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景行 ...

  •   凛醒来的时候,空调的睡眠定时已经过去很久了。行政套间像密闭的罐头,朦胧又闷热。惺忪的鹅黄色从窗帘缝隙流照下来。
      
      她做了个噩梦,一个疯批司机想开车轧她。
      
      西斯空寂,凛不觉着是亏心事的报应,弗洛伊德在《释梦》中提出,梦与人清醒时的活动有关,遵循特定的心理机制进行重建,存在服务于特定的目的,比如被压抑的欲望——总不能是她潜意识想成为一个抖M吧?
      
      倒也不必。深信自己是A的上杉专员不愿再想。
      
      身旁的玫瑰美人正盘腿坐着玩iPad,充分倒足时差的红发巫女又是一条好汉,见凛动了动,顺道指了指餐盘,“我叫了点东西上来吃,那对小情侣好像出去玩了。”
      
      “这些无耻现充...”凛滚下床去,赤脚走进盥洗室。
      
      沁凉的水流砸下来,她扬眉,镜子里的漂亮女人也扬眉。年轻的皮肤没有瑕疵,瓷器或者丝绸的色泽,几乎能看见那些朦胧的青色血管,一颗水珠从眼角坠进脖颈,恍然是一滴凝亮的泪。
      
      她没有天生笑意的唇形,唇角自然下垂,显得理性而冷酷,甚至有点儿薄情寡义的意味。
      
      “要不要赌点什么,你说执行部多久会给他们拆对?”作为叶胜亚纪的同伴,凛当然也注意到了那种微妙的气氛,她把毛巾丢去一边,稍微提高声音。薄情寡义还是慷慨就义都是虚的,八卦才是人生的真谛。
      
      “我赌一台咖啡机,三个月。”诺诺重新打开空调,“委实说今晚本来打算和你去FOX,一家本地酒吧。但酒店调的凯匹林纳让我想到宠物店的厕所,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喝了,他们居然用白朗姆...”
      
      “半年,他们的反射弧看起来不太好,我赌一套乐高绿色杂货铺。”凛从浴室出来,伸手揭开餐盘。
      
      “いただきます(我开动了)!”
      
      美式炒蛋、虫草花炖鸡和蜂蜜炸猪排,酒店主厨的融合菜功力很让她惊喜。黄澄澄的炒蛋上撒了一点儿柠檬、培根和欧芹粉,鸡汤则完全是闽菜做法,里脊蘸了迷迭香和蛋清,表皮焦香薄脆。
      
      不过五味俱全另提,吃着吃着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不由得拿出手机启动微信。
      
      它竟然保持着自己刚刚注册时的样子。她的LINE和Skype几乎被消息弹爆了,来自于她的同事、导师和兴趣爱好群,微信却没有任何验证消息。
      
      凛顿时疑惑不解。
      
      “噗,忽然怎么回事,你的表情像刚看完一场保加利亚妖王秀后进入贤者模式了,”诺诺挥舞手掌,打断了此刻地铁老头手机的氛围感,“你现在有没有特想推勒让德微分方程,或者带皮亚诺余项的N阶麦克劳林公式?实不相瞒,我这里有一些高数作业...”
      
      “不。想都别想。你怎么不让我去解决黎曼ζ(s)的非平凡零点分布呢?我上杉凛今生今世就算是死、从这里跳下去、我都不会再碰数学一次!”
      
      凛的本科导师带她做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基于希尔伯特-黄变换(MEEMD)的潮汐分析方法研究,她负责做获得信号的模拟参数表,每天在研究所机房里跑来跑去。不但现在看到希尔伯特谱就想吐,见校长的时候也差点痛苦面具——校长的名字是希尔伯特·让·昂热。
      
      “我只是在上火。”
      
      红发巫女凑过来用脑袋拱她,分享凛的手机屏幕,“到底什么事儿能让您动火啊?欸!你身上好凉啊。”
      
      凛不得不把胳膊拔.出来,这姑娘发现她的体温低于常人之后就老是往她身上贴——这种情况倒不是没有过,混血种的生理结构有异于人类,会展现出一些古老爬行动物的特征。最经典的当然是黄金瞳,偶尔也表现为心率、血压和体温。凛也是这么回事,她的血统很高,代价是缺乏一定维持体温的生理机能,对于严酷环境的适应力偏弱。
      
      “是我借了一个中国高中生的钱啦。就在昨天你不省人事的时候,还凑巧碰到了任务目标,本来想逗逗他,毕竟开学就不好玩了。但你知道我是颜控嘛...”凛努力回想那个疑似富二代的人物,“就借了其他人,好吧,应该不是高中生,戴美瞳,穿CELINE的当季,是爱豆之类的吧。”
      
      是在人群里也会第一个注意到的程度,清澈得像刚出鞘的刀,锋刃却并不明利,质真若渝,低眉时带点儿隐约的克制,是朝阳升起前在山脊线上的轻逸一笔。更令人想到蓝花鸢尾和苦橙叶,骨头大概也是草本植物的气味。
      
      有点让人在意的脸啊。凛在心里想。
      
      “考虑到中国人不玩LINE,我贴心地给了他Wechat。可是等了一晚上,那小子根本就没有加我。”凛咬牙切齿,双目迸发出灼灼恨意。
      
      “打断一下原告陈述,”学姐太演了,红发巫女的槽意上来根本忍不住,“是去购物中心玩了大半天、看了《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和可怜学妹抢了一晚上被子然后刚刚才想起来的吧?”她心说你现在就像对猫色.诱失败无能狂怒的祸国妖妃,妖妃确实是妖妃,活色生香盖世无双,可问题是人为什么要色.诱猫?
      
      不过凛虽然这么说,仔细想想却很快释然了:如果真的是娱乐公司的练习生,大概都签过严禁私联的协议,有借有还就无从谈起了。所以,凛决定把这件不轻不重的困扰抛出大脑,她本来就没剩下多少良心了。
      
      “问题不大。没有缘分就算了,他失去的是500円,获得的却是社会险恶的宝贵警告,精神财富是无价的。”
      
      “哟,中国还有句老话叫‘人生何处不相逢’,以凛爱妃你的姿色,说不定多年之后小练习生变成金马影帝只为和当年的你顶峰相见呢,”诺诺伸手去扯她光滑的脸蛋,“哇塞,这种一见钟情的年下设定想想就心动!”
      
      “哪里哪里,论姿色还得首推学妹你,我等根本无法同台竞技...”凛拍开魔爪就想扑倒这个巫婆,两人扭成一团,又双双倒进沙发,谁也没能制服谁。
      
      “其实,”诺诺懒懒地,“我也发现了好玩的事。你对路明非这个人怎么看?”
      
      “唔,看起来就是平平无奇的中国高校生,之前负责观察的专员不也这么觉得?”凛看着她的iPad,是张乏善可陈的个人履历,“是个有点丧的衰仔啦,大概稍微用点小伎俩就会上钩吧?不过姐姐我很有道德底线的,杀富济贫从来不欺压广大人民群众。”
      
      “是吗?”诺诺心说你还刚还在传授怎么骗钱呢。
      
      “读书人的事能算骗么?”凛有读心术似的,“是借!庄子的《逍遥游》读过么,君子善假于物也!我总不能连500円都要非法集资吧?明明当时我礼貌又温柔,还特意说‘晚上记得加我’...”
      
      “看看看!果然自己都心虚了吧?”诺诺大加批判:“你对中文礼貌用语到底有什么误解?这种成年人台词只有在夜店才会出现吧?吧台请我一杯酒换你的微信...我忽然悟了,对方根本就觉得你不是正经人吧?”
      
      “不要再说了妖女!我必然是坚定的《亚伯拉罕血统契》信徒,任何意志都无法改毁我对秘党的信仰!”凛双手握拳,“第一句怎么背的来着?啊,对,I solemnly pledge myself to consecrate my life to...”
      
      诺诺完全不想理这个满嘴胡话的便宜学姐了,她自娱自乐的精神恐怕只有芬格尔能够与之一战。
      
      她在平板界面上滑来滑去,“这家伙还养小号啊。居然是‘夕阳的刻痕’这种非主流ID,诺玛说个人签名疑似抄袭白落梅。所以这个姓白的是谁?中国名作家?”
      
      凛:“这种问题问外国友人合适吗?”
      
      诺诺也不在意,“所以是为了骗堂弟玩咯?表面上是被寄养在亲戚家的小透明,实际上却是玩弄少男心事的邪恶女装大佬,这儿盛产闷骚么闷骚么?”
      
      “灭亡招来天使直呼内行,” 凛没听懂弦外之音,但她出身ACGN大国霓虹,发现了其他的华点,“君竞技类游戏本当上手!星际MMR6400,居然是游戏宅!”
      
      谁能拒绝暴雪呢?
      
      诺诺转了转眼珠子,忽然福至心灵地合掌:“开学确实就不好玩儿了,机会难得,我代表学校亲自查证一下。”
      
      她把iMac放平在膝盖上,指使诺玛黑进Q.Q的时候简直顾盼神飞,噗噗噗往外冒坏水。
      
      凛还在看档案,她愤愤不平:“不过喜欢Jaedong算什么眼光啦,FlaSh才是新晋的神,别挣扎了,所有电脑的末日已经到了!教主金桔永随吾身:‘疯起来我连自己都献祭’,这是何等魄力!”
      
      她也是《星际争霸》系列的粉丝,人族,战术风格与开创猥琐流的FlaSh一脉相承,运营全靠偷,侦查全靠蒙,空投全靠多,正面全靠冲,狗起来人神共愤,中后期爆兵如癫痫,无数人想爬出显示器削她。
      
      游戏宅果然在线,诺诺约了场ZVZ内战。
      
      起初路明非的运营风格懒洋洋的,丝毫没有高手风范。而卡塞尔出身的混血种个个都是人中骐骥,身体素质比起职业选手也不遑多让,诺诺的视角切来切去,出了两条小狗吃进工蜂,后台的诺玛控制多线,狗队朝他家摸过去。
      
      对方没准有点儿警觉,在家中加固了防御,同事出了六条狗在周围巡逻。这救了他一命,诺诺狗队偷袭的瞬间就被路明非觉察了,只能立刻回撤。
      
      仿佛是一个信号,对方终于认真起来。
      
      诺诺皱了皱眉:“反应还挺不错。”
      
      凛判断道:“微操有点意思,EAPM(每分钟有效操作)也不低,不是代练,货真价实的6400点。”
      
      接下来是毫无观赏性、复制粘贴般的对垒,双方的主力兵种从小狗升级到刺蛇,又不约而同地在刺蛇里偷袭打双线进攻,果然是暴君的粉,疯狂甩飞龙,偶尔夹杂惊艳的点射,片叶不沾身。快进到皇后互爆的时候,双方的搏杀已经白热化了,双方各有四个基地,遍地是地刺塔,混合兵种在中央的空地上展开激烈的拉锯战,成片的血浆泼洒在战场上。
      
      对面补了一队刺蛇一队狗和三只潜伏者,大军压境。
      
      凛目不转睛地吐槽:“爆兵在门口罚站是什么意思?要不要满脸写着‘我有鬼’啊,你见过哪位本座打得这么愣?”
      
      “我也觉得这厮憋着坏,诺玛。”
      
      AI得令,不声不响铺开全局地图,对方布局清晰一览无余。没有明显优势的情况下,居然在唱空城计,三级基地已经要升完了。这个意图如果达成,精锐部队空地并进,可以一个接一个扎实地拔掉诺诺的基地。
      
      凛笑了一声:“在这儿等着你呢。”
      
      诺诺挑挑眉,敲字:“你在升三级基地。”
      
      她紧接着共享了视野。交锋之中反而是她的打法更接近那位韩国暴君,无时不刻不在爆兵,“你退吧,我这里有四队刺蛇四队狗,全部升到二级攻防。”
      
      对面GG了。
      
      诺诺反手回了个呲牙的黄豆表情,毫无留恋地合上电脑,耸耸肩感叹:“这家伙还挺有两把刷子的,进度条推到底了,大概不开地图我会输吧?不算欺负他。”
      
      凛有点得瑟:“便宜你了,好想和他约几局,本人专业暴打宗师,鬼兵操作天下第一。”
      
      “醒醒,”诺诺摇晃她,“我们来中国是来玩的,不是做中学生游戏陪练鼓励他追逐电竞梦的,现在还不到三点,快想想到哪儿去。”
      
      两人后知后觉意识到,主面试官无影无踪,两个充数摸鱼的居然蹲在酒店里认真研究任务,这是正常的现象么?何况这里是全国小有薄名的旅游城市,对望台湾海峡,坐拥几千米的细白沙海岸线。
      
      据说最值得一观的是涨潮,宛若簇簇云寰。
      
      “不过说起来,虽然是旅游淡季,如果要玩得尽兴,碰到景区规定还是会很为难吧。”凛露出回忆的表情,“我之前在利古里亚玩的时候租了辆雪佛兰3100,和向导沿着海岸公路一直开,好像要到落日地寻找‘黑石墓’似的。”
      
      “那我们也来抓个本地人吧。”诺诺摸了摸下巴。
      
      本地人,一张脸率先从脑海里浮现出来。邵一峰其实是她家那边的关系,资产雄厚的全国百强企业继承人,据说醉心影视投资已经很多年了。
      
      只是诺诺有点抗拒和邵公子同游,鬼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在背后写出一部青春伤痛文学巨著。十几年前的红发野丫头踩着他脸大喊叫我师姐,十几年后已经变成小巫婆的野丫头收件箱被情意绵绵的Email堆满,花前月下得比生理期还准。诺诺偶尔想起来的时候也真诚地希望他没事——更主要的是希望他没病。
      
      那还有谁呢?
      
      省心,态度端正,不有碍观瞻的。
      
      她猛地拍上凛的大腿:“差点忘了现在还在放春假...我想起来了,正好有其他闲人在!”
      
      “噢,好像被纨绔资本家的重锤击倒了呢,”凛用鼻音哼哼一声,“果然就是那种,顶级贵公子一通电话就有无数开着阿斯顿·马丁的异国辣妹在楼下接应的情节么?”
      
      诺诺联想了一下那人村雨砍人火光四溅的场面,不确定地点头:“是挺辣的?”
      

  • 作者有话要说:  1.
    I solemnly pledge myself to consecrate my life to the service of humanity. 是日内瓦宣言的第一句,又称医学生誓词,女主在文中全都背混了。
    2.
    黎曼猜想是数学界迄今最重要的猜想之一,被克雷数学研究所列为 “有待解决的七大千禧问题”。至于泰勒公式那里是胡扯的,我没有上过高数课。
    3.
    参考文献:张亮,张佳丽,张学峰,张安民.基于希尔伯特-黄变换的潮汐分析方法研究[J].天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版,2020(7):725-735.
    4.
    灭亡招来天使是圆谷特摄剧《盖亚·奥特曼》的最终反派,第1形态外表酷似天使,是著名女装大佬。
    5.
    原著《星际争霸》设定是SC1和SC2结合。星际四皇时代,暴君Jaedong为虫族(Z),教主FlaSh为人族(T),都是SC1本座。依然是胡扯,知乎差点查秃,我没有玩过星际。
    6.
    黑石之墓(Black Cairn Point),克莱儿·麦克福尔同名小说中的重要线索,在海滩悬崖边被发现。这是一部集合恐怖与悬疑元素的畅销小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