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西洲 ...

  •   
      路明非耷拉着脑袋挤出校门,企图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无人在意的普通学生,虽然他本来就nobody cares,但是柳淼淼和苏晓樯并排走在他前面。
      
      他被David Zhang留下值日,原因是路明非在月考作文里大放厥词,说我最喜欢的作家是arakihirohiko,日本鼎鼎大名的漫画家,牛逼、厉害、强就一个字!答题中还夹杂着大量日语音译的英文词汇,他写的时候俱怀逸兴壮思飞,值日的时候却龇牙咧嘴,幻想黑板是David Zhang板擦是鼠标,而他即将在上面铺出一片菌毯。
      
      路明非今年十八岁,高三,是个星际死宅。
      
      就像很多轻小说里提到的那样,边缘死宅暗恋着他的白月光,虽然路明非班上班花的归属尚属悬案,支持者们各执一词,有说小天女混血侵略性美貌,有说柳淼淼才是死宅永远滴神,而iWen则以路明非为代表,觉得社长大人颖悟绝伦秀外慧中。他文学社理事俨然座下第一悍将,必要时还可以祭出三白眼脸接物理冲击。
      
      虽说路明非是意志如铁的陈派悍将,但他也知道三位班花关系肉眼可见地一般,她们坐拥不同的小团体,Q.Q微信不互加,眼下放学结伴简直不亚于撞鬼。事出反常必有妖,算起来高考不也在眼前了么,没准人家就是不满意这么多年的三足鼎立,准备联手起来先把文艺女青年掀了。
      
      路明非警觉起来。
      
      “我坐在礼堂第二排,没怎么看见正脸。”苏晓樯在说话,从他的角度只能那个LouisVuitton×NIGO联名的双肩包,灰扑扑没什么特别,据说是她老爹从日本带回来的。
      
      时值仕兰中学建校45周年,行政部门把校庆搞了起来,校园里洋溢着时代新风。学校开放日盛况空前,某位校董体面人地包了一座纯金色花墙,宛如企业开业剪彩现场,历届优秀校友拨冗出席,势必营造出华尔街或者伦敦证交所名宿云集的景象。
      
      不过即便提前拿下雅思TOEFL的学子不在少数,依照中国教育体制惯例,这事儿还是没有高三的份。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他被迫听David Zhang念了一节课的“With advances in technology and social development”,师傅别念了,其功力大概是赵孟华都会脸绿的程度,可这时候苏晓樯早翘课跑去礼堂看演出了。
      
      而钢琴十级的柳淼淼自己就是参演人员,独奏拉赫玛尼诺夫,乃是本届学子逼格第一人。
      
      宁为社会主义流血牺牲,不做资本主义刀下韭菜,没喝到免费饮料的路明非自有一套说法。正经的资产阶级余孽都在全球乱飞,再不济坐办公室,喝秘书双手奉上的NERO馥芮白,闲到报名中学演出的校友那得是多普通和多智障?
      
      事实也完全符合他的先见:据说有位音乐人校友的《少年锦时》直接唱劈了整段副歌,现场观众的精神状况都很不乐观。
      
      小天女显然也有同感,眉宇凝着一股天然妖艳的煞气,“中年人中年审美,够难看的。”
      
      柳淼淼犹豫了一下,细声细气地,“那他?为什么?”
      
      这什么暗号?路明非满头雾水。
      
      校门口小天女家750i常停的位置被一辆梅赛德斯AMG霸占,她停住,大概是掏出手机开始寻找司机:“他家公司之前有资金投资,放在国外就是校董,伊利诺伊州那边又在放春假,会来也很正常吧。”
      
      柳淼淼双手在背后绞在一起,路明非觉得她即将摇出一个手花:“CELINE...很合适。”
      
      “谁啊谁啊?什么森林?”显然高奢品牌处于路明非的知识盲区,但遇到事情不能坐以待毙,路明非跑到她们身边大喇喇地插嘴。
      
      “路明非你又偷听人讲话...”小天女一下子柳眉倒竖,刮了他一眼。
      
      小天女的拥趸悄悄喊她朝天椒,苏晓樯平时顾盼生姿,确实很辣,但路明非他们却在背后叫她剔骨刀,就是因为这姑娘脾气绝了,飞起眼刀子的时候技冠群芳红黑俱灭,教导主任都不敢擢其锋芒。
      
      但不知怎么路明非就是觉得她没生气,可能还隐隐有点儿得意,仿佛讨论的是很了不起的东西。
      
      “没有没有,我路过去买水。”路明非脚下一拐,假装往旁边便利店走。
      
      “路明非,”柳淼淼轻轻抿嘴,她的教养很好,很多时候愿意理理这个衰仔,“今天楚子航学长回来了。”
      
      路明非一愣。
      
      -
      
      2009年的东方神起火遍大江南北,更别提便利店里的《明日将近》是航海王的ED,路明非能倒着唱完。这家FamilyMart的客流全仰仗旁边的高中,午休时间过半,更没有几个顾客了。
      
      路明非把手摸进冷柜最深处,摸出最后一瓶营养快线,晃悠悠缀到队尾。他没和苏晓樯撒谎,他是真的过来买水,便利店的营养块钱比网吧便宜两块钱,这方面上路明非总有点儿小聪明:蹲网吧大厅当然不收网费,前台有台轮播星际赛事SPL和OSL的投影仪,他点一桶泡面,配自带饮料,呼朋唤友地坐大半个小时也没人撵他。
      
      众多星际选手里路明非最喜欢Jaedong,一手双线甩飞龙史诗级绝活,今天播的是Batoo OSL八进四,Jaedong对Stork,暴君皇城战司令。
      
      他确实不知道楚子航现在过得怎么样,但他能肯定如果玩星际十个楚子航都打不过他。
      
      路鸣泽在家里念叨偶像不胜其烦,可是路明非偏偏叛逆,想楚子航远在美国,没准昔日的富二代正在餐馆里勤工俭学洗盘子——这时候电影中往往出现这样的场景:路明非拿到offer,衣冠楚楚走进美利坚的高级餐厅,和侍应生双目相对俱是一震,他已是流星经天般的强者,连昔日校园的高岭之花都得为他鞍前马后。
      
      路明非觉得自己的推断还是蛮有道理的。就像今天楚子航又出现了,可实际上却是在蹭中学的校庆,这不就是个被爹妈发配的工具人么?
      
      路明非总是洋溢着盲目的乐观。
      
      前面排了两个人,紧挨着他的应该是个毕业校友,手腕上还戴着“Shilan International High School”的校徽彩带。
      
      排了一会儿他就觉得不对起来,队伍纹丝未动,反倒是前头传来了收银员不耐烦的大嗓门:“说了几回了?现在没有VISA的POS机,微信,微信付款码没有么?”
      
      “那个,”女顾客咳嗽了一声,声音低低的,大约有点儿不好意思,“原来Wechat还能扫码支付吗?”
      
      收银员怒了:“你玩我呢吧?”
      
      一种植物,9002年了害有人不知道微信扫码呐,这什么弱智对话。路明非伸长脖子往前看。
      
      竟然是个令人难忘的背影。明亮并且窈窕,发绳是魔女宅急便主题,又萌又灵的黑猫じじ,但可爱并不能拯救主人的地狱手艺,跑出来的头发洋洋洒洒落了满肩,其下并着两痕如刀的蝴蝶骨。
      
      女生忽然转过脸来。她长着一双非常像猫的眼睛,尾锋微微扬起,很会让人联想到东野圭吾《白夜行》《幻夜》中的唐泽雪穗或者新海美冬,卓有神采;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又简峭至极,像是易碎的冷瓷或者正在降落的雨。
      
      只是诡异的倒并非路遇绝世御姐,而是御姐看他他愣住,错觉快得像一声惊蝉,就好像她认识并且认出了自己,即将要开口说什么话。
      
      可想他路大神人潦草的十八年里何曾结识这种等级的强力角色?清纯在钓系面前就是不得翻身,路明非觉得心中的死宅女神排行榜忽然裂开,劈进一道光来。
      
      结果在他疑神疑鬼的时候,御姐移开了目光。
      
      御姐略有难色。
      
      她左顾右盼,忽然眼睛发亮地落向路明非身前。
      
      “ええと...那个,学长,我是国际生部的樱井!请求素不相识的学长的帮助,虽然很难为情,但眼下这家便利店的POS机坏掉了,我心想大概在这里的都是仕兰高校的校友,如果学长能够提供帮助就万分感谢了!我会很快还你的!”
      
      太离谱了,上一秒还是道行高深厌世御姐,下一秒所有日轻小说的女主都有了脸,仿佛她勾勾唇角就有薄薄的夏荷盛开,所有的冷意都被笑容冲淡。
      
      然而大概过了一个世纪,前面的哥们依旧很沉默。
      
      路明非的目光粘在元气御姐手里的荞麦凉面和明治牛奶上,加起来大概不到三十块,他顿时觉得很不安详。这玩意,且不说国际生里居然卧虎藏龙这等美女,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不能有姓名,凭啥他人傻钱多我两袖清风?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接济同侪学妹这种事他也熟啊。
      
      就在他准备毛遂自荐取而代之的时候,那哥们终于姗姗来迟地连上网了。
      
      “一杯美式。一起结。”他稍微侧了侧脸。
      
      这一偏头,并不要紧,可要紧的是这位成功校友居然年轻得出奇,侧脸冷峻神态矜持,根本就是怎么看怎么眼熟。
      
      在某个瞬间,路明非听到了自己裂开的声音。
      
      妈的他为什么会和楚子航在一家店里?!
      
      鞍前马后的幻想忽然就折戟在他的大脑中了。事到如今路明非不得不承认他看起来确实比自己好借——楚子航看起来过得相当好。路明非虽然不认得CELINE的衬衫,可认识他手腕上的鹦鹉螺5711,那只蓝面的钢表之王是叔叔的梦中情表,市价超然。
      
      这就结了,想必这位同学或者学妹早在转到我校以前就听过绝世学长的传说,不由得怦然心动,毕竟楚子航的照片还挂在礼堂门廊,其颜值竟仿佛是已经出道的练习生前辈,又俨然成为仕兰精神的象征。只可惜她转来得太晚,前辈已经毕业一年了。
      
      噢,前辈还在高中的时候也不大行。路明非曾有幸目睹前辈捐情书的冥场面,女性仰慕者如同过江之鲫,情书也像是雪花片一样屡禁不止。路明非不知道楚子航到底会不会拆开,但他确实把那些收到了纸箱里——那箱信离奇出现在了文学社的资料室里,据说是学生会主席在毕业之后直接转赠了老师。
      
      时隔多年,确实不算让女同学难堪,但焚琴煮鹤的水平令人发指,对他用少女心纯属白瞎了。就像现在他答应你借你钱,这不是看你面善而是根本就缺根弦,又或者只觉得你耽误了他结账。路明非胡思乱想地替樱花妹惋惜,认为自己俨然看到了事件的结局。
      
      然而紧接着他就觉得自己低估了她。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樱花妹的那点儿烟视媚行居然立刻消解掉了,像是被燃烧的火舌从中剥开。
      
      女生盯人的时候仿佛猫科动物锁定了猎物,那种浑然天成的侵略性和风情无关,更像是一种人格中本来就存在的东西,她很自信,也并不在意它们流露出来。
      
      她凑到收银台那里出奇制胜地扯下一张便签,唰唰签了串数字,豪放地拍在楚子航手里,“我的Wechat ID,记得晚上加我哦。”
      
      路明非傻了。
      
      他觉得楚子航可能也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桥段的灵感,一部分来源于东方神起《明日は来るから(明日将近)》其中的歌词:
    遥かな遥かな宇宙の片隅
    遥远的 遥远的 宇宙的小角落里
    こうして二人が出会えた偶然
    我们两人偶然的邂逅
    奇跡と呼びたいこの気持ちを
    呼喊奇迹的这份心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