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船上一夜 ...

  •   太阳一点一点地沉下地平线,很快,天完全黑了。
      
      甲板上,凤萍吹着海风,听着浪声,她似乎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这么平静的时刻了,难得心也是久违的踏实。
      
      Donny走了,记得初来越南时,两人几乎是被这里的景象吓坏了,每一天都可能受人欺辱,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每个人都不过是贱命一条。Donny本就是性格冲动的人,凤萍不记得那时有多少次淌着泪对Donny喊“如果你出了事我怎么办啊”。现在终于离开这个鬼地方,Donny却最终也没能逃过死劫。
      
      没有时间留给凤萍悲伤,她还有Danny要照顾,凤萍意识到她必须要独立起来,要尽快为将来的日子做打算,她还要活下去,Danny还要活下去。
      
      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了声哥的模样,虽然这一两天声哥没有说过什么,但凤萍又不蠢,天底下那么多有情人又有几个能做到声哥对凤萍这般呢。
      
      但是凤萍从来都没想过跟声哥会如何。哪怕三年前人人都明了声哥对凤萍的心意,哪怕每次相处都逃不过声哥炽热的眼神,哪怕搂着她对她直接地表白,凤萍也从未多想过。不是不喜欢,只是在凤萍眼里声哥太好太完美了,反而使她有种距离感,‘我们又怎么可能会在一起呢’。
      
      “当心着凉。”
      
      凤萍突觉背后一暖,扭头一看,声哥在她肩上披上一条薄毯,站在凤萍身旁,也一同迎着海风。
      
      “声哥,你睡醒了?”凤萍还未完全从思绪里出来,对着声哥语声温柔。
      
      “是呀,可算睡上一顿踏实觉。”声哥笑着说。他跟阿华这三天几乎无眠,在船启航没多久就纷纷陷入沉睡,凤萍和家豪给他们腾了腾位置,让他们尽量睡得舒服点。
      
      “声哥,多谢你。”凤萍转向声哥,说,“如果没有你,我都不敢想象现在我会怎样。”
      
      “幸好我来了,不然,我也不敢想象我现在会怎样。”声哥又是一脸宠溺,如果没有来?呵,他太清楚如果他没来他会怎样了。
      
      从两天前收到消息,一直到找到凤萍之前,声哥仿佛完全陷入了惶恐中,心脏时而跳得狂烈,时而仿佛又找不到心跳,有时脑子一片空白,有时脑里想象的全是各种噩耗。
      
      “但是你和阿华冒着生命危险来找我,值得么?”凤萍有些迟疑。
      
      声哥微微低头停了一下,这三年,声哥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爱她就尊重她的选择。从小蝶那听说她和Donny结婚了,就决定再也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但是在去越南的船上,王家声却是不断地后悔和自责,为什么当初不让贵利荣把那个Donny扔进海里,还自以为君子地帮那小子一次又一次,为什么当初追凤萍不再强势点,随便搞点手段也不至于让凤萍跟着过越南啊,为什么要决定放手,让阿浩帮忙关照打点一下也不至于让凤萍陷入险境。自己就好像放风筝,将个风筝放得那么远,远到几乎看不到了,还一剪刀剪断了线,现在要苦苦地去找风筝。
      
      “记得我跟你说过,值不值得由我决定。”声哥语气中带着坚定。
      
      “最重要我喜不喜欢嘛?”凤萍调皮地笑了。
      
      “对啊,那你喜不喜欢呢?”声哥也笑了,接着话茬接着问,气氛瞬间又有些暧昧了。
      
      凤萍一下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了,抿着小嘴,又扭过头去,鼻子轻轻地哼了一声,好似个在撒娇的小姑娘。
      
      一时间两个人也都不说话,并排依着栏杆,享受着凉爽的夜风。
      
      “声哥,您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凤萍先打破了宁静。到越南一年多以后,她与小蝶的信件也因为越南的战乱断了联系,凤萍只知道声哥在小蝶的鼓励下重新振作,很快就升到了华探长。
      
      “挺好的。”声哥只说了三个字,点了根烟。都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自打做了华探长,王家声便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生意从赌场扩张到酒楼,最近跟阿华又搞起了一些外贸生意;在警局的势力也是一升再升,一直压着颜同,成为最年轻的总华探长也指日可待。感情上呢,其他的华探长和几个社团大佬明着暗着想跟他扯红线,但他为了不得罪人也会去跟人喝个咖啡或者吃个饭,最后也都是不了了之了。跟班兄弟去些风花雪月的场所也不过是走肾不走心。一直跟着声哥的阿炮这几人哪会不知道他忘不了凤萍姐啊,那次庆功之后丽花皇宫声哥是再没去过了。
      
      “开心么?”凤萍又问,她直觉这回答有些言不由衷。
      
      声哥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又继续抽着烟。外人看来王家声意气风发,腾云直上,但难得一个人的时候,又总是有凤萍的模样浮现在心头。
      
      “你呢?在越南还好吗?”
      
      “苦是苦了些,但是有了Danny后,心态都不同了,再苦都值得。”
      
      声哥笑笑,碾灭了烟头,又问道,“接下来回到香港有什么打算吗?”
      
      “在越南时Donny常说,等赚够了钱,回香港盘下个铺头,做点小买卖,”凤萍叹了叹气,“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带着Danny,开店暂时怕是不适合了,还是先接着找地方唱歌更稳妥些。”
      
      “歌都不可能唱一辈子的。”
      
      “我当然知道啊,我都知道我没有小蝶那样的天赋,唱歌都是揾口饭吃。其实刚才我说做生意呢,有个机缘,是我在越南认识了一个法国的朋友,她是做服装生意的,我想如果从她那边拿货,开个小店卖法国时装,应该还不错。”
      
      “对呀,现在香港女生都贪靓贪时髦,你这个听上去挺好的,为什么不考虑呢?”王家声没想过一向文文弱弱的凤萍现在也蛮有想法的。
      
      “声哥,您别笑我,虽然之前我家开凉茶铺的,但我就真的只是干活而已,做生意这些我真的不懂的,什么算账啊,宣传啊,怎么跟人谈事啊,我都不会的。我想先学习下再做,稳妥些嘛!”
      
      “做生意,问我就好啦!”声哥心说这不是我专长嘛。
      
      “声哥您做了华探长不应该很忙的嘛?”凤萍歪着头问,“我想着报些成人学习班这样的,我小学都没毕业,现在真的好想认真地学点东西。”
      
      “好,我支持你!但是你有问题真的可以随时麻烦我的。”
      
      “知啦!”
      
      “找了半天,你们原来在这啊!”
      
      身后传来了权正浩的声音。凤萍和声哥闻声扭头,看见正浩和阿华一人拿着一支红酒和几只红酒杯,向他们走来。
      
      “不是你说要喝酒的么?”正浩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我这逃难带的可都是最贵的酒,你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哦!”
      
      “你们叙叙旧吧,我去看着Danny,不打扰你们喝酒了。”凤萍说。
      
      “凤萍小姐,您是病人,这美酒你是错过了,但你是阿声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跟我们聊聊天嘛!”权正浩是真的好奇这个让王家声不顾性命的女人,也想给他兄弟助助力。
      
      “对呀,凤萍姐,Danny在舱里睡觉,浩哥的管家照看着呢,您放心吧!”阿华也说。
      
      “那好啊,浩哥,麻烦您了。”盛情难却,凤萍也很感激浩哥对她的帮助。
      
      四人回到船舱,把酒畅聊,没一会儿,家豪也加入进来。聊香港,聊越南,聊美国,聊生意,聊政治,聊八卦,还聊起以前的事情。权正浩喝开心了,把王家声小时候的糗事一个两个的都抖搂出来,乐得凤萍直捂住嘴笑个不停,声哥失了面子立马反击,最后变成了俩人互爆料,剩下三人被逗的直拍桌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