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姚启建?”苏芩再次审视来电号码,“山庄想请我出谋划策?”
      
      “是的,就是您不久前来过的地方,我是这的总经理,您走之前留下张名片,因此冒昧叨扰。”
      
      很有磁性的男中音,年纪应当在四十左右,苏芩犹记自己追着人家要车,一直有些不好意思,“姚经理,那天谢谢您,您可帮了我大忙了。”
      
      “举手之劳,您太客气了。既然,苏小姐认为我无意中有助于您,能不能请您到山庄指教一二?”
      
      “指教不敢当,有事您尽管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 苏芩总觉得这个电话来的有点巧,姚经理不会为这点小事,特意来讨还人情。
      
      “我听朋友说,苏小姐刚刚离开凯文?‘风在云上’经营十多年,夏秋两季都客满,但一入春冬,人气明显萧条,我想借您的法眼来找找方向。当然,我们这个地方太小,不敢占用您太多时间,不过景色宜人,您可以当作度假,食宿由我来安排。怎么样?”
      
      “风在云上”是山庄名字,当初,苏芩就是受此诱惑才决定前往,印象中,不少年轻人为躲清净,一住便是半个月,倒是没留意春冬两季有何不妥,也许山脚阴寒,对出行有所影响,因此客流减少?只是,他究竟从谁那听说自己辞职的事?
      
      苏芩在犹豫。正当她盘算着脱离父母管控,找个地方休养生息的关键时刻,有人送上拳拳美意,想拒绝还真有点难;可另一方面,她对投资评估等等心存抵触,要是应承下来,似乎也有违初衷。
      
      见她迟迟未作回应,姚启建显得极有耐心,语气不紧不慢:“苏小姐,我绝不勉强您,我开不出高薪聘请,但可以保证,您每给一条建议,只要采用,我按行价付您咨询费,您依然是自由之身。”
      
      管她吃住,还给她自由,如此不计成本的企业,与那些拿走她智商蹭免费咨询的人不太一样?再推辞下去,反倒显得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苏芩权衡再三,如果不想无所事事成为爸妈之间的夹心饼,这是最合适的选择,“好,既然姚经理信得过我,我收拾一下,明天出发。”
      
      “一言为定,我在这等您。”得到肯定回复,姚启建悬着的心终于落地,苏芩是个守信之人,既然答应,不会不来。他现在总算可以给人一个交代了。
      
      第二天,李芝兰见女儿在家呆两天要走,一大早唠叨开了:“芩芩,不是妈妈说你,逢年过节你往邹家跑得比我这儿勤,一年难见你一次,好不容易回趟家,板凳没坐热,抬腿就走!我不答应。”
      
      “妈,您别跟小孩似的,让爸看见了笑话。”
      
      李芝兰拽住行李箱,女儿塞进去一件,她丢出来一件,“你要走也行,但有个条件,这个月之内跟一航领证结婚,那酒席婚礼什么的以后补办,反正你爷爷奶奶已经不在了,把邹家爷爷奶奶接过来住一块,省得你两头跑!”
      
      苏哲衡靠在门边附和:“我赞成,非常赞成,婚礼只是个形式,当初我跟你妈结婚,不过是两家人吃了顿饭,连戒指都没有,不也过得挺好。”
      
      李芝兰白了丈夫一眼,“去去去,你别捣乱,我这跟女儿讲道理呢。形式怎么不重要?我就一个女儿,婚礼当然得大操大办!我的意思是,夜长梦多,先把证拿到手再说!”
      
      “妈,您对自家闺女太不自信,每年离婚的一大把,有了结婚证就牢靠了?您想让邹一航入赘,那得他自己乐意。”苏芩内心翻江倒海,万分庆幸姚经理此时抛出橄榄枝,不然的话,她很可能裹在口水战中被亲爹亲妈生吞活剥。
      
      “他怎么不乐意?我老苏家就你这么个宝贝,要不是看在他父母双亡,老苏家得半个儿的份上,我能让女儿嫁给他?!” 苏哲衡虽然与妻子偶尔有些意见不合,但在维护女儿这件事上,那是一条战线。
      
      “你爸说得对,要不这样,你现在给一航视频,问他什么时候请假回来,把证领了。不然呐,我找邹家爷爷奶奶要个实谱,双亲不在,他们可得做主呀。”
      
      苏芩只觉热血上涌,憋了数日的委屈滚成大气球,脑袋随时等着爆炸,衣服往床上一扔,音调上扬:“我工作压力很大,想回家清净两天,吵吵吵,我呆得下去吗?我现在得马上回去,几千万的项目要是丢了,你们负责?”
      
      谈到工作,二老立马歇气,错一个小数点,那都是大问题啊。李芝兰可怜兮兮地说:“芩芩,爸妈是为你好,你真要走,妈给你做早餐去。”
      
      “爸,妈,别忙了,我上外头吃鱼粉去,好久没尝过,馋得慌。放心吧,下个月我保准回来多住几天。”
      
      早餐,哪有心情在家吃早餐呐,苏芩为了摆脱父母盘问纠缠,几乎是逃也似的开车离开。出城前溜去老地方要了碗鱼粉垫肚子,三两下输入导航地址,锁定山庄位置,开启另一段人生旅途。
      
      时间刚过十二点,来迎接她的是先前那位女主管。
      
      “苏小姐,咱们又见面了,姚总让我来接您,他怕招待不周,怠慢了您,在餐厅忙着呢。您这边请。”
      
      苏芩不是没见过大场面,可被人这么捧着,既尴尬也拘谨。她停下脚步:“秦主管,你我年纪差不多,把‘您’字去掉吧,叫我小苏就行。”
      秦主管一愣,迟疑:“按管理条例,所有入住的客人都是我们的上帝。”
      
      哦,苏芩差点忘了,这是服务行业的规矩。她耸耸肩,不置可否地继续往前走,“好吧,秦主管,在工作场合我愿意配合,不过私底下请别那么客气,不然,我会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外人。”
      
      措词温馨得体,与上次相比,穿着随意许多,肚里有真才实学的人,的确无须刻意包装。秦主管不觉含笑点头:“好的,很高兴我们能成为朋友。姚总在里面,您请进。”
      
      顺着游廊七拐八弯,她被引入靠山边的雅间,约八十平,木质地板,临窗两盆黄色勿忘我,一张长条桌刚巧能坐四个人,左右墙壁各有一排书架,一处放书,另一处摆着小巧精致的工艺品,不像是接待普通客人的地方。
      
      她换上拖鞋往里缓步而行,恰巧有人推开木门走出来,原来里头还有一个小隔间。
      
      “苏芩小姐,我是姚启建。”
      
      男人果真四十左右,中等偏瘦,架一副金丝眼镜,举止文静,很像教书的大学老师。苏芩欠身与他握手:“您好,姚总,我是苏芩,谢谢您的邀请。”
      
      姚启建为她拖开椅子,“哪里的话,能请到您,荣幸之至呀。快请坐吧…对我这儿的印象怎么样?”
      
      苏芩颔首落座:“清雅,看着像书房。”
      
      姚启建一面张罗茶具,用竹勺舀了一小杯放到她跟前,“这是我和朋友谈天说地的地方,平常都闲着,今天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山里的特色菜,一块吃顿便饭,这些菜,你在城里不一定见过。来,先喝茶,等等朋友。”
      
      “还有朋友?”苏芩诧异,“姚总,有个问题很冒昧,您是从谁那听说我离开了凯文?”
      
      姚启建微微一笑,“他来了,你还是亲自问他吧。”
      
      苏芩顺着对方目光疑惑中回头,一张兴高采烈的脸映入眼帘,她同时起身惊叫:“是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