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夏蝉 ...

  •   4月6日13时,距离案发时间11小时。
      
      楚子航打开一份从Grubhub预订的烤盘披萨。
      
      作为一名不满二十岁的男性,楚子航的偏好和普通年轻人没有太大区别,点快餐的频率明显超出其他食品。午餐热量并不算很低,金黄的芝士层里均匀地洒着培根、罗勒叶和红彩椒,统共才9美刀,特别好养活。
      
      为了完成侧写,他端着手提电脑在开放reading zone坐了一上午,戴一副平光镜,镜片连接1272公里以外的超级计算机诺玛。一些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喜欢伪装成路人,在案发现场重复出现,藉以满足他们完成了一起完美犯罪的自得。他需要做的是结合整个区域的监控系统,通过实时影像筛选形形色色的人,缩小怀疑对象的范围。
      
      这头楚子航还在思考是否有遗漏数据,斜地里骤然伸出一只魔爪,披萨被盗走一块。
      
      “对不住对不住,出院了请你吃夜宵。”凛腮帮子轻轻一鼓,光速毁尸灭迹。
      
      她又给自己接一杯柳橙汁,对着杯子吨吨吨,灌完长叹一口气:“别说了。你师姐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在母婴活动室兢兢业业演了一上午西子捧心,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说是餐厅新钓了条西大西洋笛鲷,正高兴呢,炸鱼薯条刚点上就被护士长截胡了,才想起来还有血友病这茬儿,一盘西兰花给我发配了,西兰花欸,狗都不吃吧。”
      
      五分钟以前凛扶着肚子慢悠悠地晃回来,刚进门腰一塌,整个人脸朝下栽进床里,眼看是不活了。楚子航眼神留在缺了一角的披萨上,又听搭档对绿色十字花科植物喷射毒液,明白了,默默用Grubhub另叫了份炸鲷鱼配薯条。
      
      楚子航压下心中微妙的槽意,很不赞同:“如果用餐刀指着搭档能让你感觉安全一些...我并不介意,但你手里那块我好像刚刚咬过一口。”
      
      凛慢慢转过头,目露凶光:“...你是说?”
      
      她上次犯病还是上次。看着那柄能切开人脖子的餐刀,再考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楚子航明智地摇摇头:“我不能具体地说出来,但它应该是无毒的。”
      
      中国互联网友经典语焉不详,懂的都懂,来都来了,大过年的,人都没了(?)。
      
      凛放下刀:“我只是想帮你切一块?”
      
      楚子航:“...”谢谢,他并不需要。
      
      说回正事,凛的工作也是“困难”级别。为了表演优质猎物,她在活动室后面找了个位子,拿一本智利诗人波拉尼奥的《未知大学》,肉眼可见纤纤玉指。娴静似姣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娇得梨花带雨,护士前呼后拥,生怕一口气儿给人吹倒了。
      
      OOC之神妙,恍若刚从谏山创工作室出来。
      
      “之前我们提到病区符合条件的隐在受害者有7名。除去昨天羊水栓塞抢救无效去世的8号,今天出院的两个,还在产房没出来的一个,余下的孕妇还有三个,加上我四个。我在活动室和她们碰见了,防范意识很弱,有点麻烦。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暂时没有,”楚子航说,“在嫌疑人落网前,院方严格限制了临时工进入,医务换班也没有异常。凶手反复模仿第一次作案,这样一来每次行凶都像训练,从新手到惯犯,他在不断抹除自己的痕迹。最近的一起,3月31日,受害者被发现时已经死亡了将近七个小时。”
      
      “看来真的要等晚上了,后手接团,这可不太妙啊。”凛撇了撇嘴,把脸慢慢贴在沙发靠背上。
      
      “休息一下。”她提议道,“别总盯着电脑了,小心结膜增生性改变,戴美瞳还不注意?”
      
      非常双标。楚子航眼睁睁地看凛没收电脑,自己却掏出手机玩,动作娴熟得像他高中班主任。
      
      距离有一点过度,他愣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我有注意。”楚子航辩白一句,讲话快于大脑,旋即就觉得不妥。话题是怎么从情报折到眼部健康上来的?
      
      想法无声地扩散。其实并不算有任何共性,但他偏偏想到男人唠叨他妈的场景,早晨不准喝酒,生理期不准吃冰,换季不准开空调...其实那时候,他家的经济状况只允许安装一部吊扇。夏天的夜晚楚子航热得辗转反侧,睁大眼睛观察旋转的扇叶,想像自己沉浸在一个冰凉的游泳池底。黑漆漆的世界遥远并且安详,凝固的空气被三片修长的钢铁绞碎,三档,窃窃私语的暖风。他久违地听到蝉声。
      
      “你真可爱。”她得寸进尺地评价。
      
      楚子航不明白何出此言。学龄以来,他得到过很多评价,从学生素质评价手册上“遵守校纪班规的学习标兵”到守夜人论坛的“818一年级格斗课那个死变态”“看到狮心会长,所有年下禁欲攻都有了脸”,横竖算有点儿事实依据,惟独“可爱”这个词汇,早就被他从自我认知里排除了。
      
      凛微微俯首时,有一缕乌黑的鬓发掉落下来,晃悠悠地扫在颈窝。年轻女性的锁骨又平又直,像被钉在纸上的蝴蝶标本,不安于室地生长出来,颤颤欲飞。
      
      他很快移开目光。人类对于处理不了的事物,总是隐隐抱有回避态度。楚子航长到这么大接触过的同龄女性屈指可数。中学时可能和女同学一起做过课外论文,然而,就算姑娘穿修身裙在他面前劈叉,对上他也纯属暴殄天物,气人程度近于你说杀人不眨眼,他问你眼睛干不干。等到大学,血统和一般人有壁,更加高岭之花,唯一能说得上来的就只有苏茜了。
      
      但在楚子航的理解中,苏茜和兰斯洛特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是沉默而稳定的助手,还兼任秘书,AKA社团外置型脑回路,狮心会的宣传外联交给她就很放心。
      
      但到凛这里又有点不同。基于任务需要,他们不得不扮演情深意笃的夫妻,建立了一种最亲密也最疏远的联系,迟钝如楚子航,也觉得互为伴侣不太合适,心理上毫无问题,不代表现实里游刃有余。就像现在,楚子航似懂非懂,仅仅是这种联系,就足以使她释放善意的讯号吗?
      
      究其原因,直觉雷达已经运转过速了,常年成谜的情商却在拉胯。好比一张RTX3090配酷睿i3,拉出去的结果只能是没用的笑点增加了。
      
      而回到凛这里,她甚至完全不知道这种程度的骚话已经在对面巨蟹座的底线上滑铲了几个来回——考虑到她的缺德程度,知道了恐怕会笑得更大声。
      
      上杉专员对于微表情的识读异于常人,凝视两秒,在狮心会长那张面瘫的脸上解读出一点儿委屈和慌张。青年人的轮廓格外细腻,仿佛被明亮的午后漆金,投映在眼底,便再度呈现出一种侵略性的漂亮。
      
      原来并不是全然沉着,有点可爱。
      
      -
      
      凛有点头疼。
      
      她其实正在遭受选课的挑战。
      
      根据秘党与日本分部、部分亚非不发达地区签署的《教育协议》,进修班学制始终不固定,甚至有些年份因为没有学员而不开设。2009级进修班只有她和一个图阿雷格学生,据说刚于当地陆军服役结束,曾获时任总统亲自授勋,非常优秀,美中不足是操着一口地道的塔玛舍克语。凛曾试图与他交流进修心得,结果在这仁兄充满魔性的语音条里败下阵来,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对于非洲语的耐心仅限于Tinariwen乐队的巡演。太弱小了,没有力量。
      
      把非洲同胞抬走,撂下手机,凛忽然惊觉,这儿不是有个现成的大活人么?
      
      她决定另辟蹊径,于是转而捧着脸观看楚子航吃午餐。那双冷艳的猫眼逐渐合成一对迷离的窄缝,显然,它们的主人已经展开了自由联想。
      
      保持速度,又能赏心悦目。上杉专员向来不吝赞美,她觉得狮心会长本科毕业没准能在油管开个吃播,实现执行部下岗再就业。
      
      “...有什么不妥么?”后者被她盯得有点发毛。
      
      “没有没有,在排队等着问问题啦。”凛笑着摇摇头。
      
      “讨论区的情报太少了。下学期核心课程以外的选修里,我有两门拿不准,‘炼金化学’和‘炼金机械动能学’。据我所知本部的研究更偏向物性和工学,我还没有被分配导师,不知道讲授难度怎么样?”
      
      “还行。”楚子航言简意赅,“炼金化学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上课;动能学的出勤率要求不高,教授会在最后两周集中勾划难点,通过率偏低,有基础物理和计算物理功底会比较易于理解,你可以直接选‘Ⅲ级’。”
      
      “你平均绩点是多少?”凛忽然发问。
      
      “3.95。”楚子航不明所以。
      
      紧接着,他目睹了凛的表情从漫不经心切换成欣喜若狂,好似发现丢失多年的掌上明珠:“快快!借我抄一份课表,守夜人站内私信发我就好!”
      
      缘妙不可言,凛心想。近水楼台到这种程度了,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上杉凛在东大研究所人嫌狗憎的名声。跟着楚子航选课,小组作业骗他组队,相当于LOL白银局里找了个韩服rank榜前十带你快乐炸鱼。
      
      飞龙骑脸怎么输?
      
      此时的她,对某种神秘的东方力量还一无所知。
      
      楚子航寻找到自己的手机,“可以。稍等一下。”
      
      他想起自己大概有三四周没有登录讨论区了,输入密码时难得地思考几秒钟,从不出错的记忆给了他答案。ID叫“用户060143A”,理论上这是一个非常无聊的默认ID,但依旧有人顺着学号找过来,他从APP端登陆,连以流畅著称的iOS系统都卡顿了一秒,后台私信积攒如山。
      
      守夜人讨论区,又称卡塞尔历届校友的快乐老家。上到教授绯闻、秘党野史、校长的大额出差账单,下到学生会主席与狮心会长缠绵悱恻的NC-17同人小说,没有什么是一洛阳铲铲不到的。
      
      而实名区的神经病们信息裸奔,ID带有强烈的个人特色,无所不用其极。例如校长的“剑桥折刀”和恺撒的“狄克推多”,勉强算在正常人之列;到了装备部的“有烟无伤”和芬格尔的“斗帝强者恐怖如斯”,客观来讲,效果确实有一些轻微的弱智。
      
      楚子航沉默一会儿,忽然发现他自己的账号也不怎么样,没有名字,没有头像,俨然被芬格尔批量购买用来给“狄克推多”冲数据的僵尸水军...芬格尔的确能干出这事儿来。
      
      与学生会长恺撒·加图索相关的事都会得到他的注意。楚子航被自己的假设打动,心情有点不妙。
      
      他打开改名界面,指尖搭在亮着荧光的屏幕上,唤出键盘之后停住了——心脏在胸腔里沉稳地搏动,他确保所有情绪都被轧制成一道不必波动的水平截面,楚子航冷静非常。
      
      他迟疑地偏了偏脸,不明白为什么概括自己时会感觉到一层无形的阻碍。恺撒的理想是“Dictator”,昂热的心底建筑了一座1896年的剑桥,哪怕纳尔喀索斯垂目,也能在湖中得到一个倒影,可他似乎从未设想过自己的形象。
      
      他的静待可能有半分钟,或者是更为深长的一段时间。
      
      是雨吗?他想。
      
      冲荡开五年前某个夏夜的、仇恨的激流。
      
      他低头,把代表那柄御神刀的四个字符敲完了。
      
      -
      
      深夜,布鲁克林医院中心。
      
      楚子航盯着血泊。大脑像是运行在Linux里的一个命令行调试工具,不断重复之前的计算过程,试图找到遗漏。
      
      他们事无巨细地准备接招。甚至楚子航还故意走出了大楼,来到住院部对面的CircleK便利店,在那个角度能够同时监视医院的三个紧急出口,凶手果然按时行动了。
      
      但对象并不是凛。
      
      90秒前诺玛向楚子航示警,随即,住院部大楼闪烁两下,骤然熄灭。
      
      电力中断,这是在此前案件中重复出现的讯号。楚子航几乎没做反应,一跃而起,以他能达到的最高时速冲进医院。他基本认可凛的策略,但对于她的格斗能力尚且持有怀疑。
      
      可等他夺门而入,看到的却是这副场景——人去楼空,斜对角的病房内血流成河。
      
      尖叫声,脚步声,警笛声,电复律机的除颤声,到处都是人,巡警在赶过来,医生在喊去甲肾上腺素。巨大的血红蔓延出来,像五朔节的缎带堆叠在一起,粘稠地不成形。
      
      楚子航把已经出鞘的半截村雨推回网球包,摇摇头。
      
      太晚了,抢救意义已经不大。
      
      成年女性的总血量约为4000ml到5000ml,仅仅是目测,他就已经判断出受害人失血量超出了两公升,凶手的手段非常残忍,造成这名孕妇子宫丢失、失血性休克、开放性腹部损伤和多动脉破裂...每一项单拎出来都有着不俗的致死率,更不要说叠加在一起。
      
      但是怎么会?
      
      他疑窦丛生。在纽约警方提供的案件报告中,明确提到凶手是从室内安全出口进入大楼的。为此,楚子航在包括大门在内的四个出口都安装了新的微型摄像头,它们使用锂电池,能够独立工作,不会受到电力中断的影响。
      
      直到现在,四处监控影像依旧毫无异样。
      
      他们遗漏了什么?
      
      “Go back to the room! We're going to lock down the scene!(回房间去!我们要封锁现场!)”楚子航被赶来的巡警推了一把,猛地回神。
      
      随后,他在那些慌乱的人影中辨认出凛的脸,她站在病房门口,没有受伤,脸色很难看。细白的手指死死抠进门框,头发披在病号服上,散得到处都是,共同构成一张乌黑光滑的河网。
      
      “Thank godness! Are you ok?”她扑过来。
      
      凛的体重不超过五十公斤,然而势能强劲,楚子航差点被这结结实实的一扑撞出黑视。好在他身体素质相当强,千钧一发地稳住了,呈现出来的效果...依旧是楚楚可怜的妻子瑟缩着躲进丈夫的怀里。
      
      坚硬的肩骨抵在胸前,他首先察觉到凛的体温。
      
      像一枚寒玉。然后是精妙绝伦的侧脸,眼尾轻慢地往上勾,抬起的下颌是精致的瓷白色,唇色则保持淡淡的酒红,如同两片甜蜜的刀锋。
      
      他们昨晚分享了同一瓶薄荷味沐浴露,气味倒是相当。
      
      贴着的人好像被技能命中打出了僵直debuff,凛不懂这方面的纯情从何而来,咬着牙,用胳膊肘猛怼他一下,“别在这种关头守身如玉了!快趁抱我的时候多看几眼现场!”
      
      她紧闭双眼,大有“老娘这是为革.命事业献身”的壮志豪情。
      
      “不是。”楚子航一把按住她乱动的脑袋,无奈地解释,“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哦。”
      
      凛真情实感地冷漠住了。
      
      然后她心无旁骛,开始幻想自己是一只锥子,这样就可以用下巴戳进狮心会长的锁骨。
      
      

  • 作者有话要说:  守夜人惊爆头条:狮心会长楚子航的账号关注实现0的突破!
    恺撒(在意):想办法弄清楚“整点薯条”是谁。
    凛:人活着就是为了...
    1.
    Grubhub(GRUB)成立于2004年,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型食品配送平台。
    2.
    泰纳利文(Tinariwen),成立于1979年的北非摇滚乐队,由图阿雷格人在难民营成立。2012年凭借《Tassili》获得格莱美“最佳世界音乐专辑奖”。
    3.
    “飞龙骑脸怎么输”是著名星际军事家黄旭东的解说名句。在此解说词后,领先对方70+人口并且拥有飞龙的TooDming,被迷之力量奶到失误,被Alicia反杀。此梗通常被用来比喻巨大flag的诞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