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一刹那,仿佛整个学校都安静下来了,白逸尘蹲下、身,捂住被砸中的地方,他就去扔个垃圾,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易拉罐砸中头,猝不及防。
      江梵低头瞥了一眼被他踢着的人,蹙着眉,看着那人没有什么动静,心里有些慌了,万一把这人的头砸出血了或者砸傻了怎么办?
      他试探道:“没事吧!”还是没有动静,他蹲下刚想说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白逸尘右手捂住头,毫无征兆的转头,两人的目光就在炽热的温度相撞,江梵惊讶的喊了一句:“是你。”
      白逸尘刚开始皱了皱眉,他认识我吗?我认识他吗?然后眉头舒展,一瞬间思绪回到那个炎热的盛夏。

      ——“谢谢你!”

      白逸尘锁上冷冰冰的房门,把钥匙放入兜里,把乱成一团的耳机线清了一下,带上耳机隔绝耳边一切喧闹的声音,黑色耳机里循环播放着英语听力。
      走出楼道,被烈阳照耀得睁不开眼,白逸尘把帽檐压低了,只能看见脚下的路,明明是夏日炎炎的盛夏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他不想出门。
      附近的药店他没有去,反而去了离他家较远的药店,因为附近的药店的人认识他,也认识他爸妈,白逸尘将一件事已经瞒了七年了,除了医生知道和他自己知道,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想告诉,因为没用。
      他这个人很少出门,也没有多少朋友不懂得社交,友情相当匮乏,基本上很长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孤独中度过。
      差不多要到达40℃的高温的天气,白逸尘穿着长袖在大街中穿梭,还带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路上的行人也会投来鄙夷的目光,那么大的太阳不会热吗。
      对于他来说热根本不算什么,白逸尘在大夏天穿长袖,只不过想遮住他皮肤上与他格格不入的伤痕。
      脚步不停歇地走到了大树下,他才停下来,摘下耳机,一会儿休息一下,路上的行人也很少了。
      白逸尘坐在长椅上轻叹了一口气,才休息一分钟不到,手里捏着耳机举到半空中,刚想起身,脑袋就被一片黑暗所代替,眼前也变得一片模糊,眼里的景物重影,骨节分明很好看的手也在不停地颤抖,顿时有一点觉得胸闷气短,喘不过气来。
      他猛然摔倒在地,颤抖的手支撑自己的身体,好难受,浑身乏力。
      药效的副作用发作。
      这样的感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感觉陪伴他长达三年。
      没有人现在可以帮助他。
      越来越难受了,脑海里动过不好的念想,可周围没有让他解脱的东西。

      “喂!不是吧!你到底还有多长时间到啊?我都等到花儿都谢了,兄dei。”电话另一边的人念念叨叨,“我等你的时间是在消耗我荷包里的金钱。”
      那人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嗯,我马上到。”随后挂断电话,从便利店中的冰柜里拿出一瓶冰水,放在柜台上,扫码支付,昂头随口一句:“谢了。”
      一出来,强烈的紫外线灼烧着他娇嫩的皮肤,“在家里打游戏不行吗?非要在网吧里打,这鬼天气热死了。”
      转角处,他打了个哈欠,昨天玩游戏就玩到了凌晨三四点,睡眠不足,他才起床吃了个早饭,打算去睡个回笼觉,然后被某个不识相的人叫起来,约在网吧打游戏。
      睡觉难道他不香吗?
      睁开双眼,双眸迷惑的看着前面,怎么会有一个人跪在地上,还浑身都在颤抖,他长时间玩那些电子产品,他的视力还挺好的,看得清楚。
      在他加快脚步的那一刻,那个已经跪在地上的人倒了下去,他疾速往那人奔去将白逸尘搀扶了起来,轻轻地让白逸尘坐在长椅上。
      看着白逸尘已经满头大汗,细小的汗珠从毛孔里冒出来,他低头诧异地盯着白逸尘不停颤抖的手,心里也开始慌了起来。
      “喂,要不我给你打120,你是中暑了还是怎么的?”他仅仅只是一位高中生,又不懂得医学这方面,这么热的夏天居然穿长袖,还戴着一顶帽子,不会中暑才怪。
      刚拿出手机,他的手腕就被白逸尘紧紧地攥住,他们两人的手就在半空中一起颤抖,白逸尘用尽身上唯一的一点力气,慢慢吞吞地说道:“谢谢,我不……用了……”
      “我就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不用……麻烦你。”
      他的目光就没有从白逸尘的身上转移,他紧紧地盯着那双好看的手,为什么他的手会这么冰?
      他们两人彼此坐在长椅上十分钟,他摘下白逸尘的帽子为他扇风,没有说任何一句话,白逸尘的双手不再颤抖,那种不适的感觉也渐渐没了,就还剩下一点头晕,甚至还想睡觉。
      白逸尘缓慢睁眼,微微侧过头看着刚才帮助他的人,他的坐姿规规矩矩,甚至还带着一丝拘谨,那人见状立刻从包里拿出不久买的冰水,“来喝一点水,这瓶水我没买多久,没有开封过的。”
      白逸尘犹犹豫豫地接过他手中的水,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被手里的冰水扫得一干二净,“谢谢!”
      “你穿这么厚,在这大夏天里闲逛,你一定中暑了吧?”中暑他不知道,但根据生活常识中暑的样子应该不是这样吧。
      那一刻白逸尘精神有些恍惚,他用余光轻轻一撇旁边的人,就偷偷的看了一眼,他好像有点眼熟。
      只要不关于学习的,他的记性一律不好。
      白逸尘好像在哪儿见过他,但他就是叫不出名字和在什么场景下看见他过。
      脸上还有未消散的潮、热,皮肤白里透红,硬生生的让他看直了眼。
      尤其是右眼尾下的淡淡小痣在他的脸上如同点睛之笔,一双深邃的眼眸包含着冷淡、和说不出来又像是柔情,但又好像从这双眸子中看出了悲恸。
      他最后还问了一句:“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啊,谢谢你。”
      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旁人的帮助,手抖、浑身乏力过一会儿就会没了,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
      最后两人之间没有话语,就分开了。
      那人还挺想知道他刚刚搀扶的白逸尘的名字,他对着白逸尘渐行渐远的身影,喊了一句:“我叫江梵。”
      白逸尘一愣,当时的记忆就浮现在脑海里。
      ——烈日当空,蝉鸣四起。
      军训。
      绿化的草坪上站着数不清的人和排列整齐的队伍,所有人都站在大太阳下被暴晒。
      实则那个时候是他们休息的时段,却不曾想被一个人活生生的把全校高一新生弄在操场上晒太阳。
      原因就是因为他翻、墙外出违反校规。
      “高一二班,检讨人:江梵。”
      当他终于把最后一句话说完后,全校高一新生如负重释。
      然后不知道是谁带头拍了拍巴掌,又导致全校的人也跟着拍掌,然后教导主任怒气冲冲在台上中气十足的说出此生难忘的一句话:“全校同学继续站二十分钟。”
      这位人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军训就翻、墙外出开学不到一两周又整出幺蛾子来,他进教育处简直就是常态,如果不去的话就觉得一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然后又被某件事头上定了个校霸的称号。
      白逸尘这时候才有了关于他的一些事。

      “额,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刚才是你。”江梵又重新诚恳的道歉。
      白逸尘轻揉了脑袋一下,捡起地上的易拉罐,扔入垃圾桶:“没关系。”
      “你……脑子还疼吗?”
      白逸尘:“不疼。”然后拖着自己的行李走了。
      江梵看着白逸尘的行李箱,皱着眉头忽然眼前一亮,原来他住校了。

      白逸尘向来就讨厌麻烦,申请住校协议填了好几次表,然后经过学校审核通过,方可入校,早知那么麻烦,他就不住校了,可守着一个空荡荡的大房子比一个宿舍还要难。
      以前立宁一中是寄宿学校,每个住校的学生只能一个月回家一次,所以宿舍自然修的很多,而现在基本上住校的人很少了,一周回家一次,宿舍也空闲了很多,每一间宿舍都是两人一间。
      白逸尘拖着行李箱来到三楼,站在自己的宿舍门前,还没有打开门,门里就传出激烈的、高昂的声音,还有游戏音乐的声音,难道他要和一个陌生的人住在一起?刚才那个宿管阿姨好像没有告诉白逸尘,他的舍友是谁?
      他敲了敲门,房间里瞬间变得安静。
      咔嚓一声,宿舍门被打开,江梵低头玩手机,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周易来了。”看着对方没有说话,江梵抬头,两人彼此都惊讶了。
      江梵住校也有半年多了,他从来都没有室友,当初有一个室友受不了他半夜开黑,然后就被江梵赶了出去,既然你受不了我,我也受不了你,那我们只能说see you bye了。
      江梵立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笑脸相迎,“欢迎欢迎!”顺势从白逸尘手里夺过行李箱。
      白逸尘就随便看了一眼,两个人居住在这个地方,剩余的空间还挺大的,都是上床下桌,有空调,有独立的卫浴,难怪立宁一中常常被评为最好的宿舍,可以与大学的宿舍媲美。
      “我带你看看我们的宿舍。”江梵刚说完这句话,一个手机电话就打了过来,“江梵,刚才那把排位赛你为什么退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电话那头的人话还没有说完,就无情的被江梵挂断了电话。
      白逸尘打开行李刚想收拾,江梵轻描淡写道:“好了,先不忙收拾,先回到教室,不然一会儿会迟到的,收拾等到晚上再收拾行李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去检查视力,我还以为自己已经近视了一百多度,结果医生告诉我视力正常,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中秋节快乐!
    酌一壶清酒,与明月同醉!(我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我对着晚上的月亮想出了这一句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