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微博“清风喃语”,由于之前笔名“清风喃语1”错过新晋,现另申请笔名“清风喃语”重新更新,小说名为依然为《梦想投资人》。已收藏的朋友,请另收藏~~给大家添麻烦了。
  •   本城黄金地带,苏芩所在的公司在金融圈首屈一指,包括律师事务所在内的投资、理财、贷款、信用调查,从十层开始独占至二十层,实力不能不说雄厚。
      
      尤其是二十层,所谓站得越高看得越远,留下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能人中的能人。当然,也正因如此,她用不着像别的职场人那样装乖卖巧,只需足够专业和敬业即可。
      
      偏偏苏芩既敬业又专业。所以,当她灰头土脸,以一种旁人看来相当沮丧的姿态出现在办公区大门时,早有多事人给老板通风报信。还没来得及过滤冗余信息,总裁便带着满脸关切的问号敲响了玻璃门。
      
      恃才而骄,那是杨修才会犯的错误。你牛逼,那是因为你踩在牛逼的巨人肩上,没有凯文投资和孙总的信任,跟菜农有什么区别?说不定对于鸡蛋放在哪个篮子里的哲学问题,还不如菜农拎得清。
      
      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谦虚谨慎的低调,这是苏芩的职场信条。
      
      现在,她恭恭敬敬地从沙发椅上站起来:“孙总,您找我。”
      
      “苏芩,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我看你最近状态不太好,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
      
      还好孙总没有推测出“被分手”的可能性。这让她有了点找台阶的底气。
      
      “没有,最近手上案子挺顺利的。”
      
      孙斌,年方四十三,凯文投资第三代掌舵人,喜欢古典音乐,痴迷小提琴,留过洋,做过跨国集团人力资源咨询师。听说为了抗拒家族安排,带着负伤的少年梦一个人跑到澳大利亚去数羊,疯狂地拉坏心爱的小提琴之后,乖乖接受了凯文投资的总裁职位,直到今天,对大多数员工来说,依然是迷一般的存在。
      
      儒雅,感性,偶尔有些天真。比如,会在你汇报工作的当时,意外冒出一些与数字和科学遥不可及的文学设想:“西藏羚羊真漂亮!有机会的话,可以投资拍部纪录片或者微电影。苏芩,我记得你男朋友挺喜欢游山玩水玩摄影呀,改天请他过来聊聊。”
      头几次,大家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可没想到,他真找苏芩要去邹一航手机号,酣畅地聊了两小时。
      
      邹一航那天差点没被吓死:自来熟啊,天,要不是对艺术同感,我当真以为他是怕我抢了手下爱将,亲自挑刺来警告我。
      
      打这以后,邹一航总担心孙斌会喜欢上自己的女朋友。理由是,艺术品味相当的人,对女人的感觉也差不离。
      
      最令人困惑的不在这,而是他居然可以用艺术家的心态控制资本的欲望,把投资公司干的有声有色,这在业内,绝无仅有,也是苏芩敬畏他的原因之一。其二,他细腻敏感,要论洞察人心,几乎没什么事可以逃脱他的眼睛。
      
      “最近没看见一航啊?”
      
      苏芩很纠结,其实她并不害怕孙斌了解自己的感情现状,就像他暗中成立自己的投资公司会第一时间通知她一样。她只是觉得,跟邹一航的这般结局会令他失望。
      
      “分手了。”
      
      苏芩平静地告诉他事实,无辜地笑了笑。
      
      孙斌很快皱了下眉,果然很震惊的样子:“你不要他了?!”
      
      “错,是他不要我了。”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苏芩很迷茫。
      
      她必须得编个理由,一位众人眼里爱□□业双丰收的成功女性,居然搞不懂男朋友不告而别的原因,传出去实在丢脸。
      
      “大概,也许,可能……孙总,我可能把太多精力用在工作上,除了咱们自己对接的项目之外,我还得免费做咨询。我不是说不应该帮助别人,而是觉得,应该有选择性地帮助,比如说某些异想天开的幻觉,我们真无能为力。这几年,他们已经把我所有的休息时间全部占用了,周末,节假日,甚至下班后的大晚上,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么。我还是我吗?我就一台机器,在他们眼里是台印钞票的机器,随喊随到,想什么来什么。本省的,外省的,络绎不绝,人人把自己说的可怜兮兮需要帮助,可谁帮我呢?!”
      当苏芩一气呵成说出这番话时,整个愣住了,不经大脑思考抖出来的豆子,灵魂嗦地冒出白烟,转瞬开窍:对啊,这就是我萎靡不振,郁郁寡欢的根本!
      
      孙总也愣住了,他从来没听苏芩夹枪带棒地抱怨过,且如此义愤填膺。可见邹一航的离开已经把她打击得神志不清,起码说明是真爱。
      
      大概是因为这个推断,他内疚地闭上眼睛,挠挠脑袋,连“啊”两声。
      
      “苏芩,这是我的错。当初扶贫办来征求意见,我为了让公司成为业内楷模,把你推了出去……是我太自私了,我早该想到它会占用你大量时间精力,免费的咨询师,谁不想用?对不起啊,苏芩,从明天开始,我会调整一下工作安排,你看,能不能找一航好好谈一谈?你不好开口的话,我去说也行。”
      
      他不安地看着苏芩。
      
      有那么几秒,苏芩忽然觉得他不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是多年好友,哪怕抱着他狂哭一场也不为过:我压根不知道邹一航人在哪!
      
      可惜苏芩没勇气在一个关心自己的人面前承认内心的狼狈,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本能地点了下头:“谢谢孙总,您放心,我会找他好好沟通的。”
      
      “是啊,苏芩,都准备结婚了,如果因为我的失误造成你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愉快,我的罪过就大了。苏芩,我看今天你也累了,不如早点回去休息,工作的事,我来协调。”
      
      孙斌离开时曾在门口犹豫片刻。
      
      八年前,苏芩以优秀毕业生的实习身份进入凯文,从名不经传的助理开始干起,短短两年时间就独当一面做起了独立投资人,当初相关部门呼吁投行支持扶贫创业,其他人避而不谈,也只有她默默接受调度,踏踏实实研究农业问题,提出各种可行方案。久而久之,成了共享的智囊。
      
      在一家公司八年不挪窝,孙斌不认为是公司的用人魅力,大部分原因应该归功于邹一航。这家伙比苏芩高一届,毕业那年去了日本留学,是苏芩挣钱供着他。
      
      挺帅气挺开朗的小伙子,学成归来后立志兑现承诺,准备迎娶新娘。
      
      然而,分手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