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周一上午十点,职场最不允许开溜的节骨眼,这个商圈中心的麦当劳里头依旧人满为患,不少看起来像商业精英的精英们慢悠悠敲打着键盘,时不时往嘴里塞几根薯条,貌似这原本就是个人办公领地,怎么舒服怎么来。
      
      但是苏芩,此刻,极度的不舒服。也许刚才那口热橙汁喝得太猛,隐隐反胃。
      
      为了压制自己想抬腿走人的冲动,她把思绪从泥潭似的对话中稍微抽离,回想起三天前在这发生的一幕。
      
      “我要求真不高,给我两千万,我绝对把现在的公司打造成西北第一!”
      
      中年男人目光热切地望着她,仿佛此刻正对着提款机,随意吐出的数字立马能变成现金。
      
      苏芩无动于衷,甚至有些冷漠。
      
      所有想钱想疯了的人,几乎都是同一副表情,同一种腔调,当他们眼里的绿光偏离地球直达宇宙环游太空时,苏芩就是那个负责把幻想轨道拉回地面的人:普通人如果不脚踏实地,很可能摔死。
      
      “那您想怎么办?”
      
      作为投资界跟金主打交道的她,经常被形形色色莫名其妙的人约出来谈天说地,有的请杯咖啡,有的来个汉堡,心情好时吃顿饭。大部分则是干聊,除了满脑子热辣的“想法”,连杯水都没让她看见过。
      
      而且,不能说人家小气,因为在他们眼里,苏芩才是那个小气的人:老端着自己的点子干么呢,你真以为智商能卖钱啊?
      
      诸如此类。
      
      每个来访者的开场白首先是:我是您朋友介绍过来的。
      
      苏芩仔细回忆了一下“朋友”这两个字的定义,不会有任何行业比金融圈更广,虽然往往只是楼下打过照面的关系而已。
      
      当然是因为这圈藏龙卧虎,谁知道哪个穿拖鞋的明天不会上榜富翁榜?人的欲望一旦疯狂起来,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她得装作饶有兴致地听这些人胡扯。
      
      中年大哥见她乐意深入话题,马上挪开面前咖啡杯,伸长脖子往她这边凑:“有人给我出了个主意,特别好,他当年用这方法把一公司干上市了!而且,特别简单,不是应缴嘛,把我公司的注册资金加到5000万,旗下成立十家子公司,包括品牌策划,物流,零售等等,整出一大规模,拉投资保准没问题!”
      
      用五千万注册一堆虚假公司,那是二十年前的玩法 ,不地道,也不厚道。而现在,没有谁可以侥幸过关,先不提他能不能拿出五千万注册资金,单凭造一个空壳企图骗钱这事,苏芩就想笑,当投资人是傻子?更何况风险反弹,闹个身败名裂的不计其数。
      
      “谁做法人?”
      
      苏芩随意问了一句,心里盘算着应该尽快结束这次无聊的交谈。不,算不上什么交谈,纯粹是听人吹水说段子,并不比网上恶毒的键盘侠讨喜。
      
      “我姨,80多岁,绝对靠得住,我写了个协议,让她代持股。”
      
      中年男人得意地摸着下巴,两排被烟熏过的黄牙一张一合,不断往外吐出恶臭味。
      
      所以,这是□□裸的欺诈咯,拿一个老人家摆龙门阵背黑锅,哪天闭了眼,多大的窟窿也落不到你头上。
      
      不止无耻,还阴毒。
      
      苏芩收回搁在桌上的手,身子往后靠,顺势拉开面对面的距离,目的是少忍受些贪婪绿光的辐射。
      
      “吴总,既然您是朋友介绍来的,那我实话实说,我们是正规投资公司,没有您这种空手套路,所有项目,我们都会做客观评估和财务审计,不是谁想它说成什么就是什么。我相信其他的投资公司也如此。”
      
      “不是,那个人说了,关键得有一个项目计划书,有了这个东西,他就能搞到钱。我觉得还算合理吧,只要能搞到钱,给他股份就股份呗…但那玩意我不会写,这不就求您来了嘛。”
      
      尼玛,这哥们打的算盘那是一个精!远远超出她的预估范畴。
      
      苏芩忍无可忍。
      
      “大哥,您的意思是让我帮您做一份详细的融资项目方案,让那个人拿着我的方案融到资,再到您公司入股?我没听错吧?”
      
      “是呀,”他无辜地眨着眼,“是这么回事呀。”
      
      苏芩脑子里刮起一股旋风,排山倒海宣泄而出:“您是把我当猴耍吗?我为什么不自己拿着东西去融资,然后到您那去入干股?有本事他自己写啊!”
      
      “您也可以这么干啊。可你刚刚不是说了吗?你们公司不让啊。”
      
      “那人是整个投行的爹?!吴总,退一万步,就算投资公司给您两千万,您有团队吗,懂运营吗?您知道钱怎么花吗?你以为投资公司那钱天上掉下来的,给出去之后没想过收回?!您考虑过撤资风险吗?您一个卖水果搞批发的,好好卖水果不行吗?!船太小,超载是会翻船的!吴总,今儿您是朋友,找我也是私下沟通,咨询费我就不收了,咖啡也我请,只希望您以后少做梦,至少,别在投资人眼皮底下想着捡钱,钱要是真这么好捡,有你们这些人的份吗。”
      
      最后这句话基本是掀桌子撕破脸的打算,口气大,中气足,碾压全场惊诧目光,麦当劳员工没出来赶人,纯粹是因为她本来也目中无人,眼里只有一堆数据资料。
      
      接着,她第一时间拨通老杨电话:“你拿着我名片当传单,连疯狗都招来了!下次再敢,我撕了你!”
      
      发泄完后,苏芩立马关机回办公室,恨不能把这圈人彻底清理出去。
      
      这是苏芩第一次骂脏话,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热情,且天真,她坚定地认为金钱是用来造梦的,尤其想到能帮助那些只有梦想的弱小,她就觉得人生充满意义。
      
      可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的五颜六色悄悄变成枯燥的单色体?大概是接触太多为了钱而钱的人与事,她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做白日梦的人。
      
      然而后悔已晚,最爱她的男朋友早在半个月前也于懵懂中一声不吭地弃她而去。
      
      最不可能失败的投资,偏偏败得一塌糊涂找不出原因所在。在这种情绪纠结下,对面那个的人嘴巴显得尤其讨厌。
      
      这是苏芩第三次见他,一个养鸡场老板,今天碰巧下雨,黑色运动鞋底下沾满黄泥,裤管下半部分湿淋淋的往下滴水,更何况他有条腿不大利索,因此前两次,苏芩都是无偿地给他出谋划策。本以为讲的够清楚,没想到他又来了。
      
      “苏总,我养的鸡都在山上,吃的是五谷杂粮,鸡蛋营养又健康,是真正的绿色天然食品。您看,我们搞农业的没什么钱,能不能请您做个方案,等我拿到拨款之后再给您提成?”
      
      只要干了这行,那种先抛诱饵糊弄你出卖智商,最后什么都捞不着的活儿一天能撞见一百单,大体上听听就算。否则,打一个耳朵溜一圈都嫌占用空间。
      
      “刘总,我相信您的东西非常好,但市面上一个鸡蛋从六毛到一块五不等,很少超过两块。您一个鸡蛋卖两块二,一般家庭很难接受。我之前已经帮您打听过流通渠道,他们觉得价格不合适。而且,政府拨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建议您还是在现有条件下想想如何做好产品定位吧。”
      
      一个鸡蛋两块二,天天吃,姑娘我也消受不起,销售渠道必然有所不同,会员制或者特殊渠道更合适。
      
      但这种主意,不敢乱喷。摸爬滚打这些年,苏芩参透了一个法宝,跟外行人讲道理,会的越多,麻烦越多,承担的后果越大,结果都是吃力不讨好。管住自己的嘴,等于守住一席之地。
      
      “可是,可是我们东西好啊,他们喂的是饲料,当然便宜了。我这种鸡蛋,孕妇和孩子都能吃,怎么能说没市场呢?”
      
      刘老板眼帘低垂,用力搓着手,表现出极端的不自信以及极端的坚持,最痛恨的就是质疑他的东西其实跟别人家没什么太大区别。
      
      他以为天下其他人的鸡蛋都不配谈品牌和绿色,苏芩固然可以理解这份心情,却不敢苟同这套说词。
      
      “刘总,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东西是最好的,但你用什么办法让别人相信呢?一个新品牌想让消费者接受,既不想花钱投广告,也请不起人做运营。不,确切点说,那压根不叫品牌,只能叫商标。其实您可以观察一下,大部分中国商标,都是先把销量做开,慢慢被市场认可,然后才沉淀为品牌。这是中国粗放经济的特色,大家几乎都经历过。”
      
      刘总突然变了脸色,古怪一笑, “按您这么说,我们这种人没资格做品牌咯,产品没有附加值,永远卖不起价格。苏总,我听说您是省里指派的扶贫顾问,帮很多人盘活过项目,是个有能耐的人。是,我目前穷光蛋一个,连员工都请不起,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您不会因为这个,就看不起我吧?”
      
      这哪跟哪儿啊,我浪费半天时间难道就为讨你杯橙汁?!
      
      当同情心耗尽,尤其是遭到不明不白的暗箭伤人,苏芩沉静装睡的怒火豁然觉醒。
      
      根据这位刘老板的描述,三天出一批鸡蛋,量并不大,完全可以在县城先打开渠道,控制好运输和仓储成本,一个鸡蛋卖到一块五以下也是可以产生利润的。但这个人偏偏看不上本地市场,认为把东西卖到省城,才能把面铺开,快速打响品牌。
      
      鸡同鸭讲,不在一个频道上,恰好是投资大忌。在你来我往的论战中,苏芩每个毛孔都在恐惧这种白费力气的厌倦感。
      
      “刘总,我一直挺同情您的,因为同情,我尽心尽力替您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是您不愿面对现实。您拍着胸脯说自己绝对不造假,那敢问您没跟我说过假话?我虽然没有亲眼看过您的仓库和养殖场,但我可以肯定您没有良好的运输系统,流通渠道之所以不敢接受您做供应商,当然有自己的考虑,鸡蛋是新鲜食材,您用自己的小轿车装几箱鸡蛋伪装成专业的运输公司,谁敢保证不出纰漏?我这个推介人的信誉不受损吗?我以前没有点破,那是想帮您一把。任何人都应该认清自己的能力,包括我自己。不好意思,我能力有限,如果后续还想咨询,请到楼上,按公司流程走。再见。”
      
      按公司流程,也就意味着按行规收费。刘总明白自己得罪了唯一的菩萨,拉下脸想哀求一番,苏芩已经起身把那杯倒胃口的橙汁丢进垃圾桶,心情沮丧地坐上了前往20楼的电梯。
      

  •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很久,依然决定写这么“啰嗦”的一段话,放在开篇第一章之后,是为了不影响大家对作品的判断,恳请路过的朋友耐心看完这段跟农民有关的文字,也正是因为这种悲悯,我们才可能把现实中的艰难化为快乐的情愫。
    我的心态原本很简单,不过是想给文字找个地方安放罢了,老一辈曾教诲说,想要静下心来从事创作,就必须屏蔽掉不必要的纷扰。对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因此平时除了看看国际国内新闻,网络离我既近又远,小可爱们让我开个微博,我很是慎重地考虑了一下。
    2020年是我们建国至今新的历史转折点,作为文化立国的前奏“一带一路”刚刚开始扬帆起步,在农业扶贫彻底收官之际,我们的新疆棉花、东北大豆和云南咖啡豆等等初级农产品在国际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压。
    我们并不缺乏农业技术,科研水平甚至在国际某些领域遥遥领先,最匮乏的是农业运营人才。我作为其中一员,除了不亲自研发和种植农产品,参与了该行业其余所有环节,包括仓储、物流、零售、终端,主要研究农产品品牌化以及农文建设,农业地产和人文教育地产等跨行业资源整合解决方案,免费服务于农民、企业和政府,对整个产业链有着深刻的认知。
    这并非说明我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恰恰相反,我和很多人一样默默无闻,也乐意默默无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腾出精力做更多的实事。
    然而,大事大非面前,我忍无可忍地想说几句公道话,虽然也在公开场合认真仔细又负责地澄清过客观现实,可惜无数中国人却站在外国资本一边,并且是一群从未种过地犁过田、双手未曾沾上过泥巴的年轻一代,浩浩荡荡不顾事实真相地质疑和诋毁我们的农民和农产品。这种把无知当作正义的言行举止,让我觉得痛心难过,很多天睡不着吃不好,也是我不愿在网上冒泡的原因。
    如今借着这部小说,还是想讲讲最最简单的道理。
    咱新疆棉花一直以来使用手工采摘,(可以百度了解下),之所以不用机器代替,是因为机器虽快,同时会混进很多杂质,在机器拉扯过程中还会破坏棉花的韧性和质量。由于新疆棉花产区集中,每年需要大批人工,很多外地百姓为了养家糊口恰好需要这样一份工作,又哪里来的“胁迫”一说?
    正因为新疆棉花品质优良,这才让某国坐立不安。回顾人类历史,美国南北战争爆发的导火线,不正是南方种植园经济与北方工业化之间的巨大矛盾所引发的吗?
    尽管美国国内此后至今没有再次爆发大规模内战,然而这个矛盾却从来没有消解过(参照2021年M国大选),因此它不断向他国转嫁风险,逼迫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必须进口它的转基因大豆和棉花才能达成其他领域的合作。而当这种合作一旦终止,美国抹黑它的竞争对手“新疆棉花”和东北大豆不正是出于掠夺本能?
    其次,关于云南咖啡豆。雀巢公司指责我方咖啡豆品质低劣、存在地方保护主义,所以它才要给中国咖啡行业制定行业标准。很多不明事理的中国人以及打着中国企业家旗号的外国企业(阿-里)竟为之叫好,居然解释为这是外国资本为提升我国农产品质量的友好作为,要求我方农民给外国资本一个说法。
    如此荒诞的言论发生在农业扶贫历尽千辛万苦之际,正是欺负中国农民没有话语权。一场你死我亡的国际竞争,因某些中国人的裹挟却被臆想为“中国农民和中国企业的阴谋”。
    那么,真相到底如何?
    此事要追溯到几十年前,雀巢当时来到中国,用咖啡品类中的低端产品“速溶咖啡”占领了几乎全部中国市场,大街小巷都知道了一个“咖啡伴侣”的广告词。
    为了节省成本,雀巢开始在云南让中国农民种植咖啡豆,然后它以远远低于国际市场的价格进行采购。毫不避讳地说,云南实际上是雀巢公司的契约种植基地。
    然而,中国一直在发展进步,仅仅是这几年的农业扶贫过程中,我们国家对云南一个省就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加上本土企业自主融资,其资金和技术的比例不是用百亿级来形容,而是用千亿级来概括,因此才建成了全亚洲最牛逼的速溶咖啡生产线。我们的咖啡豆和本土咖啡品牌也已经走向国际化,出口东南亚和其他国家,并在国际上挂牌出售。
    于是,消费者有了更多的可选性,我们可以不再喝低端的雀巢速溶咖啡了,云南咖啡品牌由此成为雀巢公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当雀巢公司意识到自己正在无可挽回地失去中国市场而国际市场也在紧缩时,它把矛头对准了咖啡原材料即中国农民手中的咖啡豆,指责我们把高品质的豆子卖给了中国企业存在“地方保护主义”,卖给它的咖啡豆有问题才导致它的速溶咖啡销售受阻,要亲自给中方咖啡协会制定行业标准。目的其实是为了压价。
    我在此科普几个常识:
    首先,咖啡口感品质如何,跟咱家咖啡豆没关系,这是咖啡的加工工艺问题,是雀巢公司自身的本事问题,也是消费者的选择性问题。云南咖啡豆同时出口到东南亚,马来西亚有人用其加工成“白咖啡”,且马来西亚的白咖啡每家口感都有区别,是豆子的问题吗?我爱喝白咖啡,你非要逼迫我买雀巢?
    其次,云南咖啡豆符合我国质量标准和欧盟等相关质量标准,虽然我们努力提倡初级农产品标准化生产 ,但全世界没有哪个科学家可以让地球上的每个地方都充斥着相同的日照、空气、水分、土壤,连同一棵树上都可能结出酸甜不同批次的橘子,M国能种出我们长白山那样的人参吗?所以,雀巢公司的标准那是无稽之谈。
    第三,在中国,起码在中国,行业协会虽然由政府指导,但本质上是按自愿原则组织起来的民间组织,它不具备行政职能,当然没有资格和权利要求加入它的企业制定相关行业标准,且这个标准应该由某协会和企业来私自制定吗,那要政府干么?那些嚷嚷着行业协会应该制定标准的人,难道不是睁眼说瞎话自以为是?
    第四,哪里来的地方保护主义?所有企业都是给钱买咖啡豆,谁给的价格公道,农民就卖给谁。如果自家种的东西卖给自家人就叫“地方保护主义”,那些起哄的人为何不想想华为在美国遭遇了什么!
    中国农民养活了全世界最多的人口,并且用多余的粮食援助世界其他国家而成为战略联盟的必然纽带,他们是地球上最知足最勤劳的群体,在世界各国同样无法彻底解决初级农产品标准化生产的今天,这些可爱的人们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愿意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来完成科研目标,像勇士一样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他们身上那种自律和良知远超其他行业从业人员,而这些人又恰恰是我们的父辈和祖辈。
    我也是个农民,话糙理不糙,哪个地方都有不足,但在我们国家,有无数无名英雄在默默付出,真的关心自己的国家,不妨多做实事,逞口舌之能如果可以让生活变得更美好,我倒是很支持这些人到国外的论坛上跟外国人打一架~~(调侃哈)
    每个人都是一盏灯,能照亮的不过是方寸之地;但倘若灯连成片,它就能成就光明。既然平凡的我尚可力保下70万亩原始森林,那我们就能创造更多的净土。
    以上,暂且称之为序,这部作品或许有许多不足之处,然则此处确为真实存在的人间温度。假设它带给您这样的感触,我姑且认为我没有辱没“文学”二字。
    此致 安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