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是他背后“出卖”了我?!
      
      苏芩皱眉,如果旁边没有第三人,她会怎么样?一拳挥过去?
      
      这便是她此刻全部的想法,以及留给任飞宇再见时的深刻印象。
      
      “飞宇,我这的常客,你们应该是老朋友了吧。”对苏芩的情绪波动,姚启建似乎毫无所察,自顾自地说,“这次的跨行业整合项目,二位功劳可是令人瞩目呀,网上新闻铺天盖地,都霸屏了。”
      
      这应该是老杨的风格吧,结局众望所归,不在乎多费些笔墨渲染,汇报上去也有底气,苏芩懒得考究其中细节,“姚总过奖了,那是份内之事。”
      
      姚启建自从拿到她名片,便开始关注这位投行资深顾问的动向,最近这起生态园林开发案连续数日引各界热议,特别是那段“以生命为本”的慷慨陈词,在网上评价颇高。
      
      从客观上分析,确实找不到比她对植物更有情调又懂投资的人,飞宇爱惜她的才华,说她需要一个长期居住的地方,正巧山庄经营陷入瓶颈,两下一合计,不如请她过来慢慢商议。作为过来人,但听她有意轻描淡写,摆明是为跟飞宇撇清关系,心里便直想笑,昨天某人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敢情是剃头条子,一头热?
      
      姚启建莞尔:“旁观者清,这事能成,要感谢飞宇配合得好。我谨代表生活在这的村野匹夫,以茶代酒,敬二位。”
      
      菜还没上,却行起酒令来?职场上的应酬,苏芩只在孙斌和老杨面前放肆过。她端着茶杯,疑惑重重,“姚总自称村野匹夫,太谦虚了吧,我愧不敢领受您的一番好意。”
      
      “苏小姐怕是不知道吧,您效力的那个项目,山的背面,可不就是你我现在所在的位置?这儿录用的员工都是山里孩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表示感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恒古不变,没有读过书上过学的村野匹夫,也清楚得很呐。”
      
      “我真不知道。”
      
      苏芩恍然大悟的同时惭愧不已,地理是她弱项,上次为了画那张地图说服孙总,已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哪想到70万亩背后的70万亩,其中便包括任飞宇投身的这片森林?
      
      “让我插一句行不行,不是说今天有特色菜吗,我巴巴的赶过来,不能光吊着胃口呀,姚总,别藏着啦,赶紧叫人端上来。”任飞宇虽然想多看几眼她脸红可爱的样子,但照这么聊下去,什么时候能吃上饭?四个小时长途跋涉,她早该饿了。
      
      “都准备好啦,请苏小姐尝尝我们这的凉拌野菜,醋溜花生苗,其他的,让飞宇介绍吧。”
      
      姚启建按下手机免提,吩咐厨房上菜,苏芩的思绪尚未从浩瀚的森林那边绕过来。
      
      任飞宇为她摆好碗筷,笑着说:“姚总,我提议,长者为尊,别“您您您”地称呼她苏小姐,叫她小苏,苏芩都可以,要不然,她吃不香。”
      
      姚启建赞许地点着头,有心助他拉近距离 “有道理,就依你,飞宇,小苏,你们才是同辈人嘛。她喜欢吃什么,你给她夹。”
      
      所谓客随主便,何况任飞宇还很体贴地为她化解了尴尬,苏芩也不好拂人家的美意,只能低声应承,唯唯接受,夹什么,吃什么。
      
      其实,苏芩对这些野菜并不陌生,邹家搬到县城后,邹奶奶想念以前的生活,一航父母在世时也偶尔去乡下弄些给大家尝鲜。那滋味,有种幸福的味道。而现在,成了天人相隔的怀念。
      
      苏芩讨厌怀念,或许邹一航更讨厌,回国后的日子,他一次都没提过自己的爸妈,如今又丢下她。是不是意味着,她也是被讨厌的对象?
      
      苏芩边伤感边冲姚启建微笑,好奇又虚心地请教一些关于山庄的事情,任飞宇则时不时往她碗里添菜,不知是为了讨好,还是待人一向好客,总之,饭局气氛愉悦,欢乐频频,完全符合主人预期。但任飞宇知道,苏芩不会这么算了。
      
      送她回房间休息时,她果然沉下脸:“任飞宇,你胆子会不会太大?我是看在姚总面子上,才没有揭穿你的小心思,你怎么能背后嚼舌根呢。”
      
      任飞宇胳膊抵住即将关上的门,赔笑:“你可以拒绝我的好意,但你不能拒绝我做向导吧,我还要带你看星星呢,这可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砰地一声,任飞宇碰了满鼻子灰。苏芩按住门把,耳朵贴着门背,一面揉揉快散架的肩,嘘了口气:她从来没跟谁那么畅快地聊过天,昨晚怕是中了邪,一个玩笑,亏他还记得。
      
      直到外边脚步渐渐远去,她缓缓走到窗边,沉静而伤感地望着窗外。
      
      这个高度刚好能看到山庄的中心位置,今天她才知道,这是个八卦阵。听姚启建说,投资人曾开祺如今已经七十多岁,年轻时希望一家人能远离烦恼,过上自由自在的日子,便花钱买下这个地方,想着终有一日把它作为礼物送给妻子。可惜当年山庄还没建成,妻子却过世了。“风在云上”这个名字,就是老人的心愿。
      
      姚启建原是文学系教授,与老人一向投缘,得知老人心有缺憾,按照自己理想中的那套一点点描摹出来,把山庄变成现在的模样,东南西北四个区域代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无论你走哪个门,花草林木间,条条大路通罗马,园外东南角尚有一条溪流瀑布直泻而下,细雨飘飞,悠静恬淡。只是她上次来去匆匆,路过的风景不到三分之一。
      
      这几年,随着老人年事渐高,除每隔两个月会来住上一阵,日常事务基本交给姚启建打理。
      
      姚启建呢,目前课业在身,来的次数也不多,一个文学系老师,坐拥群山一跃成为总经理,如此矛盾的身份,恰如“出世”与“入世”之间的微妙关联。
      
      这不正是苏芩此刻的心境?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离开了熟悉的人际圈子,置身于闻风而立的山野之中。或许,任飞宇说的没错,跟着自己的心走,早晚有一天,你会到底彼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