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这顿饭吃的酣畅淋漓。或许是苏芩一番话激发了姚启建潜藏于心的文人斗志,中途让人上了一壶梅子酒,喝得微醺小醉,容光焕发,临了任飞宇只能架着他胳膊送回房间。
      
      那时刚过晚八点,月色正浓,苏芩倚着雕花的柱子,随手抚弄胸前长发,昏黄的竹灯恰巧把她的倩影拖得很长很长,像古寨里落寞的女子,浑身散发出悠远神秘的气息。
      
      任飞宇拿自己大衣给她披上,默默地在前方引路:“我陪你走走吧,瀑布下的夜景,别有滋味。”
      
      苏芩踩着青石板跟在身后,忽明忽暗的萤火虫在周围兜兜转转,他的脸也便在幽蓝的光亮里时隐时现,那忧郁而深邃的表情,与饭桌前欢快的男孩简直判若两人。她紧追几步,橡胶鞋底无意间发出急促的摩擦声,他终于停下脚步,冲她回头微笑。
      
      海的女儿为何甘愿舍弃美丽的声音去陌生的城堡冒险?是因为微笑的力量实在太伟大,它可以让你忘记一切恐惧和痛苦,相信爱情永恒。可怜的美人鱼失去生命变成泡沫的那一刻,谁又能说她没有幸福过呢。如果我是海的女儿,恐怕也会陷在他微笑的迷城里粉身碎骨吧。
      
      “你在想什么?小心看路。”
      
      在任飞宇眼里,此刻的她不过是个害怕迷路的小孩,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生怕踩错一步,便会落入猎人的圈套。那副拽着衣角的迷糊样,无端地惹人心疼,他一直在想,到底她会爱上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以致于迫不及待地想逃离那座城市?
      
      “哦,没什么,晚上的山庄果真不太一样,越来越觉得它的故事很美。”
      
      她并不善于撒谎,掩饰情绪之前,总是习惯性地咬唇,在红艳欲滴的唇瓣上咬出浅浅的印子,让人忍不住想轻轻吻上去。任飞宇的心莫名地躁动起来,“前方五百米,有亭子的地方就是瀑布,我先过去看看。”
      
      他身影一闪,从苏芩的视野中拐了个弯,似乎在清扫什么东西。
      
      苏芩慢悠悠走过去时,水声悄然而至,晨雾似的水气带着甘甜的味道迎面扑来,银白色的月亮倒映在银白色小溪里,分不清谁才是天上的镜中花,可其实他们离瀑布依然有点远。
      
      “好了,我仔细检查过,椅子很干净。”
      
      任飞宇单穿着背心,拿衬衫当蒲扇挥了一圈。苏芩不好意思地偏偏脑袋,斜对着他坐下。他赶紧穿好衣服,也挑了个位置。
      
      或许是周遭人声愈静的缘故,流水潺潺,听在耳里霍然清澈,苏芩感叹:“园子里的活水都是从这引过去的吧。”
      
      “嗯,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很独到?”
      
      “是,我为我之前肤浅的认知道歉,我承认,有些东西,它需要细看,也值得细看。”
      
      “道歉这个词太重了,只能说,同样的风景,不同的心境,会得出不一样的美感。现在,你可以原谅我了吧。”
      
      苏芩侧目:“原谅?这话从何说起?”
      
      “你不是怪我自以为是擅作主张吗,我愿意负荆请罪。不过,如果我的这番好意正如你心中所愿,你对我的态度,是不是可以温和一点?”
      
      温和一点?我态度很差吗?苏芩愕然回首,任飞宇恰巧靠过来,为了把一只荷包放到她手中,差点撞上她鼻尖,“这是山庄特制的香包,里头装的是一种药草,可以驱蚊安神。”
      
      一边道歉,一边继续自以为是地靠近,苏芩瞪圆眼睛:“任飞宇,你真觉得自己适合这样的……地方吗?”不应该在酒吧什么的,穿一身特别时髦的衣服,伪装成心无城府的帅小伙,等待姑娘投怀送抱?
      
      “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对它的忠诚?你是想说,像我这样的小伙子,有的是资本吃喝玩乐,为什么要呆在这受苦,对吧?或许吧,但我天生跟大自然投缘。我爷爷是个老红军,小时候听了太多关于那个年代的神奇故事,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青纱帐里出英雄,洪湖水里浪打浪,我和爷爷一样,始终坚信中国这片土地是有灵性的,只要热爱它,它会永远向着我们。所以,我成了现在的我。每个人的选择,都有一段因果,难道你不是?你为什么进了金融圈,又为什么离开?”
      
      早知他有洞察人心的本事,苏芩偏偏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躲开任飞宇的目光,避重就轻地说:“城市繁华可以成就功名利禄,却也能泯灭初心,我觉得自己最近几年干的事接触的人,越来越远离我原本的认知,停下来想想,或许可以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不错,她是个有梦的女孩,有梦才会有激愤、悲伤、惆怅,以及面对众口万夫的勇气。在那个百人静默的会场,他是多么震惊地感受到,这个叫苏芩的女孩,竟如书页中的标本般单纯,不管时光如何变迁,不管风吹向哪个角落,繁花落尽也罢,每条纹理脉络始终如一,初见时什么样,再见时便是什么样。但,“没有别的什么吗?”
      
      “别的什么?你想知道什么?”苏芩不客气地反问。没错,她佩服这小子的恒心和毅力,可不包括允许他随意敲自己的心门。
      
      好吧,明知不会透露的事,为何指望她坦诚相告呢?任飞宇换了个话题:“山庄有了人气,我的生活也不会那么无聊。不过……”
      
      “我知道,喜欢摄影和户外运动的人不会拒绝探险,你是害怕他们钻进林子,干扰你的正常工作。还真是矛盾,人类的好奇心有时具有天然的破坏力,你越警告,他越冲动。但你放心,我用生命起誓,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苏芩早盘算好了,不管谁来,规矩是死的,上山的小道除了任飞宇和常来常往的村民,其他人一律不得通行。而且,她要借这些人的力量,让更多人理解和支持科学研究。可这话一旦不假思索地冒出来,别说是任飞宇,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苏芩惊愕地张着嘴,任飞宇那道炯炯目光,在黑夜里宛如两团小小火炬,就那样定定地望着她。
      
      他了解她的秉性,但用生命起誓,却远超他预计。欣喜,感动,忐忑,像沙漠里长途跋涉的人忽然见到绿洲,各种奇妙的情绪在心中飘来荡去,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苏芩,谢谢你,我请你到这儿来,是想让你开心一点,不是为了,为了…….”
      
      对,为了什么呢?为了他吗?任飞宇说不上来。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短短两分钟,苏芩恢复了平静, “上次,我们第一次见面,你骑自行车送我过来又走了,那么晚,是回小村庄?”
      
      失神的任飞宇也收回目光,“哦,是,森林太大,有时候我在那落脚,方便采集标本。”
      
      “村里有亲戚?”
      
      “那倒不是,这地方没什么经济来源,年轻人都外出了,留下些空房子,随我借住。剩下的十几户人舍不得搬,平常种点菜卖给山庄,勉强维持生计,如果没有‘风在云上’,恐怕只能用荒无人烟来形容。”
      
      这个山庄在村民的心目中,应该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吧。苏芩默默地想,多少平凡人在成就自己的同时,也成就着他人可怜的愿望,或许,这才是它的魅力所在。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可爱邀请我开个微博,用的是“清风喃语”这个名字,大家方便的话可以上微博找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