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撤退 ...

  •   
      这一夜平安地过去了,三个大男人也是撑着忙碌了许久,后半夜轮流补了觉。早上醒来,所有人都觉得元气满满。
      
      家豪第一个醒来,跟最后值班的声哥打了个招呼,跑去叫医生过来。
      
      很快,Doctor阮就跟着家豪过来了,见凤萍还没醒,便只是简单地摸了下额头和脉搏。
      
      “体温正常了,脉搏也很稳定,还是有些虚,但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医生和蔼地说,“等她醒来再看看她自己的感觉,我也会再来看她的。”
      
      “如果她感觉OK,我们是不是能带她走,她身体吃不吃的住?”声哥问。
      
      “去香港都不是太远,应该没问题的。”
      
      “我知道了,多谢您,Doctor阮!”
      
      天渐渐大亮了,其他三人也陆续醒来。阿华和家豪出去买早餐,声哥和Danny留在教堂照顾凤萍。
      
      “凤萍,你觉得怎么样,头还痛么?”声哥关切地询问。
      
      “都还痛的,但我感觉比昨天好很多了。”凤萍面带笑容。
      
      “那有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的?”
      
      “嗯......”凤萍转着眼珠感受着,“肚子饿呢!”
      
      “噗......”声哥被凤萍突然的调皮逗到了,看来是真没事儿了。
      
      “妈咪,我也肚子饿呢!”Danny坐在床边,揉着肚子附和着。
      
      “好啦好啦,你们真是两母子,很快有的吃了,一会儿你俩统统都要吃光哦!”声哥看着眼前的人,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哪个家伙喊饿呢?是不是你这个小鬼呀?”阿华两手拎着食物走来,家豪跟在后面,他们把早餐放在床前的小桌板上,阿华顺手把Danny抱起来挠痒痒,Danny嘎嘎地笑着。
      
      几个人就这么围在凤萍的病床边,嘻嘻哈哈地吃完了早餐,如果你不看看他们周围,不看看教堂外的景象,一定想不到这是在战争年代最后疯狂的日子里。勇气和乐观,是带领他们回家的桨舵。
      
      早餐后,Doctor阮带着一个护士前来又帮凤萍做了检查,并指导声哥如何帮助凤萍下地练习行走。上午大家都过得充实且忙碌,这边在恢复行走能力,另一边阿华和家豪研究一行人稍后如何从教堂转移到权家别墅。
      
      两个地方直线距离不远,大概两英里多,但现在外面早已乱成一团,到处都是逃难的民众和趁机□□的地痞流氓,虽然权正浩为他们提供了一辆小汽车,但市区交通早已瘫痪,能不能一口气顺利地开到权家,阿华和家豪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一条大路,只需拐一个弯就可以到达,但大道上早已人满为患,汽车不一定走得动,分分钟还有可能被砸车;或者是走旁边的一条小巷,阿华前一天已经跑了两三趟,人少,但有的地方可能汽车走不通。
      
      事关重大,两个人最后还是拉来声哥拍板子。
      
      声哥听了他们的分析,表情凝重。
      
      “开车,走小路,阿华,赶紧弄个拐棍来,后面半程估计得带着凤萍走路去了,我们尽早出发,说不定路上会有什么幺蛾子出现呢。”声哥对阿华说。
      
      “好嘞,我现在就去。”
      
      阿华飞奔走了,家豪开始收拾东西。
      
      其实东西倒不多,家豪从美国毕业后行李都直接寄回香港了,只随身一个行李包,凤萍他们逃难时临时打包的一小包行李也万幸被人一道送来教堂了,而声哥和阿华,压根只有随身的金条,美钞,枪,和半包烟。
      
      十一点多,五个人跳上隐秘停在教堂后院的车子,驶进了教堂东边的一条小巷。
      
      阿华开车,家豪抱着Danny,声哥和凤萍坐在后排。虽然是大白天,但大部分人都从在主道上,这条小巷反而偶尔才见到几个人,其中不乏想要抢车的流氓,好在阿华车技了得,直接将他们撞倒在旁边,声哥和家豪手握着枪,倒也没用上。
      
      一个急促的拐弯之后,车猛然地卡在两面墙的中间,阿华叹了口气,换挡,倒车。
      
      “声哥。”阿华从后视镜看向声哥。
      
      “嗯,我们下车。”声哥点了点头,大家集体跳下汽车,弃车前行。
      
      正是西贡的正午,太阳火辣辣的,没有一丝风,更凸显巷子的寂静。
      
      家豪开道,阿华抱着Danny,声哥扶着凤萍。因为凤萍的脚还不能走得很快,一行人都高度紧张,缓缓前进。
      
      “喂!”身后传来一声吼。
      
      众人扭头一看,一个年轻男子,离他们身后大概十米远,穿着褴褛背心,拿着把刀,不是流氓打劫还是什么?
      
      “跑啊!”声哥一声,众人哇哇往前跑,那男子却不着急追,突然前面巷口又冒出来两个同样拿着刀棍的年轻男子。糟了,被前后夹击了。
      
      “不要乱来!”家豪在最前面,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抓着枪对着前面两个男子。
      
      只听“砰”的一声,离家豪最近的男子猛地一挥长棍,家豪手中的枪应声飞到了一边。
      
      “乖仔,闭眼。”阿华轻声对怀里的Danny说,Danny立刻听话地拿手捂住了眼睛。
      
      又听“砰砰砰”三声,前面拦路的两人应声倒下,最后的那名男子也被声哥直接一枪毙命。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点走!”声哥说着,把凤萍手里拐棍扔到一旁,抓着她的手将她背到了身上。
      
      家豪也赶紧拾起掉落的□□,三个男人赶紧朝权家小跑。
      
      权家别墅
      
      几人气喘吁吁终于平安到达权家,叩门后一家仆开了门。进门后院内十分安静,经家仆手指,原来权家人都在祠堂拜着。
      
      权正浩听到了院内的声音,走了出来,见到几人狼狈的累样,笑到:“不是连车都给你们备好了么,怎么还整得灰头土脸的?”
      
      “浩哥,你的车又不会飞,外面什么环境啊,我们这拖家带口的有命来已经不错了。”阿华瞪圆了眼睛,粗喘着气说到。
      
      听到“拖家带口”这四个字,凤萍虽然知道阿华并非有所指,但还是微微红了脸。刚才趴在声哥背上,声哥身上的汗隔着衣服也沾湿了她的衣服,两人头又紧靠,上一次跟这个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还是三年前凤萍要寻死被声哥救回来那次。上一次凤萍沉浸在自己的绝望和痛苦中,声哥对她说了很多但她并没有听进耳什么,只记得声哥宽厚的肩膀是她最无助时的依靠,任她洒满泪水。而这一次,又是这个肩膀,承起了她整个身体,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这个为她出生入死的男人,看他坚毅的眼神,看他额头上不断滴落的汗水,还有他奔跑时的喘息,都在凤萍的耳边,一下一下地,打动着凤萍的心。
      
      “还有不好意思啊,那辆车就当卖我了吧。”声哥接着阿华说道。
      
      “呵,无所谓了,本来也带不走的。”正浩一见到他们就猜到车子的下落了,“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正浩看见坐在石凳上的凤萍和她怀里的孩子,朝凤萍伸过手。
      
      “您好,我是蓝凤萍。”凤萍扶着石桌起身跟正浩握了握手,“我不好意思才是,都是因为我,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浩哥,多谢您和权叔相助,凤萍此生感激不尽,希望日后有机会能报答您的恩情。”这些都是凤萍的肺腑之言。
      
      “有的有的,好简单的哦。”正浩满脸坏笑。
      
      “收声啊你。”知道正浩这话什么意思,看到凤萍脸上又一阵红,声哥赶紧搂着正浩的肩,转过身去,凑近跟正浩说,“你这边没问题吧,我们几点能走?”
      
      “我们现在开饭,最后吃碗越南的河粉,速速吃完饭就撤,我这有密道直接通道美使馆侧门外,那个地方没人知道的,不会有问题。”
      
      “你家人可真是不慌不忙,逃难都这么有仪式感啊!”声哥是真佩服他们的镇定。
      
      正浩笑了笑,此时祠堂里的人都出来了,权家留守越南的基本都是正浩的几个堂兄弟和跟随权家多年的弟兄,权叔因为年龄并不老并且作为医者的信念感让他不愿提前离去。正浩给他们简单做了介绍,大伙一起吃了在越南的最后一餐,赶到美使馆,在《White Christmas》的音乐中,他们乘直升飞机上了船,终于,离开了越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