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苍蓝 ...


  •   床头电子钟显示02:57。

      一片漆黑。摸索着握住肩膀的时候,凛才觉察出自己在发抖。

      她做了重复的梦,身体的支配权不属于自己,蛰伏在暗处的寒意一片片复活,密密匝匝爬进她的血管。她再次感受到溺水,死亡的阴影悬于颅顶——举头三尺有神明。

      近年来凛已经很少做这个梦,在那所折叠的空间里,她被轧制成一个破碎的影子,所有雪银色的闪电都砸向她。于是她忽然看到了天谴本身——来自赤金的奔马、血红的瘢痕,被冻结的夜晚和雨,天地幽蓝。

      不仅仅是灵视,还是她所有恐惧和秘密的发端。

      她耐心地等待心跳平复。除此以外,房间安静得惊人,身旁两米开外,楚子航正处于一场浅眠。

      腹部假体的存在感非常强,被子卷成一团,共同组成白色的丘岭。凛被噩梦折腾得有点烦了,慢腾腾地翻身,去看旁边的人。

      对于人类男性来说,楚子航的外表无疑非常犯规。虽然楚子航本人对这件事并不在意,但凛已经十分明白这一点了。

      窗户那头有吝啬的光罩过来,铺开一道黑白子午线。年轻男性的碎发优越地停落眉边,垂下的眼睫纤长分明,在眼睑里投窄窄的影子,像两弯细密的弓。唇色淡薄以极,使人想到没有温度的晚香玉,只在夜里开放。

      偷看这种行为有点失礼,但她也绝对没有轻佻到见色起意的心情。

      她只是很好奇,或者说,凛早在跳上那辆黑色的越野车、第一次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就很好奇了——她还从来没有产生过强烈的、似曾相识的心情。唯物主义社会,一个十八岁前没出过本州岛的樱花妹,一尊疑似宅男的执行部煞神,怎么搞得像当代木石前盟呢?

      没准是高阶混血种之间某种罕见的共振。她倒是有心想试试,可是第二回碰面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已经消隐冥冥,有效期很短,有点奇妙。

      像冰镇过的可口可乐,开启时慢悠悠吐出一口凉气,于是好奇心化成清亮的波澜,从她心底细密地扫上来。

      凛无声地撇嘴。

      想来睡眠真是能改变人气质的一件事,那样存在感强烈的一个人,处于呼吸透明的韵律之中,却显得低眉顺目,温柔无害了。

      直到他睁眼,庄严的灿金色飞落下来,并一道沉静的嗓声。

      “为什么不睡?”

      燃烧的眼瞳。凛略微怔住,这种光明对昏暗造成一些刺伤,不外乎挑灯观刃,洞若观火。

      “你在自责吗。”楚子航冷冰冰地说。

      凛霍然抬目,毫不保留地直视他。类爬行类的瞳孔,圆圆的软软的,虹膜也是金色的,糖浆一般,她恍惚看到一只背光立瞳的猫。

      她长出一口气,“好好的人为什么要会说话呢?”

      楚子航认真地解释:“是么。但对于尚且不能用脑生物电交流的人类来说,语言是一种低维度的多变量结构,使得主观性的误差慢慢减弱。”

      “是吗,真高兴人类还没有完全掌握LSTM。”凛回了个理科生的冷笑话。

      楚子航摇摇头,没搭茬,慢慢把眼睛合上了,“在本部,第一次执行任务通常和高年级的学长组队,我被分配到‘B’级的斩首任务,但是,最后学长受到高危言灵的波及,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任务是由我完成的,最后的局面也很难堪。”

      凛有些疑惑,不明白搭档为什么忽然开始自我陈情。

      “所以你就不再喜欢合作了?”她朝着黑暗问。

      “没有自负到那种程度。”楚子航沉默了一会儿,“我是想说这次任务不一样。嫌疑人不是死侍,不是失控的混血种,这代表他能够进行普通人类固有的、正常的思考。而我们处于信息劣势,已经作出了最优应变。”

      “不是吧,”凛忽然笑了,把手臂到在脖子后面,“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可以这么想,如果那能让你感觉到一些宽慰。”楚子航侧目。这确实是他的目的。

      凛忽然明白了,之所以闻弦歌知雅意在他这里完全行不通,是因为楚子航的神经回路宛如一条笔直的高速公路,不带拐弯。像挥刀的弧线,越快的刀,弧线越直。

      她忽然觉得对楚子航这个人的认识有些偏差。对于本部的前仆后继的精英教育,凛一贯不置可否。即便已经产生了好奇,她在本质上依旧没有去了解楚子航的兴趣,正如同楚子航不愿意接纳她,日本分部和卡塞尔学院本来就各怀鬼胎。

      可是,视网膜不再接收成像,仿佛就能够远离浮光掠影的感官世界,黑暗能让人感受到安全,能让人暂时忘却此前的反感与防备,能短暂地敞开心扉。

      如果是派这个人来监视她,本部会有什么目的呢?凛想。

      “我没有因为这件事难过。”她用右手拇指摩挲自己的关节。食指外侧很坚硬,不需要眼睛也知道,那绝对不会是属于少女的肌肤。只有常年持握冷兵器的人,才会被刀橝磨砺出那样的一块茧。

      像一片蝉翼垂落在掌中。

      凛延迟地想到那张死灰的脸。特蕾娅·桑托斯,菲律宾裔,二十七岁,棕色皮肤方眼睛,黑鸦鸦的头发,像绸缎覆盖在秋天的藜麦上。

      说到底,人类无法在目睹同类的死亡以后无动于衷。

      “我只是感觉到一种挑衅。你应该看到了现场,非常有趣,他把杀戮和暴行定义为一种艺术,炫耀着相较于普通人更压倒性的力量。可是,这个世界理应是公平的,我们混血种固然有超越普通人的体格,却依旧需要依托社会而存在,用人类的价值观来厘定权与力,要付出人性中最珍贵的东西为代价。那么,已经走在悬崖边上,有什么资格认为自己迈向了伟大和不朽?”

      “能鹰隐爪,这明明是动物都会恪守的准则。”年轻女人血红的唇角卷起一个残忍的微笑。

      -

      左右没有头绪,凛决定到案发现场碰碰运气。

      “我们的位置是A病区502,现场则是D区501,布鲁克林医院中心大楼的建筑设计类似于V字,夹角约120度。A区与D区的连接点是中间的生化实验室。步行通过的可能性很小,院方已经开始组织巡警进行24小时巡逻,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除非你的言灵是冥照。”楚子航托着一个终端,精简版的3D投影把他的脸照得蓝莹莹的。

      “很显然,我不能。”凛摸摸鼻子。

      她更想知道楚子航的言灵是什么,拥有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的超A级学生,言灵必然不能按照常理估计。但是,在这一点上,执行部并没有向她透露的意思,作为临时上级都无从得知,显然是保密级别非常高。

      “那么可以从生化实验室的阳台跳过去,大楼外壁确实是监控盲区。我们有半小时时间。”楚子航说。

      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有点危险。许多卡塞尔新生总有一类幻想,认为执行部精英行动时,都能用两根手指头吊在房梁上,必要时直接对目标实施乌鸦坐飞机;再不济也是像《碟中谍4》中汤姆·克鲁斯徒手爬迪拜塔那样,飞檐走壁,牛顿在棺材里反复起立;但事实上,“A”级混血种摔下五楼也会摔散脑花。

      凛还在做“是不是要把搭档完整带回去”的心理斗争,这厢楚子航已经转身推窗残影一闪,无CD闪现跳楼了。

      “等会!”她大惊失色,扑到窗边。

      入夜的时候又产生了降水。雨后冰凉的风扑在脸上,像一张湿冷的毛巾兜头罩过来。

      楚子航已经在低一点的维修架抬头看她。如果此刻在他的头顶加上一柄晾衣竿,想必画面将更加完整。

      凛心脏泄了两拍,落回肚子里,顺便把糟糕的联想踹出大脑。

      “你早就考察好了?”凛略有恼怒。

      “这是最优方案,不是吗?”楚子航很困惑,耐心地解释。

      “...”

      凛心说这等行动力哪里品学兼优的狮心会长了,叫一声提刀就跑,喊一句闪现过墙,活脱脱一个枕戈待旦的漂亮疯子。联想到论坛广大网友送给楚子航的诨名——执行部阿丽塔,形容这人的执行力与反应如同漫画家笔下见血封喉的战斗天使,果然空穴来风。

      她再度把目光调过去,青年扬起的脸廓寒冷而挺秀,像一刀微微闪光的弯月。

      很木城雪户。

      凛不想示弱,三下五除二把腰后的假体绑带解了,踏上窗框。作为前辈专员,必须展现出前辈精湛的躯体核心力量,起跳要稳,落地要准,动作要狠,哪怕是跳楼也要表现出“我一脚一个”的震撼。

      前辈自信地跳了。

      前辈马失前蹄,一脚踩脱。

      白花花的外墙迎面撞来,思考不及本能快,楚子航一把伸手掼住她,凛借力急刹,险而又险地擦过迎面而来的空调外机。两人在墙壁上连撞好几下,勉强停稳了。

      “西八!怎么回事!”凛晕头转向,一群蜜蜂在耳道里乱刮,语言模块也加载错乱。

      “它的承重并不符合结构设计。”楚子航也皱眉,凛的落点没有事,可能纯粹是运气问题。

      “我们之间应该没有枪兵吧,子龙。”凛对着近在咫尺的学弟一通文化输出。

      楚子航默,目不斜视。曾经在篮球场下无数女生的矿泉水瓶怼脸里拨乱反正,无视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对他来说不成难度。自从把这学姐归入无法理解的稀有物种,他已经学会对时不时蹦出来的陌生词汇免疫——总觉得接话以后剧情会向更不安的方向发展。

      凛不合时宜地盯着他看了半秒,楚子航的肤色偏冷,几乎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心想第一次见面把他认成idol倒也不是她的错,这个人连腕骨和手臂都精致得不合理,像一片被夜色冰过的云雾,仍然维持皎洁。

      这时候应该庆幸地面是花坛,维修架塌了半边,两根钢梁悄没声地掉进黑暗里,没惊动别人。两人以金鸡独立的滑稽姿势挂在半空中,呼吸可闻。凛的脑瓜顶像是被微型龙卷风袭击过,嘴里还叼着一缕头发。

      她后知后觉呸呸两声,长毛动物就是麻烦。借着楚子航的手臂,双腿上翻,这回找准方向,像一颗吹弓了弧线的水珠,轻飘飘落进实验室的阳台。

      楚子航紧随其后,头发、衬衫和黑夜融为一体,侧面看去,只能发现有一片乌云般的阴影轻微移动了。

      凛从栏杆跃起,暂时蹲在D区501室空调外机上。D501的窗户紧紧关闭,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法,窗锁只发出轻微一声弹响,被轻易地撬开。

      室内已被席卷一空,非常整洁,空调排风口紧紧关闭着,陈设罩着一层浅浅的白辉。两人无声地落地,楚子航把玻璃推回原处,伸手合拢上窗纱。

      两个人之间浮游着淡淡的灰尘,此时距离案发时间不过三个小时,血腥味还没有完全散开,凛不适地抽了抽鼻子。

      “我们需要还原痕迹所处的位置、状态和相互关系。”她用气音说。

      和以往几次案件不同的是,为了避免影响产科工作,现场没有依照一般谋杀案的规定保留至24小时,警察很快将现场的证物并影像带走了。数据上传到云端,这就给了两人可乘之机。

      楚子航颔首,声纹唤醒耳机里的AI终端,“诺玛,接下来我会通过安装磁场约束与气体激光器重构4月7日的案发现场,请及时导入涉案人员、侧写结果与现场影像数据,便于我们展开静勘验。”

      他把磁场约束器装置在房间四角,这是一种通过打出电子、干扰磁场方向从而得到立体投影的全息技术,像《钢铁侠3》里托尼·史塔克追踪Mandarin一样。

      凛第一回使用本部技术,据她所知,在激光与光电子领域,卡塞尔与世界上的全部顶尖高校共享学术视野。而她的母校、东京大学的物性研究所同样开展气体激光器相关研究,但是在应用上远远落后于本部。

      不得不承认,某种程度上说,卡塞尔本部可能是全世界理科生的梦之殿堂,它犹如一枚闯入中世纪的火箭炮,牢牢筑起着超越当下时代的科技城墙,吸引了无数人类智慧象牙塔上的明珠聚集于此:核物理学史的里程碑式人物道格·琼斯,前NASA航空航天工程学家让·格鲁斯,“数学界的所罗门王”布莱尔·比特纳...

      终端窜出一串银色的光晕,光粒子围绕着她缓缓流动,映得墙壁像星空一样光辉闪闪。凛试着去触碰这些荧光,它们一旦聚合,就会很快消散。

      明亮的彩色线条在房间中弹来弹去,飞快地描摹出一个由马赛克构成的动态人形。人形反手持手术刀,凶厉地四顾,动作活灵活现。

      “注意两人的位置。”楚子航提醒。

      接下来,诺玛用三维动画还原了凶手行凶的全过程,人形猛兽般扑击,蓝色的液体喷溅得到处都是,计时戛然而止,血迹定格在影像记录的那一刻。接下来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安全出口设置的监控没能捕捉到他的影子。

      凛抱臂沉思,忽然抓住脑海中一痕闪过的灵光:“我明白了!凶手四次作案都切断了医院的主电缆,医院的备用发电机组不会作用在监控系统,所以警方理所当然地判断嫌疑人是从室内安全出口逃脱的,我们也信任了这个推论,但...”

      “但这并不是混血种的行动逻辑。”楚子航黄金瞳骤亮,“如果嫌疑人切断主电缆只是为了使医院内部忙起来,就像是我们怎样凭运气潜入了医院?”

      “没错!他的目的性很强,对其他人没有兴趣,如果有更简单粗暴的逃离路线,没必要穿行一整条还在运作的走廊。我们有一个盲点,你想到了吗?”凛的脸浮现在马赛克中。

      她直接从凶手的身体穿了出来。雪肤红唇,莹光在鼻梁扫出幽蓝的拐笔,一个半透明的冷笑跃然纸上。

      “维修架。”楚子航又说,“过于脆弱的维修架。我们的体重加起来不超过120公斤,降落冲力分别约4700、3700N,而维修架的材料是3号合成钢,强度不止于此。除非在我们以前,有人反复蹬踏过。”

      “比如体重为100公斤的A级混血种。”凛轻轻打了个响指。

      他们对视一眼,同时拧眉:在外墙安装传感器当然是轻而易举的,然而,他们刚刚在维修架上的所作所为,已经把路径上可能存在的痕迹破坏了。

      “不仅如此,地板上的血迹图案也并不完整,这里的医护人员毫无保护第一现场的意识。”

      楚子航盯着沾满鞋印的血迹,这使他略微感到一点儿烦躁。医院,公共场所,在庞大的多变量系统里寻找漏洞是较难的,他们与凶手都明白这一点;像是在拆坏的围巾里寻找线尾,一颗明明扎紧的气球,却慢慢塌下去。

      “但是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犯罪。飞机的发动机尾流使空气凝结成云带,形成航空云;木本植物会因形成层的活动产生同心环纹;居住之后的酒店会依照主人的心意而改变;这就是‘线索’,也是侧写专家们能够间接捕捉的信息。”凛剥开一片口香糖,清爽的树莓味在口腔中爆炸,面前特蕾娅·桑托斯的投影直挺挺地倒地,双眼被AI贴心地盖上一道黑码。

      “但是还不够,我们需要的是‘线索记忆’。”

      她从糖纸背面捻出一枚刀片。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活着。
    两章内结束这个副本。
    1.“LSTM”(Long Short Term Memory network,由Schmidhuber和Hochreiterfa提出)即长短期记忆网络,通常称为。LSTM已经被广泛用于语音识别,语言建模,情感分析和文本预测。这里凛在吐槽小楚直来直去情商仅对自己可见。
    2.俗话说自古枪兵幸运E,唯有子龙是挂B...
    3.参考文献:张玉镶.刑事侦查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ISBN: 9787301237076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