一步如何?”平时都是程伟贤劝叶子,程镇国劝武心,收效甚微。
      程伟贤点点头,又灌了一大口酒。
      “少喝点,喝酒解决不了问题的。”
      叶子与武心,现在成了水火不容的局势。
      叶子又一次晚归,她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没理会坐在客厅里的武心,准备洗澡睡觉。武心养的萨摩耶跟着叶子上了楼,也进了叶子的房间,叶子放下包转身才看见,萨摩耶浑身雪白,甚是漂亮,平日里叶子是很喜欢它的,但现在因为与它的主人水火不容,所以就赶萨摩耶出去。萨摩耶不肯离开,叶子就把它推到门外重重的关上门,吓得萨摩耶惊叫了一声。听到萨摩耶的惊叫声,武心认为她踢了萨摩耶,就上来查看,萨摩耶委屈的跑到她腿边摩挲着,撒着娇。本来就看叶子不顺眼,现在她竟然踢了自己心爱的狗,武心的怒火突突往上窜。但看叶子的房门紧锁,她也没好说什么,就拉着萨摩耶下楼边走边骂:“让你犯贱,跑她房间作什么?狗都不如的东西!你也去惹?”
      “妈,你说谁呢?”程伟贤正好从外面进来,听到他妈骂的话。
      “我想说谁就说谁,谁踢的我狗我说谁。”武心横眉怒目。
      “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生活么?非得把家里搞的鸡飞狗跳就开心了?”程伟贤批评武心。
      “怎么?娶了媳妇就这样作贱你老娘了?老娘是不是只有死了,才能称你们的心?”武心现在吵架就火大,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论在她儿子面前还是程镇国面前。
      “不可理喻!妈,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我帮你联系。”程伟贤说。
      “我没有病,病根不在我这。”武心愤怒的说,她实在想不通,除了漂亮,这叶子有什么好呢?还不停的给他儿子戴绿帽子,孩子都不肯生。“只要没那个人,我就没病了。”武心说这话时,正好叶子打开门出来走廊里。她听到了武心说的最后一句话,眼神暗了暗。
      “你要是跟她离了,妈给你找更好的。”武心并没看到叶子就站在楼上听她们讲话。
      “是吗?”叶子冷笑着说,“你想给他找什么样的?找李纯真还是王子染?”叶子慢慢的走下楼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经常带她们回家吃饭的目的,你儿子都与我结婚了,你还在打这样的主意。”
      “我就是打主意怎么了?她们俩哪里都比你强,人家是大家闺秀,家族企业做的那么大,你呢,一个小医生,整天就知道找野男人,给我儿子戴绿帽子。”武心理直气壮的说。
      “妈,叶子,你们能不能少说几句?”看到他们又开始了,程伟贤头就大了,晚饭都还没吃,饿的前胸贴后背,回到家没有人问他饿不饿,就只是两个人吵闹,心里也升起无名火。
      程伟贤拖着叶子就出了门,厉声的说:“跟我走!”
      “去哪?”叶子还穿着拖鞋。
      “你最好把她送远些,永远都不要回来。小王,你把她东西收拾下给扔出去。”武心大声说。叶子愤怒的看着她,眼神要杀人。
      “你看看你妈都说了些什么?”叶子委屈的看向程伟贤,程伟贤冷漠的没出声,满脸黑线。
      “你。。。你。。。别人那样侮辱你老婆,你竟然没反应?”叶子有点气急败坏。
      “那是我妈,你就不能让让她吗?”程伟贤没好气的说。
      “那是你妈不错,可是,你能不能公平一点?是她一直在骂我哎!”叶子委屈的泪流了下来。
      “你总是跟一个老年人闹什么?”程伟贤无奈的说。
      “你在指责我?你妈对我又打又骂的,我都没有还过手,你还在指责我?”叶子气的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
      “她是长辈,你让让她怎么了?难不成,你还想打回去?”闹了一年多,程伟贤发现自己的耐心已经完全没有了。
      叶子发现自己突然不想说任何话了。她冷冷的看着程伟贤半天,转身走到楼上,简单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提着箱子就下楼了。
      “你要去哪?”程伟贤拦住她的去路,伸手夺她手上的箱子。叶子执意要走,程伟贤用力的抓着叶子的手腕,红着眼睛:“你真的要离开我?你真的要离开我么?”
      “对!你这个家,我高攀不上!”叶子怒道。
      “我对你的感情,你看不见么?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叶子,你在乎过我的感受没有?”程伟贤眼睛发红,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叶子,今天你要敢离开我,别怪我翻脸无情!”
      “你威胁我?”叶子忍了一年多的脾气瞬间爆发出来,扬起头。从程伟贤手里拖起行李就往外走。
      “噗通”一声,程伟贤抢过叶子的行李一下给扔到院子外面,叶子的箱子甩开,她的衣物瞬间四散开来,撒的一院子都是。就像叶子现在的心,甩成无数的碎片。
      叶子无助的看着自己那乱七八糟的东西,忽然大笑起来,笑的血腥四起,笑的毛骨悚然。
      “哥,你来接我!程伟贤家院子里。”叶子挂了个电话。
      何慕春带着保镖一起过来,进了院子看到坐在四散物品边上的无助的叶子,心疼的把她搂进怀里。程伟贤过来想解释,被何慕春的保镖给控制住了。一个保镖替叶子收拾好东西,送到车上。何慕春冷冷的盯着程伟贤,瞳孔收缩。
      “哥,算了,带我走吧!”叶子无力的说。
      “叶子!”程伟贤无力的喊了一声。
      “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见!”叶了轻轻的说了句,声音虽轻,却冰冷到程伟贤的骨子里。
      “不要!你听我说,叶子,叶子!”程伟贤撕心裂肺的喊着,何慕春抱起叶子,缓缓走了出去。
      程伟贤双膝酸软,跪了下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