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另一种结局完 ...

  •   9
      
      新年过后下了一场春雪,大雪覆盖了整座城市,安静又美好,好像平日里那些尘世的喧嚣都得到了洗涤一般。
      少年站在院子里,显得瘦小又单薄。
      
      顾闲开窗的那一瞬间,少年好像感觉到了似的转身抬头,冲顾闲招了招手。
      
      顾闲原本的怒气也逐渐消散了下去,他是气少年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么冷的天还只穿两件衣服。
      来不及洗漱,又拿了件大衣跑下楼给少年披上。
      
      “我真的不冷,太重了啦,穿这么多。”少年在虫族从来没穿这么多过,顶多也就是礼服复杂繁重了一些。
      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穿了一套盔甲似的让人觉得窒息。
      
      “好好穿着,到时候冻生病了。”顾闲拿少年没办法,只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似的,连车里公司里都放着大衣暖宝宝之类的东西。
      
      “那你待会陪我堆雪人好不好?”少年挽着顾闲的手撒娇。
      没有一个老东西可以拒绝小男生的魅力,顾闲也不例外。
      
      离少年开学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顾闲已经要开始上班了,在上班之前顾闲特意找了一天陪少年约会。
      年轻人都喜欢浪漫的东西,叶逢君也不例外,两个人去逛街,看电影,烛光晚餐,摩天轮接吻。
      
      其中还有一些叶逢君搞不明白的名为腐女的生物隔得老远叫着好甜。
      顾闲上班了之后,叶逢君也要回家一趟,总归离开学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回家陪陪家人也是好的。
      
      顾闲把少年送上高铁的时候,才觉得心里空了一块,怎么刚分开又开始想他了呢?
      顾霸总觉得自己矫情得就好像十七八岁刚谈恋爱的小伙子一样。
      
      等到少年临近开学,去火车站接他的时候,激动地差点一夜都睡不好觉。
      “顾闲,我妈妈让我给你带了特产。”叶逢君整个人挂在顾闲的身上,有几分小鸟依人。
      
      顾闲很早就忍不住想把少年吃了,又怕少年觉得自己老流氓,但实际上讲真的,自己三十几年没开荤骤然有了男朋友还没把人吃了,居然还忍得住才是人类一大奇迹好吗?
      
      不过他们还有很长的以后,不必急于一时。
      
      10
      
      顾闲其实算是一个公众人物,虽然不像明星偶像那样引人注目,但也有一小批粉丝,也会有大批量的人认识他。
      顾闲和少年约会的图被有心人放到了网上,对少年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就说豪门哪有什么真的守身如玉的霸总人设,又不是小说,哪个有钱的老男人不喜欢年轻的小朋友。】
      
      【我们顾总单身几十年了就不能找到真爱吗?长这么帅的老男人我也想要好吧。】
      
      【就顾总这颜值,还指不定谁吃亏呢!】
      【说不定小男孩只是想圈他钱。】
      【这个男生是A大新晋校草有人知道吗?】
      
      【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人家还是高考省状元好吗,怎么可能是那么不自重的人,见不得真爱吗?】
      
      【相差这么多岁的真爱?】
      【现在这个社会谁不喜欢有钱人呢?】
      
      ……
      
      “ 抱歉。”顾闲觉得没保护好少年。
      “我只是觉得他们说你这些不好听的,我不高兴。”少年皱了皱眉,披着小号马甲一个一个怼回去。
      
      “不痛不痒的,又少不了一块肉。”顾闲捏了捏少年的后颈有些无奈。
      
      让他十分不解的是,少年比自己矮这么多,为什么总喜欢摸自己的头发。
      少年在学校里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过来阴阳怪气,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就是见不得别人说顾闲不好。
      
      之后,顾闲和少年官宣了恋情,B城叶氏也过来认领了自己的小公子。
      
      网上画风一转,又变成了什么【豪门联姻】
      少年十分不解他们的脑回路是什么,他和顾闲只是谈个恋爱而已。
      
      “你为什么叫顾闲啊?”少年问他,他知道,地球上的人取名字都是有含义的,顾闲肯定也不例外。
      
      “可能是我家人觉得我接下来的生活会很忙,就希望我闲一点。”顾闲回答,“其实是闲敲棋子落灯花。”
      
      “那大忙人什么时候有空啊。”少年的时间都是跟着顾闲走的。
      
      毕竟顾闲工作上繁忙,而大学生相对时间较空,少年曾经想过,如果这几年不能遇到顾闲,只能等毕业再进他的公司了,还算幸运的是遇见了。
      
      “阿君,你最重要,万事不及你。”本就是隔着一个轮回的恋爱,自己身为长辈,陪伴他的时间那么少,小孩还那么懂事,不吵不闹。顾闲更希望把小孩养的任性一点。
      
      “我当然知道我最重要了。”小孩眨了眨眼睛,毕竟我重要到可以让你放弃所有啊,所以这一次我要守护你的一切。
      
      11.
      
      顾闲必须得承认,他掉到坑里去了,但是他现在只想他坑底躺平,一点都不想出来,这哪里是只小白兔,明明是只大狐狸。
      
      七夕的那天,和寻常小情侣一样的约会,直到晚上,顾闲觉得他自己一定要把小白兔吃到嘴。
      
      结果小白兔躺在床上,顾闲只是压着人亲了亲,小白兔就抖得不成样子,眼眶泛红,抱着顾闲哇哇大哭:“呜呜呜,哥哥,我害怕,听说很痛的。”
      
      “不会的,我会很温柔的。”顾闲轻声安慰他。
      
      “嗝,唔,呜呜~不行,我还是害怕,哥哥,你让我在上面好不好~好不好嘛,我也会很温柔的。”少年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顾闲只觉得再让他这么哭下去,整个房间都要被淹了。
      顾闲心疼了,舍不得了,妥协了。
      
      于是乎,小白兔变成了大灰狼,拿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一系列工具,准备开动咯~
      顾闲迷迷糊糊间,才明白小孩很早之前说过的一句话:顾闲,你别看我小,我该大的地方还是很大的是什么意思。
      
      小孩准备的这么齐全又周到,顾闲深觉自己被套路了。
      但看着小孩无辜的小眼神,觉得不能用这么复杂的心思去揣测他。
      
      末了,小孩还用他那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顾闲:“舒服吗,我很温柔的,呜呜呜。”
      
      确实很温柔,要不是你还想在浴缸里来一次的话,但是叔叔老了,骨头硬了,在莫名其妙的场所确实不行了。
      
      顾闲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表示不想理叶逢君。
      
      “那,那下次让哥哥在上面嘛,我一下忍不住嘛。”少年带着几分歉疚。
      
      “不怕痛了?”顾闲的嗓子有些低哑,是叫了那么长时间叫的。
      “看哥哥的样子,也不像是痛嘛,而且还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少年的狐狸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当然找了这么久的顾闲,顾闲想要什么,他都会给,想在上面,少年自然也不会拒绝,只是这次嘛,实在是忍不住啦。
      
      12.
      
      顾闲在经历过上一次七夕之夜后,才知道,少年的体力确实不是盖的,小小一只却能把自己抱起来。
      
      时间久了之后,两个人对于上下的位置确实没什么计较的,都是随缘分配。
      
      顾闲觉得,无论是少年被自己折腾的哼哼唧唧的模样,还是卖力耕耘的模样,都很诱人啊。
      
      继叶逢君武力值之后,令顾闲更不解的是少年的智商,过目不忘也就算了,一些非他大学所学专业的别的领域内的知识也是无所不知。
      
      “顾闲,我不是地球上的人啊,我只是穿越时空只为过来与你在一起的。”地球上的很多知识,对于虫族来说,确实过于简单,而且雄子的智商可不是盖的。
      
      顾闲也只当少年本身就是天才,对他的言论也并未当真。
      只是在少年还没大学毕业就将人拐进公司当了免费劳动力。
      
      “我已经不年轻了,你应该替我分担一点,这样我才多点时间陪你啊。”顾闲说的理所当然,毫无愧疚之心。
      
      少年有时候其实也很纠结,顾闲已经失去了和自己之前的记忆,那现在的顾闲还是以前的顾闲吗?说不定就是个错误呢?
      
      后来却不想了,其实只要他还是他,就无论在哪个世界,在什么样的场景,他们都会被彼此吸引,然后相爱。
      
      顾闲做过一个冗长的梦,里面的故事是关于自己和少年的,那么真实,却那样难以置信,是真是假,他无从考究,再从梦境脱离出来,早已泪流满面。
      如果是真的,那他们的缘分早就已经注定。
      
      顾闲将少年抱在怀里,在他的耳边呢喃:“我爱你。”
      
      第二年,少年还真将顾闲带回家见了父母,叶家长辈对这个老东西做自己的媳妇都不满意,但是阿君满意,家里人就不得不接受顾闲。
      
      顾闲的工作也逐渐轻松了下来,以前他把自己弄得这样忙是因为感情淡薄,于他而言没什么重要的人,也没有什么人真心实意地爱过他,让他觉得只有抓住钱才有安全感。
      
      但如今少年的爱和偏爱就是他最大的安全感。
      就算现在顾氏破产了,可能我们的顾霸总都能毫无芥蒂地开始吃软饭。
      
      13.
      
      那年,叶逢君毕业,
      两个人的婚礼是在某个小岛举行的,请了彼此的亲朋好友,也有现场的直播。
      
      “其实我想,你才二十出头,我不应该这么自私的把你套牢的,你应该有更多的选择。但我已经不年轻了,我都是奔四的人了,没了你,我或许真的就孤独终老了。我只能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让你永远也离不开我。”顾闲深深地注视着少年的眼睛,说着他的情话,眼神深邃得能将人溺进去。
      
      顾闲这几年,虽然保养得很好,眼角也多了几条细纹,他总是惶恐,惶恐自己苍老得太快,而少年才刚成长起来,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再年轻十岁。
      
      “没有别的选择的,我在这里存在的意义,只有你,这能是你。”少年给自己的路从始至终,只有顾闲一条。
      
      两个人穿着白色的礼服,宣誓着对彼此的誓言,从此刻开始,到往后余生。
      为彼此戴上了戒指,再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当然,沈诀还在和叶家的人吵谁攻谁受。
      就顾闲那样的,叶家那小破孩怎么可能是攻?就算放在同龄人里,那也是一张小受的脸,叶家这是滤镜,不可取。
      
      当然,直到很久以后,沈诀不小心听到了墙角,听到顾闲发出的那一声动人的呻/吟,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
      病中垂死惊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所以他们才是一家人,他们才是知道内情的那个,自己一个外人又为什么要和他们争?
      
      而另一边,少年被顾闲的花样折腾的哭着求饶。
      “呜呜呜,我错了。”
      “哪里错了。”
      
      “哥哥明明是老当益壮,我不该说是老了不中用了。”
      “再给你次机会。”
      
      “哥哥好猛,啊~不行了,下次再战,投降投降。”
      
      很久之后,
      “你怎么又起来了。”
      “轮到我了呀,哥哥。”
      
      “你不是不行了吗?”
      “嘿嘿,我感觉我又行了,让你舒服的,不怕啊,哥哥。”
      
      饶是顾闲再逃避年龄差距,总有一天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而当下他们要做的,就是珍惜彼此的时光,毕竟未来,他们还有几十年的路要走,不是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这章没有锁,那这篇就达成成就从来没有被锁过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