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上午推推挤挤,硬硬生生地挤出了半节课,来上数学课,没有几个人很认真的听课。

      优美动听的下课铃声响起,江梵拔腿就跑,反正他站在教室外面没人可以管束他。
      好像纵观全学校只有江梵一个人出了教室门。
      管他的,江梵大摇大摆地走着,这就是自由的感觉。
      “江梵,等等我!”
      江梵愣了会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一人匆匆忙忙地闯入他的眸中,过了一会,停在他的面前,气喘吁吁的。
      “江梵,跑那么快干什么,你不知道等等我吗?”他的好哥们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周易笑了笑:“我去你们班没有看见你,而且你们班没有一个人出教室,难不成你被老师喊出去罚站了,”他上下打量江梵,“因为没有穿校服吗?”
      江梵被着大太阳晒得不耐烦,啧了一声:“哎吆!快走。”他可不想晒太阳。
      周易端着餐盘放在桌上,不知什么原因就莫名其妙地笑了,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正在吃饭的江梵。
      江梵感到赤、裸、裸的目光,还有后背的一丝凉意,轻轻抬眼:“看什么,还不吃饭。”
      “班上有白神怎么样?白逸尘啊!”还特意强调了白逸尘的名字。
      现在全校议论的就是白逸尘和江梵在同一个班级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两个第一会是什么样的?
      周易这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打开八卦的话匣子,就比如现在。
      江梵手上的筷子夹着菜却停在半空中,他一愣,白逸尘……
      头一次看他戴眼镜有些惊讶,不过他右眼下的那颗痣挺好看的,江梵的脑海里有闪现出白逸尘痛苦又强忍着疼的模样,眸子中闪着泪光,还有他潦草看一眼白逸尘上课认真的样子。
      “哎!我问你话呢?高二四班怎么样?可惜我们不在同一个班级。”
      江梵敷衍一句:“还行。”
      “什么叫做还行,如果我能和白神在同一班里就好了,不求同桌,只求同班,我告诉你江梵你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
      江梵放眼望去食堂,没有看见在人群中较为明显的那人,他不来吃饭的吗?
      “江梵,我跟你说……唔……”
      江梵把筷子调了个头从周易盘中夹了一筷子的菜胡乱塞进周易的嘴里,还补了一句:“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周易咀嚼着,含糊不清道:“……不是……你听我说……”
      “闭嘴给我吃饭,也别打扰到我吃饭。”
      吃完饭后,周易走到食堂门口,遗憾地摇摇头说道:“可惜啊,我们不在同一个班级,江哥啊!我好想去你的班级啊!”精神无力的叹了口气,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像是被烈阳狠狠照射过,耷拉着的花朵。
      “大可不必,和你不在一个班级上,我的人生仿佛就清静了。”
      周易晴空霹雳:“江哥好歹我们也做了好几年的兄弟,你不能这么绝情呢!”

      夜晚,路灯将人影拉长,夏日炎热聒噪的蝉鸣声渐弱。
      ——“咔嚓”,宿舍的灯亮了,白逸尘随意的看了一眼安静的宿舍,随后将自己的行李箱放倒在地,打开,收拾自己的东西。
      取出一两件自己的衣服,看见了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行李箱里的东西,一张折叠的纸,白逸尘拿起来看了一眼,这不是他上一次去医院做的复查检查单吗?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行李箱里?白逸尘想了想他自己应该不会这么粗心大意吧?
      检查单上白纸黑字的印着,检查结果为:重度抑郁症、失眠、幻听、心情压抑、疲劳无力……
      ——八月十三日。
      白逸尘浏览着自己的检查单,眼神流露无助和无望。

      医生语重心长道:“现在好好听从医生的安排,不要擅自停药,也不要一周只吃一次药,该哪个时候吃药就在指定的时间吃了。”医生推了推眼镜,“你真的不打算采取住院治疗,把自己的病治好,好好生活。”
      医生是从白逸尘十四岁到十八岁的心理医生,也眼睁睁看着白逸尘从中度抑郁症到现在的重度抑郁症,四年时间里只是定期复查,和一些简单的治疗,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差,医生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母带他做复查,至始至终都是白逸尘一人,从医院里穿梭。
      医生猜测这病大有可能是家庭原因,“你没有把自己的病告诉父母吗?”
      白逸尘将手里的东西被狠狠蹂、躏,不成样子,一句话都没有说。
      “现在以你的状态将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慢慢转变成躁郁症,治疗起来更难。”医生用着温柔的口吻说着。
      白逸尘拿过复查的结果单,推开椅子,丢下一句:“我现在不能,谢谢你医生。”随后就离开了。
      他还要学习,不能住院治疗,更不能让他的父母知道,他从来没有跟自己的父母说这个病。
      白逸尘也从来没有期待过这个病会好,他现在对所有事物都没有太大的兴趣,越来越记不住事情,记忆力开始衰退。
      浑身乏力的他只想躺在床上睡觉,一觉再也不起来了。
      怎么办?他还能有希望和期待吗?
      记不住事情,白逸尘就每天逼着自己去看,去巩固那些知识,再次忘了就再次记,逼着自己去看那些枯燥无味的文字,他每天都在强迫自己,一刻也没有松懈过。
      就这么一直反反复复。

      白逸尘重新将那张纸折叠,放进自己的书里夹着。
      白逸尘脱下他穿得规规矩矩的校服,释放出衣服里禁锢的热气,白皙的手腕上有着格格不入的旧伤和一条条的白痕,热水淋湿了全身,水雾缭绕。
      周身毛孔瞬间被打开,脸上抹上微红,拿一张毛巾随意搭在头上,湿漉漉的头发不停地流下水珠。
      看着手里静静躺着的药瓶,白逸尘精神恍惚,来到一个新的陌生的环境,睡不着,明天还要上课,他到底要不要吃药来助眠。
      他犹豫了一会儿,将药瓶放入柜中,把自己洗漱好,拉开椅子的那一刻江梵出现在宿舍门口,旁边还有一位他不认识也没有见过的人。
      白逸尘的目光在江梵和周易的身上停留一会,转移去做作业,下一秒门□□炸。
      周易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人,满脸不可思议,脑子里全是不可能,他退了几步,认认真真地看宿舍门口上挂着的牌子,什么时候多的一个名字,白逸尘的几个大字深深的印在他的眸中。
      他又确定坐在椅子上的白逸尘,如假包换。
      周易把震惊的目光停在江梵的身上,望着江梵平淡的脸,周易的眼神仿佛无声又激动地说:你真他妈牛-逼!
      江梵啊!江梵,上辈子你一定救了银河系才会与白逸尘这么有缘。
      同班只是巧合,同桌也还行,同寝室这个消息传出去是多么的令人惊讶,多么劲爆的事。
      江梵住校半年多了,以前唯一的舍友也被他赶出去了,然后就只有他一人住一间宿舍,老师也没有安排人和他一起。
      周易也想和江梵住同一间宿舍,结果没有成功,因为全校都知道他们玩得好,江梵身边一定有一个人就是——周易。提到江梵就有周易。
      而如今江梵和白逸尘住在一起,周易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江梵拍了一下周易说:“你不是要去拿东西吗?进去啊。”
      不愧是白逸尘,周遭的空气变得很冷和安静,他的身边仿佛有一个隐形的保护罩,与世隔绝。
      下一秒,周易变脸推着江梵走,边走边说道:“你出去,以后这就是我的宿舍,陌生人不可进入。”顺势夺走江梵手里的牛奶,理所当然地进来。
      “哎!哎!周易你……”
      ——“砰!”门被重重关上。
      “白神打扰了,你在做什么?”周易将夺来的牛奶轻放在桌上,借花献佛,一脸谄媚地说道:“呐!白神给你一瓶牛奶,辛苦了。”反正这牛奶不是他的。
      白逸尘余光一瞥:“谢谢。”
      周易俯身,看着白逸尘做作业,这些字他都认识,可组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望着白逸尘的手在不停地写,周易他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在哪了。
      江梵快速打开门,霎时拎起周易的衣领往外走,恶狠狠地说:“我什么时候成了陌生人,周易你好样的,以后上分别来找我,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别!别啊江哥,我上王者就靠你了。”
      两人在宿舍里闹。
      白逸尘紧攥住手中的笔,深吸一口气,忍耐住,好吵啊!
      一道门隔绝了两人。
      “江梵我们还是兄弟就放我进去。”周易隔着透明的玻璃说。
      江梵:“不,回自己寝室。”
      周易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脱口而出一句:“你真是重色轻友之人。”幸好在周易说这话的时候江梵已经离开了,没有听到,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被自己说的话愣在原地。

      “唉!为什么这种好事不能落在我的头上,我也想要一个学霸帮助我学习,我要是有白神的成绩我做梦都能笑醒。”周易只能羡慕嫉妒恨。
      他关上门,进来。
      江梵头上的发丝映着淡淡的光圈,躺在床上眼神忍不住地往白逸尘这方看,耷拉着的睫毛时不时地扑簌,也会停笔思考。
      以前只是在老师的口中知道他,但很少在学校遇到过白逸尘,主要是江梵没有主动去看白逸尘成天呆在教室里。每一次作比较的永远是江梵和白逸尘,他虽然对白逸尘这人感兴趣,但也没有去看过。
      谁愿意去看一个书呆子。
      江梵想象中的白逸尘会是带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或者是那种方方正正的老花镜,然后是那种他形容不来的发型,没想到这人长得挺好看的,捯饬得干净利落,没有缺胳膊少腿,长残。
      怪江梵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知识浅薄形容不出来,他那种帅气。
      如果让他形容自己的话,那必须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相貌堂堂、放荡不羁…………
      看着白逸尘还在滴水的头发,他忍不住的走过去,这人是掉进了学习的坑里吗?着了魔,头发都还没有干。
      江梵拿起搭在肩膀上的毛巾,猛地往白逸尘的头上一顿乱搓。
      白逸尘瞬间愣怔住了,手中的签字笔在本子上划了一条黑色的长痕,柔顺的头发顿时变得乱糟糟的。
      江梵:“头发都没有干就去做作业,小心头痛,会得病。”
      白逸尘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霎时他不知道如何跟他人交流。
      傻傻的回复一句:“谢谢……”想说出面前人的名字,却忘记了他叫什么。
      他好像叫江……江什么来着呢?江……他是不是姓江来着?
      江梵盯着皱着眉的白逸尘,询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怎么。”
      江梵没心没肺的笑了:“认识一下,我叫江梵。”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