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另一种结局 ...

  •   5.
      
      落花时节又逢君:顾闲,上次那个哥哥说你喜欢小男生是真的吗?
      顾闲看着这条消息总觉得有些吃味,敲了又删发出去几个字:叫我声哥哥,我就告诉你。
      
      落花时节又逢君:!
      顾闲弯了弯眼睛,觉得少年肯定是害羞了:要语音发。
      
      过了几分钟,少年才发过来一条语音条,黏黏腻腻软软糯糯的声音,轻声抵在舌尖,不过只两个字,顾闲却反复听了许多次。
      只听声音就有反应了,顾霸总真想把人摁在床上疼爱。
      
      顾闲:喜欢小男生啊。
      
      那你喜欢我吗?
      可我好像有点喜欢你欸。
      顾闲,我可以追你吗?
      顾闲,你有男朋友了吗?
      
      少年的信息轮番轰炸,顾闲的心跳动地快了许多,只回了一句好。
      这是打着追求的皮明目张胆地谈恋爱。
      
      沈诀也问过顾闲:这么有意图的接近你,你就不觉得他对你有所图谋吗?
      顾闲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他是有所图谋呢?他和那些想爬你床的人没什么两样呢?可是看少年无辜又脆弱的眼神,他突然觉得,就算是有所图谋他也认了。
      
      “你来接我下课呀?工作不忙吗?”叶逢君乖巧地坐在副驾驶座上。
      “不是你说今天情人节,是要一起过的吗?忙也要空出时间。”顾霸总觉得,小孩儿怎么这么甜呢?又乖又甜。
      
      顾闲带着小孩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送给少年一对袖扣。
      少年回给顾闲的是一只手表,是某个奢侈品牌的,少年怎么这么有钱?顾闲后知后觉,自己似乎都没了解过少年的家庭背景,说不定是哪个富豪家的小公子。
      
      顾闲送少年回了住处,少年依依不舍地抓住顾闲的袖子抬眼问他:“我能亲你一下吗?”
      “可以啊。”顾闲比少年高上不少,微微低头,给少年发挥的空间。
      
      少年的唇印在了顾闲的唇上,浅浅一吻,恍如隔世。
      “晚安。”少年到了自己房间里才给顾闲发消息。
      
      “我什么时候追到你啊?你好难追啊。”叶逢君忍不住吐槽。
      顾闲忍不住笑了,我不是早就是你的了吗?是你硬要追的。
      
      6.
      
      叶逢君去顾氏大楼给顾霸总送爱心午餐,送午餐是假,宣示主权是真,毕竟顾闲那么优秀,觊觎他的人一定不少。
      
      “请问有预约吗?”前台小姐还是个没有眼力见的小姑娘。
      “我是顾总的家人啊,姐姐你就让我进去嘛~”叶逢君撒娇也没用。
      
      前台小姐姐的心软了一块,母爱泛滥但还是要遵守原则不让少年上去。
      少年带着几分委屈地拨通了顾闲的电话:你快下来接我啦,我在楼下了啊,前台小姐姐不让我上去啦。
      
      过了几分钟,顾霸总亲自下来接少年上楼。
      前台小姐姐在心里土拨鼠尖叫:好软萌的小受,颜值这么高,是哪个小明星吗?给我笔,我能马上写几十万字的同人文。
      
      很快,公司里就已经谣言四起,过了几天连顾霸总和他的男朋友的18X颜色文和漫画都已经出来了。
      原来顾霸总平时冷漠得像一个没的感情的工作机器,好的却是这一口啊?
      
      “你忙也要按时吃饭啊。”少年和顾总分一份午餐吃.
      穷的就好像顾氏明天要破产了一样,助理忍不住吐槽。
      (小情侣之间的事情你少管!)
      
      少年一天都待在顾闲的办公室里等着他下班,以至于下午的时候公司高层在进顾总办公室都一脸惊愕的表情。
      或许天要变了,这个小朋友以后就是顾氏的老板娘了。
      
      少年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经理在向顾总汇报工作的时候也没有要避嫌的意思。
      
      “少喝咖啡,换成茶叶吧?”少年嘱咐助理,“你以后要记得叫顾总按时吃饭的啊。”
      “好的,老板娘。”
      
      “什么嘛~”少年红了脸,心里却甜甜的。
      
      顾闲今天难得按时下班:“要不你住我那去吧?”
      “啊?”终于要住一起了吗?
      
      “你一个人住老是不吃饭,我那里有阿姨做饭,省的你胃病又犯了。”
      “这样啊。”少年觉得有几分失落,心里又有几分甜甜的。
      
      少年如愿以偿地搬进了顾总的住处,虽然两人还有一墙之隔,但总归有一天会变成负距离接触。
      
      “哇,你家好大啊,我这算是被包养了吗?”少年啧啧赞叹。
      顾闲扶额:“你知道包养是什么意思吗?大学生。”
      
      “知道啊,他们说你们这种老男人都喜欢包养年轻的小孩,把他们养在家里好吃好喝的,我们只要陪床就行了。”少年用清澈的眼神说这种话。
      让顾闲总以为他在犯罪。
      
      “怎么说呢?我们这是正儿八经的谈恋爱,我没有送你房,也没有送你车,倒是你还送了我一块表,要说包养也是你包养我。”
      
      顾闲觉得少年有些瘦弱了,轻轻地就能把人抱起来,得喂得胖一些才好。
      “那我包养你啊。”少年兴致冲冲地说。
      所以包养这个梗是过不去了是吗?
      
      7.
      
      “顾闲,你别看我小,但我该大的地方还是很大的,而且,我敢保证,这里的跆拳道黑带什么的都打不过我好吧?”少年表达着被顾闲当做小朋友照顾的不满。
      
      顾闲满脸都是怀疑,他当然不信的,并且有理由怀疑叶逢君是在搞颜色,可是看叶逢君一脸认真的说话的时候,顾闲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歪了。
      
      “我期末考试拿奖学金的话,你有什么奖励啊,顾闲。”少年喜欢叫顾闲的名字,连名带姓地叫。
      “你想要什么奖励?”顾闲背着少年,或许再过个几年,到他四十岁的时候少年还二十多岁,那时候就背不动他了。
      
      少年埋在顾闲的颈窝里笑着:“陪我过个年吧?我从来没和爱的人在一起过年过。”
      “好。”顾闲心下一动,他何尝不是呢?自从小男朋友搬进家以后,顾霸总下班的时间都按时了不少。
      
      因为在家里,总有一盏灯,一个人在等你。
      那次顾闲加班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发现客厅里亮着灯光,少年窝在沙发上睡着了,本来想将人抱回房间睡的。
      
      少年却在刚被抱起的一瞬间醒了,眯着眼啄了顾闲的下巴一下,一下又一下,带着撒娇的意味说:“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睡着啦,你吃饭了没?我给你去做。”
      
      “吃过了,我们回去睡吧。”顾闲将人抱在怀里,吻了吻少年的额头,心软的一塌糊涂,之后加班的日子也少了很多,尽量都会在晚上八点之前回到家。
      认定了这个人了,再也不变了。
      
      少年本身就很聪明,大学学的和顾闲是同专业,工商管理。
      期末进专业前几也不是什么难事。
      
      少年已经跟家里打好招呼了,说跟对象一起过年呀,明年会带回去给你们见一见的啦。
      
      顾闲并不回老宅过年,两个人就在家里过了一个年,一起包饺子,一起守岁,一起看春晚,一起倒计时,一起煮火锅吃。
      少年站在阳台上对着漫天绚烂的烟花许愿,在这夜空中炸开一朵又一朵,转瞬即逝,少年的眼里盛满了绚丽的色彩。
      
      “多穿一点。”顾闲一点要把大棉袄给少年披上。
      “不会冷的啦,顾叔叔,我还年轻,身体健康。”少年毫不客气地扎着顾闲的心。
      然后一溜烟地从顾闲的怀里跑了,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扑通,扑通,少年只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新的一年来了。
      
      8
      
      “你们怎么都把我当小孩子啊?”少年一大早收到了许多压岁钱,包括家里人,还有顾闲在红包里放了一张银行卡塞给他。
      
      “不高兴吗?”顾闲揉了揉少年的发。
      “高兴啊,哪有人会收钱不高兴啊。”叶逢君的新年衣服是顾闲给他挑的,一身红色,喜庆,也衬得皮肤分外白皙。
      
      两个人吃完早餐就有人登门拜访了。
      “叫沈叔叔。”顾闲拍了拍少年的头,让他叫沈诀叔叔。
      “沈叔叔新年好,红包拿来。”少年露出一抹甜甜的笑。
      
      沈诀不尴不尬地站在门口,被这一声叔叔雷到了:“没带红包怎么办?”
      “微信支付宝都可以啊~”少年拿出手机掏出收款二维码。
      沈诀:……
      
      “你叫我叔叔,那叫顾闲什么?”沈诀问他。
      “哥哥呀~”少年弯了弯眉眼。
      
      “凭什么?我和顾闲一样大的。”
      “顾闲比你帅呀。”
      
      “乖。”顾闲勾了勾少年的尾指,对这个回答十分满意。
      沈诀却像是遭受了一万吨暴击,在顾闲家多待一刻都不行了。
      
      “阿君想要什么新年礼物?”
      “顾闲弹钢琴给我听吧?”
      
      “想听什么?”
      “梦中的婚礼。”
      
      对于少年知道自己会弹钢琴这件事顾闲并不惊讶,或许少年也是一时兴起想有人弹给他听,而自己恰好又会,只是自己这点微末道行,着实是有点献丑了。
      
      少年也给顾闲准备了新年礼物,是一对耳钉。
      顾闲心下微动,只觉得觉得似曾相识。
      
      “我可没有耳洞哦。”顾闲说。
      “你留着就好了,我只是觉得你会喜欢。”少年才舍不得顾闲去打耳洞,只是下意识地就想买了,仅此而已。
      
      “我觉得你是富二代,你觉得呢?小男朋友,还不从实招来?”顾闲收了耳钉,对少年逼供,这些礼物每一件都不便宜,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学生可以负担得起的。
      
      “B市,叶家。”叶逢君举手投降。
      
      哦~大户人家啊,顾闲突然觉得被包养的或许是他才对,要不是看他对自己出手阔绰,但看少年的穿着日常倒真的很难看出来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公子。
      
      少年对自己确实没什么图谋,如果说有什么图谋的话,或许是自己的皮相太过优越了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